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范用案

weinihehu 收藏 0 70
导读:[color=#1A6BE6][size=14]  12月20日,在北京东城区法院十八审判厅内,樊静馨法官宣布了审判结果。在询问原告代理人袁加有什么意见时,袁加说:“这是一个颠倒黑白的判决,这是一个违反事实的判决,这是一个蔑视知识产权的判决。我们肯定要上诉”。对80年代“五图书”上白纸黑字的版权页署名,被今天的法院判为无效,这使袁加大感意外。袁加事后称:“我以为他们最多会采用一个遮遮掩掩的方式来结案,没想到他们如此凶猛地无视事实、制假冤情,我真是高估了他们的智慧”。   本案的核心内容,是三联书店出版的《

12月20日,在北京东城区法院十八审判厅内,樊静馨法官宣布了审判结果。在询问原告代理人袁加有什么意见时,袁加说:“这是一个颠倒黑白的判决,这是一个违反事实的判决,这是一个蔑视知识产权的判决。我们肯定要上诉”。对80年代“五图书”上白纸黑字的版权页署名,被今天的法院判为无效,这使袁加大感意外。袁加事后称:“我以为他们最多会采用一个遮遮掩掩的方式来结案,没想到他们如此凶猛地无视事实、制假冤情,我真是高估了他们的智慧”。

本案的核心内容,是三联书店出版的《叶雨书衣》中,剽窃由钱月华创作的书籍装帧作品:《一氓题跋》、《高尔基杂文集》、《傅译传记五种》、《伤残的树》、《无鸟的夏天》(下称“五图书”),将“五图书”的封面创作权指认为三联书店的老领导所有,构成对原告精神和署名权的严重伤害。

法官判决的内容中,一方面称拥有审批权,但从没有在“五图书”设计稿中动过一笔的三联书店总经理、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范用是作者;另一方面称以当时的历史条件,“图书装帧设计并不只是编辑一个人创作的,而是一个集体创作”。这是明确为被告开释剽窃责任的托词。范用是否书籍装帧设计师,以他的学历、教育、所受到过的专业训练、所取得的专业职称,一查即明,这本不是难事。而关于集体创作的说法,更是牵强附会,指鹿为马。早于本“五图书”的1979年,钱月华所设计的《伟大的道路》荣获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中国美术家协会颁发的图书装帧设计一等奖,作者就是钱月华个人。1980年的人民出版社50年大事记中亦将钱月华获奖一事引为该年度全社的大事予以记载。书籍装帧设计是艺术家的劳动,而艺术家的劳动成果拥有署名权是一个惯例,从未有过任何争议。我们不禁要问,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东城区法院做出改变常识、捏造事实的判决?

通过这一判决,让我们深深地猛醒,我们社会的文明和公正,是建立在以学术、知识为起点,以法律判决为末端之框架上的。而本案以国内一流学术出版社如此不尊重知识和版权常规为起点,他们甚至通过编造假象,采取组织公权力,发动所谓群众,借范老不幸过世和政府对范老褒评之势,扭曲事实真相,其行径让我们恍然感受重返“文革”。堪称今日学术权力腐败的悲哀范例。另外,法院对事实的规避,对官员权力人不遗余力的偏袒,让我们对社会的公正失去信心。我们不得不思考,对一个78岁、获奖无数、公认的优秀设计家、老知识分子都敢如此骄横地对待,如果面对他们的是一个普通人呢?我们还有说清楚真理和事实的地方吗?

本案是个关于五本图书装帧设计的小案子,但它折射出我们社会的大问题。在范用先生过世第二天,原告已礼貌地将范老从被告中撤出。时至今日,我们发现范老的错误已不是本案的焦点议题。本案中最重要的不是范老的荣誉,而是范老权力的继任者,他们不能让由他们一手完成的《叶雨书衣》出现学术上的问题而贻笑大方,进而威胁到继任者既得利益的事实。

笔者相信,不论本案如何扭曲、如何判决,真相和真理最终不会指向权力、指向少数人的利益。本案的一审判决为我们敲响了普通公民追求真相、公平和公正的警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