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征战 正文 第十八章抢劫曹县(6)

寒光在此 收藏 16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0.html[/size][/URL] 仓库在城南。要反回黑龙岭得向西,因此车队得穿过四分之一的县城。齐天龙一直在奇怪,日军守城的是一个大队,上千的鬼子,仓库只有一个中队,而另处三个中队也驻在城里,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日军进行增援?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源在他自己身上,只是还没有往这方面想罢了。早在他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0.html


仓库在城南。要反回黑龙岭得向西,因此车队得穿过四分之一的县城。齐天龙一直在奇怪,日军守城的是一个大队,上千的鬼子,仓库只有一个中队,而另处三个中队也驻在城里,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日军进行增援?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源在他自己身上,只是还没有往这方面想罢了。早在他让马魁邀请一干日本军官赴宴时,这个结果事实上就注定了。当时,日军自大队长川崎少佐以降,三个中队长、八个小队长,连同十几名日军士兵都死在了马魁家。可以不客地说,驻曹县日军的指挥糸统事实上已全垮。


自然的,能决定战场走向的日本军官的无故“失踪”,引起的后果是灾难性的、多层次的。当南城方面还在枪声大作时,这些失了长官的日军,好在茫然地等着给他们的作战命令。


不得不说,在三十年代,日军的纪律性相当完善。没有长官的指令,士兵们还得乖乖地等着,不可能擅自出击。当然,若遭遇到攻击,反击则是应有之义。可这不是,还没有遭到攻击嘛!


于是乎,就在齐天龙大惑不解时,他们的队伍,也渐渐快到了西门。眼看出城在既!


“幸运!真是幸运!”齐天龙知道,他的铁血大队训练时间还太短,和日军的战斗力不在一个层次,而且差距还不是一般的小。在刚才的战斗中,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当时,用的是绝对优势的兵力攻击,可结果是牺牲了好几名队员也没能攻破任何一个鬼子营地。这还是在,又是偷袭又是夜战的情况下,加之日军援兵不至,他们的中队指挥官还无故失踪。


可即使占了这么多有力条件,结果却是残酷的,攻不动就是攻不动!若非灵机闪过,用他们自己的军火炸了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尾了。


日军军官集体失踪的这个结果,被通报到了驻守菏泽的第六辎重联队联队部里,联队长杵春久藏中佐顿时震怒,咆哮着立即命令将马上能找出的军衔最高的任何一个军官暂任第二辎重大队大队长之职,务须全力找出川崎等一干军官失踪的原因。


接到了联队长命令的第二大队日军立即展开了排查……最后,一位现时官职最大的小队长吉田秋中尉荣幸地连升三级,接手了辎重第二大队的指挥权。


大喜过望的暂大队长吉田,忙第一时间执行“恩公”的指示,他是那么的兴奋,以致于领着一股日军去满城寻找原上级时,都没有火速提升一批“暂”级军官。致使第二大队的指挥糸统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瘫痪样。


其实,能当上一个领兵50人的小队长职务,吉田秋真有这么不明事理吗?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升官了归升官了,事实上,吉田秋对这一个暂字还是清楚其含义的。且不说找到了川崎等一干军官后,他将会被打回原形。就算找不到,上面也还是会派来一个大队长正式管理的。他这个原小队长,充其量也只能作为立了一功赏个中队长职务就不错了。何况,再退一步说,若他这时傻乎乎地火速组建了一个领导班子,那些军官若被找回来,知道他在他们不在的时候篡了他们的权,又岂会不在日后给他小鞋子穿!


于是乎,对这一节分得极为清楚的吉田秋,也就那么,故作兴奋难抑地跑出了大队部,完成联队长阁下的指令去了。


好在,川崎等一干军官的去向倒是很好打听,不是什么密秘。吉田秋便带着士兵们直接找上了马魁的住处。撞开门一看,川崎等一干军官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消息,吉田秋忙赶紧回到大队部向联队部报告,并同时把曹县受到武装势力袭击的最新消息地古脑儿说了……杵春久藏中佐接到报告后,很是震惊――曹县虽然属于前沿交战区域,可事实上,这一地区已基本肃清敌对势力,根本没有国民党部队,不然也不会用作物资中转站。


而袭击一个驻有兵员三千数的县城,并且大队长、中队长全部被杀,物资仓库更是被炸毁,这是哪里钻出来的部队?


一番严厉的询问下,可怜的吉田秋,却根本答不上具体的问题。事实上,他也根本不知道进城了多少敌方人马,也不知道是什么部队,这让杵春久藏大发雷霆,可也只能让吉田秋速作处理,他会派千岛大队连夜向曹县增援,还会在天亮后请求空军指导来安慰吉田秋了。


吉田秋被中佐阁下一顿臭骂,心里郁闷,只好赶紧速作排兵调将的布置。


在中国古老的智慧传承里,上位者欲让某一人登上高职,通常都会采取让其在底层一步步爬起,或是留在身边,由自己言传身教,抑或是放之在外,经历许多挫折考察后,才会给予重位,鲜少有直接任其一步登天的。不然,会有大瘾患。


而吉田秋的连升三级,进至主管一方兵马,自然也难摆脱升得太快的瘾患。这不,问题立马就出来了。


吉田秋作为一个小队长,属于带兵基屋军官,以前自然不可能参与大队的军事运作,也就对于第二大队的兵力分布驻防等一知半解,不是这么巨细了解。而偏偏眼下的曹县城还无可供咨询的人,其他人,还比他不如。


烦闷的吉田,只好把日军收拢到一起,火速封官组建领导班子、研究下一步运作方向。这么一来,时间也自然飞快地流逝,可还不能不这样进行。毕竟,一支军队的运作,是需要一层层的指挥的。


等初步理出个码目的时候,这时上的齐天龙,也已经赶着马车往城西门去了,吉田秋一面通知守西门的日军和伪军团长曹竟伦派兵紧守西门,一边组织兵力向西门追赶,并同时向菏泽的联队长阁下报告。


……驻守西城门的是日军一个有着44人的小队和伪军的一个营协守。而长期守城门嘛,自然会分为轮班制。当城南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时,被正好轮班当值的伪军营长曹竟伦听了个一清二楚。不过这曹竟伦也是个妙人,其身为统领一营的带队长官,竟是被枪声吓得直发抖!


他怕啊!怕国军打回了曹县,前些时日他就已被军统特务找上过了,结果不欢而散。现在国军一打回来,他自忖将必死无疑,因此心思里全是算计着该怎么逃跑,根本就没想过要带部去支援的问题。


当从日军的口中,知道了是被某小股不知名的部队袭击了城南仓库,他这才有了能耐。庆幸:那边守仓库的不是王彪部吗,活该啊!活该啊,你王彪也有今天!


原来,王彪早年仗着舅舅魏三有钱有势,谁的帐也不卖,领着一伙人到处惹事生非,早在那时就跟曹竟伦有些私仇。等日本人攻下曹县后,魏三当上了县长,有日本人撑腰,王彪也当上了营长,又为人讲义气护短,很得手下人认可,从来没把曹竟伦当个人物看……这时听说袭击的是王彪协守的仓库,只剩下了高兴,根本不出兵救援。这才有了齐天龙奇怪的现象,这么长时间了,不止日军,居然连伪军也不曾增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