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海新攻略:放弃“九段线”,推出共同体

大秦铁鹰剑士 收藏 38 3486
导读:[原创]南海新攻略:放弃“九段线”,推出共同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藏拙于巧,用晦而明


放弃“九段线”的主张提出后,引发了一些颇为热烈的讨论。当然了,很多人对于如此历数自己的国家在领土主权争端上如何“没理”感情上很难接受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扯嗓子吼也好,暴拍桌子也好,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九段线”在法理上与实践上,都已成为中国的负资产,与其不切实际地强求维持,不如甩出去争取主动。


然则,从网友们的激烈反应上就可以看出,如今在南海问题上乃至整个“海权”问题上,存在着认识上的重大误区:那就是下意识潜意识地沿用农业文明的守土思维来看待与处理海洋权益。强烈呼唤建造航母却只是为了“看家护院”,激烈主张南海动武却只是为了“收复岛礁”,这相比当年清廷花费重金建立的北洋水师其实不过是一群挡在渤海湾口让京城里的礼仪德化得以继续维持的浮动炮台而已,有实质意义上的进步吗?还是那句不客气的话:这还远远不如当年的李鸿章!



“海权”的生命线是什么?是“攻击,攻击,再攻击”的主动进取精神,是“与其在自己家门口,不如到对方家门口,甚至直到对方本土”的主动攻击姿态,甚至不客气地说就是侵略性扩张性的思维!只要前提是立足于“守”,那就不可能是真正意义的海权;只有前提是立足于“攻”,才能开始走上正确的前进方向!本文所谈的就是南海攻略,而不是守略!


既然是南海攻略,那其目标就绝不仅仅是什么收复岛礁,把别人挡在“篱笆”外就万事大吉了。南海攻略的目标已经延伸到了“九段线”之外,换句话说,就是延伸到了整个东南亚,包括东盟各国的本土!由此,公开放弃“九段线”,表面上似乎是“让步”,其实,却是“进步”的开始。兵法云,“辞卑而益备者,进也;辞强而进驱者,退也。”事实上,说这是“进步”也许是不恰当的,因为:



中国在东南亚完全可以,也历来都是,一个极度强势的主导性大国

在西方殖民势力尚未到达的上千年时间里,特别是大明王朝的蓝水舰队纵横四海之际,中国长期在东南亚以至高无上的主宰者身份出现。就连菲律宾(当年叫苏禄)和越南(当年的安南)的当地政权都是仿照中国设立并接受中国对其内部事务行使“最终仲裁权”的。西风东渐后,这套“朝贡体系”虽已不复存在,但其留下的深远心理影响却绝没有消失。进入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后,中国又一度成为“世界革命”的意识形态输出者,毛泽东“红宝书”引发的革命浪潮使东南亚各国政府无不如坐针毡,以至于邓小平执政后,李光耀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停止对东南亚的宣传广播。这前后两种情形之下,虽然中国扮演的角色本身是截然不同的,但在东南亚看来,其极度强势的色彩却是一般无二。世纪之交以来,高速发展的中国国力同陷于停滞甚至动荡不安的东南亚各国形成的巨大对照,再一次震动了东南亚各国的国民。中国在不远的将来会以什么样的身份重返东南亚,在当地早已不是一个新话题。讨论并制订南海攻略之际,一定要把握东南亚国家对于中国这个对他们而言的“北方大国”畏惧、不服、羡慕崇拜、捉摸不定等等诸般“五味杂陈”的心态。处理东南亚问题,“心战为上,攻城为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另一层面上,掌控整个东南亚的地区秩序而不是仅仅“收复”南海里的几个珊瑚礁,同样也是中国战略利益的需要。一看地图就会明白,南海大U字的外延线与深海盆的水下地形决定了,倘若东南亚国家的本土为敌对势力所控制,那即便“收复”了南沙的所有岛礁,也同样是陷在包围圈里。无论向南向西还是向东,都会碰上西太平洋岛链与中南半岛构筑而成的铁壁。届时不但对于改善中国的战略姿态毫无助益,反而还要陷入遭受围攻骚扰的困境。由此,必须指出的是:中国一定要坚决地打破“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教条,公开地在东南亚推行中国版的“门罗主义”。最起码,中国必须公开表明,东南亚各国华人华侨居民的正当权益乃是中国的国家利益之所在,受到中国政府的高度关注。倘若再发生如1998年印尼骚乱那样针对当地华人华侨的成规模暴力事件,中国政府将会动用一切手段,包括使用武装部队的方式,来确保当地华人华侨的生命财产安全!鉴于东南亚地区的华人华侨经济实力之强人口分布之广,可以说东南亚对于中国而言,根本就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内政!


在这么一套极具强势的攻略之下,南沙问题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至少已经不是重头戏了:试想一下,倘若南沙周边的那些国家本身都成了中国的势力范围,其本土当局都成了听命于中国的代理人政权,南沙还会仍然是个“问题”吗?



放弃“九段线”的必要性


然则,在逐步收服东南亚各国,建立中国势力范围圈,并在当地培植代理人政权的过程里,以“九段线”形式出现的南沙争端却的的确确是个问题,或者说是一个很大的包袱。


首先是“九段线”的存在成了“中国威胁论”的现成标本,对东南亚各国亲华势力的发展培育极其不利。试想,如果在菲律宾有两个政党在竞选,一个主张接近中国,另一个则是敌视中国。那么,只要南沙争端还继续存在,敌视中国的政党就随时可以用“中国威胁论”甚至“反对中国侵略论”来攻击其政治对手。这个局面对于中国有组织有计划地干预乃至掌控东南亚各国的内政显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同时,“九段线”的存在极端不利于分化瓦解东南亚各国的隐形抗中同盟,严重有背于“上兵伐谋,其次伐交”的兵法原则。而在东南亚各国近乎于协调一致地反对“九段线”,而且“九段线”本身又与《联合国海洋公约》等国际海洋法规存在严重冲突,就为美日等国介入南海事务提供了难得的机会。从这层意义上讲,今年夏季在河内外长会议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突然发难可谓是由来已久的。如若我们不作及时调整,就会在被动万分的格局里越陷越深。等到美国大兵高调重返东南亚,或进驻金兰湾,或开进苏比克,不但南海问题势必全面复杂化,甚至台湾问题都会出现一旦战事爆发就南北两面受敌的严重局面!


正反两方面的收益与成本一列出来,进行重大政策调整的必要性已经是十分明显了。




来自东印度公司的启发

当然,写下此文之际,笔者深知南沙问题的敏感与复杂,更深知南沙主权上不能出现任何“退缩”或“让步”。然而,继续坚持“九段线”却是明摆着已然根本不可行。不顾一切地强行用兵“收复被占领土”更会招致东南亚一致抗中,美日等国乘机介入,最终结果是在南海深处极端不利的地理条件之下与多国联军开战。以目前的实力对比,这只能导致来之不易的海军力量全军覆没,南沙不但收不会,甚至反而导致东南亚再度爆发恶性排华事件,并引发台独势力再次抬头,招致极其严重的危局!


如此“进不能胜,退不能屈”,难道还有摆脱困境,柳暗花明的妙策吗?有!而且是西方人免费赠送给我们的:南沙问题进退两难的核心,就在于主权这个东西似乎真的是非此即彼不能调和,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1600年,伦敦商人的东印度贸易公司(The Company of Merchants of London Trading into the East Indies)在英国伦敦宣布成立。这家公司由一群野心勃勃的商人们发起和组成,在1600年12月31日获得了英王政府授予的对东印度为期15年的贸易特许权。东印度公司共有125个持股人,资本金7.2万英镑。


1698年,东印度公司向印度莫卧儿政府购买了位于孟加拉湾恒河口岸的加尔各答。当时的加尔各答不过只是一座小小的村庄,然而其周围盛产大米黄麻,河流纵横交错,平原一望无边,交通条件极为便利。东印度公司在这里设立了贸易总部,把印度的粮食和工业原料源源不断运回英国,从中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从这里开始,东印度公司一步步扩大其在当地的影响,从一个商业贸易企业变成印度的实际主宰者,其名字也更改为英国东印度公司(British East India Company),直至1858年英王政府开始直接向印度派遣总督。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家股份公司,东印度公司在政府的特许之下获得了行政管理乃至军事职能。在其存在的中后期,这家“公司”实际上成了庞大的地域与人民的管理统治者。虽然由于其对鸦片贸易的深度参与,东印度公司在中国人心目中可谓臭名昭著,但这不应妨碍我们从其的存在当中获得有益的启发。


既然印度那么大的国土与众多的人口都可以交给一家“公司”去统治,那么南海里的那么几十个面积有限又根本没有常驻人口的珊瑚礁,为何不能由周边国家共同“出资”成立一个南海共同体(the South China Sea Commonwealth)来“打理”呢!


这个“南海共同体”就是化解南沙争端,启动南海攻略的不二法门!

本文内容于 2010/12/29 10:38:01 被大秦铁鹰剑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