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青帮头领当过上将 被蒋介石亲写寿联巴结?

2野劲旅 收藏 4 2903
导读:青帮,可谓是清末民初最大的帮派,相传其祖师爷在建帮之初特意拟定了辈分,定下二十字,即“清静道德,文成佛法,仁论智慧,本来自信,元明兴礼”,到了清末,这二十个字用完,帮中长者又添了“大通悟学”四字。青帮百余年开枝散叶,门徒遍布天下。 民国年间,时局动荡,大批帮派人士闯荡上海,学者唐振常在《上海史》中说:“民国初年,上海滩青帮最高辈分应属大字辈,有39人,其中38人是从外地移入的。” 清末民初,上海滩青帮势力大概有四支:一支是上海本土帮,第二支就是浙江湖州帮,第三支是江苏扬州帮,最后一支,就是以山东

青帮,可谓是清末民初最大的帮派,相传其祖师爷在建帮之初特意拟定了辈分,定下二十字,即“清静道德,文成佛法,仁论智慧,本来自信,元明兴礼”,到了清末,这二十个字用完,帮中长者又添了“大通悟学”四字。青帮百余年开枝散叶,门徒遍布天下。


民国年间,时局动荡,大批帮派人士闯荡上海,学者唐振常在《上海史》中说:“民国初年,上海滩青帮最高辈分应属大字辈,有39人,其中38人是从外地移入的。”


清末民初,上海滩青帮势力大概有四支:一支是上海本土帮,第二支就是浙江湖州帮,第三支是江苏扬州帮,最后一支,就是以山东人张仁奎为首的山东帮。


上海本土帮领军人物范高头、陈其美早逝,势力很快没落;湖州帮跟北洋军阀走得太近,到蒋介石时代被肢解;扬州帮首领徐宝山依附袁世凯,被国民党炸死,帮众分散;张仁奎本是徐宝山下属,后收其残部进驻上海滩,广招子弟独成一派,创造了新的大好局面。


张仁奎的名气,并不在于他做了惊天动地的大事,而是他的徒子徒孙们遍布军政商学界,而且多属社会名流,以致蒋介石都想投帖子拜到他门下,后来蒋当了国民党总裁,仍然恭恭敬敬叫他“张老太爷”。


另外,张仁奎收徒弟相当讲究,无前途者不予考虑。他的徒弟有军阀韩复榘和蒋鼎文、上海银行公会会长陈光甫、交通银行总经理钱新之、中央造币厂厂长韦敬周、汪伪政权外交部长夏奇峰、宣传部长林柏生等等。后来崛起的“上海三大亨”与张仁奎也颇有渊源:黄金荣是弟子;杜月笙是徒孙;张啸林则是师侄。


民国年间,上海滩各帮会一旦与军人政客发生矛盾,几乎总是要找“德高望重”的“张老太爷”出面调解。



张仁奎,字锦湖(也有写作镜湖),清同治四年(1865年)一月出生在山东滕县沈庄村,自幼家贫,没读多少书,少时跟着表叔习武,在与地痞流氓的不断实战中练得一身好功夫,只是没钱买把像样的兵器——用的是铡草的铡刀,人称“张大铡刀”。


光绪十五年(1889年),滕县开科考武秀才,全县有数百人参加,张仁奎力挫众人,得了头名,有了在家乡开设武馆教徒弟的资本,几年下来,在十里八乡也有了点名气。


张仁奎本想以一身功夫报效朝廷,可甲午一战,北洋海军尽失,接着西洋人趁火打劫,德国出兵青岛,英国占领威海——山东几乎成了洋人的天下。


外国势力进占,激发起山东各地的排外情绪。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山东各地闹起了“义和团”。张仁奎热血一涌,毅然加入,义和团在山东滕县的主事人叫马风山,属青帮第二十代“礼”字辈,徒子徒孙众多。张仁奎英武善战,得到马风山的欣赏,将其收为弟子,排二十一代“大”字辈。


清廷被东瀛西洋先后欺负,慈禧老太后也很是怨愤,决意支持义和团:跟洋鬼子开战!


可惜义和团没能支撑多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慈禧和光绪吓得避难西安,马风山率张仁奎等众徒还护送了一程。


不料清政府很快跟洋人达成了协议,割地赔钱,接着转头清剿义和团,马风山遇害,张仁奎机警,拖着铡刀躲了起来。


在江湖上流浪了一段时间,张仁奎来到扬州,跟着也是“大”字辈的同门师兄徐宝山贩盐走私。徐宝山起初势力还不够强大,苏北一代山头林立,彼此间为了抢码头经常发生火拼事件。张仁奎在一次混战中提着铡刀砍翻对方十余人,徐宝山大为赏识,将张仁奎视作心腹。


徐宝山后来被清政府招安,驻防扬州,手下编制基本相当于一个团,张仁奎带着一部人马守镇江。


在镇江的时候,张仁奎跟同盟会有了些联系,并秘密入盟。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一声炮响,各地纷纷响应。11月,在扬州的徐宝山也宣布反正,张仁奎当即在镇江配合。不久,扬州革命党组织“江浙联军”,协调民军进攻南京,徐宝山让张仁奎带着兵马出征,张仁奎出任“前敌总指挥”,与青帮兄弟冲在最前面。


守南京的是辫子大帅张勋,手下兵士多出身于土匪,个个凶狠。张仁奎亲率精壮青帮子弟当敢死队,一把大铡刀上下翻飞,连杀数名清兵,连张勋手下的猛将、有“瘟神”之称的韩虎也被张仁奎活劈。


张勋抵挡不住革命军气势如虹的进攻,狼狈逃入徐州,南京得以光复。


南京既下,革命党决定迎孙中山到此就任大总统,张仁奎对孙中山仰慕已久,自告奋勇前去迎接,从而结识了不少同盟会高层人物。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宣布中华民国成立,徐宝山“反正”有功,部队被扩编成“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张仁奎尤其英勇,被提拔为第七十七混成旅旅长,依旧隶属徐宝山部。


接着是“南北议和”,袁世凯担任临时总统,再就是宋教仁改组同盟会为国民党,被老袁指示人暗杀,到了1913年4月,孙中山提倡的“二次革命”打响,革命党跟袁世凯决裂。


徐宝山此刻却投靠了袁世凯,被国民党用计炸死。

徐宝山一死,第二军陷入动荡,在张仁奎的支持下,徐宝山的弟弟徐宝珍继任军长,徐宝珍显然不是这块料,干了没几天就主动辞职了,这只部队基本被张仁奎控制。袁世凯为了防止张仁奎异动,将其编制一缩再缩。


“二次革命”很快失败,袁世凯得意洋洋地当了正式总统,接着想当皇帝,引起全国反对。蔡锷在西南兴兵、国民党屡屡起事,北洋内部也众叛亲离,袁世凯在1915年一命呜呼。


这两年时光,张仁奎一直呆在扬州,既跟北洋军阀保持联系,又暗地里帮助革命党,两方不得罪。


袁世凯去世后,北洋军阀直、皖两派开始明争暗斗,直系头子冯国璋觉得张仁奎可收为己用,于是将他提拔为江苏第76混成旅旅长兼通海镇守使(相当于省军区司令员),隶属江苏督军齐燮元部,驻防南通,管辖范围包括南通、真如、泰州、崇明、启东及江浙沿海各地,晋授“陆军上将”。


张仁奎自此鸟枪换炮,在江淮一带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他慷慨仗义,从来不忌讳自己的帮会身份,一些军政要员、工商界人士甚至地痞流氓,无不找门路求人引见,拜他为师。到了后来,江淮地区徒子徒孙实在太多,张仁奎也不再以“镇守使”发号施令,干脆以青帮“太爷”的名号处理政事——因为无论警署、官衙、商会,领头人物无不是张的弟子。



直系曹锟当上总统后,号召“武力统一”全国,命令江苏督军齐燮元将控制在皖系手中的浙江给抢过来。


1924年9月3日,齐燮元联合福建孙传芳、安徽张文生向浙江督军卢永祥发动进攻,并调张仁奎带着青帮军团前来助战。张仁奎在南通过了几年舒心日子,也想趁乱扩充势力,于是提着铡刀带着徒子徒孙就冲上前线。


卢永祥不经打,一个月不到就丢了浙江全境,接着退到上海,还是顶不住,最后通电下野,去了日本。


上海滩转眼易主,在法租界做着鸦片生意的黄金荣、杜月笙等青帮大佬听说张仁奎来了,也是眉开眼笑:杜月笙的师父便是张仁奎的徒弟;黄金荣诈称自己属于青帮“通”字辈,收了不少弟子,却一直被正规青帮排斥,现在正好托门路正式拜师。


黄金荣、杜月笙备了份厚礼求见张仁奎,张很高兴,收下了黄金荣的拜师帖。


几个月里,前来拜访张仁奎的军政大员、帮会首领源源不断。张仁奎资格老,跟国民党大员、北洋军头头都有交情,现在巴结上,没准哪天能帮上大忙。


张仁奎对来访者也是热情相待,要是觉得对方有些才干,投的帖子就收了,如果是个招摇撞骗的混蛋,立马赶人。


1925年1月,张仁奎六十大寿,前来祝贺的军界、政界、商界、帮会等知名人士达八百多人。在广州任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也派人专程送了副亲自撰写的寿联:“军界宿星,帮会元魁”,并且秘密送上了个帖子——蒋介石当时在国民党内地位并不高,仅仅是个军校校长而已,廖仲恺、胡汉民、汪精卫等十几个常委都排在他前面,老蒋想巴结青帮老爷子张仁奎,无非是多谋点资本。


可趁着张仁奎生日投帖子的人实在太多了,张仁奎根本没注意有个“蒋中正”。


历史总是充满玄机。


不久,孙中山先生病逝于北京,国民党内部大乱,接着廖仲恺被刺,凶手跟胡汉民有点关系,胡汉民也失去上位机会,跟着汪精卫被蒋介石算计。到1926年北伐军挥师征讨时,蒋介石赫然已成“总司令”。


湖北的吴佩孚、江西的孙传芳先后被北伐军打败,张仁奎还没等革命军开进浙江,主动宣布归附国民政府,蒋介石相当高兴,觉得“张老太爷”很给他面子。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蒋介石把国民政府迁都南京,成为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委员长,上海滩给蒋介石充当打手的大小帮会头目,个个弹冠相庆。张仁奎却相当低调,把蒋介石投递的门生帖子送还,不以“师父”自居,蒋介石对张的做法十分满意,此后他也不提与张仁奎的师生关系,但私下相见,仍然以“老太爷”称之,极为尊敬。


此时张仁奎已经62岁了,他借故年老体衰,向蒋介石提议辞去军职,寓居上海,蒋当即同意。闲居上海时,张仁奎时不时收些徒弟,当然,对方必须有一定社会地位,闲杂人等不收。其中,军阀韩复榘拜师的过程相当有趣,不得不提。


1933年9月,当上山东省主席的莽夫韩复榘,心血来潮要召开全省军政会议,通知一下去,居然没几个人来!韩复榘大发雷霆,心腹告知原因:青帮老太爷张仁奎在山东滕县老家给儿子操办婚事,山东全省军政要员都去送礼了!


这些人胆敢擅离职守,难道张仁奎比我还狠?韩复榘虽然粗鲁,但不傻,马上就想到了自身的安危:张仁奎一呼百应,要是想搬掉他,会不会自己先遭殃?


几番考虑后,韩复榘认为要想牢牢控制山东,还是得跟张仁奎合作,最好的办法就是拜他为师。主意拿定,韩复榘即刻从济南发急电,一向张仁奎贺喜,二请大驾光临济南,还下令拨了辆小火车,直接到滕县迎候。


张仁奎虽不怎么喜欢韩复榘这莽夫,但也不好拒绝,只有跟着前往。


到济南的时候,韩复榘带着一大帮子人敲锣打鼓地迎接,隆重地将张仁奎迎进政府大厅。


大厅里早摆好了香案公桌,蜡烛高烧,烟雾缭绕。张仁奎在韩复榘等人的陪同下,刚步入大厅,四面顿时军乐齐鸣,有马屁精高声吟诵“迎张老太爷”。


张仁奎一下愣了,还以为韩复榘要跟他拜把子。


韩复榘请张仁奎在正中坐定,自己却退到前面,毕恭毕敬磕了三个头,吩咐手下将准备好的门生大红帖双手过顶呈给张,高声喊道:“师父,请您收下徒儿吧!”


在政府大厅弄江湖仪式,可谓既隆重又滑稽,张仁奎哭笑不得。


韩复榘由此正式加入了青帮,统治山东也多了条手段:帮规!不过他是个重诺之人,自从成了张仁奎的弟子,时不时就送钱孝敬师父。



1935年春,张仁奎在徒子徒孙的怂恿下,又一次在家中开香堂收徒弟。仪式完后有人提议:咱师兄师弟们干脆成立一个“社团”,以老太爷的名字任命为“仁社”,大家以社团为中心,共荣辱、同进退。徒弟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张仁奎当然高兴。


其时国民政府为了控制帮会活动,要求成立社团必须到社会局备案,上海市市长吴铁城一见是张仁奎的名号,马上批准——吴也是张仁奎的门生。

“仁社”成立后,发展迅速,与黄金荣的“荣社”、杜月笙的“恒社”鼎足而三,成为上海帮会中最有势力的三个团体之一。后来,张仁奎在全国拥有徒子徒孙三万多,骨干人员就有三四千,渗透到民国各个行业,张仁奎俨然成了民国教父。


张仁奎还帮了蒋介石一次大忙。


1936年,蒋介石据军统密报,得知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跟日本人勾结,想反叛,蒋介石虽然早就看韩复榘不顺眼了,但实在腾不开手:一边想围剿共产党红军,一边得防着小日本,东北三省已丢,华北五省“自治”,要是跟韩复榘闹起来,无疑多些麻烦。


有参谋提醒蒋介石,不如请张老太爷出面。


蒋介石豁然开朗,立即电令上海市市长吴铁城去找张仁奎,并派了辆专列去上海接。


此事往小处说,是张仁奎的“门内家事”,因为蒋介石和韩复榘均是他的弟子;往大处说就关系到国家民族,张仁奎思虑一番,决定走一趟。


到南京时,蒋介石亲率文武百官在火车站迎接,按青帮规矩,恭敬称张仁奎为“老太爷”,二人会谈了许久,最后蒋介石庄重地请老太爷去山东一趟,劝韩复榘回头是岸。张仁奎慨然应允。


到山东后,韩复榘也是隆重迎接。主客刚落座,张仁奎开门见山摆明来意。青帮帮规极看重尊师重道,韩复榘虽然不想罢手,却也不便直接反对,让手下的师长们发言。


四个师长都是张仁奎的弟子,入门时间早,对张很尊重,听师父一分析,也觉得韩复榘难成事。


“你十万兵马能打得过中央百万之师,区区一个山东,其物力财力能抗衡全国十几个行省?闹起来必败无疑,听我一句话,别折腾了。”张仁奎苦口婆心相劝。


韩复榘还没正式动手,手下干将已没了信心,只得罢了。


张仁奎山东之行的功劳,蒋介石一直十分感激。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8月13日,日军大举进犯上海,淞沪会战打响。张仁奎让手下弟子们迅速行动起来,为抗战出钱出力。


上海沦陷前夕,蒋介石让戴笠去将张仁奎接出来,张婉言谢绝,说自己年事已高,不堪奔波,于是留在了法租界内。自此,他称病闭门谢客,拒不跟日本人合作。隐居上海期间,张仁奎还做了件事——策划刺杀了师侄、上海滩后起三大亨之一的张啸林。


张啸林拜的是青帮“大”字辈樊瑾丞为“老头子”,排“通”字辈,因此张啸林见了“大”字辈的张仁奎,都是恭敬地叫“师叔”。


上海被日本人控制后,杜月笙到了香港,黄金荣隐居租界,张啸林却跟日本人勾搭上了。1939年冬,在日本特务的支持下,张啸林甚至准备建立浙江省伪政府,亲自出任汉奸省长。


蒋介石非常恼火,让戴笠处理一下。


戴笠让潜伏在上海的军统特务找到张仁奎,道明来意:“上面想除了张啸林,但张精明异常,每次出门都有三十个保镖,汽车装着防弹玻璃,不好动手,最好能借用青帮内部人士去干掉他!”


张仁奎只是叹了口气:“为虎作伥,咎由自取,我老了,没精力做清理门户的事,你们到香港找杜月笙吧。”


戴笠闻讯后,秘密飞到香港,请杜月笙出主意。杜月笙沉思一会儿,问道:“张老太爷意思如何?”戴笠告知:“老太爷说让你拿主意就行了。”杜月笙点点头:“那也要用张老太爷的人,张啸林虽然跟我是结拜兄弟,但一直不甘心在我之下,对我也是防范很紧。”


不久,杜月笙就物色到了一个很好的杀手:张仁奎有个弟子兼保镖叫林怀部,年轻胆大,慷慨豪迈,而且机警多谋,枪法极准。林怀部的父亲曾担任过北洋军队的团长,与张啸林也有一定交情。


军统和杜月笙找张仁奎借人,张仁奎默认同意,为国锄奸,林怀部亦是慨然应允。也活该张啸林死到临头,他正想多召集几个得力保镖。林怀部来投奔,理由是说张仁奎越来越小气,给的钱不够用了。


有着故人之子、同门师弟的双重保险,张啸林放心收下了林怀部,答应给与高薪,而且每次出门都带着,左右不离。


一次,林怀部说要请假,张啸林不肯。林说你每月就给那么点钱,还不让休息,我都不想干了。张啸林心情不怎么好,就骂道:“不干就滚!”林怀部火气一冲:“好,马上走。”


张啸林没想对方敢顶嘴,勃然大怒,拔出枪说:“你敢这样跟老子说话,信不信崩了你。”张啸林本来只是想吓唬林怀部,谁知林怀部也立马拔出枪:“老子先崩了你!”


几声枪响,张啸林当即毙命。


林怀部主动投案,在自供中说,他本来是想多要点工资,谁知张要杀他,他一时情急,就射了张几枪,没有任何人指使。林怀部坚持这一杀张的“动机”,租界法院定为“泄愤报复”的刑事案,判了林怀部有期徒刑15年。直到抗战胜利,林怀部才得以出狱。


张啸林死后,远在香港的杜月笙摇头叹息,张仁奎却依旧保持缄默。


日本鬼子却不相信,他们怀疑是张仁奎在“清理门户”,不过找不到证据,只是屡次上门对张仁奎威胁利诱,要请张“出面主持工作”。张仁奎不为所动,可一则年纪大了,二则时常对日本说客动怒,以致忧愤成疾,一病不起,在1944年12月底,谢世于上海范园——离抗战胜利仅剩8个月了。


第二年春,在尚属于“陪都”的重庆,党政军商学各界千余人为张仁奎举行了追祭仪式,蒋介石亲自为之题词“海岱硕望”,国民政府明令褒扬张仁奎,“以彰忠义”。


张仁奎的去世,无异于传统青帮的终结,而此刻,青帮新大亨已然崛起多时了。若说张仁奎时代的青帮,还算是有严苛的帮规,有正式的礼仪,而到了黄金荣、杜月笙手里,青帮已经失去了“盗亦有道”的灵魂,只剩下了外壳。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