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域战云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四十二)

向瑞芳 收藏 0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


其实很多事情的道理都很简单,就像这一场规模不大的阻击战,钱博斋在此之前集合了两个连的兵力,却仅阻挡了十分钟便告崩溃,人员武器折损大半,导致紧急撤退中的杨靖宇将军以及常大仙,刘侉子各部遭受正面冲击,部队随即凌乱起来。仗打到这种程度,任谁也没有回天之力了。可是在追击到小坟岗子遇到张天龙之后,日本人立刻陷入了僵局。他们变傻了吗?肯定不是!人还是一样的人,武器还是同样的武器,这不能不说是指挥员个人能力的差异造成的后果。

当然了,钱博斋也不是傻子,算起来他还是张天龙的师兄,正规的军事院校东北讲武堂毕业。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归根结底还要怪当时的中国那种陈旧落后的军事思想。众所周知,中国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而且还是战胜国。作为一场全球规模的大战争,它对于世界上各主要国家的军事思想影响堪称巨大。这是一场以阵地战为主的交战,所谓阵地战,便是一方攻击,一方守卫,守卫方深挖战壕,遍布壁垒,攻击方重炮轰击,步兵冲锋,这几乎是一套各交战国之间默认的,成型的,却又死板的战术规矩。处于地球另一端的中国,日本便是这套战术的中规中矩受益者。

返回这场被后世人视为华夏浩劫的战争,双方的战术都是阵地战,可以想象,中国的军备如何打得来这种战争,于是血肉长城不得不面对钢铁堡垒。一颗炮弹落下来恨不得炸死一个排的士兵,一辆坦克横冲直闯碾压一圈,半个连没了!但你不能说这是指挥员的错,因为军事学校就这么教的。日军的战法很简单,集中突破一点,而后迂回包围,而中国军队由于缺少足够的兵力布置纵深防御,一旦形成突破,则大批部队面临着侧翼暴露,将被包围的危险,继而导致全线崩溃,无奈一退再退。这就是钱博斋挡不住日军的原因。反观张天龙,不以守卫一地为主,他的思想是不让日军快速机动。首先击毁了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汽车,这样双方也就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都靠脚力获取速度。其次采用游击战术,让过锋芒,延后阻击,无限制的延长日军的冲击距离。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疲敌之兵,蓄己之势。最后以点包面,造成对方心理恐慌,巧妙的运用地形地物,三五条枪对付几十个日军,打两下就跑,

吸引对方的同时,也给其它侧面的友军造成了有利的攻击态势。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无用的东西,一砖一瓦,一石一树,皆有它内在的作用。只要你能够利用。他们都能发挥相应的效力。

论起藏猫猫,三五岁小孩都会,更何况这些成年人?当这一战术完全成型的时候,日军也就普遍陷入了一种不知所措的境地。毫无头绪,草木皆兵。攻击没有方向,防守意味着拖延时间。张天龙也达到了以己之强,攻敌之弱的目的。

道理人人皆懂,但真正做到这一点的又有几人。特别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紧张,焦急,恐惧,迷茫各种负面情绪都会带来相当的影响,而每一刻又都充满了未知的变数。这也就意味着每一刻都要做相应的调整变化。如果没有一个真正的,绝对冷静的头脑,是很难完成这一点的。

命令下达,工藤犹豫了片刻,却还是举起了望远镜,他的手颤抖着,他知道这道命令意味着将会导致几十名帝国战士无谓的伤亡。但工藤还能怎么做?他现在最缺少的便是时间!出乎意料,当士兵们从隐蔽的山丘后向回移动时,却没有被支那人的冷枪射杀。难道这群支那人突然有了慈悲之心?那是不可能的!下一刻,工藤马上想到,对方撤退了!“八嘎!死啦死啦的有!”一股难以名状的气息顶的工藤头脑发胀,他狂怒的抽出战刀,随着疯狂的大叫,身边的一株小树应声而断,此时的工藤已经近乎于某些长居于安定医院的劣等人群,他已经没有了一个指挥官应有的沉着!“全军整队,追击!”下达完命令,工藤转身奔向自己的汽车,很快,他便停下了。车或许还能用,司机却没了,再看一看被雨水冲刷后冒着股股白烟的车队……。“帝国的勇士们,在你们前方,便是那群戏耍了高贵的皇军足足二十分钟的,狡猾的支那人!他们正在向山内撤退!我们能放过他们吗?”

众多日军士兵高呼:“不能!”每一个人都憋了一肚子气。这仗打的糊里糊涂,而且窝囊透顶!

“板本将军的大军很快就会到达,你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肩负着大日本帝国赋予的神圣的使命,为了征服这些野蛮的,毫无人性的支那人!勇士们,我命令你们将所遇见的一切统统杀光!跑步前进!”工藤大佐带头挪动起肥胖的身躯,泥浆滚滚,雨后的道路实在不适合皮靴的行走。打滑不说,更会增加皮靴的负重,几步下去,两斤重的鞋子变成了三斤。这些条件都制约了行军的速度,义勇军呢?他们早就没影了,翻过小坟岗,后面又是一道小山梁,这是平原与山区交界的典型地貌。从无例外。

张天龙兜了个小圈,从左侧的原始森林扎进了长白山区,在小坟岗撤退十五分钟后与杨靖宇将军会合于桦皮沟。简单的打过招呼,众人聚在一起,商讨下一步的作战方案。日军的前锋已经在桦皮沟前排开了阵势,只是望着这片深山老林却未敢贸然进攻。

“张兄弟,我对这附近地形不熟,你来安排吧!”杨靖宇将军首先发话。

“张大哥说的对,兄弟,说实话,方才我们大家都担心你回不来了,还真没想到,你是怎么把那群小鬼子拖住的?我这还有百十号人,你说怎么打,我听你的!那群狗日的,老子早就想凑他们了!”钱博斋紧跟其后表明态度。这真是条东北的汉子,性格直爽,说到做到。不可否认,今天他为了私心帮了日本人的忙,但换位想想,在刺刀的威逼下,那一个人真的做到了免俗?

两股最大势力的首脑发了话,常大仙,刘侉子也急忙言明立场,“揍他狗日的!”

张天龙心情激动,他也是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当一个人获得其他人认可的时候,内心若说不起任何波澜,那大概就要将其归为圣贤一类的了。

只是在表面上,谁也看不出他心里是如何想的,张天龙还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多谢众位大哥的信任,小子猖狂,承蒙抬爱,那就……。”

“可别装犊子了!赶紧的,日本人的刺刀都顶到鼻子上了,你还有工夫扯淡!”方天义一句话结束了张天龙好不容易有的一次文绉绉的发言。

张天龙也不生气,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常大哥,刘大哥,您二位带着此次应得的家伙返回原驻地即可,不要久留!”

“啊?”张天龙的第一句话便给了众人一个惊讶,现在的人凑到一起不过千数多些,再送走一部分,那这仗还怎么打?

张天龙继续说道:“常大哥,刘大哥,我不是不相信你们!主要是您二位此次出的力最大,受的损失也多,再让你们出力我于心不忍。杀鸡焉用牛刀?像外面那些边角废料您二位就让给我们这种货色收拾便可!”常,刘二人嘴角边露出了笑容,“那个…张兄弟,好吧!我们就听你的,啥时候你要有事,一句话,我们哥俩没说的!”他俩当然知道自己不行,但人家话说的好听。此次出山可算占了大便宜,损失了不少人不假,不过人有的是,少的是装备,现在张天龙发话,装备给了,想恢复元气还不轻而易举?除此之外最大的收益是打鬼子的名头,这杆大旗一竖,百姓们都会挑起两个大拇指,人生在世玩的是啥,一个名,一个利,现在捞了个盘满钵余两人心中怎能不高兴。

桦皮沟之战,义勇军方兵力总计,杨靖宇将军手下的三支队三百六十三人,(一支队因为负责孙家仓库物资运输而先行一步。)张天龙手下贰佰五十五人,钱博斋手下一百七十七人。共七百九十五人。

关于义勇军的动向,板本将军可谓了如指掌,各村各乡依附于日本人的民团组织搞阻击不成,但若是通报个消息却是手拿把钻。当他得知对方悉数集结于桦皮沟之时,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个巨大的感叹号,桦皮沟?在日方的专用军事地图上都不容易找到,这是一处至今为止人类绝少踏足的蛮荒地带。支那人为什么选择了这么一处鬼地方当做集结点?桦皮沟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鬼门道?张天龙在未开战之前便给板本乙治出了一个巨大的难题,他在仔细计算着胜负之间的概率。可以想见,支那人一定设计好了一个圈套,进!意味着首个筹码便被对方纳入怀中。这也是前锋部队到达之后始终没有进攻的原因。日本人也清楚,桦皮沟是一处死地,虽说这里已经进入山区,但背后却是茫茫林海。对方在此已排开了决一死战的架势。退?这也太折损大日本皇军的面子了。精心策划的“震慑”方案,还没开打便让人拆了个四分五裂,临到头连个报复行动都没有,跟谁交代的过去?

良久之后,板本乙治终于下定决心,皇协军首先进攻,皇军紧跟其后,拼着舍掉一部分兵力,也要将这伙作恶多端的支那人全数剿灭在桦皮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