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次报名参军穿上军装就参战(海泰客)(蓝剑军团)

评泽 收藏 52 22786
导读: 那个时代,我们是大有作为的知识青年。我插队落户的地方:贵州省岑巩县注溪人民公社小堡大队老寨生产队,坐落在龙江河畔,海拨600米左右,属中海拨生态段。十二月份的季节在这里就如同三月份的艳阳天。 知青户,在当时也如同营盘一样走一批来一批,不变的是那栋由县知识青年办公室拨专用资金修建的知青楼房。时下的知青楼里住着三女两男五个知青,其中一个就是我。

点击了解更多参军的故事





那个时代,我们是大有作为的知识青年。我插队落户的地方:贵州省岑巩县注溪人民公社小堡大队老寨生产队,坐落在龙江河畔,海拨600米左右,属中海拨生态段。十二月份的季节在这里就如同三月份的艳阳天。

知青户,在当时也如同营盘一样走一批来一批,不变的是那栋由县知识青年办公室拨专用资金修建的知青楼房。时下的知青楼里住着三女两男五个知青,其中一个就是我。

时至一九七八的十一月中下旬,是我高中毕业后到农村插队落户的时间刚好有一年零五个月。冬季征兵的消息和报名参军的条件已基本明确:一是征招初、高中毕业生的回乡知青和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知识青年;二是知识青年在农村插队落户的时间必须满一年以上;三是截止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年满十八至二十周岁。报名参军候选人需经大队革命委员会审核后上报人民公社革命委员会和武装部审批。报名参军这对我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报名参军:那是一九七三年,当时的我因文革动乱被送回山东老家避风已有六个年头了,在博平地一中学正值初中应届毕业,赶上空军部队到学校招征应届毕业生。最初的筛选是三个毕业班全体男生列队在操场上从高矮、体格、型态、步型上淘汰一部分歪瓜裂枣,然后就是长时间的围绕操场跑步,又淘汰了一部分体力不支、意志不坚者,只留下我们十六个候选人参加体检。在通过了县一级体检后一路刷下来就只剩下有我在内的四个人了,正兴高采烈的要赶去地区体检时,却被通知政审不过关,被一票否决。原因有两条:一是不属于当地农村户籍,我的户籍在贵州;二是父母有走资派嫌疑。当然,最后谁也没去成。

第二次报名参军:那是一九七六年春季,这时我已回到贵州黔东南,正在读高一。报名参军的条件是回乡青年、上山下乡满三年的知识青年、应届毕业生、年龄16——18岁。这一次,我首先死乞白赖的缠住接兵的首长,然后直接去武装部报名,借口是我在山东老家当了八年的农民,应属回乡青年。我的情况有被作为同情的客观条件和理由,这名也就报上了。眼看就要戴上大红花了,可还是没能通过政审这一关。举报人说,我是城市户口完全不属于回乡青年。

这第三次报名参军是响当当的正名正言顺了,所有的条件就象专门为我制订的一样。我所在的大队共有两个入伍名额,公社审批下来参加体检候选人的名单有八个人,如不出万一中的事故我立志参军的理想不会落空。体检第一关人民公社医院,这天一大早,我们知青户的伙伴们一个不少的陪同我说说笑笑步行20华里来到公社,带给我一路的好心情。对所有的人来说体检就意味着将被淘汰,而体检对我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第一关:四十多个受体检青年在接兵指导员和武装部领导的组织监督下列队、立正、走步、跑步,这一关淘汰了那些体型上弯腰驼背站立不直和螺旋腿。第二关:走进会议室在男女医务人员的监管下有些羞臊、有些不情愿地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挺直腰板来回走一圈,接下来就是让医生目测体型、体态的生理状况,看你是否有硬外伤;是否是鸭脚板;是否某一器官是疝气症,如阴囊肿大、粗脖子;测量身高是否达标等。第三关:五官检查,检测视力、沙眼、红眼、闪光眼、色盲症;口腔、鼻炎、扁条炎等。第四关:测量血压、体温、X光透视、血检、尿检等。第五关:内科,检查心脏、肝、肺、腹腔、胸腔等是否健康。第六关:到县人民医院复查X光透视、血检、尿检及内科项目。身体检查通过后,决定你能否穿上军装的最后一关就是政审。政审不但是审查个人政治资格,还包括组织推荐、人民武装部意见和接兵小组的录用选择权。那真是过五关斩六将,直到捧得入伍通知书时方才喜尽颜开。一个公社四十多人的竞争到最后只录取了八人。

我们戴上大红花的八个人,在送往县城的路上那是一路欢欢喜喜,因为红花代表着无上的光荣。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我在岑巩县人民武装部穿上了生平第一套军装,领到了军被和床单。当天全县133名热血青年就驻在县政府的大礼堂里,接兵的首长教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打背包,从此我们开始懂得了打好背包的意义——行军。接兵的指导员讲着浓厚的广东肇庆普通话对我们说:我们的部队是野战军。明天,我们就将踏上去部队的军列,然后在汕头改换大火轮到达牛田洋,就是部队的驻防地了。我们将在那里抓革命、促生产、种水稻、搞军事训练。然而,当军列到达湖南楼底时却被告知改变行军路线,军列经株洲、衡阳进入广西,经桂林、柳州到达南宁,然后改换小火车直达边陲重地宁明。在宁明县寨美人民公社,我们驻进了一所由生产队临时腾空的牛棚房里。在这里等待着大部队的到来,这段等待的日子就等于是我们新兵的团体生活了。一九七九年一月八日,我被编入到原55军164师490团一连,从此戴上了领章和帽徽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军人。也将面临着一场恶仗在等待着我们这群新兵去打,去战胜一切敌人。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晨我连从宁明北山32号界碑处向越军发起了进攻,我端着56式班用轻机枪冲上了越军阵地“梅目山”,此后,胸前的那朵参军光荣的大红花换上了闪闪发光的军功章。





本文内容于 2012/1/4 8:31:52 被小编a5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