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无耻了!原山西省委副书记睡了俄罗斯小姐

fengyimin 收藏 3 192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5年7月12日,中央纪委研究决定并报中央批准,侯伍杰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随即被罢免山西省人大代表资格。2005年12月初,侯伍杰被移送到北京市检察院立案查处,追究其法律责任。


/来自***社区 */


侯伍杰案极富戏剧性,他是在“三晋涉黑第一案”的李满林案案发后,李满林为了保命交代出了“保护伞”邵建伟,而邵建伟为了立功自救又交代出曾花10万美元向侯伍杰竞买太原市公安局长一职才案发的。这简直就是一副“多米诺骨牌”!据悉,侯伍杰是我国建国以来反贪史上第一个“涉黑”的副省级领导干部,也是山西省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



一位排名仅次于省委书记、省长的省委常务副书记,一个省的“第三把手”,怎么会跟“黑社会”联系到一块?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内幕?他的家人在其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五毒”书记侯伍杰



侯伍杰是山西省阳泉市盂县人,先后出任过长治市委副书记、阳泉市委书记,1995年升任省委宣传部部长,1997年当上省委常委,开始享受副省级待遇。2000年1月,侯伍杰兼任省会太原市委书记。



早在1996年3月的一天,时任山西省委宣传部长的他到北京出差,到了晚上实在耐不住寂寞,竟然找了个俄罗斯“小姐”来嫖宿,结果被北京警方抓了个正着。一贯牛气冲天的侯伍杰还以为这是在山西太原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不光不认错,反而大发雷霆之怒,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告诉你们,我儿子也在公安部门工作,连他的官都比你们大!”不想北京警察偏偏不信邪,不给他这个面子,又要通知单位,又要拘留他。侯伍杰这才害怕了,心想:万一拘留或通知单位就麻烦了,妈的,真是相府门前七品官啊,算老子倒霉!于是他变色龙一样马上软了下来,点头哈腰地表示愿意接受经济处罚。结果同行的一位朋友替他交了罚款,总算把事情糊弄了过去。



谁知没过多久,他在北京嫖娼的事还是传回了山西,老婆跟他大闹了一场不说,更要命的是他担心有关部门会查处自己。于是他千方百计安抚好妻子,然后四处打点。好在因为他是位“大官”,这种事只是“小节”,所以一直有惊无险。但因为这事,他还是当了两年多的宣传部长才被选为省委常委,破了宣传部长必然是常委的“惯例”。



邵建伟是原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长兼杏花岭区公安分局局长。他还不满足,时刻想着继续往上爬。听说2001年上半年太原市公安局局长将调整,邵建伟打起了当局长的主意。但是,如何才能将这顶公安局长的乌纱帽弄到手呢?他首先想到手握自己人事大权的侯伍杰。当然,他更懂得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道理,老百姓私下里给侯伍杰起了个外号——“五毒书记”,他“爱”女人在山西是人人皆知的“公开秘密”,而“爱”女人离不开钱的支撑。于是邵建伟咬着牙决定拿出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得来的500万元巨款,要力保把局长的宝座弄到手。他通过关系,找到在太原市某公安分局当副科长的侯军,然后借侯军这根红绳终于接触上了市委书记侯伍杰。



侯军这个人在家排行老大,从小就不听话,偷鸡摸狗拔蒜苗,没有他不干的,为了能给他上点规矩,侯伍杰才把他弄进了公安局。谁知当了警官他更加有恃无恐了,整天不务正业,特别喜欢名车和女人,整天开着名车带着女人在太原横冲直撞招摇过市,出入赌博和色情场所,在当地老百姓中口碑极差。但这正好给邵建伟接近他创造了条件,两个人很快就成了“铁哥们”,于是当邵建伟提出想请侯伍杰帮忙的事后,侯军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并把他带到了家中。



在侯军的鼓励下,邵建伟当着侯伍杰的面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拍着胸脯说:“侯书记你放心,我姓邵的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讲义气,你这次要是帮了我,这辈子我就是你的狗,愿为你两肋插刀!”但当时侯伍杰没有表态。



邵建伟临走时,丢了个薄薄的信封在沙发上。侯军送走邵建伟,打开信封一看,是一张写着侯伍杰名字的美元存款单。他咧着嘴说:“呵,这小子挺舍得下本钱啊,整整10万美元,换成人民币小百十万呢!”



听说这么大一笔钱,侯伍杰也吃了一惊。这些年来他虽然贪了不少钱,但还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大一笔“买卖”,想拿又觉得有点烫手,不拿又有些舍不得。他犹豫了半天还是对儿子说:“告诉他,这事光我说了还不行,再让他在业务主管部门打点打点。”侯军说:“爸,你就放心吧,人家早就安排好了,他准备在这件事上花500万呢,志在必得。你只是做个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



听说邵建伟要花这么多钱买官,自己不过拿了五分之一。再加上侯伍杰做这种“生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比如原杏花村区委书记王国武(后被判刑),为了升官,曾多次不惜血本“孝敬”侯伍杰,慢慢成了他的知己。后来,侯伍杰把王国武提拔为太原市委秘书长,这下两人的关系更铁了,在一起不知做过多少肮脏事,但很多年过去了,照样平安无事,所以侯伍杰慢慢安下心来。



然而,邵建伟的事情却并没有侯伍杰想的那样容易。就在他拿了人家的好处准备为邵建伟办事时,2001年4月,全国社会治安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一场“严打”整治斗争,重点打击黑恶势力。6月初,在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直接干预下,大同市公安局长李连琪被调到太原市,任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兼太原市公安局局长。



这下侯伍杰没了辙。邵建伟也急了,眼看着自己大笔的钱就要打了水漂,就又带上在香港花5.832万港币买的一块“百达翡丽”牌名表和2万元人民币,再次找到侯伍杰。侯伍杰把内情告诉邵建伟,表示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干预了此事,自己也无能为力。但收了人家的好处不能不办事,于是他转而问邵建伟:“如果让你换个地方当局长怎么样?”邵建伟虽然不太乐意,但他一时走投无路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表态说:“一切听侯书记的安排,只要是正职,到哪里都行,以后有机会回太原,少不了还要请你帮忙。”于是在侯伍杰的“操作”下,很快,邵建伟被调往临汾市任公安局长。



就在这时,反映侯伍杰的举报信像雪片一样飞往了北京和山西省委等有关部门,有人直接点到了邵建伟花上百万元向他买官的事,侯伍杰一时内心惶惶寝食不安。正好那天侯军回家,见父亲精神和情绪都不太好,仔细一问,原来是因为这些事。侯军咧着嘴说:“爸,别看你当着那么大的官,但你的心胸还没有我开阔。中国自古是‘刑不上大夫’,再说,拿好处的又不是你一个,只要邵建伟不说,谁都无凭无据,而如果邵建伟说了,他自己也得完蛋。所以那些举报信大都是捕风捉影,并没有多少真凭实据,有什么可担心的?要不然,你搞清楚是哪些人捣的鬼,这些年来儿子别的本事没有,在黑道上怎么说也处了不少朋友,我找人把写举报信的人给‘做了’,看以后谁还敢写!”侯伍杰当即骂道:“你懂个屁!整天就知道吃喝嫖赌打打杀杀不务正业,我的事你少管!”谁知侯军即使是在父亲面前,也是一副“黑社会”的嘴脸,说:“爸,话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有其父必有其子!”侯伍杰知道儿子暗指的是自己在北京嫖娼的事,气得他指着鼻子把侯军骂了出去。



不过事后他又想:儿子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那些事天知地知,别人都不怕,我怕个鸟!想到这里,他又安心了不少。



谁知2001年9月,侯伍杰忽然被免去了太原市委书记的职务。这一下,社会上不少人都觉得这是他们举报侯伍杰的问题见效了,姓侯的快要完了。岂料不久,侯伍杰又像“齐天大圣”孙悟空一样,摇身一变当上了更大的官——省委副书记。几个月后,他又成了常务副书记,后来还兼任了省委党校校长,成了山西省排名仅次于省委书记和省长的“第三把手”。这件事把很多人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不知道侯伍杰玩的是哪一手,哪来的这么大本事。



这些年来,侯伍杰一直带“病”升官,不光他自己心里有数,他的妻子也非常清楚。前些年他在北京嫖娼被抓的事闹出来后,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何玉茹还是忍了,只是觉得跟丈夫没什么感情,两人在一起只是因为是这个小家庭的利益共同体而已。何玉茹觉得,现在,丈夫虽然历经艰险,总算没出事,还官至山西省第三把手,可她就是放不下心来,因为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一天晚饭后,何玉茹对侯伍杰说:“以前的事情就不说了,现在不管怎么说你也成了大半个‘封疆大吏’,该老实点了,咱不缺那些钱,我只想跟你过几天安安稳稳的日子。”



实际上这些年来侯伍杰在北京那次被人抓住了,不光差点坏了自己升官的大事,还成了妻子手里的把柄,这让他多少有些后悔。但他嘴上却并不服软,对妻子说:“你懂个屁,我看你在社会上混了几十年,眼光连儿子都不如,我收了人家的好处,大家就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这种天知地知的事,别人能把我怎么样?我们都不怕,你怕什么?你放心,我请算命先生算过了,人家说我的官运还没有走到头,北京的朋友也说我还有上升的空间,你就等着当更大官的贵夫人吧!”



但是,事情却在悄悄地朝着侯伍杰没有想到的方向发展着。



自从侯伍杰不再担任太原市委书记,邵建伟也调走了之后,太原市一些黑社会组织头上没了保护伞,但那些家伙为非作歹惯了,一点也没有收敛。2003年秋,被称为“三晋涉黑第一案”的李满林案被太原市警方破获。李满林等32名被告人共涉犯罪事实45起,其中还有人命案。2004年1月17日,太原市中院做出一审判决,主犯李满林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800万元。



李满林被抓后,邵建伟慌了,他知道自己跟李满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多次出面想救他出去,但一直没有得逞。邵建伟没有办法,只得和王国武一道,再请侯伍杰帮忙解救。然而,侯伍杰通过了解,李满林案是建国以来山西省最大的涉黑案件,还涉及人命官司,在公安部都挂了号,此时的李满林谁都救不了了。侯伍杰没有办法,只得提醒王国武和邵建伟说:“既然谁也救不了他,就让他安心地‘走’吧。不过你要想办法让他的嘴巴紧一点,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邵建伟胸有成竹地说:“侯书记你就放心吧,李满林跟我是拜了‘把子’的铁哥们,他什么都不会说的。”



谁知李满林一直以为自己头上是有顶安全的保护伞的,自己出了事他们不会不管,谁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判处死刑。当他听到死刑判决时,吓得他当场就瘫倒在法庭上,把裤子都尿潮了。



回到监舍,李满林越想越生气,没想到这些年来自己在邵建伟、王国武等人身上花了那么多钱,现在到了关键时候,他们却不能保护自己。想到这里,他早把昔日的哥们义气忘到了一边,只想着如何保住小命,于是他大叫道:“我要举报,我要立功赎罪……”于是李满林把多年来被他重金收买,然后直接充当其保护伞的原杏花村区委书记、后来官至太原市委秘书长的王国武和邵建伟等人供了出来。王国武、邵建伟等人很快就被“双规”,不久又被正式批准逮捕。



直到这时,侯伍杰才感到了一丝危险。他觉得最好的办法是要封住邵建伟等人的嘴,于是他专门把儿子侯军叫回家,说:“邵建伟跟你的关系那么铁,我又收到过他的一大笔钱,所以一定要想办法堵住他的嘴。你想想办法通知他,让他在里面老实点,我会想办法救他的,他的老婆孩子我也会想办法照顾的。”侯军点头答应。



然而,邵建伟可不这么想,他知道自己这下子纰漏惹大了,特别是当初侯伍杰并没能救下李满林,最后还是被判了死刑,看来他也救不了自己,这让他内心充满了恐惧感。通过三思,他决定来个争取主动,确保小命无虞再说,而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是把侯伍杰这条“大鱼”给交代出来。于是他在交代清楚自己贪污受贿了480多万元的同时,把自己当初是如何花钱向侯伍杰买官的事也来了个竹筒倒豆子。



侯伍杰对这一切根本不知情,2004年12月9日,他还大大咧咧地准备率团出国考察。但在登机前,海关工作人员以“护照有问题”为由,客气地将他挽留了下来。其实这一切都是有关部门安排好的,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侯伍杰很快被中纪委“双规”。他被“双规”的第四天,就如实地把邵建伟是如何向自己买官的事交代了出来。他痛哭流涕地说:“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提心吊胆,日子并不好过,今晚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现在我才知道,邵建伟不光是张‘臭牌’,而且还是张‘多米诺骨牌’啊!”



4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