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胜负不是单种武器或单个兵种的比较而是非对称性作战理论及系统论的集中体现

grrrrfish 收藏 2 4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论坛上很多朋友热衷于比较历史上比较经典有名的武器和兵种,并且以此判断为军队战力强弱,甚至战争胜负的依据,但是这个显然是一种误区。比如说比较英格兰长弓VS蒙古弓。圣殿骑士VS马木留克骑兵VS蒙古骑兵。罗马军队VS秦军的刀剑枪盾,弓弩,蒙古马VS阿拉伯马。一直到现代的大和武藏VS俾斯麦VS衣阿华。 豹虎费迪南VST34,斯大林,M4。还有一些悖论例如 宋朝总是打不过当时的游牧民族是因为丢失了养马基地,以及因为西方人的体格强悍,而得出东方人肉搏甚至在同代历史横向比较东方不是西方对手的片面结论。

单纯为了兴趣去研究这个并无不可,但是说把单种装备,兵种的强弱以及某种属性的强弱,这种对称性,线性的比较当做战力对比或决定战争胜负的依据,是根本无助于大家从整体,宏观的角度上去认识战争。

通过回顾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古今中外历次战役,战争的胜负的天平,胜负手都来自非线性,非对称性的对抗。而绝不是兵对兵,将对将单讨,不是中军对中军,左军对左军的抓对厮杀。决定胜负的关键在于,必须选择适合自己的时间,地点及方式,不适合对手的时间地点和方式与对手展开厮杀。而这种主动权的争取在于战略层面上的政治造势,以及战役层面上的情报,谋略以及机动性。所以,所谓非对称作战理论,就是运用己方武器装备,军队的一些固有优势环节,获得主动权,在有利的时机攻击对手的薄弱环节。“不对称战争”的内涵包括战争目标、作战手段、作战方式、作战效果、作战主体和作战空间等方面的“不对称”。比如说,法兰西骑士及下马骑士的肉搏能力超凡,但是在阿金库战役中,他们多是在拥挤中被射杀,或是在践踏中,或者在泥泞中窒息死亡,又或者从马上被摔得七荤八素的时候,被从腋下插入致命一刀。

克林顿早在“九·一一”事件前四年,就已经明确指出:“敌人可能使用非对称手段(这是一种避开或削弱我们的强点而利用我们弱点的策略),美国必须计划和准备打赢这种条件下的战争,这是一项事关重大的挑战,因为我们在常规军事领域处于绝对优势,对美国进行挑战的敌国很可能使用非对称手段,如大规模毁伤武器、信息战或恐怖活动。”

为了说明这个我仅仅举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例子

(一)战例对非线性,非对称性,系统论的例证

官渡之战,本来袁绍是牢牢掌握战场主动权的,但是由于优柔寡断错失了决战的良机,而在粮草基地被偷袭了之后,不得不被迫选在有利于对方的时间地点作战,痛失好局。

蒙古士兵多数仅仅配备轻甲,马刀或狼牙棒,蒙古马虽然耐力优胜,矮小,短期冲刺速度慢,而欧洲重装部队防护性能优越,长矛、重剑及钉头锤等杀伤力极强,用马也高大,爆发力强。蒙古军队要跟欧洲的贵族精英骑士抓对厮杀,那是万万打不过的,但是蒙古人从远东一直横扫到欧洲,敌手望者披靡,一个欧洲专业骑士要经过十数年的漫长训练,耗费无数资源才能形成战斗力,但即使是一个未经过任何训练的菜鸟也有机会用弓箭射杀骑士。欧洲军队多采用密集的队形以保证其正面的冲击力及防御力,却牺牲了机动性。蒙古军队的骑射技巧,及灵活多变的战术,包抄迂回,利用机动性直接奔袭对方薄弱环节或后勤线路,或者让对方有力使不上,疲惫不堪的时候,软肋部就中了致命伤了。其中,情报与机动性是争取战场主动的关键,而怯的不花全军覆没在马木留克骑兵之下,是因为其太过骄横轻敌,在旭烈兀回去争汗位仅留下2万军队的情况下,以寡敌众,死战不退的结果。选择了有利于对方的决战时机。

霍去病与朱棣在数次对抗游牧民族的战役中获得决定性的胜利,都不是通过正面与游牧民族的大队骑兵决战,而是充分利用骑兵的机动性与情报,偷袭其后方薄弱环节,一举成功。

长篠合战,曾经在论坛上有人评价这个是历史的分水岭,从此骑兵衰落,火器兴起。骑兵再也不是热兵器的对手了。愚以为在数个世纪后的拿破仑战争时期,甚至普法战争时期,只要骑兵使用得当,还是可以发挥出强大威力的,更何况日本战国时期那些半吊子的火绳枪炮呢。此战武田胜籁惨败的核心原因在于,他从军事角度完全可以避免这场战争,或者从更加有利的时机,地形去发动这场战争,毕竟骑兵为主的军队,永远因为机动性而掌握战场主动,但是从政治角度,却急于打这场战争,而且他挑选了一个最不利于骑兵发挥效用的环境,或者说对方预设了一个专门克制骑兵的战场,他却钻了进去。另外情报的失误也是关键因素之一,错误估计了对方的战力。这场合战,换一个统帅,换一个时间地点,会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结局。骑兵败于热兵器,完全是一种非线性对抗的结果。

战略之父,汉尼拔,为什么在坎尼会战能完胜,而在扎马战役却完败了。坎尼战役前,归功于长途跋涉,达到战略的突然性,前几场战斗的惨败,罗马朝野震惊,然后在一些列的布局之下,罗马军一步一步走向了汉尼拔精心设置的屠场里面。而在扎马,罗马人在战争中学习到了很多宝贵经验,努米底亚骑兵在双方阵营之间的此消彼长也是胜负手之一。但是主要原因,在于汉尼拔的战役主动权的丢失,是在不太有利于迦太基方面的时机发起的决战。有史料说他是主动邀战的,也有说他是迫于迦太基高层的政治压力被逼作战的。坎尼战役中罗马军的崩溃和扎马战役中迦太基军的崩溃,都来自侧后防骑兵的突袭,都是非对称性战术运用的结果。

回到本文开始,我提出过的问题,宋代失去了养马基地是否就一定无法与来自西方与北方的游牧民族抗衡呢。我看也不一定,我也没必要考究微观的细节,纵观历史,面对游牧民族,汉民族政权大多是采取守势,其原因是以步兵为主的军队,要以深入进攻态势,以歼灭战的方式征服北方游牧民族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大草原,平原地带根本就是骑兵的天下,宋辽两次幽州会战中,宋军的境遇是散则被聚歼,结则被袭扰,退则被击溃,宋军溃即猎歼,辽军用机动性优势牢牢把握了战场主动权;虽然辽军一时拿宋军主力没办法,但只要待其拉长战线,将士疲惫,粮草被截,自然就不战而崩溃,面对骑兵的追击,是没几个可以逃回去的。没有优势骑兵的掩护,主动大规模劳师远征,根本就是策略性的错误,既然是步兵为主的农耕文明,就应该步步为营,据点坚守,与辽军打消耗战,不断出动小股的骑兵深入敌后进行骚扰和破坏,失去幽云,河套等养马基地仅仅是意味着不可能像霍去病,朱棣,或者拔都那样大手笔,但是不代表不能建立较小规模的精锐骑兵的。游牧民族有些鲜明的特点,第一他们的生产力不能维持他们庞大的军队,必须以战养战。第二是,游牧民族部落与部落之间的矛盾,一般在外敌当前,都表现的非常团结,但是一旦对外战争不利,讨不了便宜回去,有限的资源就一定会令到内部矛盾激发了。或者游牧民族自己也会坐享其成,不断腐化,可以看金灭辽,蒙古灭金的时代,那时候的辽,金军队比起开国的时候,是差远了。因此可以坐观时机,一点一点蚕食他们的领地了。 根据国力对比,兵种差异,制定于适合己方的战斗方针策略非常重要。要在敌人不希望的时间地点及方式与敌方对抗,而不是相反。骑兵强攻防守严密的据点是不理智的,同样步兵在平原,草原长驱直入也是愚蠢的,以骑兵为主的军队与步兵为主的军队之间的对抗,根本就是一种非对称性的对抗。两次幽州会战,宋军失利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但是即使辽军胜利了,也是惨胜,无力南下,与北宋签订合约了。可见假如北宋假如采用正确的方针作战,辽国的国力根本消耗不起。换一个角度来说,假如守的好,让游牧民族讨不了便宜回去,那么宋朝就会看到党项,契丹,女真,蒙古几个游牧民族互相争夺资源,空间的内斗了,牢牢掌握大国争霸的主动权,防的不好,那么所有的游牧民族都把你当软柿子。

(二)武器装备对非线性,非对称性,系统论的例证

二战是战列舰的建造高峰,也是绝唱,二战中击沉战列舰最多的,不是战列舰本身,而是潜艇和陆基,海基航空兵。大和,武藏的从他们最后的出航开始,就决定了他们是美海军航空兵的下酒菜,18英寸大炮从来没有,也从来没有机会发挥威力,就长眠于冰冷的海底。英国的战列舰也很多,受大洋决战,战列舰决战的思想影响,当时英国军费每天很大一部分用于投资在水面战舰,尤其是战列舰,但是在德国的潜艇狼群战术前一筹莫展,一旦补给线被切断,再多的海外殖民地,再强大的皇家海军,再庞大的帝国体系也仅仅是一个摇摇欲坠的空壳。

战争初期德军的优势其实也在于非对称性胜利,战争发起的突然性,以训练有素的军队对抗大清洗过后虚弱的苏军,另外苏军都没完成准备,飞机大多数是被击毁在地上的,坦克大部分是撤退途中抛弃的或者是陷入包围圈中一辆一辆被敲掉的。

而德国那些精心设计制造的玩意儿究竟发挥了多大的作用呢。在1940-1942年,Ⅲ,Ⅳ型坦克不是T34,KV-1的对手,德国却能节节胜利。而到了1943年后,虎豹费迪南这些精锐都出来了,德国却节节败退。击毁苏军坦克最多的是88高炮与斯特加轰炸机。而花费大量工时,资源做出来的虎式,豹式坦克,费迪南歼击车大部分不是消耗在反坦克作战中,而是死于后勤维护、地雷、对方的航空兵。战争对抗向来都是非对称性为主流,系统性的对抗。假如为一些局部的环节投入过多资源,反而会伤害总体的效能。

根据兰彻斯特方程:战斗力=参战单位总数×单位战斗效率。所以,一个国家最明智的战争运营策略就是在有限的单位资源下,制造出合适数量与合适质量的武器设备形成的系统,任何过度追求数量牺牲质量以及过度追求质量牺牲数量(包括质量受科技国力的限制无法提高,而无限以数量来弥补)形式都不可取。前者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德军,过度追求质量的结果不是数量的线性的下降,而是指数方式的下降。服从边际效应递减的定律,一定的科技条件下,到达一定程度,再要提高质量的代价高昂。而后者比较明显的例子可以参照海湾战争,伊军的坦克和士兵数量很多,但是基本不知道对方在哪里,或者知道,根本打不着,就等于是没有投入战场,那么再多的数量,实际有效数量等于零。理解兰切斯特方程的关键在于理解数量,并不是全军的数量,而是你可以实际有效投入战场,对敌方造成威胁的数量。能够理解这个,你就明白这个方程其实是一个普遍适用性很强的定律,你就可以更加透彻理解很多军事的问题。比如说为什么历史上经常有一些很战力对比很悬殊的以寡胜众的战例。比如说83万秦军就败给了谢安几万的部队呢,还有项羽背水一战的例子。重要的原因其实大家都懂,但是大家也别忽略了,总数多,不代表有效投入战场接战的人多,或者大部分都在后面打酱油,或者比打酱油都不如,还自乱军心,自相践踏之类的。温泉关战役及伊苏斯战役都是兰彻斯特方程的最佳例证,波斯人压倒性的数量优势被精明的敌手以地形限制了,以致他们单位时间内可以投入战场的有效数量对比对手根本不占优势,那么在数量对等情况下,斯巴达专业军人及马其顿军团的质量优势就显示出来了。这个也是本文主题之一,战争的胜负手,在于选择有利于己方的时间地点与方式进行非线性,非对称性的战斗的有效例证。

兰切斯特方程和系统论是指导当今世界强国武器系统配备主要方法论。理解这个,大家也不难解释为什么,F-15战机空战性能和对地攻击性能都是很优越的,为什么美空军要配备大量的F-16与之搭配。F-22足够先进,但是价钱太贵,所以要配备大量的F-35与之搭配。为什么海狼级攻潜足够先进,才做了2艘,就被弗吉尼亚级代替了。这样做的原因,其一,就是高低搭配,可以在限定的资源的下,营造出最大质量与数量的乘积。在战争开始后,对最有高威胁的目标,或者高风险的任务,比如重兵防守的雷达网络,通讯网络,机场及防空基地等,可以用最先进F-22,B-2,海狼先发起攻击,在上述这些目标被摧毁后,对方防御系统就一定程度上瘫痪了,那时候以质量稍微低一点,但是规模大的军力去扩大战果。另外举个例子,几架F-22带领一群F-35的机队进行争夺制空权的作战,由于可以通过数据链互相共享信息,那么比较昂贵的但是性能先进的F-22身临险境获得的战场信息可以共享给F-35。剩下的从后赶上的F-35就通过敌方信息来个AIM-120齐射就可以了。这样的搭配可以显著节约成本,但是效能不会比全F-22组成的军力差太多。其二,战争机器的经营,必须以刚好能满足战略目标为目标。太超过了,国力承受不了,德国在二战是这样垮了,苏联在冷战也是这样垮了。未必什么都要追求最好的,什么都要追求最好是不可能的,因为单位时间内可供利用的资源是有限的。

(三)非线性,非对称性理论及系统论必须在有限资源限制下紧紧围绕核心战略指导思想。

近代的英国,一直奉行孤立主义,皇家海军就是这个国策的根本凭借,其表现就是利用强大的海军优势一、维持海外殖民地与本土的生命线二、防止来自欧洲大陆的其他大陆性强国干涉或威胁到英国本土;三、随时可以干涉欧洲大陆。以此获取最大的国家利益。这个非对称性对抗的想法本来很好。任凭你法德俄陆军多厉害,我只要海军够牛,你们就只能窝里斗,不能威胁到我,而我就坐看鹬蚌相争。但是错在押宝押错了地方。或许坚船利炮曾经给大英帝国带来太多利益和荣耀,或许是受费希尔的思想影响过深。英国一直坚守大炮巨舰主义,国防资源很大一部分消耗在这里。但是二战一打响,英国佬傻眼了,商船每个月被德国潜艇上百万的吨位,那些战列舰,战巡只能干瞪眼,而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航母却很少,海基航空兵很弱。甚至在德国空军的航程内,这些昔日的霸主,显得不堪一击。最危险的时候,英国几乎不能打下去了,最后感谢山姆大叔,感谢德国元首,终于给熬到战争结束。

大洋另一边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孤立主义,更加美妙,连自家兄弟都被他算计在内,全世界都在鹬蚌相争,唯独山姆大叔最安逸。孤立主义除了孤立,还包括有利可图时候的干涉。也许是山姆大叔的地缘政治环境太过于优越,以至于战争打响的时候,美国的战争机器迟迟没有开动,一直到1942年底,1943年初才在太平洋获得对日的战争优势。而在英国最危险的时候,美国是爱莫能助,甚至趁火打劫。但是我有一个疑问,就是假如英国完蛋了,北非和中东,整个欧洲都被德国收编了,美国还能干涉欧洲吗。美国很长一段时间很显然是用优越的地缘政治环境换取减少在军备上的投入,以在经济上超越了欧洲的对手,这个显然也是一种非对称性的策略,但是玩的太过火了,就有满盘皆输的危险。

一战的德国,战前发展了很大规模的公海舰队(指水面舰艇),触动了英国最敏感的神经,英国由此被推到德国的对立面去了,但是除了在日德兰海战粉墨登场一次外,基本都在在闲置浪费。其战略思想混淆不清,主要敌人究竟是法国还是俄国,还是英国,要与法国对敌,就未必要把英国推到敌方阵营。

二战的德国,曾经制造出精良的坦克虎豹,性能优越的战斗机Bf-109,Fw-190等,后期的喷气式飞机,V1,V2火箭。当时航程最长的大洋潜艇,磁导鱼雷,突击步枪,这些无不是当时首屈一指的,甚至是革命性的,跨时代性的。至少在战争开始时,德国的战争系统,战争机器是最强大的,但是他最后为什么没有打赢,原因大家都很熟悉,我也不会多讲,但是一句话归结于战略指导思想的混乱并不为过,即使是攫取了大半个欧洲,但是与全世界对抗,其战争资源还是远远不够的,因此任何武器装备都精益求精的结果就是最后啥也没得到,不堪重负,节节败退。或许,德国在击败法国后,美国,苏联没有完成战争准备之前,有一个足够的时间窗,这段时间的重点应该是把国家资源的重点放在海空力量上,打败英国,夺取北非和中东等石油基地。而且,没有英国,北非这些前沿阵地,美国是否有能力干涉欧洲,是否会干涉欧洲是一个疑问。就算会,时间点必然会拖后几年。可是德国在英国频临死亡的时候,忽然收手了,然后转攻苏联。这个是非常费解的。英国的大不列颠空战也是赢的侥幸。

二战后的苏联,在与美国的军备竞赛中,最终被拖垮。因为它啥都要和美国争第一,但是国力却不及美国。在核武器上面,美苏双方最鼎盛的时候,可以确保互相摧毁200次。200次跟1次从效能上没有区别,但是费用上有很大区别。在海军建设上,苏联偏重于潜艇,导弹,但是水面舰艇相对较弱,以至于海外利益无从维护。陆军建设上,几万辆坦克一度令整个欧洲战抖,但是却几乎从来没有使用过。国民生产体系及工业体系的畸形发展,也是其崩溃原因,但是这个也是归因于不合理发展的武器系统耗费了过多的资源,却没有正确的围绕战略指导思想而运营,以致没有得到相应的收益。

总结一下,要战胜骑兵的凭借未必就是更强大的骑兵,要最好的反坦克武器,未必就是坦克,非对称与系统论包括战争机器与战争策略,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后者是前者运用。非对称与系统论是一对矛盾统一,一个国家要在有限的资源的前提下,营造出最适合的搭配,达到效益最大化,并且战争机器系统里面不应该出现致命的短板,紧紧围绕正确战略主导思想,既可以非对称对手,又可以防止被对手非对称。非对称战争理论必须以良好的情报能力与机动性为基础,战场瞬息万变,战机一纵即逝,尽早发现敌方系统网络的弱点,尽早摧毁是关键。而攻击力则是保证确保摧毁即可,过犹不及。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