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回忆

侦察排老兵 收藏 91 38859
导读:1979年2月我和我的战友们一起参加了保卫祖国边疆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当年20来岁的我们,而今已是50多岁的人了,但那被鲜血和炮火染红的南疆、那用青春和生命谱写的激情、那漫天的硝烟和潮湿的猫耳洞、那战友生死的情谊、那一幕幕激烈战斗的场面,至今无法忘怀。

昼剿夜伏 消灭残敌



1979年2月17日,我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对穷兵黩武、不可一世的越南军队展开了规模空前的边界自卫反击战。作为共和国的军人,我有幸参加了这场战争。在整个对越作战中,我所在的部队,其主要任务是打穿插、搜索、清剿残敌。

越军在遭到我军的沉重打击后,随即改变战术,化整为零,身着老百姓的衣服,分散潜藏,利用越南北部复杂和有利的地形,与我周旋,负隅顽抗,因此在对越作战中,清剿残敌是不可缺少的阶段,也是彻底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扩大战果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战术手段。

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是我亲身经历的一次伏击战。3月9日这天,我们团奉命来到朗让地区,任务是要把附近的残敌清剿干净,确保这一地区交通线的安全,为大部队顺利后撤提供安全保障。这天中午,我们达到了指定位置,这里有越军溃逃时留下的工事,阵地修在半山腰,下面是公路,居高临下,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我们对原有的越军阵地进行了简单的整修加固,随后就开始对公路西侧的山地进行侦查和搜索。当时侦查参谋余西云带领4班邓伟明小组到山背后的一个村庄去侦查敌情,就在他们快到村口时,发现村子南边的山洼里有一处山泉(注:所谓的山泉实际上是当地人就地取材,用碗口粗的竹子劈开后打通中间的竹节,然后一节一节的对接起来,把山涧的泉水引到适当的地方,用于生活饮水和农田灌溉,在我国的南方和越南北部到处可以看到这样的设施),泉水旁有4个越军在打水擦洗,他们立刻开枪射击,由于地形复杂,加上距离较远,让越军得以逃脱。在对该村庄侦查完毕回到团部后,余参谋立即向团指挥部汇报了敌情,团首长经过分析研究,认为附近的山中肯定还有残余的敌人,他们被困数日,缺少饮水和食物,晚上一定会再次到这里取水,于是果断决定:夜设伏兵。命令我们侦察排晚上去设伏消灭敌人。

听说晚上要打伏击,战士们都很兴奋,大家磨掌擦拳、跃跃欲试,炊事班也提前埋锅造饭。大家匆匆吃过晚饭后,就认真地检查起枪械和弹药,为晚上的潜伏做好充分的准备。傍晚7时30分,我们排全体战士身披伪装网,列队集合,准备出发,连长陈善德进行了简短的动员讲话后,带领我们排来到山泉旁的开阔地带,为各班部署潜伏区域,并规定以排长张建超开枪为战斗信号。之后命令各班按照规定的位置进入各自的潜伏阵地:4班在西山坡、5班在北面的鞍部防止敌人向北逃穿、我们6班在东山坡与4班组成交叉火力。各班每三人为一个战斗小组,分散潜伏。我们排长和班长陈正义还有新兵龙翔等为第一小组,潜伏在伏击圈入口处,任务是当敌人进入伏击圈后,负责堵着布袋口,以切断敌人的退路,老兵杨金平带领俩个战士为第二小组,我和副班长还有一位安徽籍的新兵小黄为第三小组,当时潜伏在东山坡偏北一点的位置。这里的山上长满了灌木和杂草,非常适合潜伏。我们迅速进入潜伏阵地,并对隐蔽位置进行了严密的伪装,这样既有利于观察敌情,又不容易被敌人发现,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取水”的敌人进来,来他个关门打狗。

三月份的越南,天气已经很热了,入夜后各种不知名的小虫爬来爬去,甚至钻进衣服中,不时叮咬着战友们,身上又痒又疼;加上连续数日的行军打仗、跋山涉水,战友们个个都劳累疲惫、困乏难耐,但为了保证整个战斗的胜利,战友们咬紧牙关坚持着、忍受着,全神贯注的睁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屏声静气,悄悄的潜伏着,静静的等待着将要送上门的敌人,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月亮已经慢慢升起,四周的山林静悄悄的,不见有任何动静,我们都怀疑:敌人今晚会不会来了?大约11时左右,在朦胧的月色中我突然看到从伏击圈的入口处进来一个手提塑料桶的越军,他猫着腰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进入了伏击圈,先是左右环视了一下,又侧耳听听,感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就朝后面招了招手,示意后面的敌人跟进,说话间6、7个越军鱼贯而入,他们有的拿着塑料袋、有的提着水桶,蹑手蹑脚的朝泉水旁走去。这时我感到心跳在加剧,热血在沸腾,我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我极力控制着既紧张又兴奋的心情,轻轻的打开了冲锋枪的保险,又摸出两颗手榴弹,然后端起枪瞄准了最先进入伏击圈的那名越军,做好了射击准备,只等排长一声令下,我就会首先开枪撂倒这名敌人,但时机未到,排长并没有下令开枪,我只好在心中告诫自己要沉着冷静,耐心等待。说话间,最先走到泉水边的敌人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盛起泉水就咕咕噜噜的喝了起来,就在他们喝饱肚子盛满水桶打算返回时,排长一声喊“打”,同时“啪”的一声枪响,早已等候多时的战友们一起开火,轻机枪、冲锋枪同时喷出愤怒的火焰,把仇恨的子弹倾泻向敌人,在猛烈的火力打击下,敌人顿时被打得措手不及,乱做一团;我在射击的同时看到这些越军为了逃命连滚带爬,四处躲藏,狼狈不堪,顾头不顾腚的到处乱钻,贪生怕死的本性表现的淋漓尽致;由于我们配备有曳光弹,在给弹夹装填子弹时,每隔3、5发就加上一枚曳光弹,射击时曳光弹在枪口和目标之间会留下一条萤火般的踪迹,可以显示射击弹道,修正射击偏差,使我们能够更精确的打击敌人,所以当时的情景就像天空中的流星雨一般,战斗场面非常壮观。就在我们打得正起劲时,枪声嘎然而止,“怎么了?发生什么情况了?”我正在纳闷呢,枪声又起,战友们接着又是一阵猛打。慌乱中有敌人向4班阵地逃穿,结果被击毙。还有一名敌人见势不妙想顺原路逃跑,排长和我们班长带领的第一战斗小组马上向敌人开火,击毙了这名妄想逃跑的敌人。不多时就听到排长喊了一声:“冲啊”,战友们奋不顾身就冲到了山下。这时枪声已经完全停止,我们开始打扫战场,搜索残敌,搜索中我发现地上有个圆乎乎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越军丢弃的盛满水的塑料袋;忽然前面一个新兵叫我过去,他说发现一个越军身体还在动,我马上来到这个越军的尸体旁,就着灰蒙蒙的月光,我的确看到他的胳膊抽动了一下,怀疑敌人装死,就拽着衣领把他从灌木丛下拖了出来,经过仔细检查发现已经没有呼吸和心跳了(原来是神经在抽动),我就直起腰打算离开,就在我抬头直腰的一瞬间,就听到斜对面不远处“啪”的一声枪响,我的左大腿部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我立刻意识到自己负伤了。由于此时我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我担心敌人看到没打倒我,还会再向我开枪,于是我端起枪就朝对方射击,大约有两三个点射,我一边射击一边后退,同时在想:把眼前的这个越军尸体当掩体。但终因体力不支,一下坐在了地上,这时连长和排长刚好来到我身旁,发现我坐在地上,就问我怎么回事,当我把情况说明后,他们二人随即举起手枪朝着我指的方向各自打了几枪,然后连长命令在附近搜索的一个小组把我保护起来,当把我安排到安全地带后,他们立刻撕开随身携带的急救包为我进行了止血包扎。

其他战友继续打扫战场,搜索中发现两名越军吓得哆哆嗦嗦的藏在乱石后面,在被我们发现后没有进行任何抵抗就乖乖举起了双手,成为我们的俘虏。战斗结束后,是5班的大个子尹辉把我背到了山顶的团卫生队。第二天早晨班长到卫生队看望我时告诉我说,他们刚才又到昨天晚上打伏击的地方去查看了一遍,看到了满地的血迹和敌人丢弃的塑料桶、塑料袋、水壶以及军帽和军鞋等物品,同时看到朝我开枪的那个敌人隐藏的地方,有一行血迹朝山上去了,说明这个越军也被我们击伤了,遗憾的是没把他击毙。我在第二天被送往师医院做了手术,取出了身体里的子弹。于当天晚上和其他部队负伤的战友一起被送回到国内养伤。

此次战斗我们用了大约30分钟,共击毙敌人3名,击伤1名,活捉2名,缴获冲锋枪2支,子弹100余发,手榴弹8枚。战后,我们侦察排荣立集体二等功;我和班长陈正义、老兵杨金平,还有4班5班其他战友分别荣记三等功;

在后来总结战斗经验时,当时的副师长徐绍贤是这样说的:残敌躲进深山密林,或找粮、或找水、或取弹、或逃跑,晚上非出来不可。因此,在清剿战斗中,切不可忽略昼剿夜伏。设伏,大家并不陌生,而要伏得准、伏得好就不容易。这里有对敌情的正确判断,有对目标的严密伪装,有对纪律的严格遵守,可以说,是一个很硬的功夫。这些我们侦察排都做到了。



原第54军160师479团特务连侦察排战士 老高

2010年12月22日 写于河南安阳



说明:谨以此文献给和我一起参加战斗的战友们,祝你们幸福、健康!

文章内容是本人79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时的亲身经历,部分内容曾和邓伟明战友交流。由于当时战场情况错综复杂,加之时间久远,难免有疏漏和不到之处,其他战友如有看到的,敬请给予补正。首先表示感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