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第一卷:东京都 第四章:东京裂变(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中国方面又有什么异动吗?”而和所有的世仇一样,当中国军方引而不发,密切监视着日本自卫队行动的同时,已经获得了菅直人首相授权的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折木良一陆将此刻正在临时作为“石垣岛攻略监部”的九州岛南部熊本市的“健军驻屯地”紧张的关注着日本自卫队大举“南下”之时,来自那强大邻国的反应。

“健军驻屯地”是日本陆上自卫队西部方面队总监部及其直属部队的所在地,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前进基地而不是距离战区更近的冲绳岛上的“那霸驻屯地”,除了解决石垣岛上的“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需要借助整个日本陆上自卫队西部方面队所属2个师团又1个旅团的兵力外,更重要的是在过去几个小时里,包括京都府市丹后町的航空自卫队第35警戒队基地在内的多个日本自卫队军事设置均遭到了“气球炸弹”的袭击。

所谓的“气球炸弹”是“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针对日本本土军事基地所采取的一种全新的恐怖袭击手段。从某种意义上来这种武器可以算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原始、但成本最为低廉的空中打击手段了。袭击者只要掌握风向、风速这些最基本的民用气象资料,便几乎可以从任意位置对目标实施精确打击。不过这一颇为新潮的武器,其专利所有权却并不属于“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而是应该归在为日本自卫队的前身—旧日本帝国军队服务的荒川秀俊名下。

1944年夏,随着马里亚纳海战和塞班、关岛和提尼安岛的先后易手。日本军部赖以支撑战局的“绝对国防圈”全面崩溃。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日本军部除了搜集残存的海、陆军准备在“美日决战的天王山”—菲律宾群岛与美、英盟军展开总决战之外,各种各样异想天开的新概念武器也成为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于是一个名叫荒川秀俊的气象学家于1942年向日本军部所呈交一份建议书被接替东条英机出任日本首相的小矶国昭从落满灰尘的故纸堆中翻了出来。

荒川秀俊本人是日本东京大学讲师,其本人并没有任何军方背景。但是1942年4月美国军方为了一扫珍珠港事件之后的颓势而授命吉米.杜立特中校冒险将陆军航空队的B—25型轰炸机搭载在航空母舰上起飞对日本东京展开的报复性空袭却将这个本来应该大学里传道授业的学究和战争联系在了一起。由于整个空袭行动中错漏百出,因此由16架B—25型轰炸机组成的了攻击编队对日本国内所造成的人员和财产损失根本不足一晒。尽管美国军方时候宣称空袭造成了日本方面3000人以上的伤亡。而正处于日本铁骑蹂躏之下的中国政府更在报纸上揣测有12万日本人丧生。但从战后美国军方从日本档案馆中获取的资料来看,空袭仅造成了日本方面50人丧生。

但是比较不幸的荒川秀俊的一家在这场空袭中便承担了1/25的死亡名额。由于父母均死于这场轰炸,未成年的弟弟此前便应征入伍去了中国战场,生死不明。于是兼备日本国民性和知识分子双重狭隘光环之下的荒川秀俊便无视了日本在这场令他家破人亡的战争所肩负的主要责任,一心想要将炸弹扔到美国本土,好让“米英鬼畜”对他的痛苦也感同身受一下。

但是荒川秀俊只是一个气象学家并非职业飞行员,而即便他顺利转换职业。日本脆弱的航空工业当时也无法制造出可以直接飞抵美国本土的战略轰炸机。比起那些军部里成天只会对着“深山”、“连山”、“富士山”之类的远程战略轰炸机的图纸和样机意淫的战争狂人们相比,荒川秀俊利用自己所学专长另辟蹊径,自行创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攻击模型。

事实上为了准备与美国之间的太平洋决战,日本政府早在战前便开始着手收集有关太平洋地区的各种气象资料。而荒川秀俊研究中更发现,在太平洋上1万米的高空之中,存在着一个由西向东强大而恒定的大气流层,风速约为每小时300公里左右。事实上荒川秀俊所发现的是位于南、北半球的纬度35°~65°之间的西风带,在这一地带由于赤道上空受热上升的热空气,与极地上空的冷空气的交汇,上下对流旺盛,引起强劲的大风。在对流层中上部和平流层下部则显得尤其明显。

荒川秀俊对自己的发现感到欢欣鼓舞,因为在他看来日本和美国恰恰处于相同的纬度上,如果从日本这个上风位置用充满氢气的气球携带炸弹或燃烧弹,利用太平洋上空的气流把气球带到美国本土,在安装上简易的计时和下降设置。如无意外,日本便可以以极其低廉的成本实现洲际轰炸的梦想了。于是,他很快通过日本中央气象台台长向大本营提交了一份建议书和一张气球炸弹的设计图。

大本营对他的建议非常重视,迅速批复成立了一个以专门负责日本帝国军事科技研究和生产的最高长官、物理学家、陆军少将草场为首,以荒川秀俊为技术总顾问的委员会来执行气球炸弹计划,并将这个计划命名为V—3。以望同纳粹德国的V—1、V—2导弹计划相并列。

按照设计要求,气球炸弹在日本升空后,必需达到并保持在1万米的高度,因为只有在这个高度上,才有一股比较稳定的东去气流,从而借助这一稳定风力顺利飘向美国。为了解决高度控制这个技术难题,荒川秀俊想出了十几种方案,逐个进行试验。最后确定了一种最佳方案,即在每个气球的吊篮里装上30个6公斤的沙袋,当气球低于1万米时,由于大气压力的作用,固定沙袋的螺栓自动解脱,沙袋依次脱落,气球升高;而当飞行高度高于1万米时,气球气囊的一个阀门则会自动打开,排出部分氢气,气囊体积减小,浮力也减小,高度就降低。按照荒川秀俊的计算,如果气球炸弹平均以193千米/小时飞行的话,那么经过48小时后就可抵达美国华盛顿、俄勒冈和蒙大拿州地区上空,然后定时起爆装置引发,燃烧弹抛下爆炸。两个月后,荒川秀俊完成了“气球炸弹”的可行性论证和试验,并把基本成型的“气球炸弹”试生产型号交给了日本军方。

1942年底,第一批挂着炸弹的试验气球在中国东北地区靠近苏联的边境上向苏联腹地放飞,但是这一南辕北辙的试验自然收效甚微。而与此同时,日本海、陆军此时在太平洋战场虽然经历了中途岛的残败。但手中依旧有丰厚的机动兵力和辽阔的战略纵深可以依托。因此并不急于将希望寄托于几个看似脆弱无比的热氢气球之上。因此日本军方直到1943年8月瓜岛战役结束,才责成隶属于日本陆军兵器行政本部下属的第九技术研究所(俗称“登户研究所”)和陆军中央气象部门合作,开始制作气球炸弹。

不过此时日本国内的战略各项物资的储备已经出现了匮乏。即便是制造气球需要的橡胶或纺织物都极为短缺。无奈之下,日本军方不得不采取最原始和最古老的材料和工艺来制造这一战略兵器。由于以桑树的皮为纸浆的主要原料制造的桑皮纸需要掺入大量成熟的辣椒根,以使纸的强度提高。一时之间全日本的辣椒根都被作为“军用物资”征用,许多地方还发动中小学生四处收集居民家中的辣椒。一时间,辣椒根成为日本国内最为紧俏的物品之一,还掀起一场全国性的大规模辣椒种植热潮。

而为了制造气球炸弹,日本当局几乎动员了全国所有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这种用600条裁成一定形状的纸条裱糊起来的,高10米,直径5米的巨型气球,一般场所无法容纳。军方一声令下,日本东京都内的大部分电影院被拆去座位,成为临时的气球制造车间;一些大型相扑馆也被征用,用于制造气球或储存原料。由于成年男子都去当兵打仗,所以组装气球的“主力军”就由妇女和孩子们来担当,其中既有专门制作灯笼的裱糊匠,也有中小学生、女职员、家庭主妇等,甚至连艺妓也放弃了专业加入到制作气球炸弹的队伍中。

制作气球是非常辛苦的,当时在小仓兵工厂参加气球制作的千叶市女校四年级学生高见泽幸子说:“虽然使用气球攻击美国看似可笑,但我们当时工作都十分认真。我们用接着蒸汽的铁板把几层日本纸用浆糊粘在一起,然后用700张这样的纸板粘成直径10米的气球。天气严寒,缺少食物,夜班每人发两粒兴奋剂。昼夜两班,连续站立十二小时劳动。和睡魔的搏斗永远没有尽头。宿舍里十叠大小的塌塌米上睡十二个人,倒下去就瘫软如泥,一觉熟睡到天亮。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几乎所有的人都得了足癣、冻疮、结核、神经痛、脚气病。由于劳累过度,将近一成的学生毕业以后一时不能回家。这样的劳动一直持续到昭和20年(公元1945年)2月末。”

经过举国上下的艰苦努力,1万多个可以装载1枚150公斤常规炸弹和2枚12公斤小型燃烧弹及备有高度调节器和无线电探空仪的气球炸弹终于如期完工,日本各地处处都摆放着这种庞然大物,构成了一幅非常壮观的景象。不过在小矶国昭接任日本首相之下,日本政府还是希望“气球炸弹”可以作为一项战略威慑手段而可以备而不用,毕竟当时的战局还没有恶化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但随着1944年9月25日,日本大本营下令组建由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大将直接指挥施放气球的特种联队。日本政府终于将胜利的希望寄托在了那些虚无缥缈的气球之上了。气球炸弹特种联队的主力被部署在大津、勿来附近;其他联队部署在一宫、岩治、茂原、古间木等太平洋沿岸地区。10月25日,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大将向气球炸弹联队下达“向北美进攻”的命令。为了避免气球炸弹被美国的高空侦察机发现,全部行动都在黎明、黄昏或夜间进行。

1944年11月1日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年轻的日本军官就站在各个制高点上,把军刀指向东方,下达了“气球升空”的命令。日本的千叶、茨城、福岛等地,几乎同时升起了无数个硕大无比的白色氢气球,成千上万名妇女和孩子欢呼雀跃,泪流满面,一直目送着这些自己亲手做成的“气球炸弹”晃晃悠悠地消失在远方的天际。而为了“以壮行色”,日本大本营还郑重其事地派出高级参谋军官到神社为这些气球炸弹远征美国而祈祷。

此后从1944年11月1日起至1945年的4月底止的半年时间里,日本每月在千叶、茨城、福岛等县的气球炸弹发射场共施放1500枚左右的气球炸弹,累计总数达9300余枚,携带15公斤重的炸弹7500个、5公斤的燃烧弹3万个、12公斤的燃烧弹7500个。但是令满怀希望的日本军方感到失落的是除了1944年11月4日的美国《旧金山晚报》报道俄勒冈州的一个山区小学组织学生旅游,发现了树梢上挂着的气球,孩子们出于好奇,拉动牵引绳,引起爆炸造成5名小学生和1名女教师身亡,美国本土再也没有传来任何与气球炸弹有关的消息了。

日本军方认定自己的对手是一个崇尚新闻自由的国家,不会和陆军发明了“转进”、海军击沉敌方同一艘战舰N次的自己一样无耻。如果真的遭遇到了空前的打击和损失,又怎么可能在那么长的时间内保持沉默呢!于是为了不再对极端紧张的战争资源造成巨大的浪费,日军大本营于1945年4月末下达了停止气球轰炸作战的命令。

但是在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自以为可以逃脱惩罚的荒川秀俊却还是被睚眦必报的美国人押上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此时的荒川秀俊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满腔愤慨。在法庭上狡辩说,自己不是军人,是搞气象的。却遭到了法官的驳斥:“你虽然没有入伍,但被日本海军雇用,以一种特殊形式参战,你所起到的破坏作用,远胜过一支凶悍的部队,他的罪行是不能饶恕的”。最终被判处7年监禁。在法庭上荒川秀俊才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的发明对美国本土所造成的巨大战略威慑能力。

事实上在气球空袭的初期,美国人被莫名其妙的森林大火和各种爆炸搞得晕头转向。直到1944年12月美国海岸警卫队的近海巡逻艇在加利福尼亚海域发现了一个引爆装置失灵的、完整的气球炸弹,才最终发现了日本这一原始却有效的进攻方式。尽管由于所能携带的有效载荷十分有限,因此即便是近万个气球炸弹其所对美国本土所造成的打击也比不上美国陆军航空兵一个B—29型战略轰炸机编队对日本的空袭。但是美国人最担心的是日本军方会在在气球上吊装细菌弹和化学弹,毕竟日本军方在中国东北和本土所进行的生化武器试验,美国方面也并非一无所知。

因此美国国会向全美各大媒体秘密发出指令,出于避免气球炸弹给美国人民造成恐慌,对日封锁消息,禁止报道一切有关气球炸弹的消息,开创了美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史无前例的新闻管制。因此直到战争结束时,日本人仍然不知道他们的秘密武器到底威力如何。在得知自己的理论完全可行之后,荒川秀俊又回复了日本人所特有的傲慢。宣称“我们在6个多月的时间里共放出了9000个气球炸弹,很遗憾没能把它进行下去!”

而今天荒川秀俊的遗志终于得到了继承。不过他们攻击的目标不再是遥远的美国。而是日本自己的国土。而吸取了荒川秀俊前辈的经验,“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并没有再采取传统的常规炸弹袭击模式,而是直接在气球上挂上了满载着液化的沙林毒气。而更为悲剧的是当直径1米的红色气球缓慢的飘落在丹后町的航空自卫队第35警戒队的基地内时,当地的航空自卫队竟束手无策,只能向京都府警署求助。

京都府警署的快速化学反应小分队抵达日本航空自卫队第35警戒队经岬分屯基地之后迅速进入了已经被封锁了的气球降落现场。确认了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恐怖袭击事件。但是悬挂在气球下方的液化沙林毒气却没有被成功释放。在一片欢呼声中,人们很快就发现了原因所在。在本应罐满了液化沙林毒气的玻璃瓶中化验出来的却是普通的蒸馏水。而在气球内部京都府警署更发现在一张用日语写的便条:下一次将不再是警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