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失败回忆 失败回忆之毒气来袭

346169009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何师兄,一会麻烦你在我后面掩护,这个我用不惯。”我拍了拍身上的MP-7冲锋枪道,(MP-5的改进版,同一家公司设计生产,比它的前辈MP-5更轻巧,更灵活)“我一会还是用麻醉针吧,这样说不定还能弄个能开口的问话,呵呵。”

“别开玩笑,麻醉针的射程太近,要是真有情况,那敌在暗、我在明,是绝不能放弃现代化的武器的,要不,你会被打成‘马蜂窝’的!”何健说的我也懂,可是,我用现代化的冲锋枪可谓是毫无命中率,这玩厌放在我手里就是摆设,绝对的中看不中用。

我还想说服他,可正要开口,在我前面向前急进的何健突然的放慢了脚步,并示意我停下。我下意识的掏出了速效麻醉银针,根本无暇顾及我胸前挂着的现代化的‘摆设品’。

我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接近何健,因为我明白就算在他面前有敌人,现在根本也不会在我手中的‘原始武器’的射程范围,(麻醉银针的射程最大为8~10米,最佳射程3~5米)而我身上挂着的MP-7大概可以吓死一个人!但在我手里,它就别想击毙任何目标。我可以在3米范围内用银针击中一只蚂蚁,但我从未用机枪击中过30米开外的草靶的靶心…这就是我极其想在战场上放弃被誉为‘军人的第二生命’的现代化武器的原因。

正当我接近何健的时候,(估计当时二人的距离还有二三米)何健突然的调转枪头,向我所在的方向开火点射,两发子弹从我的耳边急速划过…

我本能的向后转身,三枚银针从我手中飞出,我很有自信如果目标在我身后3米范围内,那不用我加以瞄准,这三枚银针可以让任何一个人失去反抗能力!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在我的身后藏着,竟然能让我毫无察觉?要知道‘打黑枪’这点,对于我来说,那就是‘专业户’,没理由被‘同行’跟踪还没半点反应的。还是…?应该不会,没有人会在战场上开这种玩笑的,何健绝不会是小鸡肚肠的人,再说…

正当我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时,我的肩膀被人突然的拍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朝那人飞出一枚银针,可是,我的手却被牢牢的抓住了…

“小文,你不要命啦!在侦查途中竟然开小差?”是何健的声音,虽然他此时把声音压的极低,和‘蚊子叫’的音量差不多,但我还是能听出来的。“有人在你后面跟踪,你难道没有半点察觉么?”

“师兄,不可能的,就凭我那么‘怕死’这点,我也绝不容许我的感官系统在这种时候打马虎眼的,更何况,我就是‘古典暗系’出身的,怎么可能让人悄无声息的跟踪我,而我却毫不知情呢?”我的辩解得到了何健的首肯,“但是,师兄,我也不敢排除另一种可能。就是…”(至于上次遭遇埋伏而事先毫无察觉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们那时大获全胜,在‘高歌凯旋’的归途中,当然不可能有120%的警惕。唉,传说中的‘骄兵必败’大概也莫过于此了吧…但中国人常言‘吃一堑,长一智’,自从那以后,我时刻不敢有丝毫的马虎,所以精神常常出于过度紧张的状态。之所以,会在营地中发生类似于袭击队长之类的事情,也是这个原因造成的。)

“是什么?”何健还是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并不停的收索的他发现敌人的那片林子,“奇怪,绝对不会错的,目标就应该在这个范围啊,为什么甚至连脚印都没留下呢?”

“师兄,这种地方可不会太‘干净’的,不会真的有鬼吧?”我可以接受我的敌人是任何一个手脚齐全的人类,但我绝对不会想遇到传说中的‘孤魂野鬼’与我为敌的。此时,听着何健的话,我就更加坚信我们的无产阶级‘无神论’有值得怀疑的地方!我以前听说过中国还有比我们更加神秘的官方组织,好像他们就是研究鬼怪事件的。

何健几乎是没有思考就直接回答了我‘荒谬’的提问,“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在平时说说还可以当成是玩笑话,但现在这种情况下说这样的话,我可以以你‘扰乱军心’为名,将你就地正法!”何健的话说的没有一丝纰漏,但是我明显听出了他语气的一个变化,并不是更加的严厉,而是他的声音中竟然夹杂着一丝颤抖…(看来,虽然我们都接受者良好的无产阶级教育,但面对流传了千百年的‘鬼神传说’,大家在心中还都有着一丝本能的敬畏之情)

“小文,我们现在离那两颗倒掉的树有多远?”何健又在地上搜索了会,问了个很让我惊讶的问题,因为我们就在树的旁边,这让我感觉不可思议。

“师兄,倒掉的树就在我们前方偏左不到20米。”我下意识的向四周察看了下并回答道。

“看来,我已经找到了‘杀害’大树的凶器了,过来帮把手。”听了我的回答后,何健似乎相当的高兴,完全忘记了‘可能有鬼’这件事,呵呵,人家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快,可是,眼前我的这位师兄也完全不亚于此啊。

“师兄,有什么发现啊?”我很惊讶他之前还说我们的敌人做事竟能不留痕迹,这会又说找到了他们砍伐树木的工具,还很兴奋的把这件工具比喻成了某种‘凶器’,呵呵,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东竟能逃过前面我们的‘地毯式’搜查。

他把那东西拿到了我的面前,那是一把制作精良的手提式电锯,但电池被人拆走了,不知我们的敌人究竟为何会把砍树用的工具留下,我更好奇的是他们为什么要砍倒两颗大树呢?要是他们真想伏击我们,那在路上横放着两颗参天大树,白痴都会知道有危险的,还有谁会进伏击圈啊?能知道我们密定路线的人,不会蠢到连我们会有‘尖兵开道’这样寻常的事也想不到吧?到底谁会那样做呢?那两棵树又有什么作用呢?

“小文,跟我去前面检查下那两颗‘为革命牺牲’的树木吧。”正当我被一堆问题缠绕的时候,何健却要我陪他去看倒下的树,还说它们是‘为革命牺牲’的,真是莫名奇妙。

我也不愿多问,谁知到他这时想什么呢。于是,我并没有回答他什么,而是很自觉的跟着他向大树靠近。

“小文,如果我所猜不错,那一会就要靠你来解除险情,你应该知道,事到如今,我们不可能绕过这两棵树了,我们的敌人真不是普通的高智商啊,不过,他们对你的能力好像还有怀疑哦。”当我们走到树跟前的时候,何健的这番话着实让我害怕,因为通过他的话,我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们并没有遇到鬼,可我们遇到了比鬼更恐怖的东西——毒气!

“师兄,要不要先通知特派员?要真是什么不知名的毒气,鬼知道它的破坏力究竟如何啊?”我害怕擅自行动会害了大家,就想找满和愉商量下,毕竟她是协会特派员,如果不通过她的授权擅自行动,后果会很严重的。一支队伍之所以能生存下来,就是因为它有着钢铁般的纪律!越权行动不管结果如何,都不会有好结果的,这也是我不愿自作主张的原因之一。

何健当然也不是个‘莽夫’,可以说他比我更为老练。但他坚持要先查看下具体情况后,再去找满和愉商议下一步行动。我转念一想也对,我们现在所有的一切还都是猜测,见到满和愉也不能告诉她更多的什么,可以说我们这样回去,这次的侦查任务就绝对是失败的!于是同意了何健的建议,开始仔细的检查我面前的大树。

“‘三爷’,你真的不用带防毒面具么?”此时的何健已经带上了一只二六版‘猪嘴式’防毒面具,说实话,那就是日本侵华战争时期关东军配备的某种非常规的‘猪嘴式’防毒面具的改进版,在国内也只有极少数特种部队有少量的配备。之所以称之为‘二六’版,是因为它加了一次药剂,可以连续被使用26小时,这么长时间的有效期限,在防毒面具中也是首屈一指的,要知道一般的军用防毒面具一次的使用时长也就在10小时左右。之所以我们这次会配备这款防毒面具,也就是因为满和愉知道我们要来的地方就是我和我的小组上次遭遇伏击的地方,而敌人使用的就是毒气!所以,她没敢大意,就向协会申请了这批防毒面具。

听到了何健的话,我也戴上了那该死的防毒面具,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戴上这东西会让人及其的不自在,甚至会有一种呼吸不畅,似乎会窒息的感觉。这是绝对正常的反应,但也绝对不是任何人都能接受的,这也是它极少数存在的原因之一。

“师兄,这树有问题,怎么会有这么多裂口啊?”戴上防毒面具后,讲话很是吃力,视线和听觉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真不是个好东西。

“呵呵,我的估计要是不错,这树上应该有开了盖的手雷,或者定时炸弹什么的。”何健回答了我的问题,但我一时搞不明白我问他‘裂纹’的事,他说什么手雷,定时炸弹什么的干什么,似乎有些答非所问的感觉。但转念一想,让我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定时炸弹或者开了盖子的手雷,都能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爆炸,这不用我多说,各位一定明白,可是何健之前就暗示我有毒气,我又在树体上发现了大量的裂纹,那么无论是什么炸弹,都不是用来直接杀人的,它的爆炸或许只是为了能释放毒气而已…’。

我正在想着这里可能发生的危险,我面前的树干上突然的发出了一声巨响,戴着防毒面具还能听的那么清楚,我意识到是爆炸发生了!我险些没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击倒。

“不好,忽然的爆炸,满和愉肯定会带人过来的,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会戴着防毒面具来吧?快,得赶在他们到达毒气能影响到大家的地方通知他们,不然会坏事的。”何健说完就拉着我向满和愉他们所在的地方狂奔…

“敌人真是狡猾,不管是定时炸弹还是手雷,只要一炸响,我们肯定会向这里进攻的,谁又能想到这声爆炸的目的就是带我们走上黄泉不归路的啊!”我喘着气向何健喊道。

可何健更本没有回答我,还是拉着我死命的向前狂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