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世纪法国军事革命

硫酸泼贪官 收藏 0 984
导读:17世纪法国军事革命 作者:孙义飞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本网发布时间:2010-12-23 9:49:00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报》第 150 期 6 版“历史学”文章之一。     军事革命提高了法国军队在陆地和海上的作战能力,改革后的法军先进性远超同时代欧陆他国,直至拿破仑时期的很多军事工具都从这里继承而来,其军事制度更是为西欧各国所仿效。 欧洲的17世纪有“士兵世纪”或“职业士兵主宰的世纪” 之称,而战争也被视为一种社会常态。在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7世纪法国军事革命

作者:孙义飞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本网发布时间:2010-12-23 9:49:00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报》第 150 期 6 版“历史学”文章之一。


军事革命提高了法国军队在陆地和海上的作战能力,改革后的法军先进性远超同时代欧陆他国,直至拿破仑时期的很多军事工具都从这里继承而来,其军事制度更是为西欧各国所仿效。


欧洲的17世纪有“士兵世纪”或“职业士兵主宰的世纪” 之称,而战争也被视为一种社会常态。在此期间,法国进行的三个维度上的军事革命,深刻影响着法国和欧洲社会发展进程。


军事革命加强军事力量


法国军事革命期间军事力量迅速增长,1610年亨利四世去世时,法国军队数量不过2万人左右。但1636年科尔比战败刺激了法国,军事力量迅速增长,30年代末拥有近10万人;50年代达25万人;17世纪末达40万人。与此同时,兵工厂、造船厂、军港、军校等各种军事设施都在扩建。1690年,法国创建了世界上最早的炮兵学校。法国海军战船从柯尔伯时期到1683年由18艘扩大到276艘,增长15倍。


法国军事革命带来了军事体制、军事技术的变革。亨利四世于1597年逐渐采用瑞典职业常备军体制整合国内军队。路易十四期间,军事大臣卢瓦引入狩猎技术并发明刺刀装备。1671年,路易十四率先建立炮兵团,使炮兵成为国家武装力量的一个兵种。新式撞击燧发枪逐渐取代火绳枪,战术变化明显。不久,法国率先废弃长矛兵和原有横队战术,改用需长期进行严格专业训练的三列横队战术。而工兵统帅沃邦在法国边界设计修筑的规模宏大的平行攻城体系,支配了此后百余年攻城战。他设计的棱堡直到法国大革命时仍在使用,深刻影响着欧洲筑城学。他还组织了近代第一批穿军装的工兵部队。此外,几乎每年秋季,法国都在巴黎东部进行阅兵和实战演习,这种做法沿至20世纪。


军事革命使军队组织和管理趋于专业化。17世纪法国形成了一套分工明确、部门齐全的官僚机构,行政效率大为提高。路易十四成立了各种专业委员会并设立相应职位。同时,法国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将原本粗疏的授勋行为制度化,确立各级军官的官阶等级,并创办残废军人疗养院;创建后勤部,训练兵站人员,监督补给品价格、质量、运输及发放;制定军队指挥和补给新制度,固定军队编制,细化军需品储存和运输;创设职业军校,培养职业军官和士兵;征兵制度化、加强士兵训练;等等。军事变革扩大了政府规模,17世纪也成为法国行政管理、组织系统向现代化迈进的重要阶段。


军事革命提高战斗力量


军事革命提高了法国军队在陆地和海上的作战能力,改革后的法军先进性远超同时代欧陆他国,直至拿破仑时期的很多军事工具都从这里继承而来,其军事制度更是为西欧各国所仿效。国家军队开始定期为国家政策服务。有赖于此,法国展开了长期和频繁的军事行动。1610—1624年内乱,1627—1628年对英、“投石党之乱”,1667—1668年对西班牙,1672—1678年对荷兰,1683—1684年对西班牙,1688—1697年对奥格斯堡联盟、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等。战火北起英吉利海峡,东到莱茵河,南抵意大利波河,西越比利牛斯山,形成一道花边战争景观。敌对如此广泛,战争一再发生,其强度只有20世纪的世界大战方能赶超,以致法国寻求和平变得极为困难。


军事革命使君主找到了一个强大政治工具来强化其权力、削弱贵族权力。到17世纪后叶,没有一个世袭贵族能与国家控制的庞大军队相对抗。同样,军事革命也促进了法国殖民地和海外贸易开拓事业的发展。更为重要的是,17世纪法国的军事革命永久改变了农耕与游牧的力量对比,加剧了欧洲各国的军事竞争,某种程度上也加速了近代西方文明的诞生,使西方逐渐建立起对非西方文明的军事优势,为西方文明日后走向世界奠定了基础。


军事革命带来毁灭性的破坏


军事革命让众多人口卷入战场,卷入到为军队服务之中,而冲突地理规模的扩大,让战争恐惧逼近更多法国地区和人口,其代价比中世纪更具毁灭性。


军事革命使战争破坏性和费用都达到一个新阶段。从1620年开始,军费开支通常占王室开支的60%—70%,一度高达80%—90%。到1716年,法国国家预算收入为7000万锂,支出达2.3亿多锂,债务总额25亿锂,而各年公债数目为8.3亿到28亿不等。巨额军费导致许多涸泽而渔的经济行为,带来了更严重的社会问题。在纳税上,16世纪60年代法国征收直接税600万锂,1610年达1700万锂。此后,直接税大增,1635年为3900万锂,1642年达4200万锂。不仅直接税在增加,各种间接税也在增加。重税直接导致城乡被榨干,城乡起义风起云涌,以致年鉴派大师马克·布洛赫说,近代早期欧洲的农民起义就像工业时代的罢工一样普遍。而出售爵位导致贵族地位贬值并引发了佩剑贵族和穿袍贵族间的矛盾,激发了法国社会近百年动荡,极大破坏了原有社会秩序和国家统治基础。


此外,士兵数量激增也加剧了社会无序性。每到无战时节或战争间隔,他们就四处抢劫破坏。军营和士兵还是疾病、瘟疫的传播者。


17世纪法国在通过军事革命展现自身实力的同时,也使帝国发展的每一个抵抗因素都在起作用:财源流失和直线上升的军费、多条复杂战线和边界的花边战争以及社会反抗等让法国内外交困,他国的军事革命也让法国逐渐失去技术优势,法国开始为这种战略过度扩张所牵制。此后二百年历史不断向世人展现法国军事扩张战略的后果。而财政危机也早早为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埋下伏笔。


(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孙义飞 单位: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