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外话,刚才忘记点公社贴了,只好又编辑到题目上,不知道有没有用

这几天的一次亲身经历,让我想起那个鸡蛋的悖论来了。民主人士们宣称,如果一盘鸡蛋不好吃,那么最好的办法是换一盘鸡蛋。花丛想说,做梦去吧。这几天花丛的经历颇为刺激,讲出来给大家娱乐一下。

前几天启动新业务,下面县城需要技术支持,于是需要人去培训。本来也用不着我出马,但是听说那边县城有个大学城,而我有关心女儿以后上学的问题,决定去看看。领导是一万个高兴,打电话求人给我找了辆奥迪A6,我们属于车改单位,没有公车。结果有A6那家伙听说我们要去那里,有给我们叫了辆大越野车陪着,怕我们半路抛锚。其实一路上路面都不错,不能和城里比,但是水泥马路是有的。事情很顺利,接受培训的人素质很高,现在大学生确实也比较现实,不像以前了,都拱着去大城市工作,现在很多选择留在县城的,有了这个想法,我觉得进步很多。毕竟县城消费低,那里的房子才两三千一个平方米。而县城同级别单位的工资确实不比市区低很多的。而且你在县城,你要是个大学生,那算是学历高的,你开个奇瑞QQ,都算小康了。在城市里“你要是开个日本车,都没面子”。

培训很顺利的结束了,最后走的那天说是要宴请我们,我们给当地接待我们的人说,吃油腻了,我们自己出去吃点清淡的,其实我们是要去大学城看看,因为这次同来的一个小伙子的母校就在这里,所以我们一拍即合。其他人也都新鲜,于是我们就向大学城出发了。然后我发现这里山好水好,而且听说去年办过园博会,胡锦涛主席来过,自然后来是参观了的,可惜大冬天的没什么好看的。到了大学城,我发现,天啊,这个大学好大啊。先去了小伙子的母校,小伙子说他们那里有个回民餐厅,味道着实不错,于是我们就去那里吃饭。在学校里食堂,我也没有多在意,都是小伙子们帮我拿菜,我以为学生都是这么个吃法,味道也不错,没多想。然后吃完午饭,说,这里有十个学校呢,去转转。然后我发现这里的学校一个比一个大,就问,这学校到底多大啊,答曰,3000亩。我说,那光这学校转一圈就得不小路了吧,于是我们几个童趣大发,决定去测一下学校绕一圈要多少公里。然后到了一所学校门口,保安一看来车了,就把大门打开了,结果司机一下子开进去了,不像刚才那所学校一样,要换出入证。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小伙子给我说估计是看着咱们的车好吧,不敢拦。然后我又童心大发,在出校门的时候,降下车窗,对着保安学着刘德华,说,开好车就是好人吗?啊,开好车就是好人吗?我看那保安憋的脸都绿了,出来个人一直道歉,估计是他们小头目。结果后来把借给我们车的人说,后来他们接到电话,还给我们赔礼道歉,我实在是哭笑不得。

小伙子给我们说,这些保安,有的挺好,有的坏的很,穿了一身皮,真把自己当回事。去食堂吃饭插队,有时候故意刁难学生,其实什么事都干不了,真碰上事了躲的要多远有多远。后来被学生们暴揍过几回,算是比原来老实点了,知道自己身上这身皮没用。然后给我们开车的司机说,他们还欺负当地人,因为学校后勤是当地供应,刚开始那会他们吃拿卡要,但是这些保安都是当地县城里招的,住那都知道,很快就被人狠狠揍一顿,老实了。我听力觉得实在是好玩的很,给他们说,看来在这里,讲理没用,得靠这个,我挥挥拳头,小伙子给我说,对。

然后我问他们下午干什么,他们说大学城有条商业街,玩的不少。他们有人说去打台球,有人说去唱歌,我都没兴趣,问有网吧没,我去上会网。小伙子给我说,大学城有三样生意最火,第一是网吧,第二是饭店,第三说是让我猜猜。前两个我倒是觉得很正常,这第三个我猜了了几个没猜对。小伙子告诉我,是旅馆,然后大家都笑了。然后我说我去网吧坐一会,你们去玩吧,结果小伙子说让司机陪你去吧,我刚开始觉得多余,后来才发现,这个太有必要了。我觉得怪麻烦人家的,就买了包好烟给司机。然后去上网,没心思上论坛,就随便点开电影看。司机很礼貌的问我抽烟行吗,我看了周围,没有写着禁止吸烟,而且桌子上有个烟灰缸,说你抽吧,没事。然后过了一小会,突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把烟灭了。我一看是个大学生模样的人,就是头发弄得跟鸟巢似地。司机问,问什么啊,这里不让抽烟吗。然后那个人来粗口了,MLGB让你把烟灭了听到没。司机蹭的一下站起来,问,你是谁啊,抽烟关你什么事。然后那个人一般骂CNM一边挥拳……我们这个司机是特种兵退役,原来干的是金融押运,我还没看清,那个骂人的人就被放倒在地上。然后我就看到有两个穿着一样衣服的人提着棍子就我我们这边跑,我心想莫非碰上黑社会了么。然后偶那两个自不量力的家伙又被轻松放倒,这次事情算是闹大了,然后一会过来个满脸肥肉的中年人,过来看看,身后跟着几个人,看起来像是拿着棍子之类的。我掏电话想要报警,司机给我说,不用。然后中年人问,怎么回事。我问,你是谁,他说是这里的老板,我说这几个人是谁,说是他们网管。我说你这里没写不让抽烟,桌子上有烟灰缸,我们怎么不能抽烟了。而且你说不让抽烟你好好说,你上来就骂人打人。中年人看看我,看看司机,看看被司机打倒的那三个人,中年人不理我,掏出电话来就要打。司机抬手,示意我别说了。然后给那个中年人说,你这几个人,全上来也白搭,你有本事你打电话叫人,我陪着,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扔过去。中年人接过来一看,立马满脸堆笑,大喊,误会误会,原来是领导来了,说着转过身去就去踹刚才打我们的人,说你们几个瞎了狗眼之类的粗话。还说要赔礼请客,我心想别闹了,赶紧走吧。于是出了网吧,我问司机,你扔的啥啊,这么管事,我一看,是他领导的工作证。我问司机,对付流氓,拳头管事,对付老板,还是工作证管事,司机说你说对了,他刚才打电话,不是叫黑社会就是叫警察,叫来哪个咱俩都麻烦。我说要是不是咱俩,是俩学生呢,司机说那估计学生就倒霉了。

听说我这边出事了,他们台球也不打了,都回来了,小伙子给我说, 这里这些人,就是欺负学生,没办法,碰上不懂事的学生,被收拾的很惨,碰上识相的,也不招惹他们。我说这里那么多网吧,都这样么?他说不是,有好的,你进去服务特别好,但是这家便宜啊,学生穷,没钱,就找这便宜的。我说我上学那会也没网吧,我们也没那么多事情。小伙子说,领导,你毕业都快二十年了,不知道现在大学什么样,和你们那个时候不同了。正好是快到冬至的时节,我们瞎转了一会天就开始黑了,开始变得冷起来,我说今天晚上就在商业街吃吧,我请客。我看小伙子想说什么,我问他,他说没事,你随便找家店吧。然后我们走到一家店,我看着像是新开的店,就进去了,正好还有一个空桌。我拿过菜单来一看,天啊,便宜,真的是便宜,一眼扫过去没看到有10块钱以上的菜,两位数的基本都是鱼啊,鸡啊。比我们家门口小摊都便宜。结果我就开始点菜了,点了一个以后,再点,说没有。我心想县城小店没有很正常,于是呼又点,说没有,我说,按照你们餐饮业的规矩,菜单上点三个菜没有可是要送菜了。那个服务员一副苦瓜脸不理我们,于是我又点,还是没有。我就问,你这里有什么啊,服务员说,一个桌就能点一个炒菜,因为店里就有一个炒锅,这会人多忙不过来。我给大家说,走人。

然后小伙子说,领导,我知道有个地方好吃,就是那是个小摊,不是店面。我说,那咱去吃,我当年穷的时候可过的比这个差多了。结果到了那里一看,有意思,这个摊子满满的人,旁边的都空着。坐下以后,我发现菜单上有炒鸡蛋,于是想起来民主派们那个炒鸡蛋悖论,就点了这个炒鸡蛋。大家点完菜,我说这里太冷,咱喝点白酒暖和,小伙子说,领导,这里的白酒你还是别喝。我说咋了,他说这里没有好酒卖。我问,你们在大学的时候喝什么,今天我也尝尝。结果要了一瓶兰陵,六块钱!!!结果打开一喝,恩,味道不错么,不比六十块钱的差。我说你们都喝点,结果大家一喝,说味道还真不错,真是不比城里六十块钱的差。一会菜上来了,我夹起那个炒鸡蛋,吃了一口,故意问那个小伙子,不好吃,怎么办。小伙子说没办法了,方圆50里之内这家最好吃了。我回头看看我们这个摊子都开始排队了,而周围的小摊基本还没上人。我又故意说,不对,鸡蛋不好吃换一盘么。小伙子笑了,知道我在玩笑,于是也很认真的样子,指着那个厨子说,你再换一盘,还是不好吃么,还是他炒的。我说换个厨师炒,他说没有。我说咱不吃了,咱会市里去皇冠假日吃去,比这里的好吃,小伙子说,那里没有炒鸡蛋,就是有也得四十块钱一盘,这里四块钱一盘,你吃的起,我们吃不起,你不吃我们吃,于是大家开始故意的去抢那盘炒鸡蛋,于是我也抢,瞬间吃了个干净。当时我就想,一定得把这事帖到铁血上去,让那些想换一盘鸡蛋的民主派们好好看看。然后我说,你们可以抗议么,你们可以发个帖子去骂么,人家说了,觉得不爽就得批评么,小伙子说,那是脑子有毛病闲的没事干的人,我有那功夫多背几个英语单词了,咱现在吃不起四十一盘的,十四块钱一盘的还是吃的起的。我说你错了,制度不好,你个人努力是没用的,你被了那么多英语单词,考上博士,没用,没用,制度不好,你自己在努力也没用,这不还是来陪我吃四块钱一盘的鸡蛋了么。说完大家哈哈大笑。

由于喝了酒,我们是不能开车回市区了,决定住一晚上。我说,咱不回县城单位了,就住这里,我体验一下这里第三发达的旅馆业。小伙子说,领导,这回你可真的得听我的,咱去住那个四星级旅馆。说完下了我一跳,我说这里还有四星级旅馆?小伙子说,有的有的,是不是四星级的不知道,价格和四星级一样。我说这里都是穷学生,谁住啊,小伙子说你去了就知道了。于是我们就开车去了他说的四星级旅馆,到了门口我傻眼了,虽然不至于一溜的奥迪A6,但是奔驰宝马都有,至于雅阁凯美瑞帕萨特一类的就不用说,看车牌照都是市区的。我说这些人跑这里来干啥,小伙子笑笑,给我说,来吃野味的。我想了想明白了,然后小伙子突然指着外面一辆大金杯面包车说,快看。我一看,从那个车里跳下来十几个女学生样子的。我问,这是干什么的,小伙子说,送外卖的。我想一想又明白了。小伙子还开玩笑,说,要不要给领导叫个外卖啊,我说你拉倒吧。然后我指着小伙子说,你看,个人的道德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吧,制度不好,你自己遵守道德没用,你说你背什么英语单词,考什么博士,跟那些小混混一样天天上网骂制度多好,于是全车人又大笑。

我不想做什么总结性发言,只是突然想到那个炒鸡蛋的问题,你想换一盘鸡蛋,就得换厨师,换材料,不然炒出来还是那个味道。你不想吃,有的是人想吃,因为便宜。你有了钱,你就去换一家店去吃,只要你有钱。而怎么才能变得有钱呢,背单词太累,学习太苦,上学太寂寞,是制度不好。不然你天天上网骂制度,骂来骂去还是只能吃四块钱一盘的鸡蛋,边吃边骂,挺好。不怪我不努力,只能怪制度,让别人努力去吧,让别人讲道德去吧,我上网骂制度去,挺好。

很欣慰的是,最近女儿看我在网上和人发帖子,说了一句话,说,爹,这帮人不就是不想学习然后找个理由偷懒吗。我说,你长大了,懂事了……


本文内容于 2010/12/25 11:56:05 被取次花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