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侦探王二憨》 第一卷相亲路遇 第十一章 马大菊登门认亲

歌以解忧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URL] 媒婆登门给雅蓝提亲之事像一股旋风,一下就刮到了李雅芝那里。她听后幸灾乐祸地冷笑了几声,然后挺着即将临盆的肚子,走到桌边抓起了电话。 “妈,告诉你一个事情,雅蓝的病全好了。我们是不是把她接回家来?” “接她回来干什么?”马大菊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



媒婆登门给雅蓝提亲之事像一股旋风,一下就刮到了李雅芝那里。她听后幸灾乐祸地冷笑了几声,然后挺着即将临盆的肚子,走到桌边抓起了电话。

“妈,告诉你一个事情,雅蓝的病全好了。我们是不是把她接回家来?”

“接她回来干什么?”马大菊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妈,你怎么就想不到呢?我们不能让王二憨那小子白拣了便宜,雅蓝不是我父亲的干女吗?” 李雅芝在电话那头大声喊着,可见相亲一事对她打击不小, 尽管她现在的老公就目前来看比二憨强十倍,但是无论如何她也咽不下这口气。

“我明白了,明天我亲自去走一趟。”马大菊说完挂断了电话。

说起这个马大菊,了解的人知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论及人品,虽没有朝地上啐口水的,但也绝没有人敢恭维她。

想当初李洪福本是媒婆介绍给她表姐唐相琴的,在她陪同表姐去见李洪福的时候,她被李洪福的气势和外表震慑了,当下回到家她就写了一封信,假托表姐的名义悄悄的让媒婆带给了李洪福。而李洪福当时眼见马大菊比唐相琴漂亮,就已动了几分念头,一见到马大菊的亲笔信,不免正中下怀。马大菊暗渡陈仓之事自以为天知地知我知。不料还是传到了唐相琴耳朵里,于是两家人反目为仇断了往来,事至今日,碰了面也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很显然这都是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与王二憨本无什么关系,但是宕开一笔自有他的道理。读者心知肚明马大菊的为人,读下去时也就见怪不怪了。既如此我还是书归正转往下说。

第二天,王二憨和雅蓝收收拾拾正要出门,却被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挡了回去。

“干妈,你咋来了?”马大菊一进屋,雅蓝急忙招呼她坐下。

马大菊将屋子里里外外扫视了一遍,说:“看这模样,王二憨家底还不错啊,难怪雅蓝住在这里家都不想回了。”马大菊先发制人,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脑筋糊涂的人恐怕也听出她话中有话。但是王二憨就不买她这个帐。他说:”我哪能和你老相比呢?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一人穿暖全家不寒。雅蓝住在这里不好么?难道这里不是雅蓝的家么?”

“简直是扯淡,这里是雅蓝的什么家?你说这里是她什么家?”俗话说“理直”乃“气壮”,但是这马大菊是理不直气也壮,自打他男人当乡长以后,她那腰杆就比什么时候都要硬。

“什么家?这里是她的婆家,是她老公的家,也就是她的家!“王二憨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但到了关键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不然为什么姐姐姐夫都拿他没办法。原因就在这里。

“婆家?你是她老公?想必你是乘人之危,强人所难吧?我要告你王二憨,到时别给我说你牙疼。“马大菊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着,边说边站起来,把双手叉在腰间,那架势像泼妇骂街。

“干妈,别激动,有啥话坐下慢慢说。|”雅蓝见两人说得来气了,边安慰马大菊边把她往凳子上按。

“今天你非得给我说清楚不可?雅蓝什么时候嫁给你的?什么人给你做的媒?不说清楚你是甭想蒙混过关的。”

“没人做媒,雅蓝自己愿意嫁给我。我们现在是没有办手续,但是我们不久就会去办。”

“得了得了。我没说错吧,你小子果然是先斩后奏啊,我要告你强奸罪,小子,你知罪吗?”

“哈哈……哈哈……哈哈……马大菊啊马大菊,我说你脑子不会是出问题了吧? 你去告啊,看谁相信。去告啊!”王二憨笑得前仰后合,他将手臂一挥,吓得马大菊咚的一声坐到地上去了。

“干妈。摔疼了没有?”雅蓝急忙扶起马大菊。

马大菊见在王二憨那里捞不到便宜,就转移了目标,她一把抓住雅蓝的手说:“闺女,快告诉干妈,他咋样你了,现在就跟干妈回家去。”说着逮着雅蓝的手就往外走。

“干妈,你听我说。你听我说。”雅蓝挣扎着。

“你以为她那么大一个人没有自己的脑筋吗?你叫跟你走她就跟你走?她生病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叫她回家?为什么让她 一个年轻姑娘在外餐风露宿?那个时候你们干什么去了——”王二憨说到最后脖子都红了。

“不给你说了,不给你说了。”马大菊知道说不过王二憨,就想从雅蓝这里打开缺口。

“雅蓝啊,跟我回家哦,你干爹不知道有多想你,特叫我来接你回家。”马大菊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

“干妈,过一阵子我是要回家看干爹和姐姐的,但是现在不能,我们今天有事,改天再说好吗?。”

马大菊捏着雅蓝的手往旁边走了几步,说:“我问你,你真要嫁给王二憨?你图他什么?即使要嫁也该征得我们的同意才对吧,总不能堂堂乡长之女,就这么悄悄咪咪地嫁给他,凭什么让他拣了这个便宜?你说是吧闺女。”

“干妈。二憨也不是不给你们说,只是还没有到说的时候。”

“你给我说,你们什么时候同的床?是不是你病没好的时候,他就把你睡了”马大菊根本不管别人怎么说,只顾着自己的想法说下去。

“干妈,你怎么老是追究这个问题不放呢?二憨是那样的人吗?不是他保护我,我现在还不知道怎样了呢?干妈,你回去吧,多两天我就回去看干爹。“雅蓝在下逐客令了。

“好,我回去,但是我得把话说在前头。二憨你给我听着,雅蓝好歹也是我李家的干女儿,她没爹没妈的,我和李乡长就是她的亲人,既然你王二憨要娶她,那也得桥了桥路了路。你得托媒婆来我家提亲下聘。然后才能明媒正娶地嫁给你。我们总不能看着我的干女吃哑巴亏,悄悄的就沦为人妻了吧?你说呢,王二憨?”

“好吧,随你便,只要你不上门来胡搅蛮缠就行。”王二憨回答得很干脆。

“好,就这样说定了。别反悔。”马大菊站起身欲走。

“不送!”王二憨扯住雅蓝的衣袖。雅蓝就站在原地向马大菊挥了挥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