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令65名同学群殴1名学生 因被其直呼姓名

香港police 收藏 0 691
导读:张小新今年14岁,是涟水县郑梁梅中学初二15班的学生。张小新说,12月17日,自己仅仅喊了一下初二22班班主任樊某的名字,就被对方拳打脚踢。随后,樊某还把他带到22班,要求班里65名学生排队上前,每人打他一个耳光。   张小新左侧的耳朵上至今还有一点青淤,而且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不想再去上学,家人已经就此事报警。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快报记者日前赶赴涟水进行了调查。   初中生之痛   他哭着回家   称被老师同学打   12月20日,星期一。原本是上学的时间,但张小新却躲在舅舅的

张小新今年14岁,是涟水县郑梁梅中学初二15班的学生。张小新说,12月17日,自己仅仅喊了一下初二22班班主任樊某的名字,就被对方拳打脚踢。随后,樊某还把他带到22班,要求班里65名学生排队上前,每人打他一个耳光。


张小新左侧的耳朵上至今还有一点青淤,而且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不想再去上学,家人已经就此事报警。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快报记者日前赶赴涟水进行了调查。


初中生之痛


他哭着回家


称被老师同学打


12月20日,星期一。原本是上学的时间,但张小新却躲在舅舅的家里看电视。他带着一副眼镜,脸黑黑的,左侧的耳朵上还有一点青淤,这就是那次掌掴事件留下的。


事情发生在12月17日,星期五。张小新表示,打自己的老师叫樊某,郑梁梅中学初二22班班主任,今年32岁,教英语,曾是张小新初一时的班主任。自从不教自己后,张小新很少能见到樊某。当天中午休息时间,张小新和另外两名同班同学在教学楼前玩,突然看见樊某正往教室走去,边走边训一位跟在后面的学生。


一名同学指着樊某的背影说:“你们敢不敢叫樊老师的名字?”张小新本就调皮,“要叫大家一起叫。”于是,他扯开喉咙喊了一声,喊完之后张小新后悔了,因为一名同学声音很低,另一名同学则根本没出声。樊某转过头寻找声源,张小新等人赶紧转身溜回教室。


1点20分左右,张小新正在15班上课,是班主任向春燕的历史课。突然,樊某推开了教室门,对向老师说:“让张小新出来下,我找他有事。”事后张小新对记者说,樊某常常打人,他知道这次自己逃不掉了。果然,一出教室门,他就挨了打。


张小新的妈妈说,下午四点多钟,还没到放学的时间,两边脸又红又肿的儿子却哭着跑回家了,“连电动车也没骑。”问发生了什么事,他才哭哭啼啼地说被老师和同学打了。


张小新把事情经过说完后,父亲带着张小新就往学校奔,把事情跟校领导说了之后,校领导让他赶紧先去医院检查。


涟水县医院的病历记录显示,张小新被送到医院时,脸颊红肿,听力受损,还有点头晕,但耳膜没有穿孔。医生建议到上级医院进一步检查。张小新的父母没有再去。随后在家等了四天,却没有等到学校的任何答复。


张小新的父亲说,打人的老师买了点水果,来了两次,也没有说道歉。张小新躲在楼上没有下去,“我不愿意见她!一辈子不愿见!”


三次殴打调查


张小新说,自己遭到三次殴打,前两次打自己的是樊某。第一次在教室外,第二次在樊某的办公室里,最严重的是第三次,他被樊某带到初二22班,樊某要求每个同学都要上前打耳光。12月20日下午,记者到郑梁梅中学调查核实此事。


第1次·教室后门


孩子:她把我叫出教室就动手


正在上课的老师:没看见打人


张小新说,自己第一次被打的地方是15班教室的后门。被叫出教室后,自己就被樊某拎到教室的后门处,还被对方一脚踢在脚踝上,“她穿的是高跟鞋。”随后,樊某又连扇张小新耳光。当时,张小新以为被樊老师打几下出出气也就算了。


当时班主任向春燕正在上课。而向春燕也跟记者说,樊某把张小新叫出去,她以为是找他有事。“我没看见她打人,也没听见外面有什么声音。”而在向春燕的话中,记者还听出张小新是个问题学生,“前两天他还逃学到网吧去上网。”


第2次·办公室


孩子:被打时旁边的老师还在笑


回应:我当时在找你家长的电话号码


张小新说,自己被打的第二个地方是樊某的办公室。樊某把自己拉到办公室后,先是扇耳光,然后用脚踢,“她打了我好几分钟,我耳朵嗡嗡嗡响,当时怕死了。”张小新说,樊某动手的时候,自己一边哭一边求饶,“我以后再也不了”,可对方却没有停止的意思。


据张小新回忆,当时樊某的办公室里还有另外三名老师,其中一位姓周的老师还是领导,“但樊老师打我的时候,他们没有阻拦,有的老师还在笑。”樊某踢打了一番之后,就坐在椅子上,一边和同事聊天,一边喝水,张小新在办公室里站了一节课。


记者了解到,张小新所说的姓周的老师叫周佩甲,是初二年级组英语组组长。“我没看见打人。”周佩甲这么说。


随后,记者叫来了张小新,“樊老师打我的时候,你就在办公室。”周佩甲解释说,“我确实在办公室,但没看见她打你,大概我那时正忙着要找你家长的电话号码。”


第3次·课堂里


孩子:她指使全班学生打我耳光


班上50名学生表示确有此事


“每个人都要打”


张小新说,自己被打的第三个地方是在初二22班。


下课后,樊某把他带到初二22班。站上讲台后,樊某连扇了他三个耳光,并对班里的学生说:“他叫张小新,15班的,现在你们排好队,上来打他耳光,每人一个。”


见学生没有动静,樊某又说:“每个人都要打,必须打出声音来。不打的我打他。”下面的学生便站起来排好队,一个个上去打。张小新想逃,樊某便把他摁在墙上。


很多学生举手,“打了”


周佩甲却告诉记者,他们已经找22班的学生调查过了,“没有这回事。”“你们是怎么调查的?”记者问。“我们让22班的班长随意叫来6个学生,让他们写事情经过,这些学生都说没有这回事,没打人。”周佩甲回答。


据记者了解,22班有65名学生。下课之后,记者走进22班的教室对学生说:“上个星期五下午,樊老师有没有让你们打张小新?”“打的!”下面异口同声回答。“打的请举手。”“哗”很多学生举起了手。


“樊老师经常打我们”


随后,记者又请学生们准备一张小纸条,打过人的就写“有”,没打的就写“无”,还在黑板上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记者一共收回56张小纸条,有50个学生写“有”。


有学生写道:“打的。让全班同学轮流上去打。”还有学生写道:“她(樊某)叫我们轮流打,不打的人被她打。”一位学生很调皮地在纸条上写道:“打的,打伟的了。”在当地方言中,“打伟的了”就是打得很厉害的意思。


不过,也有一位学生写道:“那个同学特别不尊重我们的老师,我们愤怒,特别愤怒。”


到了晚上后,陆续有学生打电话给记者。一位学生告诉记者,“我也不想打,但老师逼我打的。”一位女生说,“打了张小新后我都哭了,老师为什么会这么凶啊。”


“樊老师经常打我们。”一位学生说,樊老师有一个用木板做的教鞭,她一生气就用木板打人,有一次把一个学生的嘴都打肿了。


另一个女生则带着哭腔说:“有一次做题目我不会做,樊老师掐我的眼皮。”


最新进展


当事老师被停岗


但还没调查清楚


校长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樊某有教师资格证,以前是涟水县另外一所中学的教师,她在郑梁梅中学执教也已经有两年多了。


“我们学校有规定,是不允许体罚学生的。”初二年级组组长孙冰代表学校领导答复记者,张小新的父母反映了情况后,他们展开了调查,“樊某承认有些过激的行为,但有没有打人,是不是像张小新说的全班同学打他,我们还没有调查清楚。”孙冰说,学校要求樊某先停岗,等调查清楚了再说。


记者打电话给樊某,但对方听说是记者,立即说“你打错了”,随后便挂断电话,并关掉了手机。


孩子不愿上学


家长已经报警


张小新现在走路的时候总是低着头,“大家都知道我被打了,我没脸见人,不想去上学。”


“以前他不是这样子的,走路蹦蹦跳跳。”张小新的奶奶坐在边上抹眼泪,“老师打就打了,竟然还让那么多孩子打他,怎么下得了手。”


张小新的父亲在县城西门菜市场开有一家门市店,一来二去,大家都知道老张家的孩子被老师打了,“而且打得太出格”。另一个因素是,郑梁梅这所学校的规模很大,从幼儿园到高中,超过一万名学生。在张小新的父亲看来,这些学生回家后肯定会说给自己的家人听,这样的传播范围肯定会越来越广。记者昨天了解到,张小新的家人已经报警。(文中被打学生为化名)


记者手记


打人的学生也是受害者


采访中,郑梁梅中学的一些老师和领导表示,学校不允许体罚学生。


当记者追问张小新被掌掴一事时,学校的领导们表示还在调查,或者干脆否认有这事。而当记者追问“为什么几天过去了,事情还没调查出来”时,有校领导这样回复:“我们总不能为了一个学生影响上百个学生!”


不错,被打的确实只有张小新一人,但打人的60多名学生,何尝也不是受害者呢?学校是不是应该安抚他们、教育他们、引导他们呢?毕竟,这可能是孩子们一辈子的阴影。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