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历史学家 不玩野史:《正面抗日战场》

小编β 收藏 2 1696
导读:[B][size=12][size=14]关河五十州讲述“正面抗战” 田野历史学家 不玩野史[/size][/size] [/B] [img]http://img3.itiexue.net/1227/12279111.jpg[/img] 新安:你觉得历史可能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么? 关河五十州:历史在有些时候可能会被左右,但这也正是历史的魅力,其实,左右历史的行为也是历史,关键在于写的人站在什么立场上选材,读的人以什么样的心态接受。我个人不同意“打扮”这样的说

关河五十州讲述“正面抗战”

田野历史学家 不玩野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安:你觉得历史可能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么?


关河五十州:历史在有些时候可能会被左右,但这也正是历史的魅力,其实,左右历史的行为也是历史,关键在于写的人站在什么立场上选材,读的人以什么样的心态接受。我个人不同意“打扮”这样的说法。比如,写历史的人一般都有自己的情感和价值取向,他们在写历史时,对材料会有所取舍,但是这个材料不能是伪造的,这也是历史作品与小说演义的区别所在。比如司马迁写《史记》,他对项羽这样一个失败英雄是同情的,所以在项羽身上着墨很多,而且取材多在“英雄气”上面。然而无论司马迁怎样表现项羽,在关于项羽的大事件上他不能虚构(细节则不拘束)。反过来,你看罗贯中写《三国演义》,他也是要表现刘关张,特别是诸葛亮的英明神武。其中很多就是虚构的。比如诸葛亮出山后的第一仗“火烧博望”,首先主人公不是孔明,而是他的主公刘备,其次,刘备烧的是自己的军营,最后取得的战果也没书上说得那么玄乎。正因这个原因,《史记》是历史,《三国演义》是小说。


新安:现在重读抗战的书很多,包括正面抗战、各种揭秘以及海外战线的打捞。你认为这本书的卖点在哪里?


关河五十州:我一直想写一本正面抗日战场全史,我觉得这一段历史对现在的中国非常重要,很多“乱”的思想思潮、包括国家愿景、军事路线、经济民生、国际关系在这短短的十四年中,得到了凸显,这是中国最复杂的十四年。风云际会、国仇家恨、兄弟相争,每一次事件的上演,都是牵一带万。这是其一,其二,这段历史确实埋没了太长时间了,所以写出来的意义很大,即便我写不好,相信后面也一定有人能写好。你说的市场上有很多这样的书,但是没有一本正面抗战全史,我想这本书会有他的价值。


新安:你所谓的田野历史,是否意味着它接近野史?还是你在强调的民间立场?


关河五十州:田野历史,我的理解,是一种民间立场和角度,也就是说观点可以是民间的,个人化的,但材料应该严谨,它不能等于野史。至于野史中的材料,能不能放进历史作品,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要有一个考证和取舍过程。一般而言要慎重对待。其实,我在写第一册第一稿(天涯稿)时,曾有一些描述马占山抗战的事例,写来是蛮精彩的,出版社编辑也希望我放,但我在出书时还是删掉了。因为这些事例来自于一本马占山的传记,我在查对过马占山的历史研究史料以及一些日方史料后,觉得在真实性上尚有问题,就没有选取。


新安:不矫情,不粉饰,真诚面对正面抗日全史是你的初衷。但从你的行文来看,还是有说故事、戏说的感觉,这和你的初衷是不是有点矛盾?


关河五十州:如前所述,我始终认为,写史,大事件要真实,经得住推敲,小细节要生动,否则无以表现人物,也无以使你的叙述方式变得好看和生动。用讲故事的方式说历史,是我的初衷,这跟正视历史并不矛盾。大家现在可能以为那段历史全是正儿八经,可是假如多接触民国时的一些史料,就会发现,其实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写法是可以亦正亦谐的,好的作品,应该动情时令人落泪,有趣时令人莞尔一笑。


本报记者 蒋楠楠


《我的家在松花江上》之后,著名作家关河五十州的“正面抗日战场”系列第二部《烽火大地》将于本月底上市,作为中国第一部全民开放解说正面抗日战史、全面揭秘国民党正面抗日战场的书系,关河五十州昨日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关河五十州遍阅战事当地的县志,采访抗战老兵,精读前人作战笔记以及回忆录。本书站在一个民间田野学者的角度,讲述真实的抗战全史。


本文内容于 2010/12/24 18:06:45 被小编β编辑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