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兰登猛士 正文 第51章 沙漠侦察排

半残的小兵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49.html


盟军策划的同古会战失败,归根结底在于中国远征军混乱不堪的指挥系统,这从上层结构上就可以看得非常明显。

表面上是总司令的美国佬史迪威,却没有完全明白国军内部根深蒂固的惟命是从、保存部队实力的顽症,已经扩展到了大部分的中央军与杂牌军,哪怕是出国到缅甸作战的10万远征军也并不例外。

中国远征军的副总兼第5装甲军军长的杜聿明,因为光头校长有言在先,绝对不能把嫡系精锐部队在缅甸给消耗掉。所以杜聿明通过这一尚方宝剑,绕过英美盟友而直接撤销整个会战计划,使200师乃至整个第5军全部从同古北撤,由此可见远征军的指挥混乱的程度已经达到了极点。

至于杨晓坤和他的那些部队,在同古市区跟日军第18师和55师巷战了两天,光是他自己那辆装备了长管75毫米炮的德国4号F2型坦克,就在3月29日夜里灭掉了250多个鬼子的步兵。但他觉得这样还是不够,于是端着ZH29半自动步枪跑到城门楼子附近,

施瓦茨的狙击分队开着小汽车,穿梭在同古的每条街道,加装了ACOG瞄准镜的博伊斯14毫米与7.92毫米PZB38反坦克枪、SVT38半自动步枪与97式步枪经常会打得日军脑袋开花;来自国军工兵部队的家伙们不停地埋设M35反坦克地雷与跳雷,再加上锡唐河北侧隐蔽炮兵阵地的袭击,搞得那些企图进城“接收”的鬼子们鸡飞狗跳,人心惶惶。

4月1日,杨晓坤见日军大部队已经在外面集结,立即命令手下的各个部队交替掩护撤离同古市区,然后转移到永克冈机场,此时机场的北侧已经出现了日军第56师一个步兵联队与缅甸独立军的影子。

杨晓坤权衡利弊,命令绿林特遣队的精锐步兵与部分装甲部队的十字军坦克,从机场北上佯攻日缅军。另外通知由他遥控指挥的国军第508团团长给突击队留下两个连的兵力,主力则随第5军向平满纳撤退。特种部队负责掩护上述行动。

当各部队将这些任务完成后就立即重组,除经机场空运到密支那西北基地休整的马特凯恩伞兵突击队、部分来自特遣队与友军的伤病员以外,主力沿公路向卑谬撤退,从而与杰拉德和格兰夫在伊洛瓦底江附近的部队会合。

此时在西部作战的日军第33师,正忙着跟踪追击溃退的英军斯科特第1师与印军第17师残部,所以对卑谬方向的盟军并不是很在意。

不过狡猾的樱井还是让一个联队从侧面对卑谬发起进攻,同时调集飞机轰炸在伊洛瓦底江活动的“中国”驱逐舰,结果格兰夫的2艘德制40型战斗驱逐舰在打完大部分炮弹后就有2门128毫米炮被日军的炸弹摧毁。

杨晓坤听说格兰夫的驱逐舰被日军飞机轰炸搁浅、卑谬盟军遭到日军压制的情况后,心想他们在那里坚持了那么久,日本人当然不会坐视不管。不过小鬼子本身的家底毕竟还不是很富裕,因此当他们追击英军的脚步加快后,在卑谬外围只留下了两个大队。

日军第33师向来以作战疯狂、不服从命令与暴虐凶残著称,因此原本被樱井留下来压制卑谬盟军的那部分官兵便沉不住气,连续多次渡过伊洛瓦底江发起攻势。

格兰夫已经搁浅的3艘驱逐舰用37毫米双管防空炮、280\320毫米多管火箭炮与13.2毫米哈奇开斯机枪继续发挥支援火力的作用,配合库尔特的3号突击炮与洛克斯的PAK40反坦克炮部队拼死阻击敌人登陆。

杨晓坤带着绿林特遣队的突击部队从永克冈机场赶往卑谬,沿途一路上不断遭到日军第56师与第18师,以及缅甸独立军游击队的跟踪袭扰,双方士兵在丛林里运动激战了几个小时,各有100多人伤亡。

施瓦茨对杨晓坤劝慰道“长官,如果看现在这样子,咱们的兵力明显不足啊。”

杨晓坤点点头说“嗯,除了我们以前带过来的精锐士兵与游击队,再加上从508团那里拉来的两个连250多人,现在到卑谬以前又有人阵亡,这笔账还真是不好算。”

一个国军的连长说“最头疼的还是那些不知深浅的缅甸人,居然主动给日本鬼子带路,开着牛车,他们还真是被忽悠了。”

杨晓坤转脸问施瓦茨“西线的情况我们都很清楚,你觉得那些英国佬还能撑多久?”

施瓦茨回答“根据科少校在北非沙漠地带作战的经验,英军在托布鲁克要塞拥有较为完备的防御体系,当然这与那些意大利倒霉蛋的馈赠有一定的关系。去年4月,德国第5装甲师进攻两天不克,还损失惨重。所以只要他们能保持相对充裕的兵力与灵活的战术,理想状态下在阵地上顶两三个月定没问题。”

杨晓坤说“可是现在缅甸的英军却与在北非的表现大相径庭,他们甚至连日本人的边都没碰到就甩开了飞毛腿,这跟北非初期的意大利人没啥区别。”

施瓦茨笑着说“没想到那些英国佬换了个战场,整个战斗力也跟着变了,真不知道丘吉尔那个大胖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呵呵。”

杨晓坤听了这话,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对了,要不咱们干脆到非洲一趟,找你们的那个少校老长官去搬救兵,你看怎么样?”

施瓦茨感到很兴奋“好啊,我已经有差不多快一年没见到他了,长官这招虽然可以试试,但我也不清楚那边的德国兄弟还愿不愿意来中国作战。”

杨晓坤说“那些人经过老朋友几年的调教,按理说应该还是反纳粹,而且我听说非洲军团从来都是善待英军俘虏的,杰拉德能到缅甸也许就是如此。”

4月5日,杨晓坤向绿林特遣队的副长官、一个来自国军中央军的上尉交待,他本人将要离队,前往日军占领区进行“远程侦察”,所以这几天就由上尉直接掌管部队主要的作战任务。如特遣队在战斗中遇到程度较高的危险情况,可通过无线电向其直属上司——胡德明的国军第282独立步兵旅与第508团团长通知,必要时也可调动马特凯恩的航空兵部队予以紧急支援。

就在当天晚上,杨晓坤与施瓦茨和护卫队的乌尔班一起,在卑谬的前线机场搭乘挂载了当做推进器使用的穿梭炸弹的一架亨克尔He111轰炸机,然后秘密从缅甸直飞利比亚。

此时的德国国防军非洲军团,经过与英军长达一年左右的沙漠拉锯战,已经变得非常疲惫,战斗力也下降了不少。隆美尔在挫败英军的战斧行动后,指挥非洲军团主力退回利比亚与埃及边境地区,得到了从后面运来的大批援军与补给品,现在他们正处于休整状态。

4月6日早上,灼热的阳光再次普照已经几乎快要干涸的北非战区,驻守在利比亚首府的黎波里的德军官兵显得无精打采。他们有的趴在沙地上闲聊,或者是向路过据点的当地平民友善地打招呼,战场上的硝烟似乎就要远去了。

过了一会儿,一架风尘仆仆的亨克尔He111轰炸机穿过沙雾,慢悠悠地降落在的黎波里的机场上,这对于德意军队来说并不感到稀奇。

然而当机场守备部队发现从机舱里钻出来的人员不但装束奇怪,而且有人长着黄皮肤,这不由得让他们起了疑心。

一个身背毛瑟98K步枪的德军士兵走到这群人的面前,用粗鲁的口气喝道“嘿,你们是什么人?从哪来啊?”

身穿M41橄榄绿军服、头戴M35钢盔与护目镜的杨晓坤点点头,向德军哨兵敬了个礼,又看了一眼那人衣服上的袖标,然后皮笑肉不笑地用标准的德语说道“请转告你们的长官科莱特少校,就说是今天他的老朋友有空前来拜访。”

德军士兵一听就知道此人来头不小,马上招呼来一辆大众M82越野车,然后弯腰说道“请各位跟着我们的车走,我们侦察营的据点距离机场还有100公里的距离,所以还得请长官多多担待。”

施瓦茨不耐烦地说“你小子还啰嗦什么,想把我们放在这里变成烤鸭啊,在机场的咋就才这么点人呢?”

杨晓坤摆摆手说“我看他们不像是以前的那种人,还是小心点比较好。”他命令几个兼任飞行员的伞兵看好这架He111轰炸机,乌尔班紧随军官的后面,这样一旦出事他们至少还能得到照应。

这个车队由德军的大众M82桶车领头,由乌尔班和近卫兵驾驶和护卫的5辆欧宝闪电卡车和2辆4号坦克,在沙漠公路上一路狂奔,随后他们开到了由几个沙堡和帐篷组成的临时营地。

那个德军士兵告诉杨晓坤与施瓦茨“少校马上就会出来,请各位稍等。”

施瓦茨悄声对杨晓坤说“长官,看来科少校最近开始摆架子了啊。”

杨晓坤想了想说“也许他觉得北非的沙漠要比西欧的平原更舒服吧,呵呵。”

几分钟后,一个身穿标准土黄沙漠军服、头戴空军野战帽的人从帐篷里钻了出来,几个手持MP38\40冲锋枪和布伦轻机枪(从英军手中缴获)的警卫小心翼翼地跟在他们长官的后面。

杨晓坤认出那人是自己的老朋友科莱特,北非战区干燥炎热的气候,让他原本有些发白的皮肤变得乌黑,但神气活现的表情似乎也并没有产生多大变化。

科莱特少校也认出了杨晓坤,他不由得大为惊讶“我的天啊,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居然连我都不知道。”

杨晓坤笑着说“我也是抽出空才来找你的,说实话今天还真是有事情要请你帮忙。”

科莱特拍拍老朋友的肩膀“兄弟你这算是什么话,咱们这个营从来都没有什么纯正的纳粹党员,有的不过是挂了个表面上的头衔而已,这点你尽管放心。还有就是咱们的军团长隆美尔,因为元首把大批主力部队调往苏联,最近几个月这里几乎没有得到援军,气得他那是连牙根都疼了。”

杨晓坤问道“你们对那些英国人印象如何?”

科莱特想了想说“他们的组织能力还是不错的,装备训练也与我们德国人基本相当,不过就是战术上的灵活性比较差。军团长很善待那些勇敢的英军俘虏,即使在元首下命令想要处死俘虏的时候,也没有奉命行事。”

杨晓坤点点头说“那是因为你们非洲战区目前还不是元首关注的重点,要不然希姆莱早就派党卫军血洗这里的黑哥们了。我这次找你是想要人到中国战场支援作战,缅甸那地方的英国佬表现太差,请中国军队作为挡箭牌,自己却向印度逃跑。日本人现在有一个军4个师10万人被牵制,不过我那边缺乏足够的人手,如果你有哪支部队空闲,不如让他们到丛林里锻炼下。反正北非与缅甸差不多都是热带气候,这点要求无可厚非。”

科莱特见老朋友这次是来找他要人,估计那边应该是出了问题,也就顺水推舟白送给杨晓坤一个精锐的德军侦察排。这个排的官兵大多得到过一级或二级铁十字勋章,有些表现比较突出的甚至还得到了骑士十字勋章,具有非常丰富的沙漠突击作战经验与纯真善良的心理态度。杨晓坤对此感到很满意,于是决定让机械兵的容克Ju52运输机把他们送到缅甸战场,准备对付日本人。

此外该排还装备有一些新式武器,其中有个从未谋面的机枪,杨晓坤觉得这貌似是MG34的改进型,他很快就将其收集起来。当调用电子报纸的资料后,发现原来它的正式名称是MG42通用机枪,电子报纸的介绍里面对该枪还有个毁灭者的外号。

MG42机枪由莱茵金属公司负责生产,是德国的格鲁诺博士吸取了MG34与波兰和捷克的机枪设计概念,重新加以改进组合而成。该枪大量采用冲压件,大幅度减轻了全重,再加上其结构合理,在提高射速的同时又保证了一定的射击精度。MG42毁灭者机枪对于在抗日战场上作战的整体水平不高的中国军队来说,的确是个难得的选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