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液只消耗人体的物质吗

需要自行车 收藏 3 2008
导读: 现代的所谓性科学研究者大事宣扬所谓房事无害而有益的理论,他们认为传统医学提倡节欲保精的思想是“落后”的,根据他们对精液等分泌物的化学分析,认为频繁泄精对人体只是消耗一些果糖和蛋白质之类的物质,只要多补充营养,食物便足以弥补精液等分泌物的损耗……   这些现代性学理论当然是建立在西方外向型的生理学基础上的,他们只知道显微镜下的境界,却无法看到生命体经络气脉的变化,事实上,以他们的方法论而言,生命体和尸体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一个在动而另一个不动罢了。   直而言之,西方的现代生理学最多只研究到了“生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现代的所谓性科学研究者大事宣扬所谓房事无害而有益的理论,他们认为传统医学提倡节欲保精的思想是“落后”的,根据他们对精液等分泌物的化学分析,认为频繁泄精对人体只是消耗一些果糖和蛋白质之类的物质,只要多补充营养,食物便足以弥补精液等分泌物的损耗……

这些现代性学理论当然是建立在西方外向型的生理学基础上的,他们只知道显微镜下的境界,却无法看到生命体经络气脉的变化,事实上,以他们的方法论而言,生命体和尸体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一个在动而另一个不动罢了。

直而言之,西方的现代生理学最多只研究到了“生命”这个事物的三分之一,以之为基础的生命理论当然也不可能完全正确,他们的“显微镜主义”固然很有实证的科学性,也容易让人感觉到“眼见为实”的安全,但他们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情况,那就是“生命”这种东西并不能用显微镜来观察,生命力的强弱往往决定于看不见的“精神”系统,而不是决定于个体内物质元素拥有的多少,显然,“精神”是不能切片染色放到显微镜下面去观察的……

从经络气脉等方面来看,男女交媾之时,男子以督脉阳气下降而耗散为主,足太阳膀胱经脉气耗散次之,真气元气聚于精室,灌入精液之中,而化为生气——也就是说,数以亿计的精子都要经过真气和元气的“充电”,然后才能拥有强大的活力和生命力,反之如果不“充电”,精子就会缺乏活力和动力,每个正常精子所拥有的生命能量比普通的人体细胞至少多七倍以上,一次泄精所释出的精子便数以亿计,其“充电”所需消耗的生命能当然也不可能微不足道。

正常人一般保盈七日之后的第一次泄精,所消耗的生命能占人体总生命能的百分之三至百分之十左右,督脉的表现最为明显,当然全身的生命能会象水那样从高压区流向低压区,而趋于平衡。生命能灌入精子而化为“生气”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能量的消耗过程,所谓“生气”,乃是生命能与精子的物质结构相合后异化成的另一种形态的生命能。

这种生命能的“充电”行为无法逆转,“生气”并不能逆向还原成元气和真气,只要触动了为精子“充电”的“机关”,生命能就会在身体的特定区域发生消耗,一些经过特殊练习的人可以利用精神力量干涉“充电”的过程,将流向消耗区域的能量引导到其他部位,从而控制乃至制止这种生理耗能程序的活动,将能量集中于铸造道果,以获得超常的成就。

为精子“充电”的生命能消耗量因人而异,一般来说,生命能上限绝对值高的人消耗量较大,由此也使其精子拥有更充足的“生气”,这可以从精子的生存和活动能力等方面表现出来,同样的道理,生命能较弱的和“充电”生理程序不正常的人所产生的精子,往往会有“生气”不足的情况,严重的甚至没有活动能力。

精子所含“生气”的强弱可以影响到后代的生命境界,这类影响一般会表现在脑脊系统和经络气脉方面,孩子先天智能的高低与之有密切的关系。

为了培育拥有强大先天超智能的后代,保精养气并积极提升自身的生命能量值是有着重要意义的,《黄庭经》中有“仙人道士非有异,积精累气以成真”之名句,在龙极宝典中,这显然也是很有意义的箴言。

督脉的真气强度和左右两半脑的协调性有一定的关系,修炼中所谓的“定力”基本上就是左右两半脑协调程度的显现,它与各种超能力有着密切的关系,督脉的真气经过特殊修炼会发生序化方面的质变,当定力值达到相应程度后便会形成功能团,如果功能团未能固化,一旦犯淫,由于督脉能量的急剧下降,可以对两半脑的协调工作造成冲击,导致定力的下降,由此往往便会失去超能力,所以小乘佛教的修行者为了获得神通证得圣果而以淫戒为诸戒之首。

泄精所消耗的这百分之三至十的生命能,常人在十四天左右就可以恢复,年轻力壮的人也要七天左右才能恢复,掌握了仙道的“先天神光补元法”的人,则可以在一至三天内恢复。如果连续泄精,第二次所消耗的生命能大约占第一次的百分之三十,第三次以后会逐渐更少,但积累的消耗总量却不容忽视。

如果未等到生命能恢复便时常纵欲泄精,往往会降低生命能总量的最高域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生命层次也就随之下降了,外在表现则显示出智能体能和免疫力的衰退等,这类衰退由于生命整体所具有的多层覆盖性功能,一般不会立刻表现出来,大多会在积累到某个临界量,突破生命体所具的覆盖能力极限后才明显地出现。

服用补阳壮阳之类的药物,对神经系统有相当的刺激作用,可以使疲劳的系统强行工作,如果用药恰当,也可以帮助机体神经系统消除疲劳,但这些药物对生命场气脉系统几乎毫无意义。

在各种矿物类、动物类、植物类的药物中,只有很少一部分可以对经络气脉系统真正起到补益或调节的作用,其中大约以植物类中的何首乌为最优,但必须是生长在气脉良好之处的、且生长年龄在一甲子以上的才有实际药效,普通人要找到这样的药物几乎是不可能的,或者只能说是可遇而不可求吧,古代修炼的人往往因为自身先天根基不是很好而寻求这一类的“外丹药精”,用以增益和改善生命场的构架,从而较快地获得成就。普通药物对人体的作用只能是帮助完成功能覆盖而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帮助人们完成自欺…

本文内容于 2010/12/25 14:39:28 被AE86_xiao编辑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