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锋所指 正文 (11)

蓝刺0371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3.html[/size][/URL] 解救人质行动在我们在公安局的时候便一举成功。事后我们才知道。和我们的谈话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商场内的情况早在军队介入后便清晰明了。执行任务的特种部队通过调取备案在城建局的商场的建筑图纸和连接在公安局“天网”系统中的商场监控系统。以及生命探测仪,热成像仪,战场监视雷达等侦察手段。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3.html


解救人质行动在我们在公安局的时候便一举成功。事后我们才知道。和我们的谈话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商场内的情况早在军队介入后便清晰明了。执行任务的特种部队通过调取备案在城建局的商场的建筑图纸和连接在公安局“天网”系统中的商场监控系统。以及生命探测仪,热成像仪,战场监视雷达等侦察手段。已经对商场内的绑匪人员布置、商场内部布局、人质的大致人数及分布了如指掌。让我们三个不得不感叹练练。

一个星期后,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我和猴子,巫师三人陪着小胖子乘坐政府提供的包机回到西安。望着那厚厚的合金棺材。我们三个人沉默不语。十天前一行五人兴高采烈的去和田旅游。而十天之后却只有三个人加上一副棺材回到西安。沉重的心情让我们甚至连前来接机的人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只是对着身着黑色西装腰间鼓鼓手提一只黑皮箱满脸警惕的大汉惨然一笑,便钻上一辆黑色T10越野车离开机场。

小胖子的家里让我们三人再次震惊。很难想象一家四口挤在一个不足20平米的小空间里艰难生活的情景。早在十多年前便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的人力三轮车便是全家生活的唯一依靠。回想起提议去新疆旅游时小胖子为难的表情和屡次以各种理由建议我们取消行程的情景。我们三人此刻真狠不得狠狠给自己几个嘴巴子。苍老的双亲听到唯一的儿子不幸去世的消息后一瞬间呆住了,连伤心都忘记了。我们三人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只好由着各位平时很难见到的领导们亲切慰问,嘘寒问暖悄悄退了出来。

参加完由政府举办的追悼会。在小经理同情又有些不舍的目光中辞去了公司的工作。我们三个人便匆匆赶回家里。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回家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以后的每一天,可能都无法再回到那个曾经无比厌恶拼命逃离现在又魂牵梦绕的家里。听着母亲的唠叨父亲的叮嘱吃着可口的饭菜重新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好在上将同志慷慨的给了一个月的时间让我们安排一切。在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想出去了公司外派出国。可能几年都无法回家的借口后。我便在母亲冷眼朦胧的唠叨声和父亲虽然一声不吭却也极为不舍的目光中背起早被整理过无数次的背包毅然踏上了最早的一班客车。

在约好的时间和地点和猴子,巫师碰头后。我们便一起去找曾经熟悉无比而今又有些陌生的师父。虽然有些忐忑,不过既然这条路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不管它有多长,我们都会坚持着跑完全程。

“师父,我们来了。”

猴子照惯例大大咧咧的一脚踹开虚掩着的屋门。却被兜头浇下的一盆冷水泼的浑身湿透。站在后面的我和巫师猛然一惊。马上后退五米站定,警惕的全方位扫描有没有其它陷阱。

“进来吧。还是这么没礼貌。师父的屋门也是你们随便踹的?万一被师母瞧见了。你们让师父这张老脸往哪搁?”

屋里传来懒懒的一声。我和巫师立马松了一口气。乖乖,没事了。和猴子一起进了房间。猴子一脸晦气的站在一旁脱下外套对着一只盆子使劲拧水。我和巫师一脸幸灾乐祸的对着猴子说:“猴兄,师父谆谆教诲你又忘了。门上做手脚是《地雷战》里演了无数遍的情节了。你又忘了。”

猴子立马转过头一脸义愤填膺:“FUCK,我哪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心如蛇蝎。连自己辛苦培养起来的精英也能痛下杀手。”

咣。

一只棉拖飞行五米之后准确的扣在猴子一动一动的大嘴巴子上。“怎么还是这么没礼貌的?师父平时是怎么教导你们的?你敢说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万众膜拜千人敬仰帅的惊动了党中央的师父是老人家?”

咕咚——我们三人顿时觉得眼前一黑。果然是师父。姜还是老的辣,这家伙吹起来比我们更加气势如虹气吞山河。眼看着躺在床上的师父越说越激动“唰”的坐直身子还准备海吹一番。我赶忙拿出那张照片晃了晃:“打住!”

“嗯,不错,没让我失望。我看中的人果然不错。”师父看见那张照片便停止了海吹的念头。伸手拿过那张照片细细端详起来。

“师父,什么是K计划?为什么他们让我们找你?”趁着他回味的功夫。我赶紧问道。

“K计划呀,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我和巫师一脸希冀的一起坐在床上,手撑着床探出身子伸长了脖子。就连正和一件充满水的外套较劲的猴子也暂时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转过身满脸的好奇。

“就是师父培养了你们两年多了。你们也该聊表寸心孝敬一下师父吧?去,师父想抽烟了。买烟去。要十只装的金属盒的那个叫什么的来着?”眼看着一脸神秘变成猥琐眨眼间又转变成困惑的前特种兵战士抓头挠腮。我们三个集体无语。

“再不说我们集体不干了啊。今年的招人指标完成不了你的年终奖肯定泡汤了。说不定绩效奖也没了。”我发扬风格一脸奸笑的捏了捏手指做了个国际通用的手势朝师父眨了眨眼睛。

“靠,老子最不怕的就是威胁。不干了你们还能干什么?嗯?说说。”坐在床上的师父突然拿着照片的手狠狠的一挥说道。说完朝我仰了仰下巴。

“干什么?能干的多了。回家,重新找工作。再不行凭爷几个的一表人才钓几个富婆也不是问题。”猴子说到这个话题显然是凡心大动。一脸的心驰神往。

“嗯,人家还以为是诈尸了。”师父点点头说:“嗯,好样子,不愧是我的徒弟。诈尸这种事情都被你们想象的无比丰富。”

“什么诈尸?我们又没死。”

“从你们离开家门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是死人了。也许以后你们还会再死一次。也许一辈子死一次就够了。看你们的狗屎运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们死了?怎么可能?我们还好好站在这里呢!”我们三个听完都是暮然一惊。

“参加K计划的人,从你决定加入的时候起,你们就是死人了。所有的一切关于你们的资料。都会全部被销毁。你们的亲人也将收到你们不幸遇难的消息。从今以后,你们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比熊猫还稀有的透明人了。明白了吗?”师父的表情突然变得极为庄重。

“明白。”我们三人心里都是一惊。但是马上明白过来。联想起在和田公安局和那位少将军官和年轻上尉的对话。我们知道,现在我们才开始正式接触到K计划。

“嗯,明白就好。从现在开始。你们就不用再称我为师父了。鉴于你们的狗屎运。拜师礼什么的也免了。”师父挥了挥手。仿佛是一个放高利贷的黑道大哥一副“从前的帐就一笔勾销”的架势。

“那叫什么?”我们三人小心翼翼的问。

“教官!”简洁的吐出两个字之后。师父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重新恢复了比较舒适的卧姿。

“是,教官。”

我们三人立刻一个标准的立正。右手四指并拢,拇指弯曲“唰”的抬手敬了一个标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礼。

“嗯,乖。礼毕。现在还没开始呢,搞这么正式干吗?人家的小心肝呀,扑通扑通的跳呀。”师父突然捏着鼻子一阵怪腔怪调。逗的我们三个人一阵嬉笑。

“师父,K计划到底是什么?我们总不能两眼一抹黑的去执行任务吧?”巫师小心翼翼的问。听到“执行任务”这四个字。我不由得一阵热血沸腾。眼前仿佛出现轰鸣的直升机,枪炮声漫天的战场,火炮在怒吼,大地在颤抖,满脸鲜血的士兵在大声的呼喊着,端着自动步枪勇猛的冲锋。

“听过雇佣兵吗?”师父依然躺在床上,转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说。看到我心驰神往的表情笑了笑。

“嗯,听过。古代的瑞士长矛手、黑森步枪手、德国重步兵、马穆鲁克、高地人、巴尔干骑兵、芬兰刀骑兵、巴巴里海盗、黑骑兵、满洲骑射手和日本浪人都算的上是不错的雇佣兵。现在的法国外籍军团,西班牙外籍军团、廓尔克雇佣兵、哥萨克雇佣兵、以色列雇佣兵什么的都是很厉害的雇佣兵。还有各种雇佣兵公司。SI、MPRL、EO什么的。实在太多了。”

“嗯,懂的不少。以后你们就是了。哦对了,还得算上我。”师父很随意的说了句。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什么?怎么成雇佣兵了?不是去……”我们三个人集体一惊。

“不是去什么?谁告诉你们成了雇佣兵就不能打那个什么什么了?有仗打,有钱赚还不好?你师父我身经百战到现在还不是连个直升机轮胎都买不起?傻小子,别问那么多,告诉你们只是让你们有个思想准备。以后的日子没那么好过。哎呀,不过想想,学洋话,泡洋妞,打洋炮,为国争光。也挺不错的,倍儿有面子。嗯?你们说呢?”

师父得意的朝我们仰了仰脑袋。仿佛个无良奸商在得意的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让我们三人顿时头顶金星乱转:我靠。这次真上了贼船了。

“明天去第九集团军司令部报道,这是地址。别走错了啊。”师父说完拍了拍身边的床单。

“去当兵?”我们三人望了一眼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床单上的一张小纸条。小心翼翼的问道。

“NO,在他们地盘上。让尽尽地主之谊。送你们一程。”

“哦,明白了。”我拿起床上的小纸条看了一眼。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