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主动挑衅还是被“诱导”(如朝鲜所宣称的),朝鲜炮击韩国延坪岛,给已经处于深层危机的东亚局势再添危机。尽管多年来,朝鲜半岛危机不断,但从这次危机的后续发展来看,危机不仅远较从前各次危机严重,更在很多方面体现出质的变化。


对朝鲜来说,这次危机或许和从前的没有什么两样,但对中美关系来说,情形就很不相同了。朝鲜的行为牵动着中美两个世界上最大国家之间的互动。只要中美两国能够在朝鲜问题上达成一定的共识,并且有意愿来共同维护朝鲜半岛稳定,那么任凭朝鲜如何行为,东亚局势不至于失控。但一旦中美两个在朝鲜问题上缺失任何共识,并且不能合作行动,或者进而各自采取行动,那么东亚局势就会失去稳定的支撑点而失衡。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东亚局势正是处于这样一个危局之中。


各方对六方会谈看法改变了


首先是各方对六方会谈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六方会谈是迄今为止讨论朝鲜半岛问题的主要构架。无论是多边会谈和双边(美国和朝鲜)大都在这个构架内进行。中国是六方会谈的倡导国和发起国。和从前每次危机来临一样,这次中国也尽力想通过六方会谈的构架来稳定局势。


但是美、日、韩似乎已经对六方会谈构架或者与此有关的议程失去了兴趣。六方会谈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为美国和韩国而设的。中国视朝鲜问题为美国和朝鲜之间的问题,而非自己的问题,因此努力在六方构架内促成美国和朝鲜的和解。但是,这个任务显然没有实现。


在美国看来,六方会谈不仅没有能够制约朝鲜的行为,而且使得朝鲜更是得寸进尺。正如中国视朝鲜为美国的问题,美国视中国为解决朝鲜问题的关键。因此,每次危机来临,美国(连同日本和韩国)都会要求中国扮演一个更重要的角色,起到更大的作用。


实际上,美国对朝鲜问题一直处于无奈状态。对朝鲜,美国什么都尝试过了,包括经济制裁,军事演习和威胁等等。现在只剩下军事干预了。但军事干预会导致无穷的灾难,因为朝鲜问题涉及到中国、俄罗斯等诸多大国。在军事干预方法并不现实的情况下,美国只能要求中国有所作为。


中国对朝鲜问题也极为担忧。尽管美国一些人指责中国没有尽力,让朝鲜胡作非为,但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自己也已经尽了力。作为一个新兴大国,中国不想重复美国和西方经常用来解决国际问题的方法,即经济制裁和军事行动,因为中国知道无论是经济制裁还是军事行动很难实际上解决问题,而是会使得问题更加复杂化。但这并不是说,中国在漠视问题的存在,中国也在努力寻找其它的方式,只不过是还没有出现成效罢了。这尤其表现在朝鲜问题上,六方会谈是中国努力的结果。现在,美、日、韩对六方会谈失去了兴趣,中国自然非常担心半岛的局势如何发展。这次,中美两国首脑就朝鲜问题进行电话沟通,中国显然表达了这种担忧,希望美国等方面不要再作火上添油的事情了。


东亚冷战局势形成的可能性


不过,另一方面,因为中国对朝鲜的影响非常有限,也没有人可以保证朝鲜不会再作进一步的动作。实际上,大多数人对朝鲜情势的发展持非常悲观的态度,因为无论是内部的权力继承问题还是社会经济困境,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促使朝鲜继续作此类非理性行为。


那么,东亚的局势会朝哪一个方向发展?首先要看美国的选择。美国一方面在向中国施加压力,希望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负起责任。如果是这样,仍然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它表明,中美两国在半岛问题上的继续互动。但是另外一个趋势更值得注意,那就是美、日、韩等国加强联盟,用冷战方式来遏制朝鲜的同时也遏制中国。美、日、韩已经开始另起炉灶,抛开六方会谈构架来商讨和研究如何应对朝鲜。中国和其它国家被排挤在外。这种另起炉灶的方式既是对中国施加压力的方式,也是未来的选项。


东亚冷战局势也不是不可设想。东亚在冷战期间就是一分为二的。只是在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后才结束这种局面的。也就是说,一个东亚的局面也只有在过去三十多年里才实现的。并且这个局面是依靠经济上的交往才实现的,在政治和战略方面,一个东亚的局面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或者说,冷战的遗产从来就没有消失过,东亚的日本和韩国在政治和战略上一直是被整合在美国的安全构架内的。就是说,美、日、韩等国回归冷战局面的战略基础已经相当制度化了。


那么,经济上呢?在美苏冷战期间,双方阵营只有军事上的对峙和核武器的互相威慑,没有经济和社会方面的互动和依赖。就东亚来说,一个基本问题就是经济上的互相依赖会不会阻止冷战的出现。这里可能有两种情形。一种情形就是新形式的冷战,就是经济互动和依赖继续,但战略和政治上出现严重对峙局面。第二种情形就是经济互动和依赖逐渐减少,最终导致美苏冷战式的东亚冷战。美国正在加大和亚洲各国(包括东南亚)的经济关联,各种形式的自由贸易机制在谈判和实施之中。这些经济关联为这些亚洲国家和美国强化经济关系提供制度性条件,同时也可以减少它们在减少和中国的经济关联过程中的损失。最终的结局可能类似美苏冷战时期的经济局面,即形成一个以西方为中心(主要是美国)的封闭式的贸易经济集团(bloc)来抗衡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实际上,第一种情形是很不稳定的,最终也会向第二种情形演变。


中国仍可能让东亚避开冷战


不过,东亚是否会演变成两个东亚或者是否会被分裂为两个部分,还要取决于中国的选择。甚至可以说,中国的选择要比美国的选择更为重要。东亚经济之所以整合到现在这个程度主要是因为中国的选择。


中国当然需要思考要不要、值不值得因为朝鲜问题而最终从一个潜在的G2演变成为中美冷战局面。除了六方会谈,其它方法也不是不可能的。尽管从地缘政治角度看,中国不会也不可以放弃朝鲜,但中国则有可能改变朝鲜的行为。朝鲜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其在国际孤立、深感不安全、社会不稳定等因素的产物。而这些问题并不是没有办法得到解决。朝鲜的不安全主要表现在国家的不安全和政权的不安全(被外部力量所威胁或者内部权力斗争所威胁)。中国和相关国家如果不能在这两方面保证朝鲜的安全,朝鲜的非理性行为可能会继续。


实际上,除了朝鲜内部的权力之争,其它方面的安全保障并不难,中国本身或者中国和其他国家(包括俄罗斯)都可以提供。中国也可以对朝鲜施加压力,要求其进行改革开放,在外交上通过改变自身行为而融入国际社会。这方面中国本身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朝鲜领导层对中国的改革经验也一直抱有兴趣。对中国来说,一个比较强大的朝鲜是符合中国的利益,而一个非常软弱的朝鲜是不符合中国利益的。但朝鲜的强大不可以通过现在那样的发展核武器和军事挑衅而实现,而是要通过改革开放而实现。


中国如果作类似的选择,那么东亚冷战就可以避免。很显然,这种选择也符合包括中国、朝鲜和美、日、韩等国的利益的。有一点很清楚,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继续充当“和事佬”的被动角色,被动地被朝鲜牵着鼻子走,那么很有可能走向东亚冷战局面。这不是一个中国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国际政治的现实面所驱使。一旦美国完全对中国失去信心,必然会选择“冷战”方法来求得东亚稳定,尽管这会是一种充满危险的稳定(正如美苏冷战一样)。而美国对中国的“敌意”也必然驱使中国对美国的“敌意”。一旦中美两国互为敌人,东亚冷战就成为必然。


东亚冷战对中国非常不利


新冷战当然不是中国国际战略的末日。如果东亚分成两部分,中国失去东边的空间,就会努力向西边发展。这种情形不仅可能,而且也已经开始,即向西和阿拉伯国家发展关系。


不过,新冷战对中国非常不利。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无论在硬力量还是软力量上很难和美国相比。美国和世界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和东盟(亚细安)国家甚至中国的周边国家的制度性关系已经发展到相当高的程度,而中国则没有。美国的国际关系是全方位的,包括政治、经济和军事等,而中国则还是以经济为主。


更为重要的是,这会使中国的外交战略出现一个“百废待兴”的局面。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甚至是上世纪70年代中美建交开始以来,选择的是和西方主导的国际社会接轨和融合的道路。现在所取得的成就和出现的外交格局都是这个道路选择的结果。如果东亚出现新冷战,中国外交所面临的局面就会和现在的完全不同。不用说其它的因素,如果美国选择和中国对抗,那么中国就要面临不可承受的外交问题,就如同美苏冷战时期苏联所承受的外交压力一样。到现在为止,尽管中美两国也经常发生冲突,但合作的大局并没有变化。而冷战则意味着合作的大局的消失。


不管怎样,目前东亚格局处于一个转折点,包括中美两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荒唐的是,问题的核心是朝鲜这个在国际政治上并不怎么重要的国家一直主导着世界上两个最大国家的关系。对中国来说,在这个问题上,必须作一决断。历史上,中国内部的几次致命的巨变和朝鲜半岛的局势有很大的关联。今天很清楚,如果中国在这一问题继续以往的政策,必然会走向自己意愿的反面,得到自己绝对不想要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