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邻为善”遇挑战 不能只谈经济回避安全(3)

zyzy_1968 收藏 0 34
导读:专家:“与邻为善”遇挑战 不能只谈经济回避安全 2010年12月25日 09:36 新华网-国际先驱导报 [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0条 叶海林:归咎美国,不如找自身原因 很大程度上,现在是在进行一个“找坏人”的游戏。那么,谁是2010年中外纷争的“坏人”?在美国看来,中国明显就是坏人——是中国改变了自己的行为模式导致了冲突和紧张。中国国内对“谁是坏人”有两派观点:一派在想中国到底是不是“坏人”,还有一派认为美国才是坏人——是美国精心设置了阴谋,引诱了中国周边国家和中国对抗,导致我们的周边形

专家:“与邻为善”遇挑战 不能只谈经济回避安全 2010年12月25日 09:36 新华网-国际先驱导报 [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0条

叶海林:归咎美国,不如找自身原因


很大程度上,现在是在进行一个“找坏人”的游戏。那么,谁是2010年中外纷争的“坏人”?在美国看来,中国明显就是坏人——是中国改变了自己的行为模式导致了冲突和紧张。中国国内对“谁是坏人”有两派观点:一派在想中国到底是不是“坏人”,还有一派认为美国才是坏人——是美国精心设置了阴谋,引诱了中国周边国家和中国对抗,导致我们的周边形势变坏。从这种观点出发,结论自然是我们应该争取那些被美国唆使的周边国家,满足他们的要求,让他们脱离美国,转而对华友好。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其实只会让周边国家“狮子大开口”。它们会认为,靠美国越紧,中国就会给的越多。


其实,没有谁是坏人,或者谁是唯一的坏人。部分东北亚国家和东南亚国家为何跟美国这么热络?这并非只是因为美国的威逼利诱,而是因为很大程度上他们跟美国的利益一致——没有美国的因素,它们和中国也有很多问题,它们也不一定欢迎中国的崛起。中国不能认为满足了邻国的要求就能够防止这些国家成为美国的盟友,他们需要美国这个盟友的程度并不低于美国对它们的需求。


现在,中国的身份变了,力量变了,但是中国的思维没有变、习惯没有变。如果还是不变的话,恐怕明年的周边安全环境还会更差。问题出在自己而不是别人身上。


周方银:适当展示维护自身利益的决心


我在研究大国历史经验的时候,发现存在“防御性大国和平外交政策的困境”,即当一个大国的战略是不想惹麻烦时,麻烦会自己找上门来。


困境背后的逻辑机制,体现在大国的怀柔政策有一个效果越变越差的过程。造成其效果逐渐变差的原因,不在于大国的和平意愿不够明显,不够强,也不是因为周边国家对大国的和平意愿出现了错误认知,不相信大国的和平意愿。导致怀柔政策效果变差的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长期对和平意愿的广泛深入有效的宣示,带来的一个附带后果是大国战略威慑力的逐渐降低;二是当周边国家认识到“大国的和平意愿是真实的”之后,他们认为大国有很强的不愿使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倾向,这时,可能会产生一种通过机会主义行为获取利益的动机,至少这种可能性的概率会明显提高。其在行为上的表现,是对大国的骚扰或利益上的蚕食变得更加频繁,甚至可能达到有些明目张胆的程度。


这种情况下,很多传统的手段使不上劲,“搁置争议”有可能会慢慢失灵,在别人的眼中,大国的“以静制动”可能就被理解为“不动”,“拖字诀”可能被理解为“没有诀”。在这样的理解和战略认知下,一些以前被压制住的矛盾可能会再次冒出来,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冒出来时,其解决的难度可能是进一步增加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寻找“拖字诀”以外的相对有效的解决手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