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男人为何青睐同嫖共赌?

枭龙FC-1 收藏 0 383


有些男人为何青睐同嫖共赌?


文/乐云


中国古代有一种很通俗的说法,“同嫖共赌”,而现在的说法是“一起上过山,一起下过乡,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能够做到“同嫖共赌”的朋友,往往是感情真挚深厚的朋友,诸如 “死党”、“铁哥们”之类。毕竟,嫖娼与赌钱都要冒一定的风险,而能够和要好的朋友一起去体验这种风险与刺激,不啻于一起上过刀山,下过火海,是经过了血与火的洗礼的“革命情谊”。你说值不值得珍惜?


可惜胡林翼的朋友周寿昌便不知道珍惜。曾经与曾国藩、左宗棠并称湘军三大将领的胡林翼,年轻时倒是个风流公子。他二十五岁,就中进士,入翰林;少年科第,风光无限。翰林院事少,老婆不在身边,而北京城里的八大胡同,远近有名,“街头尽是郎员主,谈助无非白发中;除却早衙迟画到,闲来只是逛胡同”,这四句诗便是当时官员狎妓的写照。不过,《大清律》规定:凡官吏宿娼者杖六十。接踵而至,便是革职等处分。

一次,胡林翼与好朋友周寿昌一起去逛胡同,夜宿妓院。谁知运气不好,正赶上京城的联防队来查房。周寿昌眼尖耳灵,一听门外有人大声呵斥,赶紧跑到厨房去换了套佣工的衣服,蒙混过关。可怜胡林翼却在房里熟睡,正做着春梦。等到醒来为时已晚,被联防队逮个正着。慑于官员嫖娼会受到严厉处罚的威力,胡林翼一口否认自己是翰林。联防队看其服饰华贵,一身名牌,认定他来头不小,说不定会好好地敲他一笔,于是严刑逼供,希望从他口头探知真相。不过,虽然受尽羞辱,吃尽苦头,胡林翼就是死不改口,联防队拿他没办法,只得将他释放,他的翰林头衔总算是保住了。


关键时刻朋友太不仗义,丢下自己一人在那里受苦,令胡林翼愤愤不平,立马便和周寿昌绝交。事隔多年,他也没有原谅周寿昌。甚至恨屋及乌,在招募士兵时严令“善化籍城市油滑之人”不得入伍。善化,即长沙,周寿昌,善化人也。

看来,能够真正做到“同嫖共赌”的朋友并不多见。 英语中有句谚语叫:“不共历患难不叫真朋友。”东西方在对待这件事上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真正能够共历患难又何其难也!夫妻之间应该同甘共苦,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实际上,很多时候却是“夫妻本是同命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只是朋友?


不过,如今的“被动嫖娼”与“同嫖共赌”却又有点变味:本来是“主动嫖娼”,非要找个理由说是“被动”,并大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慨。最近,湖南株洲市公安局抓获一个年过六旬的嫖娼男子。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此人被抓时竟大言不惭,说自己是学者,正在做实验。什么实验?调节生理功能的医学实验!明明做了婊子,却还要立个大大的牌坊,这种事情真令人哭笑不得!


而“同嫖共赌”更是沾染上江湖的习气,活生生地变成猪朋狗友的“生死同盟”。


这种事情在生意场上非常普遍,很多生意便直接在色情场所谈成。这也难怪,为了谈下生意,将客户招待好是刻不容缓,而只要是正常的男人,一般都会有点那方面的生理需要。于是,陪同客户去嫖便变成了一次正儿八经的公关行动,被赋予“神圣”的使命。很多男人并不是刻意想嫖娼,但为了陪客户,便只好舍得一身剐,牺牲一下“色相”了。

这里面其实反映出人们的一种“从众心理”。试想想,别人都叫了小姐,就你一个人保守“节操”,其他人会怎么想?尤其是客户,他心里便会想:“不会哪天他去告发我吧!”因而想方设法也要把他拿下水。这样大家一样了,便心安理得,悠哉游哉,成为“同嫖共赌”的好朋友。


其实这种“从众心理”在官场更为典型。我们经常在媒体上看到一抓抓一窝贪官,有时觉得不可思议。但这个道理却很简单,所谓“众官不贪,一官难贪;众官皆贪,一官难不贪”,当身处一个大环境中时,个人的一言一行往往受到群体的左右,尤其是上司的左右。上司贪污你不贪,你便在这个单位站不住脚。上司去嫖你不嫖,摆明了是和上司过不去,那以后就有你受的。而与上司一起嫖娼,却是向上司表示忠心的最好机会。因为一旦你去嫖了,便等于把自己手里的小辫子拱手奉献给上司,哪里还敢生举报之心?你因此与上司建立了牢固的“攻守同盟”,并能从中获得某些好处。


然而这样的“攻守同盟”是建立在大家相安无事的基础上。一旦东窗事发,你指望上司拉你一把是不可能的。多数情况是,上司让你出面顶罪,并作出种种诱人的许诺,希望你“好汉做事好汉当”,将所有的事都扛起来。如果是嫖娼的话,那倒好说,一般也就是罚几个钱了事。然而不幸被检举出贪污受贿,那就要好好掂量了。毕竟,上司的许诺再诱人,也比不上自己的前途重要,一旦判个十年八年的,再好的条件也只不过是一盘凉了的黄花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