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我们在忙着把教学心得、教案、班级日记、学生作品等编成小册子。如果能复课,可以作为经验借鉴。如果从此开不了课,也只好留作纪念。”12月23日,云南财经大学毕业生严端素对记者说。


去年8月以来,严端素和20多名志愿者利用课余时间,为农民工子女辅导作业。然而半个月前,严端素却突然收到昆明市五华区教育局的处罚决定书。


“平民教社”为20个农民工子女辅导学业


云南昆明市五华区龙泉路泰旸新城商业步行街222号“真善美书屋”内,一处约25平方米的场地,4张捐赠来的旧办公桌,就是严端素等人辅导农民工子女写作业的地方。


“周一到周五傍晚6点到7点半,我们给这些孩子辅导英语,教他们写作业,周末有时还带他们包饺子、去山上拣枫叶。”严端素说,虽然地方狭小,但这里是孩子们的乐园。


今年6月从云南财经大学英语专业毕业的严端素,老家在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码口乡。从高中时起,父母就一直在外打工,同样是农民工子女,严端素深知这些孩子们生活、求学的艰难。“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小孩玩耍时,掉进大观河里淹死了。后来才知道,小孩的父母外出务工,没人管他。这对我触动很大。”


缓过神来,严端素决定为农民工子女做点事。2009年8月,她来到一些农民工聚集的地方,花了3天时间,一家一家敲门去找“学生”——还在上大学的严端素想利用课余时间上门给农民工子女辅导作业。一开始很多家长不理解,认为这是一种打扰,甚至不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事。被误解的严端素没有放弃,最后,她找到了3个孩子。


“这些孩子都跟父母一起租住在城中村里,灯光昏暗、拥挤嘈杂、人来人往的,辅导进行得很不顺。”严端素说,2009年11 月,“真善美书屋”得知她的举动后,拿出书店里的一小块场地给孩子们作辅导场所,志愿者也逐渐增加到20多名。“大家拍板把这儿叫做‘平民教社’。”


10岁的李沛霖到“平民教社”已经两个多月了。“老师教我做作业、学唱歌、学英语,有时还跳舞、打球,我很喜欢这里。”


志愿者们的爱心行为很快赢得了孩子们及其家长的认可。平时来接受辅导的农民工子女稳定在20个左右。


被指无证办学、影响其他学校招生遭叫停


正当志愿者们感到小有成就时,12月7日,严端素收到五华区教育局送来的处罚决定书,说他们“未经教育部门注册登记,擅自招生办学”,要求“暂停招生辅导,重新选址,走正规的程序,完善办学手续。”


“难道志愿给农民工子女辅导作业,也算违规吗?”严端素想不通。“收到处罚决定书那天,我们就按规定停课了。但孩子们还是来了,他们守在门口不肯走,后来就到旁边广场凳子上去写作业。大冬天的,马上又要期末考试了,万一感冒怎么办?”


志愿者罗斌宏是云南农业大学人文学院大三学生,也来自农村。“在这里接受辅导的农民工子女大多基础很差,在学业功课上甚至赶不上我们当时的水平。能有这么一个场所给他们提供辅导,还是免费的,不挺好吗?现在被叫停了,我觉得不公道,不可思议。”


五华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于情这的确是应该支持的爱心行为,但于理,“第一,辅导的地点不恰当,影响了附近一家正规培训学校的正常招生;第二,志愿者活动需要本着规范的原则,严端素他们的辅导没有经过教育主管部门批准,而且还对部分学生收费了,这就不能算是纯粹的志愿行为。如果不叫停,可能就会有居心叵测的人效仿,最后受伤害的仍然是广大家长和学生。”


严端素没有否认收费的事实。“我们的志愿行为要想一直做下去,没有经费保障肯定不行。”原本计划只为上小学的农民工子女提供辅导的“平民教社”前前后后辅导了几名非农民工子女或初中生,总共收费2300元。据严端素提供的账单显示,这笔钱被用于购买白板、手工纸、橡皮泥等教具,以及志愿者进行农民工子女调查、培训的打印费等,目前还剩余518.4元。


昆明民族中学初二学生杨斯婷曾在“平民教社”接受过一个学期的辅导。杨妈妈告诉记者,“因为我们是本地人,一开始教社还不接收。后来我们主动提出给点辅导补贴,他们也拒绝了。但是孩子每天都去那儿做作业,课余时间还学跳舞什么的,时间长了,我们觉得过意不去,就给了两百块。”


教育部门希望社区提供文化教室供上课


“接到处罚决定书那一刻,我还不知道这算不算招生办学。但是,当天我们就停课了,孩子们不愿意走,都是我们一个一个劝回去的。”严端素委屈地告诉记者。


“这几天有很多家长和学生打电话来,问什么时候上课,大家都希望能尽快复课。但我们没有钱去租教育局要求的200平方米的场地作辅导场所,打工子弟们也没有这个经济能力,我们该怎么去‘走正规程序,完善手续’呢?志愿者老师这几天可以坚持到孩子们家里去辅导,但长此以往呢?”严端素一筹莫展。


“我们也想不出用什么办法来帮他们,但是希望教社可以继续办下去。”李沛霖的妈妈对记者说,“我们农民工文化素质低,也没有经济条件请家教,女儿回家做作业,不懂来问我,我也认不得。颜老师他们免费给我女儿辅导,我们真觉得是大好事。”


12月15日,严端素向五华区教育局提交了的《关于请求撤销处罚决定的申请》,但至今没有收到回复。


“我们欢迎大学生奉献爱心,真诚地回馈社会。但是,爱心也需要守规则,守法律。”五华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家明确规定,必须取得当地行政教育主管部门的审批,拿到行政教育许可证才能开展办学。



五华区教育部门同时表示,“我们会积极联系社区、街道办事处,希望他们能将社区文化教室提供出来,作为志愿者辅导农民工子女的场地。这样,爱心行为有了组织,也不牵扯任何费用,就能够开展得更好。”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云南省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李春光认为,志愿者们的行为是否属于“擅自招生办学”,值得商榷。作为志愿者,应该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开展志愿服务活动;作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将行政理念从“单一管理”转变为“综合服务”,充分发挥志愿者的力量,加强对农民工子女的教育辅导和生活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