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女兵喋血缅北:花开血途 第四章 死亡雨季 第35节 雨季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9.html



当天晚上,除了两个放哨的战士外,其他都上床睡觉了。


连日的饥饿,今天终于饱餐了一顿,疲劳袭来,战士们很快进入了梦想。


刚上床没多久,伴随着几道耀眼的闪电,天空忽然响起几个炸雷。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


李胜华被雷雨声惊醒,起了床,拧亮手电筒,四处查看。


密密麻麻的雨帘里,暴雨如注,仿佛天地已经被雨水浸泡起来。


不过地上的积水并不大,李胜华看了一下,事先挖掘的那道壕沟里,已经水流成河。可以想见,要不是那道深深的壕沟,帐篷一定会被大水冲走。


见雨点小了些,李胜华又换下那两个放哨的战士,让战士们都睡觉去了,自己一人在黑夜的大雨中放哨。


他觉得,能够守卫着危险和敌情,让李亚男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第二天,战士们起床了。


经过一夜的休息,大家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恢复了先前的体力和元气。


天地一片朦胧,雨水仍在继续。


李胜华抬头看了看天,这雨季一来,多则数月,少则十天半月,一时半会是不会放晴的了。


早上大家又吃了一顿蛇肉,收拾停当,穿好雨衣,出发上路。


李胜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指南针,看了看方向,指了指丛林深处,说道:


“走吧!”


于是,这支10人左右的队伍继续朝丛林深处进发了。


现在,有了连长李胜华,有了指南针,几个女兵再也不用担心像昨天那样,在原地转圈而迷路了。


这是亚热带原始丛林的雨季。


刚入林中的时候,林木显得很稀、很矮,三五米才有一棵松柏或杨柳,枝叶也并不粗壮,只是附近的花草赏心悦目,嫩芽绿油油的、亮晶晶的,蒙着金色的尘埃。蒲公英的朵朵黄花开得绚丽烂漫--小巧、娇嫩,好象是些鸡雏,它们扑动着,欢笑着,显得那么亲切可爱……


在一片洼地的向阳的土坡上,草长得又高又密。这紫罗兰在草丛中穿出,鹤立鸡群,吸引了战士们的实线,那些象小孩眼睛一样晶莹的浅蓝色花朵,使整个森林充满了生机。


丛林深处,大都是松柏,象搭了天蓬似的,枝叶蔓披,鸟语花香,沁人肺腑的空气使法国香水也相形逊色。林中空地阴暗交映,暗的是苔藓地衣,要是在晴天,微风过处,清香扑鼻而来,抬望眼,一棵高高的银杏随风发出沙沙声响……淡青色的花朵轻盈地跳起了舞蹈。银杏的周围是一片开阔地,象是专为它腾出来的,只长着一些矮小的榆和柳,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花草。牵牛花的细藤攀延到树的枝叶,高高地举着喇叭,花与树紧紧地融为一体。


但是,一切美好的丛林景色,都被雨季打破了。


雨,没完没了,下个不停,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好像要下到地老天荒。从不远处的沟壑里,传来震耳欲聋的咆哮声,转过丛林一看,先前温顺的小溪,如今已变成一条浑浊的小河,犹如脱缰的野马,撞击着一切,朝前奔去……


“快走吧!只要赶上大部队,我们就安全了!”李胜华一边朝前走,一边做大家的思想动员工作。


现在,他知道,在这支仅有10人的队伍里,有一个人爱上了他,那个人就是李亚男。而他的心,也因为李亚男,而变得热情似火,好像这危机四伏的原始丛林,对于他来说,就再也没有任何值得可怕的事情一般。


此刻已近正午,而大雨却没有半点小下来或者停止的意思,耳朵里满是雨水的轰鸣声、吼叫声。


走在这丛林深处,大家才觉得人的渺小。


与大自然相比,人类实在是太过渺小了。


队伍走着走着,忽然,队伍里一个叫朱永强的战士摔倒在路边。


李胜华走过去,伸手去拉:


“赶紧起来,朱永强,接着走!”


可谁知,朱永强竟然一声不吭,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李胜华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赶紧命人将他抬到一个空地上。


“朱永强,你咋了?”大家围着他,问个不停。


朱永强紧闭着嘴唇和双眼,气息微弱。


奇怪了,刚才还走得好好的,咋说倒下就倒下了呢?这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危险啊。


救护员李亚男蹲下身去,用手掰开他的眼皮看了看,摇了摇头:


“瞳孔已经散大了……”


李胜华惊问道:


“怎么会这样?”


李亚男摇着头:


“我也不知道……我脱下他的衣服看看,身上是否有伤痕……”


就在李亚男伸手去解开朱永强的衣服扣子的时候,忽然,她惊讶地大叫起来:


“快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