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七十五曲:【太虚幻境】

双鱼隐三仙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URL] 此役初始,桃源修真占据优势,因为他们行在一起,而且都是仙级高手,而鬼门为了搜寻萧赫二人却是人手分散,故而鬼门被桃源修真杀的溃不成军。然而,待周耶闻讯赶来,震怒之下,立即调集周围所有鬼门中人前来围杀桃源修真。 随即,‘鬼师道宗’公羊野、‘胎婴散人’徐涅、‘姹混欲女’聂夏夏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此役初始,桃源修真占据优势,因为他们行在一起,而且都是仙级高手,而鬼门为了搜寻萧赫二人却是人手分散,故而鬼门被桃源修真杀的溃不成军。然而,待周耶闻讯赶来,震怒之下,立即调集周围所有鬼门中人前来围杀桃源修真。

随即,‘鬼师道宗’公羊野、‘胎婴散人’徐涅、‘姹混欲女’聂夏夏和‘阴魂姥姥’上官月以及其余鬼门高手也纷纷闻讯前来助阵,仅仙级高手便有二十余人,虽然大多数都是初期或中期地仙,但是鬼门阴邪法器数不胜数,每个人又能控制不少冤魂厉鬼,鬼将鬼仙,一时间竟是将桃源修真打得措手不及!鬼门在后面越打越勇,各种法器宝物纷纷砸出,一时间是百鬼尽出、冤魂四散,鬼将鬼仙纵横沙场,天地为之震动!

后来,无奈之下,桃源修真不得不脱战离去。先是水月山庄水火木三位长老联手使出五行残诀,虽然五行不全,但是也颇具威力,抵挡住了鬼门众人的围击,接着绝器山庄赤骥真人摆下万剑困龙大阵,为众人逃离争取时间,而螭囿山庄的偷天遁地符也在关键时刻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虽然鬼门后来还是破了万剑困龙大阵,并连追他们百十余里,但桃源修真最终还是凭借各种法宝秘诀顺利脱身。

但不管怎样,正是因为两方的偶遇和大战,赫连舞和萧子邪才得以顺利避过他们的追捕围击,否则,桃源修真是肯定能够追上萧子邪与赫连舞,而鬼门众人也很有可能跟随赤血神乌追踪到他们。此次战役,双方还是打得颇为难解难分,各有得失。桃源修真大都负伤,死了两三个别派的初期仙级长老。而鬼门则是损失了数十鬼将鬼仙,还有几个不到仙级的大乘高手也被打的魂飞魄散,其余人均是负伤。

桃源修真本没有想到此次鬼门竟会出现如此多的高手,本来以为只是几个鬼门余孽,一时不慎便吃了大亏,好不容易逃脱鬼门众人包围,来到萧赫二人刚刚离开的山谷,个个神情沮丧。妖族入侵,鬼门再起,桃花仙源越来越乱了!

那水月山庄水长老公孙濂已经修炼了四百多年,外号“五元水老”,想到此次遭遇鬼门损失惨重顿时感叹道:“桃花仙源几百年来一直平静安详,没想到妖族休整百年后再次突然入侵,鬼门又在此时惊现桃源,蠢蠢欲动!时下烽火再起,难道桃源终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五元木老公孙椴见他神色萧索忧虑,知道他是为仙源今后形势担心,连忙安慰道:“老三,你无须担心,邪终不胜正,天地虽大,一切自有定数,桃花仙源终归会恢复平静的!”

五元火老公孙焰披散头发,不怒自威,沉声道:“可惜却不知,到那个时候已经有多少无辜之人死于非命!”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闷起来。

便在此时,赤骥真人走上前来,安慰说道:“诸位道友不必如此沮丧,眼下妖族虽然入侵,却并未深入我桃源腹地,而且桃源边缘平民早已迁徙离开。我仙源各地修真早已闻风赶往离州等地救援,相信不久之后三大隐仙圣地也会出面,到时候,妖族孤军奋战,定会四面受敌,相信很快便会兵败退却。千万年来,有多少次妖族来犯我仙源,但是结果呢?每次却都是被咱们打得滚回十万巫山,这次,也一样!”

赤骥真人言语激昂顿挫,颇具感染力,说的众人是热血沸腾,情绪高涨,想来绝器山庄门人都是极为会笼络人心的,左冷轩与其余门派众修真长老也纷纷迎合,一时间,众人情绪便稳定下来。

众人在山谷中休息养伤一阵,这才发现山谷中灵气聚集,万物生机盎然,竟是一处仙缘福地,皆是暗叹不已。后来众人又在湖泊边发现了金帝糜蛇和赤炎倪角兽的尸体,只当是寻常妖兽之间的厮杀,两败俱伤都死了,不由感叹妖兽的嗜杀残酷,但也没有多想。休息整顿一阵,众人便又开始启程,向千雪流寒宫急行而去。

萧子邪、赫连舞和敦祁急行一天,穿过无极山脉,在第二日午后终于到达负雪苍山。在这期间,赫连舞始终不肯理会萧子邪,面色冷清,沉默不语,无视萧子邪的一切言行,便把他当做了透明人一般。而敦祁则是恰恰相反,缠着萧子邪三番四次找茬滋事,言语间挑衅意味十足,稍有不耐便要大打出手,跟萧子邪拼个你死我活,为此他一路上没少受赫连舞的敲打,毕竟在她心中还未到收拾萧子邪的时机。

无极山脉坐落在桃花仙源边界最西部,与十万巫山相邻,地势极为陡峭险要,连绵起伏数千里,其中山峰成百上千,参差不齐。深不可测的河流峡谷冰川,扶摇直上的挺拔冰山险峰,壁立千仞,冰封千里,陡峭险峻。山谷、高山、冰川和雪原更是数不胜数,常年风雪交加,寒冷之极,与另一苦寒之地冰神岭的坐落地玄极山脉并称“桃源双极寒脉”。从天际俯视下望,无极山脉便似是一条蜿蜒起伏的白色卧龙,潜伏大地,盘旋曲折。

负雪苍山又称神仙渡,便是无极山脉的主山,位于无极山脉的中西部,壁立千仞,直矗九天云霄,四周寒气笼罩,云雾缭绕,冰晶璀璨,终年飞雪不断,狂风凛冽,苦寒至极。

萧子邪三人站在一座冰峰之上,四周狂风呼啸,衣衫飘荡,云雾飞舞,寒气袭人。遥望负雪苍山,高耸入云,烟笼雾锁,不见其峰。俯视苍茫大地,朦朦胧胧,各地景物之缈小宛若蝼蚁。呼吸着冰冷的寒气,萧子邪头脑登时清醒之极,目光也极为清晰,看着这万里壮丽河山,心胸更是变得开阔之极,脑中空无一物,仿佛忘却了尘世间的一切事物。

萧子邪吐出一口沉闷之气,第一次觉得原来一个人在天地之间是那么的渺小,便像沧海中的一滴水珠,平原上的一只蝼蚁,大地上的一点尘埃。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的心胸也像是会变得更加开阔一般,颇有一种天地虽大却运于掌中的豪情霸气。

赫连舞和敦祁似乎也被这浩瀚的云海、苍茫的天地所震撼,赫连舞的冰霜寒颜也终于不复存在,眼中掠过一丝留恋和愉悦,似是想到了什么。敦祁终是小孩子心性,面对这这奇观壮景,兴奋之极,小脸涨得通红,按捺不住便挥动着拳头啊啊大叫起来,惊起远处几座山峰雪崩,冰雪便呼啸滚滚而下,若妖兽张开巨口,所过之处均是苍茫一片,雪雾顿起,冷风狂作,到处都是皑皑白雪,壮丽至极!

赫连舞回过神来,看到敦祁大呼小叫,登时一个爆栗打在他的脑袋上,微微嗔道:“休要乱来,万一惊动了千雪流寒宫的人该怎么办?”

挨了打的敦祁小嘴一撇,不屑道:“我看谁敢来生事?便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

“你杀一双!”萧子邪接着说道,目光似笑非笑,挑衅的看了他一眼道:“就凭你这小毛孩吗?”语气调侃意味十足。

敦祁勃然大怒,小脸涨得通红,挥动着拳头便要冲杀过来,登时又被赫连舞一个爆栗打在脑门上,赫连舞可不希望二人在这时候内讧,而且一旦打起来,定会惊动千雪流寒宫的人,到时候暴露了身份,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盗取千里子母针就难了,无奈之下,只得制止敦祁。

敦祁登时委屈不已,看了一眼目泛寒光的赫连舞,一阵心虚,不敢与赫连舞无理,又不甘恼羞之下,只得用古溜古溜的大眼睛怔怔瞪著萧子邪,怒火喷烧,心里将他骂了千遍万遍。

看到敦祁憋屈模样,萧子邪心里顿时畅快至极,嘿嘿阴笑,藏在赫连舞身后对敦祁挤眉弄眼,颇为幸灾乐祸。要知道,萧子邪一路上不知受到多少次敦祁的挑衅,虽然他生性淡泊不怎么在乎,但是由于赫连舞的存在,他竟总觉得不甘心被敦祁骑到头上,更不想在赫连舞面前对人示弱,因此抓住这一次机会,势必要从敦祁身上讨回来。

然而就在萧子邪得意之际,便觉头上一痛,便见赫连舞青葱玉指从自己脑门上收回,冷漠道:“呆子,你若再敢欺负我家祁儿,我便饶不了你!”

萧子邪尴尬笑笑,知道挑拨之计被她看穿,讪讪问道:“作为三大隐仙圣地之一,千雪流寒宫久负盛名,却不知道我们怎么才能潜入其中?”

赫连舞咯咯笑道:“千里子母针又没有藏在那千雪流寒宫里面,我们进去作甚?这次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仙源七禁之一的太虚幻境!”

萧子邪微微一愣,疑惑道:“莫非这太虚幻境就在这千雪流寒宫附近?”

赫连舞冷笑一声说道:“看来你好不算很呆,不过你说的并不全对,这太虚幻境不是在千雪流寒宫的附近,而是悬浮在它的正上面!若我猜的不错,千里子母针应该就在那里!”言罢,便指了指上天。

见萧子邪和敦祁均是疑惑不解,赫连舞接着说道:“千雪流寒宫乃是昆仑山瑶池金母西王母在桃花仙源创立,属于仙界玉皇大帝一脉。自九天玄女等一干神仙创立桃花仙源,天界各路神仙纷纷在桃花仙源建立自己的势力,一是为了监督妖族和人界修真,二是为了广收门人培育属于自己的新势力。而太虚幻境是专为囚禁七界之中的魔头所设,据传闻,里面囚禁的都是天地间最为神通广大的绝世妖魔鬼怪和邪仙恶神。太虚幻境共分九重,象征九天,第九重直通仙界天宫的西天门,里面天兵天将无数,我们要去的便是那太虚幻境的第三重:器冢!”

萧子邪面色一变,却不想这竟会涉及到仙界,一时间又是担忧又是兴奋,暗暗想道,进入这千雪流寒宫已经是难如登天,太虚幻境若是神仙之境,天兵天将守卫众多,想要进去不是更为艰难吗?但见赫连舞似乎早已胸有成竹,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放下心来的同时又忍不住更为疑惑。

赫连舞似是猜到了萧子邪心中的疑惑,咯咯冷笑道:“天兵大都是刚刚渡过天劫的修真者,不过是些普通的真仙,修为跟你我差不多,应该不会超过千人。而天将大都是灵仙级别的仙人,也不过就数十个。再高一级的神仙便是天仙,这里最多不会超过两个。”

萧子邪闻言不由苦笑,因为他实在想不通赫连舞为何会如此有信心。就连最为普通的天兵都是真仙,修为与自己也差不多,甚至只高不低,而且数量上千,更不要说还有灵仙、天仙了。而自己这边呢?才三个人!奶奶的熊,只怕他们一人吐一口口水都能淹死自己,这不是白白送死又是什么呢!难道这妖女竟得了失心疯?嗯,看来她的确疯了!因为只有如此解释才最为合理,萧子邪暗暗想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