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侦探王二憨》 第一卷相亲路遇 第十二章 百密一疏

歌以解忧 收藏 0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URL] 槐树弯发生的事情,搅得四邻提心吊胆。妇女不敢独自出门,女学生都由家长来回接送。如此,显然不是长久之计。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人。时间久了,谁都不敢保证不会百密一疏。家长放心不下,学校也同样担心。放学时候,老师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




槐树弯发生的事情,搅得四邻提心吊胆。妇女不敢独自出门,女学生都由家长来回接送。如此,显然不是长久之计。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人。时间久了,谁都不敢保证不会百密一疏。家长放心不下,学校也同样担心。放学时候,老师叮嘱了又叮嘱,不要单独行走。

最担忧遭遇不测的莫过于李宏的母亲郭文秀了。自李洪福归西以后,她就有了出外打工的想法。二憨把钱送来不久,她就去了广州一家服装厂。母亲打电话告诉她村子周边最近发生的事情,她的心就无法安宁了。就像滑行中的缆车突然遭遇停电被悬在了半空中。她说,母亲,你一定要每天四次接送李宏,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学生成了惊弓之鸟。家长不放心,学校也担心。公安局也派出便衣潜伏侦察。但是那个魔鬼却像遁了土,从此销声匿迹。槐树弯事件就像是一个过时的传说,再也无法引起人们对它的注意和重视。人们一疏懒下来,那条路便又恢复了往昔的生机。形单影只者又络绎不绝地出现在那条路上。

便衣侦察了近半月没有捕获到一点蛛丝马迹,走访了周边的村子,除了将大利之后那个妇女提供了一点线索以外,基本上可以说是毫无收获。被强奸的学生虽然是白天,但学生是从背后打昏后拖进灌木丛的,所以她根本不可能提供一点有效证据。便衣失去了信心。回局请示待命去了;临走前到学校作了交代,让学校提醒学生及其学生家长提高警惕。

王二憨曾乔装打扮成女人于薄雾时分在那条路上来回逗留几次,也一无所获。便衣回去后,他去了郭文秀家。他听人说郭文秀外出打工去了,担心老人家一个人照理不过来而疏忽了李宏的接送。于是才决定去给老人提个醒。

二憨起早摸黑的外出,雅兰不知道他究竟在忙些什么。他不说,雅兰也不问。好在雅蓝的妊娠反应不强烈,胃口好,睡得也香。二憨每天变换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顿顿都有二憨给她褒的鲜鲫鱼汤。除了做饭吃饭的时间,二憨几乎都是来去匆匆,雅蓝以为他在鱼塘或者坡上忙乎着,直到有天村里有人到家找人才知道他根本不在村里。他究竟到那里去了呢。问他,二憨总是笑而不答。看雅蓝着急了,他依旧还是那句话;“我还能离开你到那去呢?就四处瞎转转呗。”

雅蓝开玩笑说:“稳住点,春天还没到呢,你就发情了啊?”

二憨抱住她,一边亲她的脸一边说:“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让我发情,也只有我老婆才有那能耐。”

在外奔波了几天,二憨着实感觉有些累了,就打算窝在家里好好陪雅蓝几天。天老爷好像谙熟二憨心事,见他没有出远门的意思,就黑下脸来,哗啦哗啦的下起了大雨。大雨昼夜不分的猛下着,天地间像悬挂着一副阔大无边的雨帘子,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整个乡村静默的矗立在雨雾之中,全然没有一丝活气。

这样的天气谁愿意有事没事的往外钻呢?大家这么一想,心里自然平和了。该上学的照旧去上学,娘们些三五几个聚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的呱嗒闲话,老少爷们就吆三喝四的两腿一盘蹲到炕上玩牌去了。

大雨持续下了整整一个星期,老天或许是哭累了,终于在一天黎明时分悄悄的擦干了眼泪。

老天虽然止住了伤心,但却不能把倾洒在地上的眼泪全数收回去。地上全是积水和泥泞,俨然一个水泽之乡。放眼一望,积满水的泥坑和宕宕就像一面面光洁的镜子,在晴空下泛着冰冷的光。房屋通身上下湿漉漉的,像刚从水里捞起来的落汤鸡。

田坎小路,高低不平的堆积着厚厚的泥浆。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脚印随着小路蔓延在路的尽头。槐树弯前后的那一段泥路更是让人望而生畏。几个赶集回来的妇女都在那段路上跌了跟斗。几个学生在下坡处也跌了一身稀泥,等回到家嘴唇已经冻的铁青。家长一边诅咒着天气一边抱怨孩子不会走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禽兽都赖在窝里不愿越雷池一步,更何况感知灵敏的人。因此这条路几乎就成了学生的专利。天天踩着泥泞风里来雨里去的不外乎就是一群学生。

虽说有时候突发事件像雨后春笋一样层出无穷让人防不胜防。但是如果我们有所戒备,有很多的事情我们就可以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反之,如果我们掉以轻心或者放松警惕,那么,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就会纷至沓来;很多心坏叵测的人就会乘虚而入。

后来发生的事情证实了这个道理。


天放晴的当天下午,麻柳小学校长接到县教委通知,要他第二天一早赶到县里开会。校长因公务缠身,平时耽误颇大,眼看放假在即,新课却还没上完,为了赶进度,放学后他把学生留下来补了半小时。上完课他寝室也没回就直接上路了。学生紧跟在他的身后一个接一个的往外挤。李宏刚走到门边,就被班长叫住了。班长说:“今天该展红扫地,她生病没来,你就帮她扫吧。”

展红和李宏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又同住一个村,因此李宏二话不说接过了班长手里的扫帚。

扫完地,天已经是一片暮色,李宏看时间不早,背起书包就急匆匆的出了校门。

空寂无人的泥泞小路上,李宏醉汉一样高一脚低一脚的赶着路,天色越来越灰暗,她心里有些发慌,,额头上竟沁出密密一层汗珠。

行至槐树弯时,李宏的肚子突然疼起来,她忍着疼走了几步,感觉实在憋不住了,就想找个地方就地解决。四下一望,除了灌木丛那个不祥之地。再无别的隐蔽之处。于是她就开始爬坡,想到坡的背面找个地方方便。

她爬上山顶,见没有可以隐身的地方,又顺着坡向下走了几步,然后迫不及待的在一低洼处蹲了下来。完事后李宏站起身准备穿裤子,突然背后飞来一个布袋把头严严实实地罩住了,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嘴里又被塞进了一团布,接着来人捉住她的双手将她捆了起来。

这个时候,李宏只有双腿还是活动的。那人泰山压顶一样压在她身上,让她丝毫不能动弹,惟有两条腿可以徒劳的蹬几下。 男人动作很勇猛,初入,李宏就感觉了揪心的疼,随后,疼痛慢慢加剧,她昏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