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七十五 龙虎(六)

东篱剑客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眼见盾车已被打出木心,马佳连珠串下令道:“放火箭!” “铳手,第一行,瞄准洞口,开火!” “第二行,瞄准洞口,开火!” “第三行,盾车间隙,开火!” 后金的盾车还在前进,就快到达三十步内的射击距离。 马佳瞳孔收缩,咬牙令道:“选锋出击!” 五十五名临时‘选锋’弓腰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眼见盾车已被打出木心,马佳连珠串下令道:“放火箭!”

“铳手,第一行,瞄准洞口,开火!”

“第二行,瞄准洞口,开火!”

“第三行,盾车间隙,开火!”

后金的盾车还在前进,就快到达三十步内的射击距离。

马佳瞳孔收缩,咬牙令道:“选锋出击!”

五十五名临时‘选锋’弓腰疾步前冲,杀手在前,铳手弥缝,抢烧盾车。

“杀!”盾车后的后金兵见势,从盾车的间隙中冲出,刀砍箭射,找明军肉搏。这些后金步战兵,此时觉得自己实在幸运——这么快就可以跟猥琐的汉狗肉搏了,那是咱们的强项啊。

“呯!”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选锋兵铳手的枪口几乎都快指着敌人鼻梁开枪了。顿时,后金步兵惨叫一片,倒下一行半。

趁着这个时机,选锋兵齐齐上前,猛刺猛砍,打了建夷一个下马威。后面跟随的烧车兵,随即把火油洒在盾车上,借着已有的火苗,瞬即燃起大火。

“嗒嗒嗒。。。”在盾车后压阵的红甲兵见状,马上上前,包抄选锋兵。

马佳大叫道:“左右面注意,掩护选锋侧翼。前面注意,接应选锋兵。”

“嘭,嘭,嘭。”速射炮不要钱地快轰起来。

“呯,呯,呯。”左右排枪玩命的齐射。

在此时,负责前面防御的阵兵,分出一半,前出支援选锋兵。他们其实插不了什么手,因为五十五名选锋足以把五丈四尺的正面宽度封死,除非有人死伤下线。所以,前出的阵兵都带了两个大陶罐,里面装满火药,充当最原始的手榴弹,点起火就扔过去。

“嘣!嘣!嘣!”

“啊!啊!啊!”

手榴弹的爆炸声与建夷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更是增添了选锋兵的虎威杀气。后金兵由于从没想到明军还能这样肉搏‘放炮’,纷纷害怕,不由自主地退后几步。

接应的阵兵找到这个机会,插到选锋兵缝隙里,马上举枪,把枪膛里唯一一颗子弹射出,愤怒地吼叫:“呯!”

后金兵猝不及防,第一行顿时全倒。第二行一愣,连忙大叫“哇呀!”,转身后逃。

一击的手的选锋兵和阵兵瞬即整队后退,安全回到方阵间。

“噢嗬!”马佳军阵中欢呼起来。是的,这胜利来的不容易,他们阵小,援助‘选锋兵’的预备队有限,实在是万幸——没人死亡,只有三名重伤,五名轻伤。

包先勇此时反倒不爽道:“不好玩,又没让我拼上刀子。”

马佳笑着拍他的肩道:“鞑子都会用火器了,你还老想着拼刀子,都不与时俱进。”

包先勇道:“啥驴屎羊屎,我就喜欢肉搏,插死他。”

马佳没空和他乱扯,继续命令道:“铳手要冷静,保持轮射快慢,杀手盯住拒马。”

“呯!呯!呯!”

凶狠的米尼弹扫荡着冲阵的红摆牙喇,打得阵前人仰马翻,烟尘大起。

“呜。。。”镶蓝旗吹起了退兵号。

“嘢,太奇怪了,多冲冲就行了,建夷几时变小气了?”马佳嘀咕道。

陈捷失望道:“也许是舍不得死人了吧。建夷就这样,没大好处是不会出兵的。”

马佳点点头,大声令道:“保持警戒,铳手清刷枪膛。”

不久,北面的哨兵报道:“禀将军,尤总兵来了!”

马佳回头一看,只见滚滚黄尘,铁骑纵横,当先一马,正是尤世功。只听他大声笑道:“马兄弟,对不住啊,来晚了。刚才碰到鞑子镶红旗的几个兵,打了一架。好,现在看我的了,驾!”

“好汉们,坏小子们,杀鞑子啊!”尤世功大叫一声,领着家丁向镶蓝旗冲去。

“噢嗬!”两千多骠骑欢呼着从方阵两侧冲过,长扬的烟尘顿时笼罩了马佳军。

“忒。”包二吐了一口沙后说道:“奶奶的,现在成我们看他们快活了。马将军,咱们动手吧。”

马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仿佛此时鲁迅先生附身在他身上一般。随后,马佳令道:“全体立正!面朝前面,保持间距,点步鼓,齐步走!”

“咚,咚,咚。”

在充满节奏的步鼓声中,马佳军步兵推进,开始逆推后金骑兵。

“枪平举,二百步,开火!”

“呯!”

“噫律律!”

镶蓝旗的红白摆牙喇,一听到米尼弹的呼啸声,立刻拔马就跑,连背后尤家军的马刀都顾不上挡,死命地向东南逃去。

“杀!”明军骑步三阵,兴奋地大叫起来。

后金中军这边,努尔哈赤惊讶地望见阿敏的旗帜倒下,不禁猛然变色道:“达尔汉虾,快去看看,不,拿我的佩刀去,命令,后退者,斩!”

“喳!”达尔汉虾领命而去,带着八旗中最人多势众的正黄旗兵马出阵。

马佳可顾不上看什么黄旗蓝旗,现在,他仗着尤世功的势,有大批骑兵互为两翼,悍然下令左右两哨张开,斥候哨延长左哨,后哨加到右哨的右边,每队宽度放大到一丈,即前五人、后六人的两列横队,然后下令道:“全体,开火!”

“呯!”

四十五丈宽的正面上,跨时代的大杀器——米尼弹,以八支/丈的密度,狂吼着向后金骑兵奔去。

“噫律律。。。哇呀,汉狗厉害,快跑呀!”镶蓝旗的红白甲兵大叫道,连带着步兵、阿哈一起奔逃。

“不许退,阿敏贝勒,大汗不许退!”达尔汉虾手捧奴酋宝刀大叫道。

阿敏鄙视他一眼,苦笑道:“兄弟,别拼命了,快跑吧,大汗来了也没用。镶蓝旗,跟我回赫图阿拉!”

“噢!。。。”镶蓝旗众兵一拥而过,把没有防备的正花旗冲得七七八八。

“站住,你们这些胆小鬼,要罪及家人的!”达尔汉虾急得直在马上跺脚,却又毫无办法。

这时,马佳军已经逼近到后金军前一百步,两行线膛枪兵、前二后六,都已装弹完毕。于是,马佳断然下令道:“全体齐射,开火!”

“呯!”声如雷霆。

“噫律律。”正黄旗最前行的骑兵猛然一震,猝然倒地。

“这。。。快,正面,出击,两翼,打退明军骑兵!”达尔汉虾下令道。

正黄旗的红白摆牙喇们连忙整队,可是,现在哪里来得及?刚被镶蓝旗冲的七零八落的,哪里组织得起进攻?

可是,明军就不会客气了。尤世功的马队眼见后金骑兵混乱不堪,旗不成旗、队不成队,哪会不懂趁乱打劫的道理?这群以前胆战心惊的明军骑兵,现在都胆大起来,高高地举起马刀、挺出长枪,大叫着冲进正黄旗阵,一举击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