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三卷 第二次晋辽大战 第十二章 收买军心

cqx7711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青州西门城头,郑升率开山都七百余人一齐冒着大风大雪沿着走马道观察炮弹落点和杀伤效果,为了察看真实的效果,郑升强令手下将试图收尸的手无寸铁的青州军士兵赶下城去,风雪越来越大,不时吹送过来晋军士兵放浪的笑声,马嘶声声,却掩不住女子的尖叫不已,开山一些兵互相交换个暧昧的眼色,有人不住地往城里瞟,有些走神了。


“好了!就走到这里,列队,各人开始讲经验教训!炮长讲不够五条,不准吃饭!”郑升站在城头,挺着小胸脯,厉声喝道。


入夜,杨光远府上灯火通明,兴奋已极的澶州军军士们连夜开工,不少军士拿了铁锤,在假山,走道,墙角处敲打,看有没有地洞,夹壁。


在石重贵和颜悦色的开导之下,杨承勋痛哭流涕,表示值此国家困苦之际,愿意毁家纾难,将浮财全部捐献给国家,并出具了一份与杨光远关系密切,很有资助造反事业嫌疑的大户名单,戚城军都指挥使杨业急不可耐地接过名单,狂呼大笑出门而去,骑兵们燃起了火把,黑沉沉的雪夜里,一条条火龙从杨府延伸向远方,火龙到哪里,哪里就哭声震天,刮地三尺,倾家荡产。


第二天下午,石重贵获石赞奏报,青州军已全体解除武器,留驻青州城北的原晋军军营,便带了王审琦,向杨业要了一千骑兵,耀武扬威地穿城直奔北门,一路上王审琦持杏黄大旗当先开路,各路军兵都自动让开,跪于道路两旁,山呼万岁,可见历经戚城,澶州血战和开封整军,皇帝的威名和铁腕已传遍天下,俨然已经被看作是真龙天子了。石重贵不住地向因为得见天颜而激动无比的官兵们挥手致意。


一行人奔至北营,守在营门的李守贞,石赞等众将将皇帝接入,正是晚饭时分,青州俘虏兵们正在排队领饭,伙头军用大铲在行军锅中不住搅拌,热气不住在升腾,一股又馊又霉的味道在军营上空弥漫开来,很显然,晋军是将青州存粮最底层接近霉烂的粮食供给俘虏。这完全可以理解,刚刚还是生死相博的死对头,谁肯将好粮好饭给你吃?


石重贵不顾众将的劝阻,顶着难闻的饭味,近距离观察青州军士兵,地处现在的山东地区,青州军士兵普遍身材高大,神情剽悍,都是当兵的好材料。


“砰”地一声,一只碗在地上碎破了,一名身高近九尺的汉子大叫道:“他娘的,难吃死了,这是给畜生吃的饭,不是给人吃的!”


“砰砰砰。。。。。。”随即有十余名大汉也将碗掷在地上摔得粉碎,齐齐叫道:“就是!就是!爷们不吃了,大不了拼了这一条命!”


李守贞,石赞大惊失色,连忙厉声喝道:“狗杀才,想造反么?!”早已严阵以待的晋军刀枪并上,将十余名闹事的大汉围了起来,立于寨栅上的弓箭手也拉弓搭箭,引而不发。


“晋军要杀人啦!”恐慌像潮水一样在大营内蔓延,近三万青州军开始骚动起来,人浪涌动,冲击组成人墙的晋军,李守贞脸色阴沉,呛地抽出雪亮的腰刀,高高举起,手下军士见主帅示意,纷纷拨出兵刃,准备屠戮。

千钧一发之际,石重贵大喊道:“都住手!李守贞,石赞后退!”


军士们一时愣住了,都看着李守贞,等候命令,石重贵见此,眼中掠过一丝阴霾。


李守贞略一犹豫,举刀当胸,喝道:“全军后退!”军士们也一样举刀当胸,缓缓后退。


晋军士兵如潮水一样后退,只有石重贵,王审琦率一千骑兵不退,像一块礁石,在潮水过后冒出头来。


石赞面白如纸,叫道:“皇上也请后退罢!”


石重贵摆摆手,往前便走,王审琦执刀紧紧护卫在旁。


那带头作乱的大汉居然毫无惧色,直直地瞪着石重贵,铁锤一样的双拳举在胸前。


石重贵双手负于背后,看着那比自已高了两个头不不止的大汉,微微一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大汉神色戒备,却也要逞英雄豪气,道:“好汉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运道不好被你们抓到了,没想过有什么好下场,俺是青州武定军左厢第一营马军都头罗锐!头掉了不过一个碗大的疤,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谁想取俺的大好头颅,尽管放马过来!”


旁边的十余名汉子大声喝采,一名高瘦汉子跨上一步,道:“罗大哥是英雄,弟兄们也不是孬种,青州军不是技不如人,而是中了阴人暗算,要不是杨家那三个小崽子没一点骨气,连老爹也敢卖,现在谁输谁赢,还未可知哩!“


青州军齐声应道:“正是,正是!要不是那三个小崽子,爷们也落得死个痛快!“


晋军士兵大怒,纷纷还骂:“胡吹大气的狗杀才,要不是皇上仁慈,爷们将你们这群废人全部活埋了,没的白费粮食!”


石重贵厉声喝止晋军,和颜悦色道:“方今契丹横行北方,所过之处,村落毁坏,十室九空,百姓都于铁蹄之下苦苦挣命,身为大晋军人,不思报效朝廷,驱逐鞑虏,却在这里同室操戈,尔等不觉可恨么?“


罗锐神色一凛,道:“皇上哪里话来?罗锐祖上世居从幽州,有田有地,虽不说大富大贵,也算是衣食无忧,但自从石。。。。。。先帝将幽云十六州让于契丹,罗某祖上田产被契丹人强取豪夺,没了生计,不得已南逃青州,以致家道中落,罗某从军,吃的是杨大帅的军粮,穿的是杨大帅的军衣,可没领过大晋的一分俸禄!“


抱一换拳,罗锐又道:“俺说这话可不是怕死,皇上在戚城和澶州与契丹人浴血死战,罗某和许多兄弟听了,都恨不能身与此役,也随皇上一齐和契丹人杀个你死我活!“


旁边的高瘦汉子也拱手道:“皇上在戚城,澶州威震天下,俺们虽僻处青州,也是如雷贯耳,英雄了得,高长生实在是佩服得很!“


石重贵道:“既是如此,杨光远私通契丹,意图造反,尔等不知道吗?为何又甘愿为虎作伥?“


罗锐和高长生对望一眼,都是苦笑,高长生道:“杨大帅心怀异志,岂止一日,兄弟们岂能不知,只是如今水旱蝗灾连年来断,赤野千里,饿桴遍地,只能当兵吃粮,求个活路,须知气节却不能当饭吃,不少弟兄都有家有口,就算有心反正,却也不敢妄动。”


石重贵见高长生口才便给,像是读过几本书,点点头道:“说得倒也是。但天兵临城之际,尔等又为何不早早纳降,却拼死抵抗?”


高长生望一望周围,道:“大晋兵多将广,俺们岂能不知?但众多节帅府的官员和军官们想博一把,当开国元勋,挣大富贵,死心塌地地和杨大帅一条道走到黑,军中实行连坐法,兵逃杀兵,官逃杀官,军中有家室的兄弟听说晋军破了淄州,刘剌史一家惨被灭门,州中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都很惊怕,只得横下一条心拼死守城,挨得一刻是一刻,西门的步军都校周二愣子就是杨大帅手下的死忠军官,要不是他被炸死吓破了杨家三位公子的胆,俺们还能再守一个月!“


在这个黑暗的乱世,军阀们互相攻讦,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俘者灭门,几乎没有什么仁者,这些底层的小兵对于鲜血和仇恨见得太多了,根本就不能相信所谓的投诚不杀,虽然内心不愿,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底,这就是身为一个乱世军人的悲哀,他们根本不知道谁对谁错,他们只相保护自已,保护家小。


石重贵叹了一口气,道:“朕明白了。有些事,原也不怪你们,现今青州已破,尔等可有什么打算吗?“


罗锐精光灼灼的眼神突一下子黯淡下来,道:“打了败仗,当了俘虏,有什么好说的?都怨命不好,下世投胎,但愿是个太平盛世罢!“


高长生低低道:“宁为太平狗,不作乱世人!“


石重贵道:“尔等愿意跟着朕吗?“


罗锐眼神一下子亮了,不敢相信地看着石重贵,摇摇头,吃吃道:“俺们都是叛军,皇上。。。。。敢要?!“


石重贵道:“什么叛军?!朕眼中没有叛军,尔等都是我大晋军人,汉家赤子,不过一时糊涂走错了路,只要肯浪子回头,朕不但愿意接纳,要是立了功,还有重赏,开封的军田地契,正等有志好男儿来拿!“


提到“军田地契“,几乎所有青州军士兵的眼睛都亮了,拥有自已的土地,春种秋收,老婆孩子热炕头,是每一名士兵梦想中的幸福生活,但很可惜,除了少数能趟着鲜血,踩着人头升为高官的人能得到大片田地之外,对普通士兵来说,这完全是个遥不可及的梦,当石重贵在开封设军田授地时,这个消息让各地的大头兵们羡慕不已,但开封太遥远了,像梦一样遥远,他们仍然没有一丝希望可以得到田地,那怕只是一亩,而当了俘虏兵,等待他们的绝不是白吃白喝的好日子,运气好的,从零开始,重新充为大头兵,运气坏的,充为苦役,不知会埋尸在哪块荒野!现在,皇帝正在笑眯眯地招手,肥田和地契正在半空中飘荡,似乎只要努把力,一伸手,就可以拿到了,不是一亩,而是十亩!


罗锐又惊又喜,连忙跪下道:“俺愿意跟着皇上,水里来火里去,眉头皱一皱,就不算好汉!“


高长生也跟着跪下道:“俺也愿意跟随皇上,求皇上开恩收留!“


青州军士兵黑压压跪倒一片,都道:“求皇上开恩收留!“


石重贵异常兴奋,红光满面,叫道:“好!好!朕与诸位一齐打天下,功高者封候封公,功小者也可分田分地,绝不食言!“


罗锐扯着嗓子喊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青州军士兵们也一齐跟着山呼万岁,声浪震天动地。


石重贵挥手道:“从明日开始,朕调澶州军来与大伙为伴,必定善待!城中有家小的军士,可以一纸写上住址,朕将赐以御书保护!“众军大喜过望,都是额手称庆,欢悦无限。


石重贵看着还热气腾腾的馊饭,道:“如今世道艰难,一餐一饭皆不可浪费,正好朕还未吃饭,就与大伙一起吃罢!“带头走到大锅旁,盛了一碗饭,吃了一口,一股酸馊气直冲脑门,几乎把眼泪都逼出来了,石重贵强迫自已用力咽下,然后再扒了一口。王审琦默不作声,自已也盛了一碗,吃了起来。戚城军士兵都是从尸山血海里打滚出来的,吃顿馊饭不算什么,当下了跟着盛了饭吃起来。


罗锐一挥大手,叫道:“皇上能吃,俺们为什么不能吃?开饭罗!“众军士一齐哄笑着吃饭,虽然味道难闻,但心头大石放下,却也不觉得有多难吃了。


石赞看着勉力吃饭的石重贵,忍不住道:“今上英明,一至于斯!“李守贞怅然垂下手中长刀,望向石重贵的眼光,复杂之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