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十七章:通道歼骄敌(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第二天清晨,全师分成左、右两路纵队直奔通道县城。中午时分,我率师指挥部赶到通道县城。此时,中央红军主力已离开通道,军团部陈伯钧参谋长带着殿后的一个团在等待我们。陈参谋长向我们交待了具体任务后,便告辞追赶部队去了。接下来我们立即展开工作,作战参谋早已将作战地图铺在桌上,新的敌情变化也标在图上。我和政委、唐副师长、王参谋长几人正围坐在桌前,研究敌情。王参谋长手点着地图,详细讲解今天的敌情变化:湘军刘建绪部第十六师兵分两路,章亮基率主力两个旅及炮兵营、辎重营从城步附近出发,经长安营、漫洞,今晚可至通道县的溪上一带宿营;十六师的四十七旅今晚将到达通道县大塘口一带,两敌距通道县城均约七、八十里。湘军第六十二师今日从绥宁附近出发,今晚将到达乐安铺至杉木桥一带宿营,距通道县城约百里之遥。明日湘军章、陶两师可对通道县城形成夹击之势。桂系第一追击纵队十五军的三个师今天正向湘桂边界靠近,距我师还有百余里;暂时对我师构不成威胁。整个敌情已经明了,该怎么打?我在头脑中思考了一阵,决定先去勘察地形再说。于是,我对众人说道:“走!大家先去看看地形,再作决定。王参谋长,你通知各团主官及有关人员一起去。”

我们一行骑马沿来敌方向一路察看,最后将伏击敌右路十六师主力的地点选择在下乡至木脚的中间地段。这里的地形非常有利,山路的一边靠山,虽是冬天,但山坡上灌木丛和树林依旧常青,便于大部队隐蔽;山路的另一边是一些小山坡,中间夹杂些田地,山坡的另一边就是通道河,山路离河边500至1000米左右,现又是枯水季节,便于部队埋伏出击。而伏击敌左路十六师四十七旅的地点就选在临口镇附近。

回到指挥部立即召开了作战会议,我进行了战斗布署:由101、102、103、104四个团及师炮兵营大部、狙击连两个排由我和政委指挥,伏击右路敌十六师主力。由100团、补充一团、警卫营、特侦营、师炮兵营一部及狙击连一个排,由王参谋长指挥,负责围歼敌四十七旅。唐副师长指挥补充二团与骑兵连负责防守通道县城及保护师直单位的安全。出击部队今晚十时前必须赶到预伏地点,并严密封锁消息。明天上午八时前进入阵地隐敝,不得暴露目标。并要求各部争取中午十二时前解决战斗,留小部分部队打扫战场,主力迅速移师至北线,准备围歼湘军第六十二师。最后我又提醒大家:湘军十六师是一支战斗力较强的部队,与红军的作战经验丰富,我们切不可骄傲轻敌。我们应充分发挥自己的火力优势,以减少部队伤亡。各部回去后,立即展开行动。

散会后,我派人找来侦察连李连长和师情报处长,命令李连长带一个侦察排及一部电台,化装成敌军,连夜赶往溪口至杉木桥一带潜伏,明天摸清湘军笫六十二师的行军路线及部暑情况,及时向师指挥部报告。命令情报处长严密监控侦听湘军和桂军电台,发现异常情况,及时报告给我。

晚上九时,我与政委率指挥部到达预伏地域,召集四个团长、炮兵营长及狙击连长布置具体战斗任务:101、103团埋伏山路左侧靠河一边的小山坡及河堤边;101团抽一个营拦头。102、104团埋伏在山路右侧的山坡上,102团派一个营堵尾。攻击开始时,炮兵营与各团迫击炮连进行五分钟的覆盖射击,狙击连在第一时间内尽量多击毙敌各级指挥官,使敌军群龙无首,失去指挥,引起混乱,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总之,这股敌人比较凶悍顽强,而我军出击各部要行动迅速,动作果断,要比敌人更猛更狠,不投降就把它彻底消灭。

第二天上午九时三十分左右,我接到左路王参谋长电报:按预定方案,我补充一团派出一部阻敌,现与敌四十七旅前锋部队已接火,佯做不支,一路“溃逃”,敌四十七旅果然骄横,衔尾急追,我正将其引入伏击圈。

几乎在我收到电报的同时,湘军十六师师长章亮基也收到属下四十七旅长成铁侠的报告:说自己四十七旅遭到赤匪殿后部队约五、六百人的阻击,但在前卫营的猛烈攻击下,赤匪支持不住,向后溃逃。我观这股赤匪大约是一个团,衣衫褴陋,装备差,弹药缺乏,作战虽然勇敢,但不是我旅之对手。我旅正乘胜追击……章亮基阅完电文,脸露喜色。

“参谋长!你看看。”随手将电文递给身边的师参谋长。

敌师参谋长仔细阅完电文,迟疑地说:“这会不会是赤匪的诱敌之计?”

章亮基闻言哈哈一笑,看了参谋长一眼亲热地说:“老兄,你太过虑了。据飞机侦察和可靠情报得知,共匪主力于昨日已向西一一贵州黎平方向开拔了,留在通道地区殿后的共匪,我估计最多一个师而已。共匪一个师满编时也不过5000人,你想想:经过近两个月长途跋涉及我军层层拦阻,特别是经过湘江一战,又在我军的追击下得不到休整和补充,它一个师还能剩多少人?我看最多不超过3000人,武器弹药那就更不用说了。你说他还敢来打我们的伏击。”章亮基说到这里一顿,情绪高涨,意气飞扬,亮声道:“参谋长!立即给成旅长发报,命令他紧紧咬住共匪后卫,配合师主力两面夹击,将共匪殿后部队一举全歼。同时,命令四十六、四十八两旅加速前进,今晚光复通道县城!”

“是!师座高明。我立即去执行!”敌师参谋长顿时来了精神,临去还不忘拍一记马屁。

敌军章师长的命令立即得到贯彻执行。前卫四十六旅的先头搜索连立即收拢部队,领令向下乡方向跑步前进。敌十六师主力八千余人在蜿蜒的山道上排成三路纵队,快速移动起来,顿时扬起一溜尘烟,将晴朗明净的天空,染上一条黄灰色。

约十时四十分,敌十六师主力全部进入伏击圈,天空中升起了三颗红色的信号弹。刹那间,长达几公里的山道上响起了震天动地的枪炮声,近百门山炮、野炮、迫击炮的炮弹同时落在敌军密集的行军队伍中,那是多么可怕的景象!紧接着沉闷的重机枪和清脆的捷克式轻机枪也歌唱起来,倒下的是一排排、一堆堆敌军的躯体。在第一时间里,我神勇的狙击手就击毙了敌军三十余名各级指挥官,包括十余名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团级以上的指挥官;敌师长章亮基有幸逃过笫一关,当他被卫兵掺扶到路边一坑旁躲藏时,也被眼前的惨景惊呆了,暗想道:这是红军的哪一支部队?竟有这么多的机枪、火炮,就是和我们血战过的红军主力红一军团,也远远没有这么炽烈的火力。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下的官兵在红军的猛烈炮火下东躲西藏,竟亳无还手之力,不禁双眼通红。不成!不能这样被动挨打,终究十几年的血战经验使他迅速冷静下来。他发出了一道道的命令,然而,整个队伍被打得相当混乱,各级指挥官更是死伤严重,又有多少人去执行呢?于是,他便指挥身边的警卫部队,向山路左侧靠河边的一个小山坡冲去,企图抢占一个立足之地,负隅顽抗。其余敌军,也纷纷爬起来端起枪,冒着红军的炮火向左侧山坡凶猛地冲击。当冲到离山坡五、六十米的地方,山坡上骤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并夹杂着手榴弹的爆炸声。此时,炮击停止了,但嘹亮地冲锋号吹响了,同时响起了一片杀声和口号声,山路两边山坡上、河堤上、陡坡上跃出了无数头戴钢盔,身穿绿黄色军装的红军战士,形成三人一组的战斗队形,奋勇杀向前去,手里的冲锋枪、自动步枪、手提机枪喷出了一道道火舌;后面紧跟着端着步枪的战士,刺刀在阳光下闪着冰泠的寒光。敌十六师彻底溃败了,它碰到了比它更强悍的对手,终于低下了那颗骄横的头,举起了双手。敌师长章亮基见大势已去,便举起手枪,准备开枪自杀;却被102团一营一连二排姚排长击落手枪活捉了。章亮基心有不甘地问姚排长:“你们是红军哪支部队?”姚排长挺胸自豪地回答:“我们是红三十四师!”

“原来是‘铁帽子红军’,怪不得这么厉害!我们输得不冤!不冤!”章亮基嘴里喃喃自语。(我竟还不知道:原来那些被我师打败了的中央军、桂军、粤军等,都把我们红三十四师暗地里叫“铁帽子红军。”一个意思是我们师都戴着缴获的钢盔;第二个意思是厉害。)

正当我指挥歼灭章亮基的十六师主力之时,收到了情报处长送来破获的密电:敌十六师四十七旅在临口附近遭我军包围后向敌六十二师发出的求援电。在这之前,侦察连李连长发回的电文:敌六十二师三个旅由乐安铺、杉木桥向溪口、松脂站方向开进,十时左右,敌六十二师前卫旅刚过溪口。十一时,敌六十二师接到四十七旅求援电,派出185旅从溪口出发,向临口增援;而溪口到临口只有四十余里,下午三时就可赶到。我们根据收到的情报,作了部分调整,命令王参谋长将敌四十七旅牢牢包围,留下大部敌军暂不作歼灭,以吸引敌185旅加速南下。待我军歼灭敌十六师主力后,腾出手来迅速移师北上,围歼敌185旅。但在我的脑海里,还存有一丝疑惑,那就是陶广的六十二师为什么不倾全力来援,而只派出一个旅,其主力却继续向松脂站方向前进呢?理由是什么?我在脑中反复思考。政委见我在指挥部里踱来踱去,就知道我在耽心敌六十二师的去向。便对我开玩笑地说:“老陈,你是在耽心敌六十二师去抄我师的后路吗?”

“后路?”我重复了一句,赶忙查看地图。心中豁然开朗。“老陈呀!你这一语惊醒了我这个梦中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敌六十二师的行动。想不到这个江南讲武堂出身的师长倒蛮有心计的。政委,你来看。”我指点着地图继续说道:“敌六十二师主力中午十二时就可全部到达松脂站,而松脂站离通道县城不过三十公里,路又宽敝平坦,敌人只要五、六个小时就可到达。这个陶广可能这样认为的:担负殿后掩护的红军最多不会超过5000人,现正与章亮基的十六师纠缠交战,无力他顾。而留在通道县城的红军肯定不多,大半也是些非战斗人员。因此,陶广派出的185旅只不过是帮助章亮基缠住红军而已。自己则亲率主力偷袭通道县城,这是十拿九稳的事。到时又可在何键面前立一大功。何乐而不为呢?”我想清了陶广的毒计之后,便有了应对之策。歼灭敌十六师主力后,我留下103团打扫战场,然后押送俘虏及缴获的物资,必须在下午五时前赶回县城,听从唐副师长指挥。同时,电告唐副师长做好应战准备。

我与政委率领其余部队吃了中饭,便迅速渡过通道河赶到临口。然后沿临口北上四至五公里处设伏静待敌185旅入瓮。下午二时,王参谋长指挥100团、补充一团等部,向被包围的敌四十七旅发起总攻,我将带来的两个山炮连也投入战斗。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敌四十七旅利用临时抢修的工事进行顽强抵抗,但在我优势炮火的打击下,仍无济于事,我军很快突破了敌四十七旅的工事,战斗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由于敌军的殊死抵抗,给我师补充一团带来了近300人的伤亡,

歼灭敌四十七旅的战斗打响不久,敌185旅就进入了我师设伏地区。我见敌185旅毫无防范,大摇大摆地以纵队行军,便下达了攻击命令,一顿炮火猛轰,轻重机枪狂扫,敌185旅象热锅上的蚂蚁,全乱了套。我军乘势展开突击,102团拦头堵尾,101团、104团分别从公路两侧出击,战斗没有多大悬念,很快就结束了。

我留下104团和补充一团分别打扫战场,将100、101、102三个团及警卫营、特侦营、炮兵营的两个迫击炮连迅速收拢起来,补足了弹药,便立即向山溪出发。途中,我收到李连长发来的电报:陶广率六十二师主力在菁芜洲一带停留了半个小时不见动静。我与政委商量道:“难道敌六十二师发现了什么?在犹豫不决。”我猛然看到自己手中拿着的电文,知道破绽在哪里了。“政委,我估计陶广与185旅必定约好了时间进行电台联系。这么长时间没得到185旅的信息,定会产生怀疑。我还敢肯定,陶广必定还跟章亮基的十六师联系过。由此看来,陶广会认为:通道地区隐藏有赤匪的大部队,十六师和自己的185旅可能凶多吉少了。不好!陶广要跑!”我对政委说道。“叶参谋,命令部队跑步前进。”

其实我在这里的推想与陶广在菁芜洲的推算几乎完全相同。陶广真不愧为身经百战、经验极为丰富的一名宿将,很快就从蛛丝马痕中意识到:通道地区隐藏的红军大部队必定是中央红军主力。而中央红军西进只不过是个烟幕弹,肯定是秘密返回杀了他们一个回马枪。但他没有想到会是红三十四师。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陶广想通了这些,立即下命部队原路快速返回。

没过多久,李连长的电报到了,情况果然如此。我立即下达命令:王参谋长率师特侦营和100团,直插松脂站,尽量截住敌六十二师退路;102团追尾;我和政委率警卫营、101团及两个炮兵连拦中。同时,电告唐副师长。由于我军所走之路皆为狭窄的山道,崎岖难行,且路途较远。待王参谋长率部赶到松脂站时,陶广率184旅先行逃走。其后续186旅与师直、后勤部队遭我追击部队拦截,敌人已是惊弓之鸟,没作多大抵抗便溃散了,大部被歼被俘,少数趁乱逃走,而丢失下来的所有作战物资和武器弹药皆成了我军的战利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