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导年赚千万潜规则 让博士硕士当廉价包身工

华夏猎鹰 收藏 2 240
导读:上个月我的表弟博士毕业,找到了工作。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庆贺。席间他语出惊人:我的导师太黑了,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他!大家错愕不已,他的父亲还当众呵斥他: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老师?但是,听完他的一番解释,满座无言……   上个月我的表弟博士毕业,找到了工作。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庆贺。席间他语出惊人:我的导师太黑了,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他!大家错愕不已,他的父亲还当众呵斥他: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老师?但是,听完他的一番解释,满座无言……   他的导师是国内这一专业领

上个月我的表弟博士毕业,找到了工作。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庆贺。席间他语出惊人:我的导师太黑了,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他!大家错愕不已,他的父亲还当众呵斥他: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老师?但是,听完他的一番解释,满座无言……



上个月我的表弟博士毕业,找到了工作。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庆贺。席间他语出惊人:我的导师太黑了,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他!大家错愕不已,他的父亲还当众呵斥他: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老师?但是,听完他的一番解释,满座无言……


他的导师是国内这一专业领域的学科带头人,也是这所国内知名大学知名专业的系主任,每年考到名下的博士生多达10多名,硕士生多达30多名。由于导师在这个行业的学术地位,每年他都能揽到很多的横向项目和纵向项目。所谓横向项目,是指行业内的机构或公司委托的商业性的技术研究或开发项目;所谓纵向项目,是指国家下达给各重点院校和科研机构的带资金的重大课题项目。


导师很多年前就已获得博导的资格,现在最重要的,甚至惟一的工作就是揽项目:每年要有2000万元左右的横向项目,挣白花花的银子;还要有1000万元左右的纵向项目,挣金灿灿的名头。平时没有专门的学术课题,揽到的项目就是课题,全部交给系里的年轻教师和自己的博士生、硕士生们去完成,还美其名曰“离开象牙塔,主动参与社会实践”。如果没有按期完成或完成的质量不高,对不起,不能按时毕业。


导师带的博士、硕士就是他的“包身工”:不论项目金额大小,不论项目难易程度,不论是否加班加点,一律是博士生每月不到1000元,硕士生每月500元。没有奖金,没有额外的补贴。有一次,一家跨国公司请导师派十几个学生做三个月的课题调研,给导师是按博士每月10000元,硕士每月6000元支付的费用,但是导师发给学生的依然是每月不到千元的生活费。所有学生都敢怒不敢言,只想着忍气吞声熬过这几年,赶紧拿到学位,逃离苦海了事。


据说导师现在已是亿万身家,住别墅,开豪车,名下还有好几家公司。师娘也早就辞了职,不干别的,专作“账房先生”了。


据说,这种“高学历的包身工”在各个高校并非个别现象,差异只是在于不同导师的师德,会使得这些博士硕士们的收入有多寡之分。


更有一点众所周知的事实:现在学生们都不管导师叫导师,而改叫“老板”了。


真是可怕的情形!


古今中外,高级知识分子从来都是国家和社会的正义化身。他们通常享有国家给予的厚禄,社会给予的尊重,还拥有主流的话语权。同时他们也要负责构筑和支撑整个国家和社会的道德底线,指导和引领年轻一代的未来发展方向,明确并率先担当不同历史时期所要求的社会责任。


但是,当这样一群“民族的良心”,哪怕只是他们其中的一部分,也在商业化的大潮中在校园之里竟然当起了老板,使唤起了包身工,坏了良心的时候,实非我们民族之幸!


30年的改革开放,很多人得到了财富,迷失了道德。这一点非单政府之责,更是众多所谓的专家学者之过,更是市场无规则或规则无能之过!当我们需要理性声音的时候,听到的更多是谩骂或喧嚣;当我们需要独立思想的时候,读到的更多是附和或盲从;当我们需要勇敢担当的时候,看到的更多是沉默或猥琐。


从来道德的破与立,都不是单纯依靠哪一个政党或政府,更多是依赖于这个民族的精英阶层,亦即我们常谓的“专家学者”。但是我们的精英阶层现阶段似乎热衷于“老虎、杠子、鸡”的游戏:官员更像学者,学者更像商人,商人更像官员,由此,在“囚徒困境”中愈陷愈深!


如果说在现在这个特殊的历史转折阶段,这种现象还可以理解的话,10年、20年后,现在的这些博士硕士们又将成长为我们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试想,在他们最重要的人生阶段经历了“包身工”的梦魇后,他们还能超越现在这种“囚徒困境”吗?他们那个时候的游戏规则,还能让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走得更高、更远吗?-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