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也嫌贫爱富?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0 71
导读:教育也嫌贫爱富? 学生们上月走上伦敦街头,抗议学费不断上涨。 我很难责怪他们,但学费上涨并不是他们所宣称的最大不公。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当然是不公平的:前几届学生付的费用较少。还有人根本就没有付费。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在牛津(Oxford)接受的教育是免费的;我也一样——我比他入学晚了近10年,在同一所学院学习了相同的课程。对此我很感激。 但是不是免费教育就意味着巨大的社会进步?卡梅伦的家庭并不贫穷,而他的牛津教育背景也让他表现得足够出色

教育也嫌贫爱富?

学生们上月走上伦敦街头,抗议学费不断上涨。

我很难责怪他们,但学费上涨并不是他们所宣称的最大不公。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当然是不公平的:前几届学生付的费用较少。还有人根本就没有付费。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在牛津(Oxford)接受的教育是免费的;我也一样——我比他入学晚了近10年,在同一所学院学习了相同的课程。对此我很感激。

但是不是免费教育就意味着巨大的社会进步?卡梅伦的家庭并不贫穷,而他的牛津教育背景也让他表现得足够出色。那么,认为卡梅伦本该支付自己的部分学费,而不应由纳税人来承担,这种观点是不是真的很过分?

虽然从1960年至2000年,英国30岁以下年轻人就读大学的比例从5%提高到了35%——上世纪90年代初的升幅尤为迅猛,但高等教育依然是相对富裕家庭的专利。根据萨里大学(University of Surrey)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经济学家乔•布莱登(Jo Blanden),以及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伦敦大学(UCL)经济学家麦展勋(Steve Machin)的研究,这种扩张实际上拉大了贫富家庭子女就读大学的差距。(如果以过分简单的方式来讲,那就是只有富裕家庭的子女才能上大学,只不过以前只接收聪明的男孩,如今女孩和笨男孩也都能上大学了。)

简言之,大学教育是一种名贵产品,消费者主要是来自富裕家庭的子女。在确保富家子女自身也能富裕并且帮助他们联姻的过程中,大学教育扮演了重要角色。这就是学生们要求纳税人应该提供的补贴。

当然,不断上涨的费用会让学生们有点灰心。我近期读到英国商业、创新和技术部(BIS)授权、财政研究所(IFS)和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for Education)研究员实施的一项研究。研究显示,如果每年再增加5000英镑学费,以5000英镑额外的低息贷款作为资金来源,将使高等教育的参与度下挫6个百分点。虽然这是个坏消息(也存在很高的误差率),但这算是倒退吗?非也。

如果要对某些问题表达不满,我不会盯着学费,而会着眼于教育研究所的莱昂•范斯坦(Leon Feinstein)制作的小图表,它展示了对近2500名儿童在22个月、42个月、5岁和10岁阶段进行的认知发展测试结果。在大约7岁时,22个月大的群体中最聪明的工薪阶层的孩子,就会明显地为父母是专业人士或管理阶层的最笨的孩子无情地超越——到10岁时更为显著。

乔•布莱登以及布里斯托大学(Bristol University)的保罗•格雷格(Paul Gregg)和林赛•麦克米伦(Lindsey Macmillan)的研究凸显了这一点。我们知道,英国的“收入连续性”较高,即比平均水平更为富有的父母,其子女长大后也会更为富有。换言之,就是社会流动性低。我们还知道,教育似乎在其间扮演了重要角色——诸如丹麦这样的国家,教育比较公平,收入连续性也较低。布莱登、格雷格和麦克米伦发现,你只要看看16岁时的考试成绩,就可以大致对这种收入连续性做出预测。高等教育只是锦上添花。

英国教育的真正问题始于低龄阶段。为相对富裕的学生补贴学费并非解决之道。资助相对贫穷的孩子,让他们在16岁之后仍然能接受教育,或许会有帮助——尽管这对许多人来说已经太晚了——然而,这项政策却是联合政府决心要废除的。这个国家的教育体制几十年来所耽误的,正是贫穷家庭3至4岁的孩子。但是,蹒跚学步的孩子们不会走上街头抗议,无论他们的理由多么正当。

译者/麦可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