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与邻为善”遇挑战 不能只谈经济回避安全 2010年12月25日 09:36 新华网-国际先驱导报 [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0条

其实我们可以看一下俄罗斯近二十年的经历。俄罗斯一开始采取了相对温和的政策,结果换来的是西方在其周边地区的步步逼,俄罗斯所面临的安全形势趋于恶化。后来,俄罗斯在一定程度上对外交政策进行了调整,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比较有效地展示了维护自身利益的战略决心,基本稳住了周边地区的局势,获得了一个相对有利的周边环境。


孙学峰:不能只谈经济而回避安全


中国周边外交压力上升,三四年前就已经出现苗头,即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疑虑和担心逐步加剧。今年面临的问题则更为集中,原因究竟何在?主要是我们的周边政策安排中,经济措施与安全措施的协调有些不够顺畅,即十分重视推动经济合作、经济援助,但不太愿意谈安全问题,解决周边安全问题、提升政治互信的力度也有待提高。结果出现了周边外交越“维稳”反而越不稳的困境。因此,我们有必要增强周边外交中经济措施和安全政策的协调性,进而谋求更为良好的周边环境。


钟飞腾:经济外交需要有战略头脑


2010年,中国的对外经济政策初步具备了战略含义,周边外交出现了经济的战略化趋势。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运行,中国通过政治经济互为手段和目的的战略安排,成功地提升了中国塑造地区秩序的能力。在9月份的钓鱼岛撞船事件中,国际舆论对中国打稀土牌印象深刻。


中国应该对国际市场的战略性含义做深入的研究,对中国自身在经济的战略化运用上的手段、管理能力以及市场行为体的应对能力做出更进一步的评估。不过,经济的战略化具有两面性,在实现政治目的同时也容易扩大战略疑虑,因此对其使用的时间和方式要慎重。比如,在国际上,也有不少人认为与中国产业结构接近的一些东盟国家,很难从中国的自贸区安排中持续获益,因此政治让步的有效性将随着经济利益交融的深入而减退。如何在政治利益分割完毕的时候,通过产业合作的深化、合作领域的扩展提升互信、互利水平是中国周边战略需要着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