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5.html


张家口日军司令部

冈村手拿着宋庄战报,细细看着,看着看着他猛然嘴唇发白,灰白的胡子一颤一颤地,全身都在瑟瑟地发抖.一双深陷在眼窝的眼睛。突然他用力的把战报撕扯成了纸屑,然后迅速站了起来离开座位,走到正面的墙中央,从墙上取下了天皇亲自赐于他的武士刀,武士刀做工很是精致,刀把和刀削都刻有图案,精美的图案栩栩如生。他缓缓看着手中的军刀,缓缓的拔出,军刀雪白且锋利在日晖映照下,反射着光芒,反光透射在冈村脸上,此时的他瞪起了眼,眉毛一根根竖起来,脸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愤怒地盯着面前的木椅,加上反射的光芒映照在冈村的脸尤其恐怖。冈村猛然叫起来他的声音由低到高,渐渐地咆哮起来,脸色涨红,进而发青,脖子涨得像要爆炸的样子,满头都是汗珠子,满嘴唇都是白沫,同时挥舞军刀一刀一刀劈在木椅上,军刀劈在木椅上劈得”劈里啪啦”作响,咔的一声,木椅断成几瓣。

作为张家口最高指挥官,他怎么也无法接受和承担如此巨大的失败,原本是要消灭这支雪狼军团可是没有成功不说,反而痛失3个师团上万人的损失,这种巨大的失败对于他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张复国!!!!…….”冈村反复念道着张复国的名字,每说出一个字都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张复国活活生吞了。冈村在次举起武士刀疯狂的劈向另一把木椅,一阵发泄之后,心情渐渐平复的冈村回坐到位置上,对着面前已经吓得面无血色的参谋官缓缓而又无力的说:“令,左侧负责包围26军的10个师团迅速回撤到张家口。……….”

安排好一切的冈村无力的向室内的人摆了摆手,所有的人都退出了冈村的房间。

这一天对于张复国对于26军对于中国军队都是历史性的一刻,都是完美的大捷,然而对于冈村大将这一天简直就是噩梦,,但是还有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噩梦才刚刚开始。

6月23日 负责包抄26军后路的日军收到冈村的军令后,便迅速的掉转方向,向张家口指挥部撤回。

天未亮,进攻张家口的炮火毅然打响,然而让冈村失算的是,此时进攻张家口的部队只有一个师,通过张复国的合理分配和重炮配置,让驻守张家口的日军误认为至少有一个军的兵力在进攻,马上上报给了冈村,而未亲历战场的冈村才会做出让他后悔终生的命令,那26军的其他部队现在在哪里了?

日军必须经过的江西树林4周的山坡上,除了攻打张家口的一个师,26军所有部队都设伏在此,这才是张复国的真正目的,他的真正意图并不是攻打张家口而是想通过攻打张家口引回想包抄他后路的10个日军师团并在此地将其全部消灭。江西树林平畴突起,四面都环绕的山坡、坡型千姿百态,东部低山,势若锦屏;中部群林耸峙,如笋如莲,如诗如画;西部山势如云,特殊的地形地貌为张复国的伏击提供了天然的屏障。张复国把部队分别安排凸起的4周山坡上,同时配有重炮,所有诸元都以凹下的盆地为主标,重型机枪成一字排开可对坡下敌人进行强烈的火力压制,整个阵型成椭圆状,可将进入的鬼子团团围住,利用有利的地形展开攻势。

后撤的日军在下午5时便赶死的来到了江西树林,伪装对于精通特种战术的26军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几万人埋伏在此犹如沙原隐泉 ,茫茫沙漠,滔滔流水,于世无奇。惟大漠中如此一湾,风沙中如此一静,荒凉中如此一景,高坡后如此一跌,没有丝毫的动静,鬼子无从察觉的向江西树林深入…….

张复国趴在山坡上熟练的脱下军装盖望远镜 前沿一怕阳光的反射,让鬼子察觉,透过望远镜看去,密密麻麻的鬼子一字排开在路上浩浩荡荡的前行,看着最尾端的鬼子也深入到伏击圈,他用力的抓着旁边通信兵的手臂,已是汗如泉涌疼痛难忍的士兵才轻轻的面部表情抽搐的说:“军长,太疼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太激动了,马上松开了手臂,张复国难以压制住兴奋的心情轻轻对旁边的通信兵说:“通知高炮团按先前标示的诸元向鬼子密集开炮,操你奶奶的小鬼子,不活了,一个也别想跑。”

尤为激动的张复国一反常态,也不知道从哪里捡了这么一句话,让发电通知的士兵都2楞了。

江西树林的静默已经全失随着炮火震耳欲聋的吼叫,3个高炮团,7000门重型火炮,10秒钟70000发炮弹气势如虹铺天盖地的飞向鬼子,顿时间硝烟弥漫,血流成河,炮弹在10几万人的日军中炸开了花,如狂风巨浪撕扯着鬼子的身体,突然奇来的枪炮也让10几万的鬼子混乱不堪,尸横片野,26军埋伏的山坡下不停得传出炮火爆炸的巨大声响还夹杂着鬼子的哀鸣,还有烧焦的鬼子尸体所发出的焦丑味,连续不断的轰炸让本来就对突入奇来的偷袭陷入混乱的鬼子军队更加的混乱,此时的鬼子根本无心还击,抱头鼠窜,26军士兵的枪声也连绵不绝如狼牙般撕咬着敌人,“小鬼子来呀!尝尝爷爷的花生米好吃吗?”一个重机枪手兴奋的喊着,枪管已然发烫的重机枪不停的向鬼子畜群中扫射喷发着复仇的火焰,被袭的鬼畜,只有眼看着天空祈求上帝的宽恕。战火一直持续到天黑,战局更是一边倒,10几万的鬼子只有几千人突破了26军的火力封锁线向西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