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之血 第一卷 战争 第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


卫兵一蹲进几米高的灌木丛中,立刻隐没了自己的身形,突然一发子弹射进他旁边五六米处的位置,他砰然心动,又想到了一点,射击灌木丛中的敌人一定不能射击他刚隐没的位置,而是他周围的位置,因为任何一个狙击手都懂得不住变动位置的规则。但对手显然算错了,因为卫兵还不算是一个狙击手,他没有任何的狙击变位知识,因此他只蹲在刚才隐没的那一处位置。

敌人显然也忍耐不住了,突突突三发子弹在远处的灌木丛中弹跳起,三声枪响一停止,卫兵就隐约看到一个恐怖份子的身形出现在自己对面十几米的灌木丛中,这个对手的射击范程也只不过是十几米的距离,看来也是个初学狙击的人。

卫兵将枪口对准了那个隐没在灌木丛中的敌人,而那人正在辨别着他的方位,很显然那人没有发现自己,他心头一喜,猛的发射了一枪,一声惨叫,正中那人的头部,卫兵大喜的从灌木丛中跳了出来,突击步枪对准那人的灌木丛,他一接近灌木丛就立刻闪到旁边,枪口仍对准着那人的身体,拨开深深的丛草,只见一个年轻的男子躺在灌木草地上,额头上出现一个子弹孔,鲜红的血从孔中流了出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只剩下眼白,很显然他还没有想到自己怎么会死。

卫兵看着那人额头上的子弹孔突然流出红白相间的东西出来,那是脑浆,他登时有种想呕吐的感觉,虽然在战场上到处可以见到这样的尸体,但是看到被自己亲手杀死的人的尸体那是另一种异样的感觉。卫兵登时没有了杀人的喜悦感,接踵而来的是恶心,是骇然,他没有想到杀死一个人的感觉会是这样的难受,有一种罪恶的心理像猫爪一样在抓弄着他。他杀人了,他终于杀死了第一个敌人,但他现在只有害怕的感觉,他突然害怕起杀人,他不敢想象如果死的是自己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他目前的处境随时会死,他随时也会向自己杀死这个人一样被别人突然杀死。

卫兵正看着那恐怖份子的尸体,突然手指尖又有了针扎的感觉,他猛的扑倒在灌木丛内,身后刚才站的位置已发出啪的一声枪响,很小的一声枪响却足以要人的性命,那个恐怖份子的死尸就倒在身边。

卫兵见那恐怖份子一翻倒在灌木丛中,就飞快的从藏身处跃了出来,一手挺着从死恐怖份子手中夺得的AK-47步枪,另一手竖起自己的95式突击步枪,跑到那个灌木丛前,刚想拨开草丛,突然一根枪管向上挺了起来,啪的一声,一发子弹从卫兵左脸颊擦了过去,卫兵急忙往旁边的灌木丛中扑倒,一翻坐起身AK步枪就接连不断的放了三声,直射击刚才的灌木丛位置,但没有任何回应,敌人似乎没有动静,刚才的一瞬间就像没发生一样。

卫兵倒在灌木丛中良久也不见对手移动方位,心道:“难道那人已经跑了?刚才我明明打中了他,那一声惨叫难道是装的?敌人肯定没死,不然也不会向我放那一冷枪!”他壮着胆子从灌木丛中匍匐前进,身体缓缓向前移动,猛的用枪拨开草丛,接着另一把枪的枪口已对准了前面的方位,没人,那人不见了,但草丛中都是血,那人果然逃跑了,但也中枪受了伤。

卫兵心想中了枪的人一定跑不远,说不定就在附近,他望着草丛上的血迹,敌人的身体是往右边的深草丛中移去的,他也不起身就这么匍匐着前进,循着敌人的血迹向前移动着,两把枪都握在手中,以防攻击不及时,一把用来攻,一把用来防。移动了约有四十米,突听前面有细小的喘息声,他屏住呼吸,一点一点的向前移动,然后趴在草丛中,只听就在离自己身体不到十米处,一个人在屏住呼吸,但因为呼吸不均匀发出了细小的声音,卫兵耳朵竖起,辨准了那声音的具体方位,将AK-47枪口对准那个方位,心一定手一稳,砰的放了一枪,这次果然传来一声惨叫,卫兵听得清楚正是刚才被自己打中那人的声音,他有一个优点,就是过耳不忘,凡是听到一遍的声音就如收音机般的录下了。

这次他怕那人又使诈,不敢再轻易的过去,AK-47的枪口对准那十米外的方位又放了一枪。“啪”滋滋的草被子弹划过的声音,他清楚的听到子弹落了实处,看来这一枪没打中,他一咬牙继续匍匐前进爬了过去,猛的一拨开草丛,一具中年男子的尸体斜躺在草丛中,右眼和左脸颊上都有一个洞孔,看来卫兵第一枪碰巧打中了他的右眼,第二枪子弹穿过他的左脸颊直穿进脑颅从后透露了出来。卫兵不敢再掀开这人的头去看后脑勺上的洞,他从草丛中拣起又一把步枪,将里面的子弹全部倒了出来,又从死尸的衣袋内摸出了两包备用子弹,放进腰部的储备袋内,将95式步枪背在自己肩上,挺起AK-47向前猫着腰前进。

卫兵连杀了两名恐怖份子,心中多少有点沾沾自喜,这是他第一次杀人,虽然无比惊险但对他来说是一种考验,他坚信自己完全能够成为第一批优秀的狙击手,他将是这第一批狙击手中第一个实战者。

远处的灌木丛犹如大海,卫兵处身在这高三、四米的丛叶里身体经受着亚热带植物的侵磨,外面是无数株大树,灌木丛下是腐泥和稍厚的植物层,上面被丛林之叶整个遮住了,阳光一丝都照不进来,整个丛林都阴森森的让人感觉十分阴冷,一想到这丛林无边无际,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卫兵的心理就会产生一种死亡将要来临的感觉,他迫切的希望在这可怕的大丛林内能遇到一群或一个同伴,那将是给他生存的最大寄托。

灌木丛中是个隐蔽的好地方,但里面埋伏重重,很可能就在你的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敌人,又或是一发子弹突然打进你的肉体,这都是死亡的威胁,卫兵小心翼翼的前进着,他决不能让敌人就这么突然的解决自己,想要生存就要主动杀敌人。他口中喃喃道:“我要主动、我要主动、我要主动。。。。。。。”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声,紧接着传来一声惨叫,最后一个人的声音响起:“***杂碎,老子让你们通通的去见阎王!”

卫兵身体猛的打了一个机伶,同时心中一阵狂喜,是自己人!他终于找到了同伴,想不到还有自己人在丛林中活着,他在灌木丛中加快速度穿梭,终于走出了这一片丛地,从灌木丛中钻出,刚好到了一株树后,只见不远处一个解放军打扮的中年人正持着95式突击步枪缓缓的向前走去。

卫兵刚想喊一声同志,突然一声枪响自他身后传来,子弹从脖子旁擦过射进大树皮里,他猛的滚倒在地,一连发的子弹袭了过来,那个不远处的中年解放军回头向这边连发五六枪,只听啊啊两声惨叫,卫兵从地上斜头看,只见两个恐怖份子倒在十几米外的血泊中。

那中年人向他奔了过来,卫兵突然看到就在那中年人身后不远处露出一个恐怖份子的枪管,他猛的在地上滚动一周,枪口正对准那个恐怖份子藏身的树后,啪的一枪那恐怖份子头部中弹,倒地身亡。

卫兵暗叫一声好险,从地上爬了起来,中年人回头望了几秒钟刚才要突袭他的恐怖份子,狠狠的骂了一句:“狗--娘养的!”转过头来,粗犷的面容令卫兵登时有种亲切的感觉。

卫兵对中年人点头微笑,中年人呵呵笑道:“小鬼头,枪法不错,继续努力!”

卫兵喜悦道:“你也是!”中年人警惕的向四周望了一圈,指着一处灌木丛道:“到那个地方再说!”卫兵点了点头,两人一起闪身没入了灌木丛中。

一起蹲在丛林中,中年人凝望着卫兵,关切的问道:“小鬼多大了?”

卫兵不满道:“二十,已成年了。”

“哦,哦,成年了,恩,二十,的确?

刚才放冷枪的不知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但肯定是军人,卫兵和赵刚挟持着那个恐怖份子,心中激动不已,都有种我方大部队就要到来的感觉,都急切的希望见到更多的同胞,然后一起杀敌,这样就算是死,也死的痛快,死的自得其所。

那个开枪的军人始终没有再出现,几个恐怖份子从灌木丛中缓缓猫着腰走出,接着另几个也出来了,卫兵有心的数着,一对、二对、三对,嘿,刚好还剩九人,加上被自己挟持的就是十个人,那个暗中袭击的军人肯定是个狙击手,竟然连杀了六个敌人,卫兵心中不禁羡慕起来,对那个“狙击手”敬佩不已,心道自己要更加努力。

赵刚一直勒着那个恐怖份子俘虏的脖子,卫兵的枪管仍伸在那人的口中,不料,过了好一会才发觉这人已被赵刚活活勒死,卫兵探了探他的鼻息,没气,冰冷,早死了,于是将枪管收了回来,

赵刚却从储备袋中掏出一把匕首突然插进那人胸脏,那人的眼突然猛的一睁,接着一歪脖子死了。卫兵暗骂好险,恐怖份子都这么狡猾,装死那真是有一套,刚才的恐怖份子分明是装死,自己竟然看不出。

九个恐怖份子一出灌木丛,赵刚向卫兵使了个行动的眼色,手指头一伸,先前是个九形,然后变成五形,再接着变成了四形,最后是大拇指一翘,意思很明显,我五个,你四个,咱们绝不能让同胞笑话,人家已经杀了六个,咱少杀一两个就是。

卫兵会意的一点头,对这个老大哥还真佩服,人家是好汉,自己可不能做孬种,于是握紧枪管,随时决定跃出灌木丛向敌人偷袭,他心中涌起一阵快感,我方军队无数次的被敌人偷袭,自己的班长是被偷袭而死,那个指导员也是被偷袭而死,现在终于轮到我们偷袭了。要报仇就得先学会偷袭,学会敌人的技巧反杀敌人。

外面的九个恐怖份子猫着腰在丛林中缓行,赵刚用脚蹬了下卫兵,然后一个滚身式从灌木丛中跌出,手中的枪子弹“突突突突突”连续发射,五枪打出,三个敌人中弹,那边的卫兵也从灌木丛中滚了出来,一枪崩倒一个恐怖份子,站起身子向一株大树后躲去,暗中又放了一枪,打中离他最近的一个敌人,马刚的身子耍杂技般在地上转着圈子,手中的枪却不停,砰砰,又两个敌人倒地。

卫兵着急了,说好你五我四,人家已完成了任务,自己还剩下两个,他猛的发射一枪,正中一个恐怖份子的后脑勺,正想对最后一个下手,那人突然转身向自己射击,卫兵一惊猛的滚倒在地上,只听一声枪响,接着是啊的一声惨叫,卫兵从地上一骨碌爬起,只见那个自己要杀的敌人已头撞在灌木丛中死了。

他怒气冲冲的望着赵刚,呵斥道:“你……你说话不算数!”

赵刚挠着头憨笑道:“刚才不是为救你嘛,嘿嘿,手一痒就……”

卫兵跺脚道:“解放军战士怎能说话不算数呢?你……你一点都不讲义气!”

“义气?哎,我要不放那一枪,你若中弹身亡怎么办?”赵刚有些不服气。

卫兵狠狠瞪了赵刚一眼,张口骂道:“孬种!”

“你骂谁?”赵刚火了。

“你,就骂你,你说话不算数,就是孬种!”卫兵理直气壮。

赵刚真的火了,破口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你真不知好歹啊,我、我揍你,你奶奶个雄!”

卫兵捋胳膊道:“好啊,有种单挑!”

赵刚瞪眼道:“单挑,好,妈的,老子这么大岁数还没怕过谁?”

卫兵一跺脚就要冲过来,赵刚突然转身就跑,跃进灌木丛中,灌木丛一阵晃动,接着就没动静了。卫兵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逃,头一拧也钻进了灌木丛内,挺着枪拨开草丛找了老半天没有找到,正有些泄气,突然斜地里伸出来两只胳膊狠狠的勒住了他的脖子,勒得他直翻白眼,卫兵挣扎着骂道:“妈...妈...妈拉个巴子的......”

猛的灵机一动,重重的踩中了敌人的脚,然后一个后肘拳,接着一转身枪管照对方的肩膀砸去,对方中挨了重重的一枪管子倒在草丛中,卫兵哈哈一笑,正想奚落赵刚一顿,但定色一看,不禁吃了一惊,偷袭他的人竟不是赵刚,而是一个恐怖份子,他骇然着急忙用枪管指着那恐怖份子的脑袋,恐怖份子害怕的举起了双手。

卫兵喝道:“你,站起身来!”

那恐怖份子乖乖的站了起来,突然一发子弹啪的一声打了过来,正中恐怖份子的额头,恐怖份子扑倒在地死了。

卫兵顿脚骂道:“孬种,好你个赵刚又放冷枪抢我的人!”他四周张望着,不见赵刚的踪影,心下暗骂道:“老油条,看我逮到你后怎么收拾你!”

卫兵继续挺枪在灌木丛边缘前进,算算自己杀的敌人共有六个了,心中也不禁得意起来,这么走着灌木丛不住的晃动,竟然没有敌人来袭,他心中不免又失望起来,看来自己才走到丛林的边缘,这个原始大丛林据说有十几万米的距离,自己才走了千米左右,丛林后应该是山,山后是更大的一片丛林,丛林连着丛林,整片土地占了得有百里。这里面埋伏着多少恐怖份子,偷袭我军的炮兵又藏在哪里?难道在山上?

卫兵这么走着想着,同时警惕的注视着周围,他刚开始想引敌人来偷袭自己,自己有防备就能先发制人,这个措施很危险,他也只是一时的冲动,也许“敌人”这时在他的心中指的是赵刚。

现在独身一人在茫茫的丛林中穿梭,不禁又寂寞、害怕起来,他小心的向灌木丛内移动,心中低骂:“该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