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待审]寡妇儿媳要嫁公爹,需要宽容对待吗?

据《今晨6点》报道,山东省烟台市李女士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可5年前的一次车祸,残酷地夺走了丈夫,让29岁的她成了寡妇。“我公爹命也很苦,在我对象11岁那年就丧偶了,一直一个人过”,“为了我和孩子,当时年过半百的公爹重操旧业,干起了电焊工,起早贪黑地忙活”。


李女士也曾想带着孩子改嫁,“可每当看到辛劳的公爹,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与公爹呆久了,我心里慢慢地觉得离不开他……” 自从今年3月,她决定要和公爹在一起生活以来,李女士娘家妈和大哥就天天来家里闹腾,左邻右舍也跟着议论纷纷。李女士对媒体称,“我快让唾沫星子给‘淹’死了。”

一个寡妇女人在死掉了丈夫之后,至于嫁给谁的再婚问题,那完全就是自己的私事,只要这种私事在现行法律条文允许的范围之内,那是任何单位和个人也干涉不了的。然而,山东省烟台市李女士所面临的现实难题却是,她的选择却受到了来自包括自己娘家人和左邻右舍在内的许多人们的非议。


“寡妇儿媳嫁公爹”,其实就是一个寡妇再嫁之类的婚姻问题。我国《宪法》规定:“禁止破坏婚姻自由”;《婚姻法》也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 在我看来,山东省烟台市李女士所选择的与公爹结婚的幸福之路,并没有在哪一条上违背了我国的现行法律,因而也就不存在法律上的阻力和障碍。


对于山东省烟台市李女士与公爹结婚一事,有的仅仅是来自民间伦理道德方面的舆论压力,而这种民间伦理道德方面的舆论压力,多是以中国传统观念形态的东西为评价是非的标准依据,诸如,“寡妇儿媳嫁公爹是乱伦”,“违背了传统道德与伦理”,等等。当然,除此还有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正如有一些网民所称:“你女儿叫你公爹是叫爷爷还是爸爸?”


“寡妇儿媳嫁公爹是乱伦”,这话在今天看来,不仅没有法律依据,而且在客观事实上也站不住脚。这是因为寡妇儿媳和公爹并非直系血亲,所谓的老少辈分关系也因其儿媳的丈夫去世而名存实亡,我国现行法律也没有对如何维持“寡妇儿媳”与原来公爹之间的辈分关系做出过什么规定,所以,我国法律对于这类“寡妇儿媳”嫁给公爹的问题是处于“法无禁止”的情形。


既然我国法律都没有对“寡妇儿媳嫁公爹”做出明文禁止,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们对此进行公开反对和阻止呢?这就是一些人们甚至包括李女士娘家妈和大哥等自己的家人,总是在以中国封建传统的世俗伦理道德观念在评价和考量一个人的社会行为,于是乎,什么“乱伦”、“有失伦常”、“混乱了辈分”等等,都似乎在以主流社会舆论的名义压到了李女士的头上,而且还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人言可畏的伦理道德谴责的唾沫星子大海,直至把那李女士“淹”死为止。


造成这种舆论态势的另一个因素,就是当今我们所处的社会,虽然各种法律法规正在不断健全,但在社会伦理道德方面还依然停留在传统的封建的层面上,并没有形成与现代法治相匹配的现代社会伦理道德规则。在这种情形之下,诸如“寡妇儿媳嫁公爹”之类合乎现行法律的社会现象一经出现,即使在法律的保护之下,也照样遭受到社会伦理道德“口水”的批评和谴责,而我们的社会主流伦理道德观念却无动于衷。山东省烟台市李女士的遭遇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寡妇儿媳嫁公爹”之所以遭遇社会伦理道德“口水”的批评和谴责,还在于当今社会的某些人们继续在以不宽松不和谐的态度,看待、评价甚至是过多地粗暴干涉他人的行为自主选择。这些都是在一个和谐的社会里不该发生的事情。


我以为,李女士与公爹的这段感情,于己有利,于人无损,于法无碍,与社会无不良影响。作为那些左邻右舍们,尤其是娘家妈、哥哥之类的至亲人,就应该带头摒弃以己律人的陈腐念头,而抱以宽容、理解的和谐态度,让其自由自主地选择生活为好。

本文内容于 2010/12/24 22:52:32 被令狐醉虾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