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八章 左右开弓穿夜幕 纵横深沟避强梁 第二八章(4)当头一枪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大郭庄村西的枣林是明朝永乐年间立庄的时候种植的,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林中的枣树大都有一搂多粗,干瘦的枝桠结成的树冠大都有住房屋大小,虽然时值隆冬的落叶时节,树影依然浓密得几可蔽日。 这一片枣林生长在村西一片高岗地上,自东至西有三五里地的光景,自南至北也有二三里地远近,前后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大郭庄村西的枣林是明朝永乐年间立庄的时候种植的,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林中的枣树大都有一搂多粗,干瘦的枝桠结成的树冠大都有住房屋大小,虽然时值隆冬的落叶时节,树影依然浓密得几可蔽日。

这一片枣林生长在村西一片高岗地上,自东至西有三五里地的光景,自南至北也有二三里地远近,前后左右都是一人多深的夹壕道。曹金海、索勇等十来个战士进入到了这样一大片枣树林中,好一似一叶叶扁舟驶入了茫茫大海,不大一会儿的工夫就隐没得无影无踪了!

赫连洪催动着大队人马追赶上来以后,围着周边的夹壕道转了好几圈,思量着拿不定主意。他的心中非常清楚:从地形上来看,只要把四下里的夹壕道都给封闭住,钻进枣林子里的土八路是绝难再从铁筒似的包围之中逃脱出去了。

可是,不管什么事情,都是有一利就有一弊!这样的地形地物虽然有利于包围和封锁,却不利于钻进到林子里去搜索攻击;更何况,钻进林子里去的土八路是不会自己跑出来的!

赫连洪把周围的警戒哨布置好以后,又把瞿金河等几个伪军小头目给招集了起来部署攻击作战方案。他道:“咱们虽然已经把逃窜的土八路给团团围困了起来,可土八路再傻也是不会自动走出来送死的,要想把这几个土八路给歼灭,咱们还是得想办法进攻呀!”

瞿金河蹙着眉头劝阻道:“干咱们这一行的,向来的规矩就是要‘遇林莫入’,咱们要是这么不知深浅地往里硬闯,那还不净等着挨黑枪呀!依我来看,咱们不如把四下里严严实实地给围定了,饿也能够把他们给饿昏的!”

其他几个伪军小头目也都不大甘心带头去冒这样的生命危险,都跟着唧唧喳喳地闹嚷了起来。这个说:“我看老瞿这个办法准能成,土八路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我就不相信他们不吃不喝还有劲儿来打仗!”

那个又道:“照我来看,就是摸进林子里去打也不争在这一时三刻,先把他们给困住,等饿扁了再说吧!咱们又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呢!”

“不成,不成!”赫连洪驳斥道,“你们这些家伙怎么就这么没有志气呢!咱们是人,他们也不是神;他们的手里有枪,咱们手里的家伙也不是烧火棍子,满打满算就这么几个土八路,你们怕得是什么呀!”

“我看这样好了!”赫连洪继续说道,“咱们留下一半的人马在外面把守,分一半的人马进到林子里搜索进攻,在林子东面结成一条散兵线,像赶羊似地一个劲儿地向西赶,先把他们驱赶出树林子再说好了!”

“哎呀,我的连座呀!”瞿金河摇着脑袋叫了起来,“咱们满打满算就这么百十来个人,再分出一半来在外面把风了哨,还能够剩下几个人呀?”

接着,他扬手向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枣树林子一指,又道:“这么一大片树林,进去个四五十人就如同撒胡椒面儿一样,怎么呼啦地过来呀?”

“那你说该怎么办?”赫连洪有些不耐烦了,针锋相对地诘问道,“难道咱们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把他们给放走不成?”

“你看,你看!你这是着的那门子急呀!”瞿金河辩解道,“我这不也是在帮座连你拿主意吗?既然我们要结成散兵线一起由东向西赶,东边还设置些哨兵做什么呀?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赫连洪此时虽然已经恼羞成怒,听着也觉得有些道理,又见其他几个伪军小头目也在附和,于是拍板道:“那好吧!既然大家都赞成要集中用兵,咱们就分出三分之一的兵力在外面警戒,把大部分兵力用于搜索攻击!”

说罢,他又点着人头指派分定,重新申明了作战方案和战场纪律,沉着脸号令道:“今天的仗咱们就要这样去打,分头行动去吧!”

在赫连洪的统一指挥下,把东面的警戒兵力编入到了攻击部队当中,伪军的大部分人马在枣树林的东侧列成了一个扇形的一字长蛇阵,步步为营地平推着由东向西碾压了过去。


曹金海带着一行人马匆匆忙忙钻进到枣树林子里以后,立即各自隐没在枣树的背后返身向外探看,准备给跟踪追击而来的敌人以迎头痛击。

可是,他们躲在树林里观察了好一会儿,只见伪军骑兵一直围在树林子外面打旋儿,并无立即进攻的迹象,这才松下了一口气。

到了这个时候,曹金海才开始检点人数,发觉少了两个战士。他见到围在身边的四战士都低着头不吭声,明知道他们是在为失去的两个战友而伤心,可又不忍心当面点破,于是转而开解道:“咱们还处在敌人的包围之中,还是抓紧与索班长他们去会合吧!”

索勇等几个战士出击的地点和方向不同,因而在冲进枣树林的时候与曹金海等人相隔有三五百米的距离,在冲进枣树林以后,他们的第一个反映也是要迎头反击敌人的进攻,见到敌人并没有循踪潜入,才开始向枣林深处转移。

两下里一打对头,一经检点,不只曹金海手下损失了两个战士,索勇手下也有两个战士挂了花。一个战士是左臂中弹,一个战士是肋下中弹。这两个战士初初在突围时是仗恃着一股勇气硬闯出来的,时下劲力一泄,哪里还忍得住,都痛得额头上直往外冒冷汗,咬牙呻吟了起来。

曹金海一见不好,赶紧从怀中掏出金疮药给二人分别敷上,又从救急包里扯出了一卷绷带给二人缠扎了起来。包扎完毕以后,又同索勇一起把两个战士靠在了同一颗树干下歇息了下来。

索勇恨恨地骂道:“他娘个臭B的,这些狗日的还真够狠巴的,看来今天是真得要对咱们赶尽杀绝呀,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曹金海铁青着脸冷笑道:“天底下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他们想把咱赶尽杀绝就可以赶尽杀绝啦!有了这么一大片枣树林给咱做掩护,他们的如意算盘就不能够随意地瞎拨拉了!”

散站在周围的几个战士这个时候也恢复了元气,一个道:“时到如今,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了,曹连长,你就下命令打好了,有一命抵一命,谁怕谁呀!”

又一个战士拍着胸脯说道:“对付这些王八日的,一命换一命就让他们太便宜了,咱怎么着也得让他们多饶上几个,那才够本儿!”

索勇见两个战士口吐悲壮之气,不由得眉毛一挑,又轻声地笑了起来:“看眼下的形势,你们若说是鱼死网破,那也不为过;不过,曹连长引咱们到这里来可不是仅仅让我们来拼命的,你们难道看不出来?”

他的心中十分清楚,眼下的形势虽然危急,可还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为了防备万一,县政府和抗日救国军司令部领导早有部署,救援的大部队很快就会闻风赴援而来,只要能够坚持顽强抗击下去,是定能突围而出的!

“索老弟说得对!”曹金海心机一动,似觉察到自己有些失态,随即面色一缓,接口解释道,“我们这一次虽然被迫改变了突围转移的方向,可也选对了与敌人周旋的阵地,只要我们与敌人多周旋一会儿就会多增加一份儿希望!”

“你们来看!”曹金海指着周围密密匝匝地枣树林说道,“这些枣树都是咱们阻击敌人的天然屏障,有这些枣树做掩护,敌人是不能轻易得手的!咱们就躲在这里面慢慢地涮他们好了!”

听他这么一解释,几个战士都一起轰笑了起来;靠在树身上的两个战士也跟着笑了起来。那个左臂负伤的战士催促道:“曹连长,你就领着弟兄们去开涮去好了,有我在这里守着,我们哥俩没事的!”

曹金海俯身向两个负伤的战士叮嘱道:“那好,你们俩可不要乱动,有情况就赶快鸣枪报警!”说着,把手一挥,命令道:“索老弟,你带四个弟兄去西面看看;其余的弟兄随我来!”一俯身领头向东摸了下去。


赫连洪指挥着五六十个伪军钻进枣树林子以后就平推着向西碾压了过来。冲在前面全都是伪军士兵,在其后面是几个伪军小头目押阵,在最后面则是赫连洪与几个马弁督阵,大队人马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向前推进。

冲在前面的伪军都知道自己被押上了阎王殿,谁也不肯来当这个出头鸟,一个个走三步退两步,左顾右盼,逡巡不前,只有在后面小头目的威逼催赶之下才战战兢兢地向前挪蹭两步,前进得非常缓慢。

过了好一会儿,搜索前进的敌人见到没有遇到任何抵抗,才慢慢地变得胆子大了起来,一颗树接一刻树地摸了进去。不成想,在树林中觅食的麻雀一群群地惊飞了起来,把搜索攻击的伪军士兵又给吓了一大跳。

这些麻雀的惊扰非同小可,一些伪军也不辨真伪,便噼里啪啦地乱打起了枪来。在这时,曹金海等四个战士就隐伏在不远处的枣树背后,一听到前面有枪声响起,便一个个支棱起耳朵睁大了眼睛做好了迎击的战斗准备。

曹金海隐蔽在一颗粗壮的枣树后面,见到有一个戴着大盖儿帽的伪军露出了半个脑袋,毫不犹豫地猛一甩手,当头一枪就打了过去,随着一声声凄厉地惊呼响起,就把那伪军的天灵盖儿一下子就给掀翻到了后脑勺上去了。

这一枪一打出去不要紧,立即在搜索前进的伪军中引起了一阵骚动,有人高叫道:“有八路!有八路!”“弟兄们,都小心着点,土八路下手了!”又有人督促道:“快,快!弟兄们,快点冲呀,土八路跑不了啦!”



——当头一枪击天灵,敢教追敌胆寒惊!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