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挂在士兵脖子上的“身份证”

左眼跳9867 收藏 5 739
导读: 说说挂在士兵脖子上的“身份证”


说说挂在士兵脖子上的“身份证”


说说挂在士兵脖子上的“身份证”



看过电影《拯救大兵瑞恩》、《伦敦上空的鹰》等影片的观众,也许会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影片中的军人每人脖子上都挂着两枚金属牌子,这就是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军队普遍装备给军人的“黑匣子”——军人身份牌。


军人身份牌作为证明军人身份、记录军人信息的重要凭据和载体,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军人身份牌最早出现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当时在林肯所领导的北方军队里,参战官兵为了能使自己的身份在伤亡时得到尽快确认,纷纷私下购买或制作了5厘米见方的牌子,在上面写上或刻上自己所属部队的番号及本人姓名,用绳索或细皮绳串起来挂在脖子上或装在衣袋里。当时的身份牌仅仅属于官兵的自发行为,大多是纸质的,也有木质和

皮质的。战斗中如有官兵伤亡,救护队就可根据其身份牌上的记载,很容易识别出伤者血型、亡者姓名,为快速救护伤员赢得时间,为准确辨别阵亡遗体提供依据。虽然这种身份牌质地粗糙,做工简单,但它却开创了世界军事史上军人佩戴身份牌的先河。


最早把身份牌作为正式装备配发官兵的是美国。1916年,美国为驻法国的海军陆战队员正式装备了身份牌,要求所有军官和士兵在执行野战任务时必须挂在脖子上。在其它时间,可以佩戴,也可以保存在安全处。从1918年开始,美、英军队还为每位参战官兵编制了一个代码出现在身份牌上,官兵称之为军号。开始时是一人一枚挂在脖子上,战争末期增加到每人两枚。当官兵阵亡后,其战友会把阵亡者两枚身份牌中的一枚放入死者嘴里,另一枚随死者衣物一同包裹,供善后人员根据身份牌上的记录妥善处理。当死者无法及时运回国内安葬时,救护队员也可以带走一枚身份牌作死亡证明。官兵退役时,一枚需要上交所在部队统一保管,另一枚可由个人终身保留。


二战初期,各国军队对身份牌又作了新的改进。形状由圆形、六边形和八边形改为椭圆形或两边为拱形的长方形,材料上也用铝合金取代了铜、铝,链子也由布条、细皮绳改为珠串式的铝合金链条,使身份牌更加坚实耐用。


1939年德国为军人统一发配了身份牌,二战期间,日本也为官兵统一配发了铜制身份牌。


二战时的美军各军身份牌的外形都不一样,这给后勤保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于是,到朝鲜战争爆发时,美军各兵种的身份牌改为统一的形状及尺寸。其材质采用不锈钢,即使经受高温和强烈冲击也不致扭曲变形,比铝合金更加坚固耐用。上世纪70年代,美国军方对身份牌又做了进一步改进,在身份牌的四周套上橡胶圈。目前,美国三军身份牌的内容排序稍有不同,但都包括姓名、社会保险号、血型、宗教信仰、服役军种。


外军目前使用的身份牌与二战时的区别不是很大,主要差异是在制作工艺上。以前身份牌上的铭文是用机器冲压,成本高且字体死板,现在外军的身份牌都改为由高科技的激光技术雕刻制作,它能制作出冲压机器不可能冲压的微小字体和精美图案,使身份牌不但成本降低,而且还美观实用。


军人身份牌在今天已经发展了好几代,目前又有了新的发展。据报道,美国军方正在对军人身份牌进行高科技改造,计划在身份牌中加装磁条、条形码或微型芯片,这一芯片除了传统的官兵信息存储内容外,还可以把人体信息如指纹、面像、DNA和医疗史等详细资料存储在军人身份牌上,为识别伤亡军人提供了更加快捷、高效、准确的途径和渠道。如果这一计划能够实现的话,那么历史悠久的军人身份牌又将增加一个新的功能——存储医疗、生物特征等信息功能。

在今天的美军身份牌上,除了常有的一些标志,如兵种、部队番号、姓名、军衔、血型外,还增加了宗教信仰一项,不同的宗教信仰用不同的字母来表示,如C代表信仰***,B代表佛教,J代表犹太教,而无宗教信仰者则用NR表示。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