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七十六曲:【始入太虚】

双鱼隐三仙 收藏 1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赫连舞见萧子邪神情惊异沉默不语,似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瞥了萧子邪一眼,秋水明眸含嗔带恼,似笑非笑道:“莫非你以为姐姐我疯了不成?”

萧子邪沉默不语,便也懒得再与她吵闹,心中却想,你即使不是疯了,也是傻了!我且看看你到底有何打算。想至此处,便在心中偷偷阴笑起来。

赫连舞也不理会萧子邪,面色严肃,冷笑道:“你以为一千神仙把守太虚幻境便算多了么?我告诉你,要是放在百年之前,恐怕镇守在这里的天兵天将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而且天仙也不会在少数!仙界自百年前与那魔头大战后,已经安逸的太久了,太虚幻境把守才不会向原来那般严密。否则,咱们便连进入这无极山脉的机会都没有!而且,那一千天兵天将也不是全都镇守在太虚幻境各重,因为太虚幻境本来就是一个大型幻阵,又称困仙幻境,能进不能出,所以每一重仅有数十天兵把守。废话不多说,你们便只管乖乖跟着我,姐姐包你们平平安安!”

萧子邪没有争议,敦祁又为赫连舞是从,三人便向顺着负雪苍山向上攀登。因为在此使用真元务必会被千雪流寒宫的人发现,所以三人不得不徒步前进,不过好在风雪虽大、天气虽极为寒冷,三人却都是修为极高,倒也不惧严寒。

负雪苍山作为无极山脉的主山峰,陡峭险峻无与伦比,到处都是棘冰利石,三人却丝毫不敢懈怠,趁着暮色降临,急速爬山。夜间狂风怒号,霜雪更大,三人俱是沉默不语,只剩下凛冽的寒风悲嚎怒舞。

待到第二日清晨,风雪渐停,朝阳升起,霞披万里,整座冰山便被那霞光照射的五光十色,炫彩夺目。赫连舞终于不再赶路,三人便寻了一处冰窟石洞休息打坐,待到午后又接着攀爬。期间,萧子邪三番四次想要与赫连舞说话,只是她却沉默之极,三缄其口,始终不肯再多说半句话,碰了几次壁后,萧子邪也懒得再去自讨没趣,省的再被她满面寒霜的沉默掐死腹中。敦祁从一开始便绷着脸跟在赫连舞身后,不时地瞪几眼萧子邪,面露冷笑,似乎还在为他招惹自己而气怒,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

就这样,三人走走停停,终于在第七天傍晚到达负雪苍山顶部。负雪苍山耸入云霄,壁立千仞无依倚,四周云雾缭绕,寒气袭人,冷风嗖嗖作响。天边残阳斜挂,彩霞似锦,橙红相间,浩浩汤汤。三人站在峰顶眺望远方,均有天地之大一览无余的无限感慨。

终于攀上这负雪苍山,赫连舞看了一会这浩瀚云海彩霞,心情似乎也变得极好,回过神来对萧敦二人咯咯娇笑道:“好了,咱们终于登上了这负雪苍山,一会儿便要绕过千雪流寒宫,去那太虚幻境。你们一定要紧跟着我,千万不要随意乱跑,尤其是你,祁儿。否则,一旦咱们被人发现,便永远出不了这太虚幻境了!”

见她虽然语笑嫣然,但是目光却极为严肃,萧子邪和敦祁连连点头答应了。

萧子邪暗暗想道,老子才不稀罕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快快拿到千里子母针离开这里才是正经,连忙说道:“咱们快走吧,去那太虚幻境!”

赫连舞见萧子邪似是比自己还要急切三分,咯咯娇笑,面红如潮,心道,你若想再点送死,我也不拦你。从腰间储物袋中取出三颗丹药,一人发了一颗,说道:“先把这丹药吃了吧。”见萧子邪疑惑望着自己,赫连舞眯起眼睛嗔笑道:“怎的呆子,怕我毒死你麼?”言罢,便将自己手中的丹药吞入口中。

萧子邪本是想问为何要吃这丹药,但见赫连舞面色不善,颇有自己再不信任她便要大发雌威的势头,嘿嘿讪笑道:“哪里哪里!你便是害人也不会害我。”说着,也跟着吞下了。

而敦祁一接过丹药早就二话不说吞进了肚子里,丝毫没有多想,他对赫连舞的信任可见一斑。

赫连舞见萧子邪吞下丹药,满意的点了点头,冷笑道:“虚情假意!这可是名副其实的仙药百仙青灵丹,便是专门破这太虚幻境第一重的幻境的。”

便在此时,三人面色均是一变,连忙寻了一处隐蔽之处躲藏起来,敛气凝神,朝一个方向望去。

只见那里波光浮动,慢慢隐现出一排阶梯自峰顶直通天际,接着碎碎的脚步和轻盈的铃铛声传来,颇为急促。不一会儿,便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从那天阶呼吸急促奔下来。

只见她黑发如瀑,荡在身后,发梢被染成了火红色,身穿一件大红色绒裘小衣,堪堪挡住胸部,脚蹬黑色长筒皮靴,腰间挂着一金一银两个小铃铛,随风吹动,盈盈作响。红色绒裙随风狂摆,白嫩修长的玉腿和盈盈可堪一握的蛮腰便在风中忽隐忽现,肌肤雪白,欺霜赛雪。她小手臂上绑着一圈红色布袋,身后背着一根火尖枪,枪头红缨飘飘,枪身两条龙交缠舞动,抢尾镶着一颗大大的红色宝石。

因为她面带红色丝纱,三人看不到她的容颜,但从她那青若远山的眉黛和忽闪忽闪的皓月明眸,可以看得出她应该也是一个绝色可人。

那女子眉黛微皱,嘀嘀咕咕,似是在说着什么,一下来便急急朝山下窜去,她手中的红缨火尖枪化登时作一条红色巨龙,腾云驾雾,在她身前盘旋,她微一用力,便蹦跳着跨坐上去,纤手握住两根龙角,指了指东南方向,那巨龙便呼啸一声腾空而去,转眼间便看不见了。

萧子邪看到此幕,登时大吃吃惊,暗暗猜测这女子究竟是何人,没想到她手中的兵器竟可以化作巨龙。

赫连舞和敦祁反而是见怪不怪,丝毫不见惊讶之色。

赫连舞低声说道:“若我猜的不错,刚才那个便是千雪流寒宫的小姐欧阳宝宝,但却不知她为何独自下山。”

然而,赫连舞话音刚落,三人便又听到一阵脚步声从天阶传来,应该有四五人,连忙敛气凝神,随声望去,只见五个人急急走下,三男两女,皆是一袭白衣,年纪都不大,均是双十模样。

几人之中走在最前面的男子哈哈笑道:“宝宝师妹越来越调皮了,半个月来竟逃跑了几十次,公主交代过了,我们这次不必再抓她回去,只需在暗中保护她就好。”

几人闻言均是大笑,其中一个女子捂住樱唇,娇笑道:“是啊,便连我也想不通呢,这桃花仙源竟真的这么好麼?自从清玄师兄出山去桃花仙源,小师妹便三番四次叫嚷着也要跟去。宫主不答应,她竟三番两次逃跑。咯咯,现在就连我也对这仙源也是向往得紧呢!”

其余几人又是哈哈大笑起来,那为首的男子笑道:“好不好,待我们出去一看便知。不过,此次我们不仅要保护小师妹安全,还有一件要事在身,听说妖族已经攻入桃花仙源,我们要先去天机谷找清玄师兄,然后再去天池和藏玄阁,共讨抗妖大计!好了,咱们快点起程,否则被小师妹跑远了就不妙了!”

其余四人连忙称是,各自祭起仙器,均是清一色的仙剑,默念口诀,御器朝东南奔去。

待那五人离去,萧子邪三人才隐现出来,赫连舞目露精光,咯咯娇笑道:“还真是天助我也!咱们便从这天阶上去,这是仙隐符,贴在身上,只需念动口诀,只要不使用真元,便是连神仙也发现不了咱们。”说着,便拿出三道纸符,上面画着八卦阴阳鱼,上书古篆隐字,又教了萧子邪和敦祁二人咒语,三人便纷纷贴上纸符念了咒语,隐身后上阶梯去了。

随着那天阶向上攀爬,四周空无一物,仅有缭绕的云雾随清风悠然飘荡,天阶悬浮在半空之中,似是一座通往人间与仙界的桥梁。

就这样,三人又攀爬了半饷,天阶已尽,前面没有了路,眼前云雾缭绕,空空荡荡,萧子邪心想这千雪流寒宫应该就被阵法隐藏在虚空当中,只见赫连舞咯咯一笑,手中祭起一道纸符,念念有词,娇叱一声:“开!”

便见眼前云雾急速飞舞朝两边散开,前面便又出现一道天阶,与三人所在处隔了数十丈距离。天劫连接着一座漂浮半空之中的冰山,浩浩汤汤方圆近百里。天阶尽头两座巨大的冰雕麒麟立在左右两侧,再往后,一座冰城便赫然出现在眼前,城墙上面一个巨大的匾额,上书龙飞凤舞五个大字“千雪流寒宫”。

城前有一方玄冰池塘,里面无水,只有袅袅寒气,似水一般飘摇流离,池中十数株雪莲花并蒂相生,玉洁冰清,冰雕般的荷叶悬浮池面,随玄气摇曳,池中金色游鱼嬉戏,冰池清澈澄明,一望见底。池边两侧十几个侍卫此时却均倒在地上,沉沉昏睡着。

三人走上前去,刚要跨过天梯,那两座麒麟双目立即变红,口鼻之中烟气缭绕,呜咽着便要醒来,似是注意到了有外来者。便在此时,赫连舞连忙走上前去,向那两座麒麟口中各打入一道玄极真气,冰雕颤抖几下终于安静下来。

赫连舞咯咯轻笑,抚了抚那两座冰雕麒麟的大脑袋,言笑晏晏:“这才乖呦!给姐姐好好看门,千万莫叫宵小之辈混入咱们千雪流寒宫!”言罢,示意萧子邪和敦祁跟上自己。

萧子邪眉头微皱,看着倒在地上昏昏入睡的几个看门侍卫,不由疑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人比咱们先进来了?”

赫连舞一指戳在他的脑门,嗔道:“呆子,这还不明白麼!定是那欧阳宝宝想要逃跑使的手段,不过这几人修为应该也不低,至少是大成后期。咱们便赶紧走,要是一会他们醒来就不妙了呢!”说着,绕过千雪流寒宫向冰山后走去。

要说这冰山也着实奇怪,虽然整座大山都是玄冰霜雪构成,但是却玄而不冷,反而温暖如春,微风习习,四周花草树木郁郁葱葱五彩缤纷,虫鱼鸟兽也有不少。整座冰城外部除了那几个昏睡的守门侍卫,竟连一个鬼影也见不到。不过,这也更加有利于三人偷偷盗宝。

又过了许久,三人终于绕过那千雪流寒宫,到了城后面,赫连舞示意二人停下,眼前烟雾弥漫,云气缭绕,迷迷茫茫,一片混沌。赫连舞纤纤玉手指着前面一望无际的虚空,咯咯笑着向二人传音道:“好了,太虚幻境便在眼前了!从现在起,你们可千万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尤其是你,祁儿,一会进去了你可千万不要胡闹。记住,从现在起,不管你们在里面看到了什么,便都只是幻想,一定不要私自行动,否则,便永远出不来了哦!”

赫连舞见萧子邪和敦祁皆是老老实实的点头,心下满意,从锦囊中取出一条云锦丝绳系在三人手腕上,三人便连在了一起。这时,赫连舞又从怀中拿出一个手掌般大小的罗盘,举在胸前,看了一眼萧子邪背后的剐妖刀,低声喃喃道:“水月、剐妖,差的,便只是这根针了!”声音虽小,语气决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