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至二七(玉龙追梦)

落雨轻寒 收藏 9 232
导读:[size=16]一九二三年二月七日,当浩荡的游行人群从这片土地踏过,先烈的牺牲,就注定了它在五一年的诞生和如今的存在,前者是京汉铁路大罢工,后者是今天的二七纪念塔。(五一年,还是木制的,七一重建,就是现在的样子) 早晨,天有些阴,寒风瑟瑟,路旁的梧桐树叶不时飘在空中,停在离大地最近的地方。公交车上,人很少,可能是在郑州见惯了人多的时候,这会儿倒有点不适应。冷冷清清的街道,几乎没有行人,马路上都是铁房子(汽车),也只有在听到鸣笛声才能感受到它的存在。曾几何时,我已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熙熙攘攘,自得其乐。只在

一九二三年二月七日,当浩荡的游行人群从这片土地踏过,先烈的牺牲,就注定了它在五一年的诞生和如今的存在,前者是京汉铁路大罢工,后者是今天的二七纪念塔。(五一年,还是木制的,七一重建,就是现在的样子)

早晨,天有些阴,寒风瑟瑟,路旁的梧桐树叶不时飘在空中,停在离大地最近的地方。公交车上,人很少,可能是在郑州见惯了人多的时候,这会儿倒有点不适应。冷冷清清的街道,几乎没有行人,马路上都是铁房子(汽车),也只有在听到鸣笛声才能感受到它的存在。曾几何时,我已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熙熙攘攘,自得其乐。只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塔身,看到了塔身上斑落的漆彩,看到了塔身上现代化的监控设备,我看到大门,看到了大门上“到此一游”的“标语”,看到了某个“文人骚客”的艺术签名,同时我也看到了它的悲哀,它悲哀当年的俯视变成了现在的围观,它悲哀原来的纪念逐渐被商业化所覆盖。从一九五一年的十五米高的木制塔到一九七一年的三十五米高(砖制塔),到如今,它经历了重建,多次翻修,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了,可它注定是孤独的,周围的楼房从仰视变成了俯视,参观它的人来了又走,去去留留,而它只是也只能默默地独自站在那里历经风雨,观看人世的沧海桑田。公交车载着我走远了,慢慢的看不见它,先前时隐时现,最后它被完全遮蔽。此刻,一个想法蓦然心头,原来它也是一个经历了生活的“人”,它在用那些剥落的漆彩,身上的涂鸦,塔表上分针时针的时差以及苍老的钟声跟现代报时的混合音向我诉说它的过去跟现在,是的,我听懂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0/12/25 16:10:21 被落雨轻寒编辑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