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锋所指 正文 (10)

蓝刺0371 收藏 0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3.html


警车飞驰在宽阔的城市道路上。为了赶时间,那位警察居然亮起了警灯。闪烁的警灯使得其它车辆纷纷退避三舍。也让我们无视红绿灯的存在。猴子一直嘴里唠叨着“快点,快点,再快点”。

我被他吵吵的心烦不已,转过头刚想呵斥他几句。突然看见他脸上的表情。便不忍心再说话了。默默的转过头去望着车窗外。

和田不大,有了警灯的帮助,飞驰的警车不一会便驶进公安局大院。车还没停稳猴子便拉开车门窜了出去。我和巫师赶紧招呼前面的警察停车,说了声“谢谢”便追了过去。

猴子在公安局大楼里来回乱窜。巫师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通道。从那不时有人哭哭啼啼的由人搀扶着出来。里面还传出模模糊糊的哭声。猴子一步便窜了过去。我和巫师赶紧追上去。我的腿上的伤口刚刚缝合好。剧烈的运动下马上渗出血来。虽然病服是加厚的,但是仍然在新疆10月的天气里冻的瑟瑟发抖。

我们找对了地方。不过里面的警察在看见身上带血的猴子和半身都是血的我之后显然大吃一惊。慌慌忙忙围了过来。猴子现在的状态显然不能准确的表述问题,我只好对警察说:“周依依。我们找周依依。”

旁边的警察明白了过来。用手一指里面:里面那两个穿军装的人站着的就是。

拦着猴子的警察听见我的话之后便明白了我们来的目的放开了猴子。警察对我刚说完,猴子便箭一般的窜了过去。我和巫师连忙对警察说了声“谢谢”跟了上去。

我和巫师看见那两个穿军装的一愣。他们就是昨天问话站在门口的两个。一个年老的少将,和一个年轻的上尉。看巫师的表情,他肯定也经历了问话。

上尉看见冲过来的猴子便习惯性的一步跨前拦在少将前面手朝腰里摸去。被少将伸手拦下了。

猴子到了盖着白床单的可以移动的床前突然停下了。呆呆的望着凸起的白床单试了几次始终没敢伸出手去。直到赶上去的我和巫师两人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之后。才扭头看了我们两人一眼。伸手揭开了床单。

眼前的一幕让我和巫师忍不住一阵反胃,急忙转过身弯下腰拼命的遏制住呕意。

我们从来没想到猴子漂亮清纯的女友会以这样的方式和猴子见上最后一面。也瞬间就反应出到底何种武器才能有这样惨绝人寰的效果。

猴子女友的整个脸部全部被烧蚀完了,露出森森的白骨和一块块还没有完全烧蚀的息肉。眼睛已经塌陷,但是奇怪的是眼球还没有被烧蚀掉。倔强的镶嵌在深陷的眼窝里。半边脸的骨头已经被烧蚀掉了。胸腔也被烧蚀了一个大洞。露出森森的白骨和还没有被完全烧蚀掉的内脏。尽管已经过了两天了。还是有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猴子只看了一眼便没有勇气再看下去了,快速的盖上床单手撑着床沿直踹气。对面站着的老将军挺拔的身躯又忍不住一阵晃动。旁边的年轻上尉赶紧扶住。但是嘴唇也忍不着一阵翕动。

“白磷弹。”

我和巫师异口同声的说到。

“对,白磷弹。”

对面的老将军稳了稳身形,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说道。

“白磷弹是国际公约禁止使用的武器呀?”我低下头望了眼已经合上的床单。忍不住喃喃道。

“恐怖分子没有国际公约。”

依然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平稳语调。

猴子呆呆的站了好久,才爆发似的吼出了一句:“我要杀光这帮杂碎。”忍不住痛苦失声。

门口的几个警察惊讶的望了过来。片刻便摇摇头叹息着走开。

对面的老将军依然沉稳的站着。静静的看着猴子,脸上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他显然已经猜出了猴子和依依的关系。

“您是?”我试探着问,同时瞄了眼合着的床单。我的心里已经猜中了八九分。

果然对面的老将军缓缓开口道:“我是依依的父亲。”

猴子瞪着眼睛惊讶的盯着他。

“依依从小就很听话,我平时忙也顾不上照顾她。这是三年来我们第一次见面。”

猴子的眼睛越瞪越大。“您能不能帮我?”

“哭够了?没哭够的话继续,我今天有一天的时间听你的咏叹调。”对面的老将军显然看不惯猴子哭哭啼啼的样子。轻轻的“哼”了一声。

“我没事。您能不能帮我?”猴子一脸无所谓的说。我赶忙接上一句:“我们。”

猴子转过脸盯着我:“这是我的事,你们不用插手。”

还没等我回答。旁边的巫师突然一个勾拳狠狠的打在猴子的脑袋上,巨大的力道使得猴子的身体失去平衡,重重的倒在地上。

我望了眼巫师。对面的两个人显然没有劝架的意思。巫师朝着倒在地上的猴子狂吼:“你他妈的忘了小胖子了吗?逃出来了就可以忘掉他了?”

猴子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不敢忘。”

对面的老将军突然开口道:“你们想加入军队?”

“不想!”我们三个人一起转过脸去,异口同声的说。

“那你们让我怎么帮你们?”他显然加重了“你们”这个词的语调。似乎是提醒猴子什么。

“我们需要武器,带出来的武器都被你们收了。”猴子着急的说道。我猛的一拍猴子的脑袋,环顾四周,还好,里面没有人。“和情报,还有必要的训练。”

“嗯。我知道了。”

老将军缓缓点点头,赞许的望了我一眼。

“你答应了?”猴子着急的问道。

“私自向你们提供这些东西是违反军队纪律和国家法律的。”老将军依然缓缓的说到。眼睛瞟了一眼盖着的白床单,嘴角抽搐了一下。

“就因为你们的什么军队纪律,国家法律,有多少人死在这场袭击里?”沉默着的巫师突然问了一句。手扶在床沿上来回滑动。意思很明确:就连你的女儿也不幸遇难。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就连猴子也暂时沉默了。毕竟这个已经算是赤裸裸的威胁了。虽然没有人会去在意。但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和一个历经风雨的共和国少将斗智斗勇。而且,拿别人的痛苦来作为筹码,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出乎意料的是。少将没有露出任何的激动,或者反感、愤怒、不满。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美国宪法赋予人民拥有和使用武器的权利。但是数十年前的9·11依然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

巫师显然没想到这点。一时间楞在那里。

“但是美国人会反击。强硬的反击。”猴子终于稍微恢复了冷静。

“谁告诉你我们不会?”少将旁边上尉突然说出了一句。说完目光转向少将,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便转向我们。

“我们想加入。”猴子一把按在床沿上,身体前倾急急的说。

“为什么?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因为我最好的兄弟和最爱的女人因他们而死。所以他们必须付出代价。”猴子突然提高了声调,脸涨的通红语气激动的舞动着双手:“血债血偿,他们不想还债我们就去收债。还要附加利息。”

对面的少将突然露出一丝苦笑接过话头:“从1949年9月25日民党新疆省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发出通电,宣布率全省军政人员起义,新疆获和平解放,10月12日我军进入新疆起。就一直同各种势力斗争。大规模的,小规模的,明面的,暗中的。无数人为此献出生命。包括无辜的平民。从我2010年参军起。就在不停的和他们打交道。眼看着很多人前一天还谈笑风生,今天就躺在冰冷的担架上。有些人再也没有站起来过。后来我们除了自己分队的人。尽量不去认识人。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会有牺牲的时候。看见一个不认识死人。总比自己熟悉的人心里能好受点。尽管指导员一直在强调:斗争就会有牺牲。作为军人,就要随时做好为国献身的准备。但是看见一个昨天还活蹦乱跳的人今天就静静的躺在你跟前。甚至你连给他收尸都要用铲子一半肉一半土的铲起来的时候。任谁都没办法无动于衷……”

我们三个人谁也没有动。静静的听着。旁边的年轻上尉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低下头沉默不语。

“所以,你们三个人要加入进入这个本来不属于你们的世界。你们真的准备好了吗?你们能放下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最重要的。你们能放下你们最爱的亲人吗?”老将军声音沙哑的问。

依旧是沉默。是啊,我们只是想着为死去的小胖子,和猴子漂亮清纯的女友报仇。谁也没有认真的想过这些问题。

“你们的牺牲,也许得不到任何的价值。政府不会承认你们的行为。甚至你们还要像贼一样的躲着自己人的围剿,追捕。你们死后也会默默无闻。不会有人想起你们,知道你们。你们还想加入吗?”

老将军没有给我们缓和的空间。依然咄咄逼人的说到。刚才低着头的年轻上尉也抬起头盯着我们。

死一般的沉寂。

“我愿意。”猴子突然抬起头坚定的说到。目光直盯着老将军。

“我也愿意。”“我没意见。”我和巫师也毫不犹豫的说到。同样抬起头直视着他。我偷眼瞧了下旁边的年轻上尉。突然发现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很像是——奸计得逞后的诡笑。我忽然脊梁骨一阵发麻。My god。不会进狼窝了吧?

“本来不该把你们牵扯进来的。唉,又是一个。”老将军突然露出伤感的延伸。默默低下头走向一边。静静的盯着一只发出惨白光线的壁灯。看得我们三个一愣一愣的。

“欢迎进入K计划。你们是唯一带着战绩进入计划的人员。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而且没有任何装备,毫无思想准备的前提下。取得这样的战绩。你们会获得你们教官的尊重。”

“什么?什么K计划?什么东西?什么教官?”我们三个一头雾水。看样子,真的进了狼窝了。我想。

“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以后会有人像你们解释清楚。去找照片上的整个人。背面有他的联系方式。”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寸照片扔了过来。

我伸手捡起落在床单上的照片。忍不住惊叫出声:“师父?!”

其他两个人听见我的声音,赶紧抢过照片一看,也忍不住惊叫出声。

“你们认识?”静静盯着壁灯发呆的老将军突然转过身来。惊讶的问。

“是啊,他就是我们的师父,我们学的这些东西,都是他以前教的。没想到这次派上了用场。”我盯着照片说道。

“难怪。”老将军露出一丝释然。对面的年轻上尉也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我走了,军务繁忙。”站了一会,老将军便转身离开。只是临走之前手抚着白色的床单嘴里喃喃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