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伤心岭、上甘岭、丁字山:范佛里特弹药量失灵的过程(上)

老军士 收藏 141 50644
导读: 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联合国军不再分兵冒进给志愿军提供战机,迫使志愿军从正面一线平推式向敌军既设阵地发起进攻,而联合国军则以超强火力(范佛里特弹药量)给中朝联军以大量杀伤。另外,李奇微、范佛里特又根据志愿军礼拜攻势的弱点,先以磁性战术节节后撤,但保持与志愿军的接触,在志愿军第二阶段攻势结束后撤之际,用摩托化步兵,炮兵,坦克组成 “特遣队”,以特遣队为先导沿公路向志愿军发起全面反击,中朝联军措手不及,全线混乱,损失惨重。 第五次战役后,两大难题摆在了中朝军队面前,一是如何解决礼拜攻势问题,二是

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联合国军不再分兵冒进给志愿军提供战机,迫使志愿军从正面一线平推式向敌军既设阵地发起进攻,而联合国军则以超强火力(范佛里特弹药量)给中朝联军以大量杀伤。另外,李奇微、范佛里特又根据志愿军礼拜攻势的弱点,先以磁性战术节节后撤,但保持与志愿军的接触,在志愿军第二阶段攻势结束后撤之际,用摩托化步兵,炮兵,坦克组成 “特遣队”,以特遣队为先导沿公路向志愿军发起全面反击,中朝联军措手不及,全线混乱,损失惨重。

第五次战役后,两大难题摆在了中朝军队面前,一是如何解决礼拜攻势问题,二是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范佛里特弹药量对中朝军队的杀伤。

志愿军最高领导层在计划第六次战役时,提出将中朝联军众多部队分成两个梯队,交替进攻,“打破以往六七天短时攻击”,以此来解决礼拜攻势问题。但是,对于以范佛里特弹药量为代表的联合国军超强火力,则没有什么有效的应对之策。第六次战役的计划仍然是运动战模式。

一.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

第五次战役之后,鉴于交战双方谁也不能彻底打败对方,中朝联军与联合国军开始了停战谈判。谈判一开始,联合国军方面出于对己方海空优势及超强火力的信心,提出了一个所谓海空补偿方案,将军事分界线划在了中朝联军后方数十公里的地区。按这条军事分界线,中朝联军要从当时的双方实际接触线后撤,让出1.2 万平方公里地区。

中朝方当然不会同意美方这一方案,并据理力争。美方代表于是说出了那句也许会流传千古的名言“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

从1951年8月18日开始,一直到10月下旬,联合国军向中朝联军阵地发起夏季、秋季攻势。出于当时政治形势和停战谈判的需要,中朝联军必须坚守现有战线,不可能再搞大踏步进退的运动战,于是暂时取消第六次战役计划,实际上结束了运动战的作战方式,开始了中共军队以前一直避讳的阵地防御战。

到1951年10月底秋季攻势结束,联合国军以付出重大伤亡的代价,只占领了中朝军队约650平方公里的土地,连他们要求的1.2万平方公里的零头都没得到。

中朝军队是在尚未建成坚固的防御阵地的情况下,硬着头皮被迫迎战的,却得到了两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1.在阵地防御战中,利用朝鲜多山的地形,可以大大减弱范佛里特弹药量的威力,降低中朝军队伤亡。

2.实施阵地防御战,由于战线相对稳定,志愿军又成立了以洪学智为首的专门的后勤部门,弹药粮食补给难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决,不象运动战期间,部队大踏步进退,弹药补给主要靠自身携带。这样一来,无意中解决了礼拜攻势问题。

由此,志愿军正式放弃了第六次战役计划,结束了运动战作战模式,开始了阵地防御作战。

伤心岭之战,是中朝军队在夏秋季阵地防御战中最为著名的作战。

二.伤心岭之战:山高、路险、迫击炮

伤心岭是位于朝鲜东部战线文登里-沙汰里之间的851高地,但伤心岭之战美军进攻的不是一个851高地,而是由894、931、851、871等几个高地组成的一个高地群。所谓851高地,就是该高地高度为海拔851米。

伤心岭高地群地势极为险峻,日本陆上自卫队编著的朝鲜战争史料中是这样描述这一地区的:“这是一座胆小的人一看就会胆怯的山岭,从主脉向东西伸出的无数支脉会使人想起鱼的背骨而感到毛骨悚然”,“仅仅是攀登上去就会吓得心惊胆战的一座山”。整个地区山石陡峻,其下溪谷纵横,树林与草丛茂密,易守而难攻。

进攻伤心岭高地群的是美军第2步兵师,守卫伤心岭的是朝鲜人民军第6师团。尽管美军占尽火力优势,但人民军依仗工事坚固,充分发挥了步兵火力与迫击炮火力的结合,顽强抗击,阻止了美军的进攻。北朝鲜军队师从苏联,利用山路险峻狭窄的特点,大量使用迫击炮打击进攻的美军,据美军统计,伤心岭之战中美军伤亡的五分之四是由迫击炮所造成。在后勤补给方面,由于高地群背面的山坡很难被压制,人民军的兵员和给养可以源源不断运上阵地。

目击了这个山峰血战的美军记者吃惊地喊出了“HEART BERAK RIDGE”(伤心岭或断肠岭),意思是日后美国人一想到夺取这座山岭时所付出的牺牲,便会痛断肝肠,心如刀绞。

伤心岭之战时,中朝军队尚未开始修建坑道工事,但是“仅仅是攀登上去就会吓得心惊胆战的”山岭地势,大大降低了美军超级火力的优势,高地群背面的山坡可以源源不断运送兵员和给养,北朝鲜军队主要依靠迫击炮杀伤美军,这显示出炮火的威力。

范佛里特弹药量的威力开始打折扣了!

三.上甘岭战役:坑道、火炮、手榴弹

1951年9月16日中朝联合司令部发出《关于小型作战的指示》,要求全军修筑坑道(当时称为隧道),强调“我主要阵地必须是隧道式据点,特别是核心阵地”。1951年联合国军“秋季攻势”之后,志愿军司令部命令全军在各个防守要点上都要构筑坑道工事。至1952年8月,第一线、第二线防御阵地上的坑道工事全部完成。在横贯朝鲜半岛250公里长的战线上,中朝军队构成了一个有20-30公里纵深的以坑道为中心的防御体系。

1.上甘岭战役经过

上甘岭战役,联合国军进攻的是志愿军防守的两个高地,一个是597.9高地(美方称之为三角山),另一个是537.7高地北山(美方称之为狙击兵岭),为什么是537.7高地北山,因为该高地南山在联合国军控制之下。

这两个高地不光在数量上比一年前的伤心岭高地群数量少,而且比伤心岭高地群要矮得多,都不到海拔600米。三角山地势还算险要,但也不是“仅仅是攀登上去就会吓得心惊胆战的”山岭,狙击兵岭根本无险可守。

1952年9月,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制定了“摊派行动”计划。打算出动美7师和韩2师各一个营,用1、2天时间,以伤亡2、3百人的代价,攻取志愿军第15军45师两个连分别据守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

1952年10月14日4时,上甘岭战役爆发。根据张嵩山《解密上甘岭》P80所说:“这一天,美韩军以310门重火炮、百余门轻型火炮、30余辆坦克和77架次飞机,共向上甘岭发射约20余万发炮弹、15.6万发重机枪子弹,投掷233枚航弹”。但战斗经过远不象范佛里特计划的那样。志愿军两个连依靠坑道工事,与美韩军队拼死搏斗。美韩军队以远高于2、3百人的伤亡代价只占领了两个高地的大部分表面阵地。45师马上组织了4个连队,傍晚在没有炮火掩护的情况下,一举夺回了丢失的阵地。战斗英雄孙占元就是在这次反攻中牺牲的。

美韩军第二天只好继续添加兵力,在炮火和飞机的掩护下,再次发起进攻,两个高地再次部分失守。45师又利用夜晚再次组织部队夺回失地。双方就这样你来我往,不断添兵反复争夺两个高地。至18日,两高地表面全部失守。19日傍晚,45师发起了第一次大规模反击,收复全部阵地。著名战斗英雄黄继光在反击597.9高地过程中壮烈牺牲。第二天,阵地再次易手。

10月19日后,志愿军因多种原因一度停止反攻,利用坚守在坑道中的部队与占领表面阵地的敌军进行缠斗。10月25日,美7师部队撤出三角山,由韩2师接防。

10月30日,在完成炮兵集结、兵力集结及各项充分准备之后,志愿军发起了决定性的大反击,一举收复三角山。在其后几天里,志愿军充分利用炮火打击敌军反扑。联合国军反扑几天,却再也没能登上三角山,只好作罢。

在这之后,12军部队经过反复争夺,收复了狙击兵岭(但山脚下的7、8号班阵地没能收回)。11月25日,韩2师部队后撤整补,12月3日,接防的韩9师第28团向狙击兵岭发起最后一次大规模反攻,被志愿军第106团击退,上甘岭战役结束。

2.上甘岭胜利的三大法宝:坑道、火炮和手榴弹。

整个上甘岭战役期间,联合国军共投入美7师、韩2师、韩9师第30团、第28团,韩第37团,配属美7师的阿比西尼亚营、哥伦比亚营,美第187空降团一个营,战时随打随补了韩军第105编练师9000人,支援部队为美韩军炮兵16个炮兵营又3个炮兵连,8个坦克连,以及美第15高炮营等,共计近6万人。大口径火炮310余门和30余辆坦克。出动飞机约100架,至少3000架次。

联合国军共发射炮弹约190万发,投掷航空炸弹5000枚。

志愿军先后投入15军第45师、29师两个团、12军第31师、第34师106团,支援部队为炮兵第2师、炮兵第7师、火箭炮第209团,第60军炮兵团,共11个炮兵营,计火箭炮24门、75毫米以上口径火炮114门(不含迫击炮),高炮部队有:高炮第601团、610团各一部,高炮独立第20营、独立第35营,计高炮47门。志愿军共投入兵力近5万人。

志愿军共发射炮弹40多万发,是军史上前所未有的一个野战军实施的最大规模炮战。

志愿军步兵消耗的弹药量也十分巨大。第45师在23天的战斗中,就消耗10.65万颗手榴弹,4.6万颗手雷和1500余根爆破筒。

据志愿军方面统计,上甘岭战役,志愿军毙伤俘敌2.5余人,志愿军总共伤亡1.15万余人(包括第12军伤亡4200余人)。

志愿军上甘岭战役取胜的三大法宝就是坑道、火炮和手榴弹。

列出以上数字,并非要争论双方伤亡数字之类的问题,而是告诉大家,联合国军为攻下三角山和狙击兵岭两个山头,是花了大血本的。另外,到1952年10月,志愿军已经今非昔比,鸟枪换炮,在武器装备和后勤补给上发生了巨大变化。

2.坑道工事的作用

与伤心岭之战北朝鲜军队主要依靠山岭的天然险峻不同,上甘岭之战志愿军主要依靠坑道工事。开战第一天,坑道工事的作用就明显体现出来。

韩国《朝鲜战争》称:炮击过后,我军发起攻击。中国军队像从地下钻出来似的,拼命抵抗。

美军团长摩西在自传里写道:“正当L连开始进攻时,我们发现一大批敌人出现在他们正前方的598高地顶部”。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在开战第一天联合国军最为猛烈的炮火轰击下,志愿军守卫部队两个连凭借坑道工事没有出现大的伤亡,炮击过后就能冲出坑道与美韩军队拼死搏斗。

坑道工事能为守卫部队保存兵力提供支撑,106团最后能守住狙击兵岭,就是重新修建了被炸毁的坑道工事体系。

坑道工事还能为反击部队提供出击据点。

在敌军占据表面阵地的情况下,志愿军守卫部队退入坑道,继续骚扰打击敌人。10月25日美7师撤下三角山,由韩2师接防。当晚志愿军就知道了这一情况,怎么知道的?有两个志愿军战斗小组从坑道中出来,炸掉了敌人两个地堡,发现里面死的都是韩国兵。坑道里的志愿军连长立即用步话机向团长报告了这一情况,美军溜了。

3. 上甘岭战役,志愿军共发射炮弹40多万发,比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解放军发射炮弹量的总和还多10万发

电影《地道战》里有句台词:光藏不打,那是干挨打。

10月14日上甘岭开战当日,志愿军炮兵由于多种原因,没有给步兵提供象样的炮火支援。据韩国方面记载,10月14日志愿军发射炮弹八百多发,是上甘岭战役期间打炮最少的一天。所以,这一天尽管志愿军守卫部队拼死抵抗,毙伤敌军1000余人,但自己也伤亡殆尽,表面阵地大部分丢掉。

而10月30日志愿军反攻重新占领三角山后,由于集结了大量火炮和准备了充足的炮弹,凭借炮兵的轰击,联合国军一连几天都没能再爬上三角山。所以,光有坑道,没有大炮,也不能打退敌人。

志愿军收复狙击兵岭后,由于狙击兵岭无险可守,部队伤亡太大,106团对部分阵地干脆使用炮火控制,不再摆兵。

据志愿军统计,上甘岭战役中,敌军伤亡的70%是由志愿军炮火造成的。

上甘岭战役,志愿军共发射炮弹40多万发,40万发炮弹是个什么概念呢?

1948年9月12日至11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在辽宁西部和沈阳、长春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战略性决战,这就是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之一,辽沈战役。该战役历时52天,共歼灭国民党军47万余人。辽沈战役中,解放军共发射多少炮弹呢?15.6万发!

平津战役也是国共内战“三大战役”之一,1948年11月29日开始,1949年1月31日结束,共64天。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和华北军区部队以伤亡3.9万人的代价,消灭及改编国民党军队52万人,控制北平、天津及华北大片地区。平津战役中,解放军共发射炮弹15.2万发!

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解放军共发射炮弹近31万发。而上甘岭战役,志愿军为了争夺两个山头,就打了40万发炮弹。这标志着志愿军的武器装备已经有了很大提升,后勤供应有了充分保证,中国军队彻底告别了小米加步枪时代,作战水平开始进入了现代化炮战阶段。

4.范佛里特弹药量在阵地进攻中失灵了

上甘岭战役的结果说明,志愿军已经不需要象一年前那样为减少范佛里特弹药量的杀伤而进行一定程度的机动防御,志愿军已经有能力进行寸土必争的阵地防御战。

在志愿军的坑道工事和巨量炮火反击面前,联合国军如果不愿意付出远超出对方的巨大伤亡代价,仅凭范佛里特弹药量(炮击量),在阵地进攻中连志愿军接近营级兵力防守的阵地也不可能夺取。

四.丁字山之战:现代角斗士表演

上甘岭战役之后,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不甘心失败,想再打一仗找回面子。但是鉴于上甘岭战役联合国军投入巨大、伤亡惨重而几乎寸土未得,所以,他这次慎重多了。最后,把进攻目标选定在丁字山(美军方面称之为T型山)—芝山洞南侧高地。

丁字山与上甘岭有什么区别呢?

1)山头又少了一个,上甘岭是两个山头,丁字山只有一个山头。

2)山头高度又矮了一半,上甘岭的两个山头高度都超过海拔500米,丁字山在中国军队作战地图上准确的称谓是205高地,海拔205米。

3)守军人数少得多,上甘岭两个山头一个由志愿军一个连防守,另一个由一个加强连防守。而丁字山只有志愿军第23军一个排防守。

某些人总爱喋喋不休地说,志愿军一个师(甚至一个军)只能打美军一个连、一个排。看了范佛里特老头的丁字山作战计划,你说美军一个师能打中国军队几个排?

1. 丁字山作战过程:

从1953年1月20日开始,连续4天,美国远东空军每天都出动40余架战斗轰炸机投掷炸弹及凝固汽油弹,同时,5个炮兵营近百门105毫米以上火炮也进行不间断的破坏射击。临近进攻前一天,火力突袭达到了最高潮。那一天,不算地面炮火,光是远东空军的战斗轰炸机群就在这块高地上投下了136000磅炸弹和14箱凝固汽油弹。25日8时~12时,远东空军出动F-84“雷电”式战斗轰炸机196架次,每批8架,每架携1000磅炸弹,可着劲儿地反复蹂躏205高地。与此同时,近百门火炮齐发,轰击近4小时,除205高外,还向城山、芝山阵地进行牵制性炮击。在炮火掩护下,美步兵第7师第31团一个加强营和33辆坦克在山下攻击出发阵地完成集结,炮火刚一延伸,坦克分队立即前出,步兵开始攻击。冲在最前头是小约翰-阿博加特斯少尉的E连第二排。这时高地上的守军是志愿军第23军第201团第1连第1排,在敌人炮火延伸后,以小组为单位视敌人进攻规模从坑道中跃出,先劈头盖脑把手榴弹哪手雷爆破筒什么的砸下去,把敌人压下去,然后再机枪找着人点名。第一批手榴弹就把小约翰-阿博加特斯少尉给炸成了重伤。美步兵第32团E连的景况很悲惨,一排被守备分队的支援炮火压制在山岩下,三排拖着一大批伤兵连滚带爬好容易才逃了下来,二排好好歹歹总算冲上了山头,却被隐蔽在坑道里出来支援的中国人一阵冲锋枪爆破筒给清扫得只剩下几个人,费了老大劲才跑了回来。战至下午15时30分,5次集团冲击均被打退。团长劳埃德-摩西上校只好下令撤退。

美国军事历史学家约翰-托兰这样描绘了克拉克和范佛里特炮制的这次节目的演出效果:共投掷了224000磅炸弹、8箱凝固汽油弹,支援的大炮、坦克、重迫击炮和机枪、步枪还发射了1500000发炮弹和子弹。中国军队的损失不到65人,美方宣布美军3个排共伤亡77人。

而中方宣布自己伤亡11人。

此次作战,由于有许多美国媒体记者和第8集团军军官观战,结果被报道出去。被讥讽为现代角斗士表演。

2. 在不愿意多死人的情况下,范佛里特弹药量在阵地进攻中失灵

《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对这场战斗的评价是:这是一次代价高昂的教训,再次证实了无论是从空中或是从地面上的火力都不足以将躲藏在挖得很好的战壕里的敌人消灭。这场有限战争的优势是在防守的一方。

从联合国军方面讲,丁字山之战与上甘岭之战相同之处有两个:

1) 强大的火力准备;

2) 强大的火力准备对隐蔽在坑道中的志愿军守备部队没造成什么巨大伤亡。

不同之处在于上甘岭战役美韩军志在必得,不惜伤亡,不断投入部队。而丁字山之战,美军受上甘岭战役影响,不愿多投入部队,进攻几次受挫后,便停止进攻了。

志愿军在丁字山作战与上甘岭之战的区别在于:

1) 炮兵一开始就给予了支持 ;

2) 步兵以小组为单位视敌人进攻规模从坑道中跃出,类似于上甘岭之战后期106团的打法。保存兵力,不盲目拼人。

此次作战志愿军只伤亡11人,这说明,依托坑道工事的中国军队,仗越打越精了。

范佛里特极力主张以猛烈火力消灭敌方有生力量,减少己方的损失,所以才搞出一个范佛里特弹药量(炮击量),而丁字山之战的结果说明,只要联合国军不想有大的人员伤亡,范佛里特弹药量在阵地进攻中已经不起作用,连志愿军排级兵力防守的阵地都攻不下来。

3. 范佛里特黯然退场

1953年2月10日——也就是丁字山战斗和总统就职典礼的半个月后,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陆军中将詹姆斯-范佛里特奉命离职回国,其职务由美陆军助理参谋长马克斯韦尔•泰勒中将接替。







本文内容于 2010/12/26 11:08:01 被老军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