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二卷 浴血征战 第四十一章丑女宁丹

程志 收藏 22 1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URL] 第四十一章丑女宁丹 小隐与野,大隐与市。 洛阳,一处较大的三进院落。在院落的后花园,一个身材玲珑凹凸,脸如锅底,面生凸起疙瘩地“丑八怪”正在石桌旁看书。用现在的话说,那长相简直太爱国了。那个女人就是这一水平的“极品”。不过她身边的那几个侍女,模样都比她清秀的多。 说起这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四十一章丑女宁丹

小隐与野,大隐与市。

洛阳,一处较大的三进院落。在院落的后花园,一个身材玲珑凹凸,脸如锅底,面生凸起疙瘩地“丑八怪”正在石桌旁看书。用现在的话说,那长相简直太爱国了。那个女人就是这一水平的“极品”。不过她身边的那几个侍女,模样都比她清秀的多。

说起这个丑女,她姓宁,名丹。不过,这只是她现在的姓氏,也就是假姓。她的祖上可是鼎鼎大名的诸葛卧龙。诸葛亮是三国蜀汉名臣,却与司马家族是死敌。当晋统一三国,大定天下之后,开始秋后算账,大找诸葛一族的晦气,在司马家族铁血手腕的打压下,诸葛家族几乎全族被屠殆尽,仅存诸葛亮之孙诸葛京一脉。

诸葛京为了避免全族被杀戮的命运,改姓宁,寓意天下安宁。虽然诸葛家族隐市未出,但是他们秉承了诸葛亮的遗训:“匡复汉室,鞠躬尽瘁,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但凡诸葛子孙都习武从文。

到了宁丹这一代,其他兄弟姐妹天赋平庸,唯有她聪慧可人,擅长书画,记忆力很强。宁丹精通五行八卦,擅长发明创造,诸葛连弩原来一并十发,射程一百步,经她改进,可以一并二十发,射程三百步。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种连弩太过与笨重,八十余斤的重量一个人不易操作。

宁丹最杰出的作品就是她把床弩搬上战车上,制作了车弩,为了纪念先祖诸葛亮。宁丹将其命名为武候车。原来床弩最早出现于春秋战国时代,由绞盘上线,射程可达1000余步。所用箭以木为杆,铁片为翎,号称“一枪三剑箭”。这种箭实际上是一支带翎的枪(矛),破坏力很强。床弩又可射出“踏橛箭”,使之成排地钉在夯土城墙上,攻城者可借以攀缘登城。床弩还可以在弦上装兜,每兜盛箭数十支,同时射出,称“寒鸦箭”。

不过床弩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不便于移动,更不利于野战。

武候车是四马同拉,战时只需要将拉车的绳套换到绞盘上,利用马匹的力量上线,可以一次性发射九九八十一只“一枪三剑箭”,不仅杀伤力强,破坏力更是惊人。

这时,走来一个婢女轻声道:“小姐,血狼已制作完成。”

“哦”宁丹喜上心头,淡淡的说道:“是否按照图纸所做?”

听闻宁丹其声,温柔甜腻,声音犹如春风抚心般,令人心醉,而且柔柔的,让人感觉非常很舒服。不过观其面容,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那个婢女缓缓说道:“完全按小姐图纸所制作,绝无半点遗漏。”

所谓的血狼,是宁丹在诸葛亮设计的机关车,木牛流马的基础上改进的,当初诸葛亮为了解决十万蜀汉兵粮食问题,而设计的机关运输车,牛马不需要食草,完全依靠机关动能,自驱前进。

不过木牛流马虽然可以自驱前行,当仅只是一个有效的运输工具,宁丹见天下大乱,胡兵逞凶,百姓在生死间徘徊。她突发奇想,在木牛流马的基础上,研制一种可以自行冲锋陷阵的杀敌工具,取名血狼。

血狼长六尺,背负六刃血翼,高三尺半,狼头为精钢打造的巨齿,可以上下翻飞。

宁丹看着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怪物,与想象的相差无几。满意的点点头,她急不可待的上前观看,然后让人启动血狼。

只见六个大汉用木棍抵住狼身,双上来六个大汉整齐拉动狼尾,待狼尾被拉出一丈长时,猛然松手。

血狼一阵轰鸣,飞速向前走奔跑,小院里的空地上横七竖八的胡乱摆着数十根碗口粗的木桩。血狼背上的六个刃翼上下左右转动,所过之处,木桩纷纷折断。转眼间血狼行到院墙附近,它只是一个机关兽,并没有智慧,虽然前面是院墙仍然一如既往的向前奔跑,狼头的巨齿上下翻飞,直啃得墙上的石块格格作响。

大约一刻钟,血狼机关机械动能耗尽,这才停止不动。

众人看了以后,大呼过瘾。

这要是放在战场上,一只血狼可好比一队奇兵。不过宁丹并没有开心,反而眉头紧皱,这与她想象的相差太远了,血狼速度太慢,人不是木桩,人可以躲开,就算是到了战场上杀伤力实在有限。

她仔细思索着是否有遗漏的地方,她将会用她的智慧将血狼打造成真正意义上的嗜血战狼。

宁丹遗传了诸葛亮的谋略,更是清出于蓝胜于蓝,得宁丹者得天下。

离石。

祁雨按照谢飞的吩咐,把那五百个匈奴兵的脑袋送到了离石靳准的手中。

靳准见后勃然大怒,这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靳准双目赤红,恨意填膺。当即点齐兵将出城报复。

两千匈奴骑兵在靳准的率领下,大出城门,准备迎击。

谢飞的那一千骑兵在杜曾的率领下,列阵迎战。

首先就是乌云盖天般一片箭云迎了上去,然后杜曾转身策马就跑!

被第一波箭雨射杀匈奴的军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礼上往来,匈奴兵也张弓对杜曾展开射击。

双方在追逐中撕杀着。出城向东十数里都是一马平川,最适合骑兵冲杀。

杜曾率领着那一千多骑兵和靳准的离石都护军像猫捉老鼠般在大草原上风驰电掣地追逐着,上演着精彩绝伦的经典骑兵追逐战。掉队的骑兵和尸体已经划上了等号,看着速度稍有不及的骑兵一个个倒在城军的追逐射杀中。

杜曾心急如焚,庆幸的一点是,草原上无处不在的陷进对靳准的都护军是一个很大的杀伤。杜曾虽然硬拼不一定打不过靳准的都护军,但伤亡是免不了的,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这种硬战是谢飞最讨厌的。谢飞的命令,杜曾可不敢不听。

匈奴的百战精锐骑兵果然不是叫假的,虽然只是未正式接战的情况下,这十几里的追逐战,杜曾损失了近二百人马。然而靳准的都护军却损失有限,如果不是陷井的作用,这仗根本没法打。

不过越过了这十数里的平川,就是山高林密山谷,同样也是打伏击的好地方。

经过数刻钟的追逐战,靳准的都护军少了三分之一左右,坚实的盔甲布满了血迹,彪悍的战马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伤亡并没有让嗜血残暴匈奴军害怕,反而更加的凶残,对于杜曾落在后面骑兵,都是先杀了再碎尸,就连战马也不放过。

无数愤怒的箭枝,疯狂的抢夺着双方士兵的生命。

终于杜曾把靳准的都护军引到了谢飞的伏击圈。

“将军,前方有近两千骑兵朝我们这个方向过来了!”谢飞的一个曲阳军士兵忽然靠进过来有点慌张地说道,焦急的眼神露着询问的神采。

谢飞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目光闪烁着嗜血的冲动,兴奋的说道:“来得好,来了就不要想着再回去。两千人,那就两千吧,算是付个利息?”

那个曲阳军士兵差点有点想要吐血的冲动,两千骑兵还只是利息,要知道当初匈奴两千骑兵击溃两万晋军步卒那是常有的事,现在谢飞也只是有三千步兵,其中过半是未经点阵的雏鸟。这仗怎么打呀!当然他心里虽然有这样的想法,他可不敢说出来。

“不信吗?”谢飞望着那个一点自信都没有曲阳士兵说道。谢飞明亮的眼睛盯着他,使他如芒在刺,再结合他冷血的气质与语气,谁也不怀疑他所说之话的真实性。

靳准的都护军转眼间就来到谢飞伏兵弓弩的射程之内。

谢飞大喝一声:“杀!”

只见平白无奇的草丛中站起一个个黑衣人的身影,正张弓引箭,准备发射。

突然,一阵带着亮汪汪箭锋的箭雨铺天盖地笼罩向靳准的都护军。

靳准的离石都护军阵中,马上就有无数人被射成了刺猬,惨叫声顿时响成一片。

突然中了埋伏,许多匈奴兵一时慌了阵脚,四下奔相逃命。也有反应快的人匆忙之下胡乱倾泻了寥寥上百箭枝,不过这些箭都没有什么准头,对于谢飞的曲阳军杀伤实在有限,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靳准必竟是当初和刘渊一起打天下的战将之一,经验是何等的丰富。靳准大喝道:“停止追击,向步兵冲击!”

百战精兵就是百战精兵,短暂的忙乱之后,匈奴兵收拢阵脚。

几乎和匈奴军收拢的同时,第一拨箭雨又蜂拥而来。

这时,靳准身边已不足千人。

不过相对来讲,山脚边的那些伏兵可就危险了,五十余步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讲,只是呼吸之间的事。

虽然弓弩射程远,但是对于骑兵来讲,他们更喜欢手中的马刀,更喜欢高高举起马刀一刀将敌人的头颅砍下来的那种快感。

山道两旁边的谢飞军此时也都站起来了,正面接敌,必定是一场惨战。


PS:祝大家圣诞快乐!明天中午更新!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