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也是人,干吗总想跟人不一样呢?

前两天看到一条消息,说的是湖南省岳阳市的刘绍纯,在被交警打得失去知觉、不省醒人事醒来后,才想起申明“我是民革党员,是公务员……”当公安局交警支队122事故处理大队大队长黄汉武,确认刘绍纯是公务员后,立即要属下打开手铐,停止施暴。

假如刘绍纯是普通老百姓,而不是公务员呢?可以肯定,手铐还得继续戴,施暴还要继续进行。

啊!当公务员真好,至少可以不像老百姓那样继续戴着手铐挨打。

又看到了一条与公务员有关的消息,说的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醉驾即入罪”时,绝大多数委员拥护并提出建设性意见,例如李连宁委员认为对“刚启动就被制止住了”与“跑了很长时间,并造成交通拥堵”应该有所区别,建议在情节把握上更细化,加上“情节严重”,以免扩大打击面。又如身为病理学和法医学专家的丛斌委员指出,“从医学角度来判定醉酒没醉酒很难”、“每个人对酒精的耐受量不一样”,因此建议完善为一是用血液中酒精含量超过多少毫克的定量标准确定犯罪主体;二是将“醉驾”改为“酒驾”,只要是饮酒后驾车上路,造成他人财产、人身损失的,就要承担刑事责任。

但是,也有个别委员提出:由于国务院“公务员处分条例”规定,行政机关公务员依法被判处刑罚的,给予开除处分;同时,国家公务员招考时,也规定曾因犯罪受过刑事处罚的不得报名。因此,“醉驾即入罪”对公务员来说,“后果很严重”,所以建议对醉驾入罪给予一定的过渡规定。

啊!当公务员真好,至少醉驾以后可以不像老百姓那样被判处刑罚。

公务员因被判处刑罚而被开除,当然“后果很严重”,那么行政机关的工人、企事业单位的员工……这些非公务员,是不是被判处刑罚以后不会被开除?或者是开除了后果也“不严重”?

解放60多年,改革开放30多年了,怎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就这么难树立,“刑不上大夫”的思维怎么就那么牢不可破呢?公务员犯法,怎么就不能与民同罪呢?

纳了闷了,总说是公务员也是人,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总想跟人不一样呢?都是一个委员会的委员,做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