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探家无意接了位漂亮MM去边疆参军[海泰客]

边关冷月1006 收藏 96 40807
导读: 92年的冬天,天气依然那样寒冷,我已从边防一线调到博乐市边防团后勤生产基地,刚刚熟悉好这里的环境,从紧张的边关一下来到稀稀拉拉的后勤,还很不习惯,人就是那样“贱”,训练惯了,一空闲下来,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些什么,正在这无聊寂寞难奈的时刻,养猪的四川老乡从团部回来,带回来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消息,你们老乡罗凤翔牺牲了,我和战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凤翔战友和我关系很好,在边防连时,和我曾在一个班呆了一个月的时间,挨着我右边睡,身在炊事班的他在跑五公里越野时,奋勇当先冲在队伍的最前列,一头栽在地上,突发脑

点击了解更多参军的故事




92年的冬天,天气依然那样寒冷,我已从边防一线调到博乐市边防团后勤生产基地,刚刚熟悉好这里的环境,从紧张的边关一下来到稀稀拉拉的后勤,还很不习惯,人就是那样“贱”,训练惯了,一空闲下来,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些什么,正在这无聊寂寞难奈的时刻,养猪的四川老乡从团部回来,带回来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消息,你们老乡罗凤翔牺牲了,我和战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凤翔战友和我关系很好,在边防连时,和我曾在一个班呆了一个月的时间,挨着我右边睡,身在炊事班的他在跑五公里越野时,奋勇当先冲在队伍的最前列,一头栽在地上,突发脑溢血牺牲,遗体正从边防往团部运,听到这个消息,我惊呆了,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欲知详情请看我曾发过的帖子:[原创]怀念战友[博客帖]http://bbs.tiexue.net/post_4083419_1.html),可这就是残酷无情的现实。

送走了烈士凤翔,同在生产基地的四个巫山老乡,情绪还没有从悲伤中恢复,想到曾经在一起“摸、爬、滚、打”二年的战友,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开,觉得生命实在是太脆弱,才知道“军人”二字的真正含义!想起战友从新兵集训完后,分到了江巴斯边防连,近两年的时间,一次也未离开过边关,就在那与世隔绝的地方,默默地奉献了二年,就连距边防连只有二十多公里的阿拉山口,他也一次都没去过,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一想起他的离开,我和战友有种说不出的心痛!感觉人生很无奈,也许有一天,我们也会像烈士一样突然离开,想到离家两年多了,很想家中的亲人和朋友,很想回去看看,作为军人,随时都有可能为祖国和人民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要是万一战争爆发了,我们也许就和烈士一样,将悄无声息永远地离开。

于是探家的念头从心底冉冉升起,当我说出想探家的想法后,战友江林也和我不谋而合,当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出现,怎么也驱赶不走了,春节也将近了,于是就和江林去找了我们的老连长,当时管我们的基地主任李赛屏,当他听说后,答应了我和战友的要求,我们很开心,等待着老连长给我们办手续,可等了个多星期,也没有动静,春节越来越近了,我们的心也越来越急了,没办法,只有和战友合伙买了条“茶花”的香烟,晚上给老连长送去,第二天一早,老连长便给我和江林办好了手续,我和战友去买了点新疆的土特产后,匆匆忙忙往家中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就是当年我和战友用一条“茶花”的香烟换来的探家时的军人通行证!


经过了七天七夜的旅程,终于回到了阔别两年的故乡,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在家中过了一个愉快的春节,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很快又到了该归队的时间,还很想在家中多玩几天,可父母催促我要按时归队,只得和江林联系,准备回部队。事情往往就像早已安排好一样,当我和江林穿着军装在巫山那狭窄的街上闲逛时,遇到了原来在江巴斯的战友传煌,他也回来探家后,准备归队,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位漂亮妹妹和一位中年人,战友告诉我们,他就是烈士的父亲和妹妹,我和江林听后,很激动,久久地握住烈士父亲的手,不愿松开。传煌不知是怕麻烦还是真的有事,他说还要在家呆一天,但烈士的妹妹和父亲坚持要当天走,我和江林知道春运车船拥挤,便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去博乐,旅途中好有个照应。巫山城太小,在下午去乘船时,又遇到了在阿拉山口会晤站炊事班的战友尊龙,于是我们五人结伴同行前往博乐。

想着和烈士的关系,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护送他的父亲和妹妹安全地到部队,一路上,我们将边防的情况以及战友牺牲时的一切,全都告知给他俩,老人很坚强,有时听到伤心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也强忍着不让流下来,只是妹妹很伤心,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看着她楚楚动人,梨花带雨地哭着,战友们的也忍不住暗暗伤心。烈士的妹妹很漂亮,性格也很开朗,且见识也广,我们一路谈得很开心,特别是江林,和她很谈得来,从他们交谈的神情,我仿佛看见他们互相“放电”,对于这样一位漂亮的能说会道的妹妹,谁见到都会喜欢!我曾开玩笑取笑他俩,让他俩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好不容易到了重庆,在去成都的火车好拥挤,我和战友三人将他们父女围在中间,拼命地抵挡拥挤的人流,终于上了火车,火车上的人实在太多,挤都挤不动,定员118人的车厢,里面可能有三百多人,厕所里也挤了五个人,我离厕所只有四米的位置,要想上趟厕所,却要用近二十分钟的时间,那样拥挤的场面,我一生都不会忘记,我和战友始终保护好他们父女,尽量让他们能坐得舒服一些,经过了十多个小时,到了成都火车站。

下车了,就去买到乌鲁木齐的车票,可当我们挤到售票处时,却发现早已没有到乌鲁木齐的车票,已经预售到四天以后去了,很想借机到成都好好玩玩,可他们父女很着急,想快点到部队去,看着他们焦急万分的样子,我和战友只得想法买到宝鸡的车票,准备到了那里再看有没有机会上到乌鲁木齐的火车,我们五人就在候车大厅等着,突然看见屏幕显示有到乌鲁木齐的火车,我和战友当机立断,决定混上车去,执勤的是空军战友,我便走在最前面,双手提着行李,将到宝鸡的车票衔在嘴里,罗叔和妹妹跟在我后面,江林和另外一个战友断后,就这样挤到了前面,当时心里很慌,怕被执勤的战友发现问题,当两名空军战友示意我出示车票时,我晃了晃头,他们看见了我嘴里的车票,也许都是当兵的,他们没有查验,便放我们一行进去,当时很感激这两位不知名的战友,感谢他们在不经意间做了件好事,让烈士的父亲和妹妹能早日到达部队。借此机会向那两位不知名的战友说声“谢谢你们”!

混上了车后,战友便去办理补票手续,我们便找到座位坐下,春运的人实在是太多,多得让人无法形容,这趟车比重庆到成都的还要挤,车上面还有小混混在卖饮料,由于刚上车,我们在放行李,拥挤的人流将我们分开,罗叔离我们有点远,当我们放好行李,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刻,发现他老人家手里多了一瓶饮料,才发现那些可恶的小混混,居然骗了他老人家,我和战友又好笑,又觉得很生气,想去别的车厢找那几个小混混,可人实在太多,挤都挤不动,罗叔说没事,反正只收了十块钱,后来才发现车厢里除了我们四人外,其余的每人手里都被迫买了饮料,还有的座位也是花钱买来的,这些人太可恶了,可又无法阻止,车上太挤了,我们坐在座位上,脚稍往前一伸,下面传来一声“兄弟轻点”动都不能动,到处都是人,后来我们终于将座位调换到一起,相互有个照应,就这样坚持了三天三夜才到达乌鲁木齐,当时听列车员说,这一趟太拥挤出了几个间歇性精神病,其中还有一个是乘务员。旅途好辛苦,下了车,又在候车室,买了去博乐的车票后,给部队发了电报,说烈士的父亲和妹妹已到新疆,火车晚上到达,请派车来接。到博乐的车没有那样挤了,人觉得轻松了许多,又经过十多个小时的奔波,于午夜后到达了博乐火车站,出站后,看见了战友的车在等着我们,又经过了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回到部队,由于很晚了,将烈士的父亲和妹妹送往团招待所,我和战友回到了驻地。惊醒了睡梦中的战友,让他们穿好衣服,弄了点吃的,拿出从故乡带来的特产,开开心心在一起喝了会酒,玩了许久才睡觉。

罗叔和妹妹在团里受到高规格的接待,他通情达理,不愿给部队增添任何的麻烦和负担,当团和分区的首长问他有什么困难和要求时,老人家只是小心翼翼地问,能不能让凤翔的妹妹参军?其他要求没有。罗叔的态度,让团首长和分区首长感动不已,分区首长特别请示上级后,同意了罗叔的要求,于是妹妹穿上了军装,英姿飒爽,越发显得妩媚和漂亮,她到分区卫生所当了一名女兵,巫山的战友都来看望烈士的亲属,妹妹如愿当上了兵,罗叔也放心地准备回家,在罗叔离开博乐的那天,我们老乡为他在博乐最好的酒店摆了两桌,直喝得酩酊大醉。没有想到我和战友居然也接了一次兵,而且还是位漂亮的女兵,我很开心!只是江林很失落。。。

93年的11月,我和江林退伍回家,离开了博乐,烈士的妹妹当了三年兵后,离开了军营,为了陪伴长眠在边防的哥哥,为了不让他寂寞孤独地呆在边关,退伍转到博州医院,没有回故乡。这是我回家几年偶尔看央视七台时,正好在播放她和她哥哥的事迹。看到战友还有妹妹相陪,我很欣慰!很想回去看看曾经守卫的边防,很想回去看看长眠在那里的战友!






=====================================================

又到一年入伍时,已经脱下军装的你,是否还记得当年参军入伍的情景:报名登记、检查、分配、新兵连……,欢迎参加海泰客杯铁血网“参军的故事”征文比赛,更有机会赢取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市场价489元人民币的“海泰客”男士户外超轻鞋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英国第一户外鞋品牌海泰客(HI-TEC)提供冠名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泰客服务热线:400-889-5007

海泰客官方商城地址::点击进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本文内容于 2010/12/28 14:26:07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为了新疆的边防战士顶一个

86楼俞评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2楼的发言:
战友牺牲已十八年了,在这十八年的岁月里,我时时刻刻都在想念他,他的音容笑貌还如十八年前那样印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每当想起他,心中便是一种揪心的疼痛,遍及了我的每一个神经!很想去年看看曾经守卫的地方,很想去看一眼长眠在边关的战友!

你文中的江林是不是在搞人寿保险啊

 以下是引用哈桑士兵 在第94楼的发言:
边防七团的所???

对头!七团的,战友哪部分滴?

 以下是引用放虎归山 在第70楼的发言:
我也是新疆库尔勒出来的老兵,向班长敬礼~~

你三十一分部的?

9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