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失败回忆 失败回忆之陷入险境

346169009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URL] “特派员!快让大家停止前进,快带防毒面具,有毒气!”我赫然看到满和愉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果不出其然,果然中招。 “传令,队伍停止前进,原路返回至休整区域,大家立刻带好防毒面具,以防不测,全体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满和愉听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下达了停止前进乃至返回的命令。 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特派员!快让大家停止前进,快带防毒面具,有毒气!”我赫然看到满和愉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果不出其然,果然中招。

“传令,队伍停止前进,原路返回至休整区域,大家立刻带好防毒面具,以防不测,全体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满和愉听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下达了停止前进乃至返回的命令。

当我们返回到队伍刚才休整的地方时,桃骏摘掉了他的防毒面具,并很小声的告诉我他的防毒面具里没有过滤剂和木炭,过滤盒里竟然是空的!我立刻向满和愉作了汇报,并建议她让大家检查下各自的防毒面具有没有类似的问题,没有过滤剂的防毒面具就是绝对的摆设,和我身上的枪一路货色,甚至还不如我的枪!

我把自己的防毒面具交给了桃骏。我天生对各种毒物能自然的产生抗体,加上我长年累月的和各种毒物打着交道,我坚信就算自己暴露在毒气中,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上次虽然可以用惨败来形容,但也很好的帮我证明了我的观点。

也是桃骏倒霉,其他人的防毒面具都没事,就他小子在领取装备的时候也不仔细检查下,要不是我有抗毒的特异功能,他今天估计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满和愉看我把防毒面具交给了桃骏,对我的安全很不放心,跑到我身边询问我身体有无出现异常状况。

“谢谢特派员关心,我很有自信我自己能抵挡那些毒气,何况那些毒气的影响范围估计也没那么那么大,我没能在空气中嗅出任何的一丝异味,请放心!倒是我们该想想如何才能安全的抵达补给站,呵呵。”我故作镇定的回答了满和愉,还顺带暗示了她前面可能会有新的危险,对于毒气这点到无所谓,反正大家都有防毒面具,但谁又能知道前面还会不会有潜在的危险。

“你跟我来。”满和愉听了我的话后示意我跟她到旁边说话,她同时叫来了何健。

我们三人都半蹲在一棵大树旁,他们都没敢摘掉防毒面具,这毒气可不是闹着玩的,要知道二战恶魔希特勒和日本法西斯用它残害过多少生灵啊!但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满和愉明显还带着一丝紧张的情绪,我和何健相对要好些。

“小文,怎么不戴防毒面具啊?”何健首先问道。“呵呵,亏你还戴的住,我估计一会我不会有事,各位就得闷死了,没感觉这东西被制造出来就是用来折磨人的么?”我半开玩笑的回答道。“哦,难怪你那么大方的把面具给小桃了啊,我还以为你真的有那种舍身为人的精神呢!”何健的话让我产生一种莫名的反感,既然知道我的防毒面具给桃骏了,还来问我为什么不戴,真是莫名其妙。

“好了,别说没用的了,有正事找你们商量。”满和愉看到我们俩说着些无关痛痒的琐事,就插嘴抢了话题,“‘福不双至、祸不单行’这话还真是有道理,我们的通讯设备损坏了,无法和上级取得联络了,现在可以说是孤军深入啊…”满和愉说完叹了口气,我立即明白了我们现在的处境,简直要命,要是谁在这时候散布这个消息,那还不炸开了锅啊!(我估计会哗变的,但满和愉能在这时候告诉我和何健这样的机密,足以见她对我二人的信任。)

“呵呵,没事,到了补给站就好了,特派员你别沮丧,我何健从来就是一员福将,没有任何困难能阻挡我前进的步伐!”何健倒是很会安慰人,可问题是我们现在已经不可能得到任何的援助了,一会要是真有敌人埋伏,那我们就真的会全军覆没的!毕竟寡不敌众啊,孤军深入就是作战指挥之大忌!

“这里离开补给站还有近10公里,我们得改变下行动方案,小文,你带着桃骏和林琳在前探路,何健,你和周海涛一组,紧跟在小文他们后面,我带队压阵。”满和愉的计划怎么有些报复我的感觉呢,女人就是女人,不会是前面就算是我轻薄她,所以找机会报复吧?再说,发生那样的事情也不是我故意所为,现在倒好,让我带着两个部下去探路,呵呵,有些‘斩草除根’的感觉哦。

“特派员,还是我和小文去探路吧,桃骏和林琳毕竟实战经验较少,并不适合。”没等我开口,何健就先对满和愉的计划提出了‘抗议’。

满和愉沉思了片刻,竟然直接修改了她的战略部署,(按说,兵者最忌讳朝三暮四,满和愉不会没学过治兵之道吧?要是连兵书都没读过,协会就让她来督战,实在是说不过去啊!)“倒也是,我仔细考虑过了,你说的也不无道理,现在我决定将计划改变下,麻烦二位帮忙参谋参谋。”满和愉说道,“首先取消第二组人员,然后探路的事就由我和婷文去做,何队你的负责带其他兄弟安全跟进。有问题么?”

唉,怎么会和她去探路的,真是还不如带桃骏和林琳呢!我暗叫倒霉。

“我没意见,不过,还请二位小心,小文,保护好满姐,别太大意了。”何健表了态,我也不好和他唱反调,也只好同意了,不过,我注意到何健对满和愉的称呼竟然还真改成了‘满姐’,这是满和愉所希望的,她想拉近和大家的关系,但我们没有人这样做过,何健今天有些反常了,不过,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有此变故。

于是,我们即刻准备列队前进,我和满和愉先行一步,按照我们的约定,何健将在我们通过了拦路的树,并确认安全之后再带队出发,我们前后间距大概会有500米。

“满和愉姐姐,为什么要陪我来探路啊?”我故意这么称呼她,想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呵呵,我想看看在我们‘独处’的时候,你会不会有些更‘恶心’的举动,所以才和你来的哦。”,满和愉果然还是个‘大孩子’,这种时候还透露着一股孩子气。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刚开始的时候布置了个那么糟糕的计划啊?”我想看看她到底能怎么向我解释。

“呵呵,这不是不让何健怀疑么?在贵校的时候,你对我的那番举动,在场的哪位兄弟不知道啊,要是我不用些手段,直接说要陪你来侦察,那岂不是落下口实啦,告诉你哦,本小姐还不想让人误以为我和你有什么事情哦。”满和愉的回答再次证明了她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不过这话里还透露着一丝未成年少女的味道,真是个奇怪的人。

“呵呵,那我就更不想让人以为我两有暧昧关系了,姐姐这么漂亮,至今未嫁,那追求者一定是多的你挑不过来了吧?这么多人,少说也是一个加强连,我可不愿意以‘匹夫之勇’一下子去挑战这么多人的,我怕到时候我会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的。”我和她相比,更像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对付这种人,也只有这样了。

(说实话,和任何一个女孩子独处我都不在行,话句话说,我对女生都有一种戒备心态,不管谁和我在一起都一样,只要她是个女孩,这倒是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至少在人际交往上是个足以致命的缺点,悲哀啊!想改都改不了哦。)

“谁和你有‘暧昧’关系啦,别乱讲,小心我告你‘非礼’长官哦”满和愉说着还故意的捏了我一把,那个叫疼的,“你虐待下属,我是可以向军事法庭起诉的!”我感觉我们两完全是在‘打情骂俏’,哪像两个探路先锋啊,不过,那感觉也真是不错,直到我闻到了股刺鼻的气味…

“报告!”我一下子的正经起来,满和愉似乎还很不习惯,“别玩了,我们已经进入毒气的攻击范围了,并且我估计24小时内毒气将无法散尽。”我的这番话把我和满和愉双双带回了现实当中,她很关心我的状况,(毕竟我没带防毒面具)“小文,你没事吧?”我摇了摇头示意她我现在很好,不必担心我。同时我的右手中已经握住了一枚银针,直觉告诉我这里除了毒气,可能还有其它威胁存在,我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惧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