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四十七节 山雨欲来(1)

上海 北站

十里洋场的风光果然不同,这让从来没有到过上海的老歪和狂风眼花缭乱。虽然已经是隆冬,但上海人们的衣着却依旧花花绿绿。贴满了大街的广告上,一个个妩媚的女人娇艳地笑着,似乎承平盛市的歌女一般。狂风盯着一张广告上的女子,眼睛都直了。那上面穿着旗袍,身姿曼妙的女子,正托着一件稀奇古怪的物事微笑。“靠。没出息。”老歪一把拉走了狂风,二人在这个花花世界漫无目的地行走着。“我说,咱们这样个找法,只怕一个月也找不到什么门路,要不,咱们就按黄长官说的,去找十九路军的蒋总指挥?”在晕头转向地寻找了大半天之后,狂风提议道。

十九路军第七十八师一五六旅司令部

旅参谋主任丘国珍听到勤务兵的报告,皱起了眉头,挥了挥手让勤务兵退出了,拿起了电话要通了苏州,正准备开口的时候,旅长翁照垣刚好推门进来,丘国珍笑了笑,又挂断了电话,叫了一声:“旅座。”

“聘之兄,没有打扰到你吧?”望着丘国珍略显尴尬的笑笑,翁照垣笑着问道。

“旅座言重了,言重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辽宁警备处长黄显声长官介绍了两个人来上海办事,这两个人已经到了咱们师部外面了,我准备打电话请求一下总指挥核实一下。”丘国珍赶紧回答道。

“聘之兄,这个,就不需要请示了吧?黄长官在沈阳,锦州都打得很苦,是我等军的之楷模。他介绍过来上海办事的人,应该信得过,又何必麻烦长官呢?”翁照垣略带不满地说道。

“旅座言之有理。我这就去安排一下。”丘国珍抬腿便准备出门。

“这样吧,相烦聘之兄把这两人带到我办公室,我也想了解一下锦州方面的情况。”翁照垣抬起手来说道。

上海 日租界

一个男装的女子正端坐在一辆汽车中。[川岛芳子,中文名金碧辉,满清肃亲王第十四格格,原名爱新觉罗。显于,日本间谍川岛浪速养女]一个男子快步迎上,亲手拉开车门,恭敬地请川岛芳子下车。[田中隆吉,日本驻上海武官]川岛芳子下了车,回头对田中隆吉笑了笑,姣好的面容在男装的衬托下更显得妖媚无比,“谢谢,大佐阁下。”

会客厅里,田中隆吉端坐在川岛芳子面前问道:“公主殿下,请问,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

“不,大佐阁下,这次我亲自来办,只需要大佐阁下配合就可以了。”川岛芳子有些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揉了揉太阳穴。

“公主殿下,想必你一路辛苦了,我已经安排好了,请公主殿下去休息吧。”田中隆吉站起身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木桶浴呢?”川岛芳子有些暧昧地望着田中,笑着说道。

“当然。”仿佛不敢接触川岛芳子的目光,低下了头说道。

“那么,有劳大佐阁下了。”川岛芳子站起身来,走了两步之后,停下来,朝田中隆吉伸出了纤纤素手,田中有些受宠若惊地迎上两步,握住了川岛芳子的手,走进一个日式布局的房间。田中还在门外犹豫的时候,川岛芳子笑着将田中往里一拉,顺手关上了门。哗哗的水声响起,雾气升腾。

十九路军第七十八师156旅司令部

“情况就是这样了。”老歪说。

“哦,原来是这样。日本人狼子野心,你们都是当之愧的中国军人!请接受一个老兵的敬礼!”翁照垣站起来,庄重地向两个基层军官敬了一个军礼。

“旅座过奖了,我们愧不敢当。”老歪和狂风赶紧立正回礼。

“安上尉,听你刚才说,黄长官给了你一些照片资料?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通过关系,把这些照片转到《申报》,这样的话,应该很快能够引起国际反响了,那样一来,还在东北浴血奋战的义勇军,可能会得到多一些支持。”翁照垣道。

“如果真的能够尽快发表,那我替那些东北的父老乡亲,替那些还在浴血奋战的东北士兵,感谢您了!”

吉林 舒兰县北山堡

“来了,旅座,他们来了!”一个士兵跌跌撞撞地跑到指挥部说道。

“慌什么?来了就来了,走,跟我一起去看看。”姚秉乾双眼一横,瞪了士兵一眼,快步走出指挥所,拿出望远镜观察着。

在望远镜的视野里,冰天雪地的山里,有一支军容不整的军队正在艰难地行进,不时有长官拿着皮鞭抽打着筋疲力尽的士兵,“都他妈磨磨蹭蹭的,啥时候才能到舒兰?娘的,这样的鬼天气,还要老子们行军!”

当这支队伍行进到射程时,士兵们竭力忍住要开枪的冲动,都回过头来望着自己的长官。长官们也回头望着姚秉乾。

“旅座,打吧。”参谋长提议道。

“娘的,都是中国人,叫老子怎么下得去手?都他娘的先别开枪。”姚秉乾脱下了自己的帽子,抚摸着自己的头,“这样吧,先上去一个人,叫他们滚回去!他们要是老老实实滚回去了,老子就不打他们了,如果不听老子的劝告,再打他娘的狗日的。”

远远的一个士兵站起身来,向已经走近的于琛澄部喊话:“兄弟们,咱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你们都回去吧,别帮日本人祸害中国人!那是不肖子孙,死了都进不得祖坟的!”

士兵喊完话,还站着等着回话。正在靠近的那支队伍中开始骚动起来,队伍中的军官竭力控制着局面,却没有多大的效果,队伍一下子都散了,各自寻找着隐蔽,也有一些人望着自己的长官,“长官,这里有埋伏,咱回去吧。”

刚才喊话的士兵又接着喊了几嗓子,伪军队伍中的骚动越来越大,眼看就无法控制了,伪军军官急了,抢过一把步枪,瞄准还在喊话的士兵。砰的一声之后,喊话的士兵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不动,刚刚流出的鲜血,转眼就被冻成了黑红的颜色。

“狗日的!都给老子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