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20万1吨卖日本,1公斤20万买回来

近身格斗 收藏 6 3363

为改变中国稀土资源遭贱卖状况,我国对稀土资源的出口也在加强管理。今年7月,中国宣布把稀土年出口配额下调40%。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据记者调查,一种变相走私稀土合金的行为,正在江西赣州蔓延。央视《经济信息联播》2010年11月15日播出节目《稀土之痛》,以下为节目实录:


我们要说的话题是关注度极高的稀土,稀土是一种叫做镧系元素的统称,其中包括17种稀有化学元素,在超导、航空、激光、永磁等高科技领域应用极广。中国的稀土储量约占全球的30%,但贸易量却占全球的90%以上。由于我国没有稀土定价权,而出口又极大,结果只能是低价贱卖稀土,这曾经被业内戏称为稀土比白菜还便宜。为改变这种状况,国家对稀土资源的出口也在加强管理。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据我们记者的调查,一种变相走私稀土合金的行为,正在江西赣州蔓延。来看记者的调查。


记者了解到,由于资源保护的监管,单纯的稀土出口受到更多的关注,但在江西赣州,一些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很多看中中国稀土的国外机构早就开始采取其它办法获取稀土。像日本、韩国这样没有稀土资源的国家,都在中国投资建厂,而建厂是为了提炼稀土合金,其最终目的仍是为了获取稀土。随着我国出口加配额等政策的限制越来越严格,外资在中国的稀土产业供应链也变得越来越隐蔽。


稀土从业人员:“因为国家政策(外资)不能进矿山,不能直接到矿山去,不能从事矿山开采,比如说原矿不能出口,我不能出口原矿,我出口金属可以吧,单(纯)金(属)不能出口我就出口合金,合金出口以后他一分离不也就这些东西出来了吗?” 转自CHN强国网 这位从业人员介绍说,外资早期往往是直接采购稀土回国加工,如今已经转变为在稀土矿产地合资建厂然后再出口,这样就绕过了政府的审批和法律的限制。以一种医疗仪器和电机设备上常用的钕铁硼材料为例,一般的稀土合资厂经过冶炼、制粉、成型、烧结四个简单的步骤,就可形成钕铁硼合金,之后就可以直接出口不受限制。


但是业内的刘经理气愤地向记者表示,这种所谓的加工其实只是第一道工序而已,这样的出口正是在钻政策的空子。


刘经理 稀土从业人员:“事实上只不过是一个提炼的层次而已,如果说你是精深加工的话,精深加工到底什么科技含量,我打个可能不是特别确切的比喻来讲,把稻谷碾成大米,那就是精深加工了吗?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原矿出口。”


统计数据显示,钕铁硼磁粉和钕铁硼合金,今年1月的出口量仅仅为90.3吨和7.2吨,但是随着政策调控越来越严,其出口量持续增长,到今年9月,其单月出口量已经分别增长到了1110.8吨和234吨,分别增加11倍和30以上。今年1-9月钕铁硼磁粉和合金的出口量共计6390吨,而我国今年全年稀土正常出口配额为3万吨,也就是说,仅钕铁硼一项,能查明的变相稀土出口量就已经占到稀土全年配额的两成以上,但却完全绕开了稀土出口的监管。


稀土之痛 原料低价出口 成品进口涨价千倍 CHN强国网 军事战略站


稀土,从字面上就能看出来,其资源是稀缺的,商务部的数据显示,由于大量开采,中国稀土储量在1996至2009年间减少了37%,只剩下 2700万吨。按现有生产速度,中国的中、重类稀土储备仅能维持15年到20年,未来甚至可能需要进口。我们刚刚看到,一些厂家把稀土简单加工成合金,就绕开了稀土出口的配额和限制,那么这些变相出口的稀土都去了哪里呢?接着来看记者的调查。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钕铁硼合金等稀土初级加工品,从外观上看与普通的铁块没有太大的区别,这就为走私这种稀土合金提供了可乘之机。今年7 月,我国广西海关破获的一起上亿元的稀土走私案就是如此,今年初广西海关发现,当地三家报关公司向海关申报的热压铁块的货物中,稀土元素含量超过了 97%。海关随即进行侦查,最后查获以伪报品名的方式,走私稀土金属及化合物4千多吨,据记者了解,稀土走私的招数可谓是层出不穷。有的按照颜色、形状状类似的产品去申报,或者是转到检测力量薄弱的小港口出关。常见的如蒙混成氧化铁、大理石、去污粉和石灰粉的都有,对于这些稀土变相出口之后的流向,业内人士直在关注。


刘经理 稀土从业人员:“因为很多都卖到日本。”


据记者了解,在我国的稀土产地,不少稀土加工企业都有着外资背景。赣州科力稀土新材料有限公司,就是由赣州虔东稀土集团公司,和美国MQI 公司在2001年6月组建的合资企业。2006年,日本昭和电工又与赣州虔东实业公司、赣州红金稀土公司,在赣州的经济开发区成立了一家、名为昭日稀土新材料有限公司的合资公司。


杨先生 稀土从业人员:“特别是这几年稀土这个行业,外资企业比以前多得多了。”


这位从事稀土二十余年的杨先生表示,地方政府引进这些外资,原本是希望以资源换取学习技术的机会,而事实上往往演变成了另一种情况。


杨先生 稀土从业人:“实际上好多企业不是这么回事儿,拿到(稀土)以后初步加工一下,也没有说也不加工,到了日本做好了以后再卖给我们,那个价格又变了。”


杨先生告诉记者,就是稀土这一出一进,利润差别巨大。以氧化钕为例,出去的时候是20多万一吨,到日本提纯成金属钕再卖回中国,一公斤就要20多万。


杨先生 稀土从业人员:“我们20万出去的稀土,返回1000倍价格再卖给我们。”


稀土之痛出口珍贵稀土 留下惊人污染


在过去10多年里,中国一直是稀土出口的世界老大,但是,中国企业只是出口初级产品,不但利润非常低,开采稀土所付出的环境成本,也是极为高昂。可以说是珍贵稀土出去了, 惊人污染留下了。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


目前国内探明的离子型稀土矿共计储量有805万吨,其中三分一以上在江西赣州。早在1970年,赣州就研究出了食盐浸取再用草酸沉淀的混合稀土提取工艺,但是这种方法对于植被破坏极大,产生的尾矿也就是废矿也很多,这种方式一度被喻为是“搬山运动”。


江西省赣州市龙南某稀土矿矿长:“一座山里面,把药放到山上,山上就会跟泥土里面的稀土就可以交换出来。”


记者:“打的什么药水?”


江西省赣州市龙南某稀土矿矿长:“硫酸铵,打上去就会交换出来。”


记者:“你们用这个化肥干吗?”


江西省赣州市龙南某稀土矿矿长:“化肥就沉淀,把含稀土的水放到这池里面,再加碳酸氢铵,就沉淀,就生成颗粒。”


正是这样反复地将硫酸铵往山体上浇注,赣州龙南的许多山体都已经变得满目疮痍。尽管从1995年开始,很多矿开始用原地浸矿的新工艺,但是记者在赣州龙南山区看到,不少矿场还在采用老工艺。


稀土从业人员杨先生:“草酸的质量更好,收益更高对他来说。这样更方便,对我们企业来说我们产品的成本更低了,对他们来说又能卖到更好的价钱,收益更高,所以就用草酸。草酸是什么呢?就是家里面的那个马桶去污剂,这个东西是很厉害,下去好几年没东西长出来。”


据介绍,采用这种池浸工艺,每开采1吨稀土,就要破坏200平方米的地表植被,剥离300平方米的地表土层,产生2000立方米尾矿,并造成惊人的水土流失。而赣州每年的稀土产量已经超过了1万吨。环境压力之大,触目惊心。因此,在赣州龙南的每一个稀土矿山下,记者都能看到,成片的废弃尾矿湖在绿色的山区里显得特别刺眼。 CHN强友之家 稀土从业人员刘经理:“电话采访像德国和日本在这方面的技术水平非常先进,把这个初级加工对污染很严重的环节留在国内,他更高兴,比卖原矿的他可能还高兴,污染留在了中国,他绕开了污染这一关。”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