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四十六节 阴谋(2)

拆哪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四十六节 阴谋(2) 吉林 舒兰县 舒兰,满语“果实”的意思。长白山余脉绵延千里,越过舒兰,再往东就是辽阔的松嫩平原。隆冬季节,白山黑水都在呼啸的北风中保持着静默,然而此刻的舒兰县城却并不平静。自从将组建了吉林抗日救国军之后,冯占海就没有一刻清闲过。长春的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四十六节 阴谋(2)

吉林 舒兰县

舒兰,满语“果实”的意思。长白山余脉绵延千里,越过舒兰,再往东就是辽阔的松嫩平原。隆冬季节,白山黑水都在呼啸的北风中保持着静默,然而此刻的舒兰县城却并不平静。自从将组建了吉林抗日救国军之后,冯占海就没有一刻清闲过。长春的失守,让冯占海对熙洽痛恨不已,而对于于琛澄的所作所为,冯占海有一种欲食肉寝皮的愤怒。他很难想像,为什么堂堂中华,会有像于琛澄一样的军人。

“报告司令!于琛澄已经率两旅,直奔舒兰而来!”参谋咚咚的脚步声和略带惊惶的语调让冯占海抬起头来。

“很可怕吗?”冯占海冷冷地望着自己的参谋。

“司令。。。。。。于琛澄部都是改编自吉林边防军,而咱们虽然说有三个旅,可是真正经过训练的只有一个旅,而且。。。。。”参谋犹豫了一下。

“而且什么?”冯占海追问道。

“而且,宫长海旅和姚秉乾旅只不过是由胡子改编而成的。”参谋鼓起勇气说道。

“扯淡!胡子怎么了?他们比起于琛澄之流,要强得多!如果以后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说法,休怪我冯占海军法无情!”冯占海暴怒的喝声,让整个指挥部的人都为之一震:“立即请宫旅长和姚旅长来开会!”



===========================================================

奉天 关东军司令部

土肥原贤二望着自己眼前的两位同僚,目光里充满了钦佩。

“坂垣君,石原君!你们真是帝国军人的楷模啊。此次太养首相之所以能够重组内阁,关东军功不可没!二位的功劳,必将为后人所传诵。”土肥原贤二说道。

“课长阁下太过夸奖我们了,此次请课长来,还要麻烦课长的机关能够大力协助关东军的行动。”坂垣征四郎望着眼前这个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年的日本人,缓缓说道。

“咦?我们情报课不是一直在搜集蒙满的情况吗?请问,还有什么我能够做的?”土肥原贤二有些惊异地问。

“课长阁下,我想你误会坂垣君了。你也知道,现在,大日本帝国正在承受着国联的压力,而且,我们的盟国也对我们的行动表示了强烈抗议,因此蒙满的问题,必须尽快解决。”石原莞尔说道。

“可是,石原君,内阁的不扩大化方针并没有改变,如果说现在就对哈尔滨采取行动,恐怕。。。。。。”土肥原贤二犹豫道。

“课长阁下,这就是我们需要你们情报课协助的原因。”坂垣征四郎插话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再制造第三次天津事件?”土肥原贤二征询地望着坂垣征四郎。

“不,课长阁下,天津还不够。”石原莞尔微笑着说。 “课长阁下,上海你认为怎么样?”

“上海?可是,那里有太多的租界,如果控制不当的话,可能引起众多盟国更激烈的反对!”虽然对坂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的大胆有所了解,但土肥原贤二还是吃了一惊。

“那些西方人,不让他们感受一下大日本帝国的决心是不行的,也只有这样,才能够成功地转移国联的注意力,让他们去照顾自己在上海的利益吧,这样一来,他们应该会知趣地闭嘴了。”坂垣征四郎冷冷地笑了笑。

“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安心地安排我们自己的行动了,真是高明啊。”土肥原贤二佩服不已。

“是这样的。目前,我们的第二师团,第三十九混成旅团主力,正在向哈尔滨开进。而吉林边防军的两个支那旅,已经越过长白山脉,向松嫩平原前进了。”坂垣征四郎道。

“支那人的部队,也只是一个样子吧。这样一来,国联那帮道貌岸然的家伙,就不会有什么好说的了。”石原莞尔补充道。

“好吧。我马上安排最精锐的力量,不仅要在上海,还在要南京制造影响。”沉思了半晌,土肥原贤二抬起了他硕大的头。

“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更好了。课长阁下,谁将会被派去南京呢?”石原莞尔的眼中闪动着喜悦的光芒。

“川岛芳子,帝国之花。”


=======================================================

吉林 舒兰县北山堡

莽莽长白山在冰雪的覆盖下,肃穆而庄严。正是猫冬的时节,鸟兽都已绝迹,而庙岭山下却有一些人冒着严寒,守在野战工事里。简陋的野战工事,五花八门的服装和武器表明了他们的身份——自发组织起来的抗日义勇军。这些朴实无华的农民们,有的甚至拿着大刀和猎叉,在严寒的坑道里瑟缩发抖,但他们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怒火。稍后一些的一块大石头后面,便是指挥部。此刻,旅长姚秉乾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着远远的朝阳镇方向。

“这洋玩意儿就是好使,那么远的地方,把这镜子往眼前一下,呼的一下就拉到鼻子底下了。”姚秉乾回过头来对身后的参谋说。参谋长望着这位刚刚接受改编不久的旅长憨厚的样子,只是咧嘴笑了笑。参谋长当然有理由担心,因为他的旅长甚至连望远镜都用不熟练。

“旅座,咱们这点兵力,能挡住于琛澄的两个旅吗?”终于掩饰不住内心的焦虑,参谋长还是问道。

“能。”姚秉乾头也不回地说。

“旅座。”参谋长显然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又开口准备问了。

“参谋长,俺不像你们喝过洋墨水的,但俺知道俺们这些弟兄。别看装备不如他们,真干起来,俺这些个弟兄敢拍着胸脯担保,他们想要去帮日本人打哈尔滨,得踩着俺们的尸体过去!”好像感受到了参谋长的担心,姚秉乾这次回过头来,双眼直视着参谋长。望着姚秉乾眼中所透露出来的那种血性,参谋长的脸色慢慢庄重起来,抬起手臂,向这位平素他不怎么看得起的长官,敬了一个实诚的军礼。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