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母女之争

驱除_特权规则 收藏 15 331

家庭日常争吵了难免的,特别是家中有一个青春期读高中的孩子,家庭争吵自然就更加激烈。平时为了穿衣吃食什么的,常常要争吵一通,读书当然也是争吵的主题,而且是争吵的重中之重。

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平凡既高兴,又忧心。高兴的是,孩子在一天天长大,智识和判断力在一天天地增长,为她以后独立的人生道路做着各方面的准备。忧心的是,这个孩子长大后,将会面对怎么样的未来?在周边的环境不断遭到破坏的时候,人性的善不断遭到破坏,年轻人就业状况极度恶化的情况下,这个生长在平民家中的孩子以后的生活位置在哪里?

平凡可以在内心里责怪自己的无能,因为平凡不可能像一个能干的父亲一样,给自己孩子提供优裕的生活条件,也不能给孩子规划安排优越的未来。但是平凡又难免反过来想,这不是更好吗?这不是避免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滑入了污泥浊水成为民族和国家的罪人吗?人无知无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一介匹夫把社会的公器变成个人家的私器,为了眼前个人利益或者亲人利益就丢了共生的族群的长远利益,破坏信用,破坏道义,那么就会遗害无穷,不仅自我毁灭,也毁灭了族群。

看来平凡还是有那么点吃不到的葡萄是酸葡萄的自我安慰精神的,用鲁迅的话说,那就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了。

在平凡这个普通家庭中,家庭争吵也是难免。当然,争吵主要是在母女之间,因为平凡不太愿意参与那些生活小事的争吵。平凡想:这个关涉十几亿人的大国度都正在灰暗之中摸石头过河,自然,对于个人来讲,前途是什么,孩子的未来如何,这实在是无法捉摸的事。在无力之中,平凡当然难免多出些宽容和大度来。当然平凡有时也会忧虑和无力烦燥之下,突然爆发般地对孩子厉声斥责。对自己的失态,尽管平凡更愿意相信自己是为了避免孩子的人格和学识上的失误,是为了避免孩子身上存在难以容忍的人格和知识上的缺点,但是,平凡在内心里也承认,这实际上也是自己怯弱的表现。孩子尽管在学习压力下表现出些逆反,但是,似乎对平凡偶尔的厉声喝斥,也还是退避三舍。

读高中后的女孩子,身体和认知都迅速地成长,爱好兴趣总是难以抑制。平凡的孩子的变化,也就是那么稍稍地发生着,个性和人格的优缺点都表现出来。从父母的角度来看,孩子的行为习惯,有些是顺眼的,有些却是不顺眼的。交流水平较高的父母也许能够很好地解决与孩子交流的问题,但是如果交流水平不高甚至连认知水平都不高的父母,当然就难免与孩子产生争吵。

平凡家的母女争吵,是从孩子要洗头开始的,其实这个话题在母女之间也并非第一次争吵。

“我今天晚上要洗头。”

平凡的孩子这么宣布,这也是一种开诚布公。

“不要洗,前天才洗过的。孩子洗头太勤,头发以后会很容易掉落的。”

这是孩子母亲的回答,立场是非常明确,毫无商量余地,对立也非常厉害。

看来话题一开始就让平凡感觉出了火药味,因为孩子母亲与孩子都是难以接受对立方立场的性格。

其实这种对立局面在日常生活中是太常见了,人们的立场为什么要是这样子,其中的道理是什么,每个结论和判断是不是客观的正确的,对于一些生活中产生个人判断缺乏依据的人,似乎坚持自己的看法就是一种尊严的保护。当然效果却恰恰是相反的,如果一个人判断总是缺乏客观依据,并在结果出来被否定之后还不自知反思的人,他们在人们心目中的信誉是会丧失的。这样,不仅让自己的话语不再得到别人的尊重,容易引起别人的轻视甚至争议,而且还会造成身边的人产生主观的想象,带动身边的人也爱争吵。

胡编乱造充满谬误是生活理性的大敌,也是产生情绪化极端行为的根源,也是我们常说的爱面子的根源。

平凡孩子知道要让母亲改变立场可能很难。平凡孩子过去常常责怪自己母亲偏向她大姨的孩子,那是一个在读硕士,在整个平凡岳父母家,这个孩子的上进和坚持,以及对父母的顺从,都是得到称赞的。平凡岳父母家的大人都对平凡孩子的这个姐姐言听计从,平凡孩子的母亲自然也对这个姐姐说一不二。当然,平凡孩子没有意识到这个姐姐的地位的得来的那个艰难过程,以长期的作为和业绩为基础,并树立起能够得到他人认可的形象。

当然大人的认知水平已经远远不如硕士了,判断力的相对丧失,让大人们难免失去了自己长期形成的威严的形象,并让不成熟的孩子看到了大人们无知的另一面,他们的话也不再成为金科玉律。

平凡孩子的母亲就已经没有办法让自己再在孩子面前保持那种一言九鼎的地位了。平凡孩子对于母亲的决定自然是不服的,但是孩子毕竟也领教母亲的那种固执,所以平凡孩子在僵局中把眼光瞄向平凡,因为孩子意识到平凡说的话也许自己母亲会听,而且也许当着平凡的面高声争吵也许会招来平凡的指斥。

“她不给我烧水,我会自己烧的。”

对于母亲的不配合,平凡孩子似乎也相对理智了,尽量自己动手达到自己需要的目标。

平凡还真拿不定这个事应该站在哪一面,就说:

“如果你母亲的话正确,为了你自己的未来,你就应该忍耐。其实你母亲的话是不是正确,在这个信息时代应该是完全可以得到某种相对权威的结论的,你可以上网查嘛。如果你母亲的话不正确,你完全可以自己”

随后平凡转向孩子母亲。

“我看你常常是人云亦云的,有时候连什么是事实都搞不清楚。你说年轻人多洗头会在以后掉头发的结论是哪里来的呢?不会又是听别人说的吧。”

在一再追问下,孩子母亲才在故作高深之后,还是说:

“我当然有根据啊。我是自己在一张报纸上看到的。”

平凡当然还是难以相信,因为平凡知道孩子母亲是个几乎从来不看书报的人,她的生活中的结论往往都是来自于他人。

当然争论会让争论双方越来越来气,如果要不是平凡在身边,这两母女的争论的最后结果往往会变成大声的咆哮,或者是以一方气呼呼地甩手而去,严重时可能会是以母亲动手打孩子结束。只是争吵过了之后,还是平凡孩子顺从了母亲的要求,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在社会生活中,特别是下层民众的生活中,由于政府的重视程度不够,或者说政府根本就无心关注,当然也有别有用心之徒说是政府有意,我们的环境还留有太多真假混杂的信息。平凡还记得自己孩子小时候生病时,因为治疗效果不佳,无奈和在周围邻居的关心建议之下,信迷信,取土方,甚至喊灵魂。人们在判断力在这种状态之下,又怎么能够准确起来呢?社会事务又怎么能够处理正确呢?人们的争论甚至是争吵又怎么能够有个明确的结论呢?

在社会生活中的人们为了各自的或者共同的事情争论是难免的,事情的做法总是只能按照某一种建议执行。要让事情执行正确或者有效率,那么消除虚假信息,深刻论证是必要的。并且,还应该让没有执行的建议留下再次回来执行的机会。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