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常委称儿童发烧看病一天花一万 卫生部回应

青岛游客 收藏 0 191
导读:  中新网12月24日电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24日举行联组会议,就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情况的报告进行专题询问。卫生部副部长张茅在回应看病贵问题时表示,看病贵的问题,主要是医疗费用上涨过快,同时个人支付的比例,虽然总的比例有所下降,但是绝对数还在增加。   专题询问中,程津培委员称,“现在各个地方还有一种倾向,就是公立医院在继续盲目扩张,购进昂贵的设备,这样就使得资源在一定程度上重复浪费,特别是又引导了病患向大城市、大医院集中,使得‘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多少年来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新网12月24日电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24日举行联组会议,就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情况的报告进行专题询问。卫生部副部长张茅在回应看病贵问题时表示,看病贵的问题,主要是医疗费用上涨过快,同时个人支付的比例,虽然总的比例有所下降,但是绝对数还在增加。



专题询问中,程津培委员称,“现在各个地方还有一种倾向,就是公立医院在继续盲目扩张,购进昂贵的设备,这样就使得资源在一定程度上重复浪费,特别是又引导了病患向大城市、大医院集中,使得‘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多少年来都要解决,但是现在还没有达到解决问题满意的程度。”


程津培举例指出,“前不久,我的一位曾经担任过省部级领导干部的朋友的小孙子得病,其实就是持续高烧,他对附近的医院不太放心,就送到儿童医院,但是排不上号。于是人家指着旁边的楼,那里面清静一点。小孩子挂号,因为要保险一点,看两个科室,一个专家门诊要1200块钱。这一天过来,还没有住院,就已经花了一万多块钱。这是我们的领导干部,普通老百姓就可想而知了。”


对此,卫生部副部长张茅回应指出,看病贵的问题,主要是医疗费用上涨过快,同时个人支付的比例,虽然总的比例有所下降,但是绝对数还在增加,所以群众对看病贵的问题反映比较强烈。


张茅分析称,看病贵形成的原因也比较多:一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看病就医的需求进一步增多,新技术、新药品更多的使用。此外,中国进入老龄化,六十岁以上的人口有1.6亿,慢性病增加。当然也有保障水平不高的原因。另外,也存在着有一些医生过度依赖和相信新的技术、新的药物,过度医疗、过度检查、开大药方的现象。


张茅指出,要缓解看病贵的问题,首先要加快深化医改,扭转我们现在一些公立医院存在的趋利的倾向,真正使公立医院坚持公益性的方向,减少过度医疗、大检查、大处方。二是外部加强制约机制,推进支付方式改革。三是不断完善医保制度,提高保障水平,使群众个人支付比例进一步降低。我们设想要在“十二五”期间降低到30%甚至以下。当然这是一个总的数字,具体到每个人也不太一样,总体上要减少群众的个人负担。


张茅表示,“看病难、看病贵”确实是人民群众看病就医当中反映的突出问题,是我们这次医改也是公立医院改革要解决或者要努力解决的主要问题。所谓看病难,突出的反映是到城市的大医院,找比较好的医生看病非常难。我们也有这样的感受,比如刚才说到的北京儿童医院,其门诊量超过了8000,北京协和医院门诊量今年最高达到12000,现在北京的三甲医院都是7、8千的门诊量,早上挂号到医院看病的人非常多,包括北京市的患者,还有全国各地的患者,所以这确实是群众反映的一大问题。


张茅分析指出,存在“看病难”这个问题的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医疗卫生的资源总量明显不足。虽然我们国家的医疗卫生事业取得了快速发展,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从每万人医生数、床位数,与国际上相比,我们还是明显偏低的。特别是优质资源短缺,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二是资源的配置不均衡,特别是城乡之间,城市与基层,特别突出的是基层农村医疗卫生资源薄弱,我们的优质资源过度集中在大城市,大城市又是中心区。


三是医疗卫生体制机制还存在着诸多问题,需要进一步改革。


张茅表示,在医改当中,要推进公立医院改革,有效地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应从如下几方面做起:


首先要制定和实施区域卫生医疗规划,由省级人民政府来制定和实施,就是要优化医疗机构的布局,合理地配置医疗卫生资源,特别是要逐步改变当前医疗卫生资源过度集中在城市这样一个不均衡的现象,把新增的医疗卫生资源重点投向农村、投向基层,要严格地控制城市大医院盲目扩张的趋势,同时要鼓励大型的医疗设备共建共享,引导和支持社会力量办医。经过我们持续不断地努力,使我们的医疗资源配置更加科学合理,使得基层农村不断增加新的资料资源,方便人民群众就近就医,要强化规划的约束性和实施的力度。


二是按照“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原则,进一步加强上下联动,进一步强化三甲医院支持基层的工作目标。


三是继续开展好“万名医师支援基层”的工作,现在每年大体有两万名城市大医院的医生支援基层、支援县医院,今后要继续增加。另外,要开展住院医师的规范化培训工作。现在我们实行的是五年制医学本科教育,之后实行三年制的规范化住院医师培养,然后才能作为医生。其中重点培养全科医生,主要是在基层,填补全科医生的空白。


张茅指出,在医改当中还有一项是允许医生多点执业问题,现在正在试点。经过申请,医生可以到其他医院或者基层执业,这样也可以促进了优质资源的流动。


张茅称,另一方面,深化公立医院自身的改革,提高服务质量和效率。明年要推行一系列的便民措施,像预约挂号、“一卡通”、无假日门诊等。


张茅进一步指出,总之,有效地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是医改中的重要任务,也是公立医院改革的重要任务,是十分复杂的问题。将继续努力,支持鼓励地方大胆探索,积极稳妥地向前推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